LOFTER-网易轻博

第一章 假如天明
X-girl 2020-01-22

小土豆,她的名字。

第一年挣钱了。过年回家了,带着奶奶逛街去买了两件衣服。一件给奶奶,600+元,一件给爷爷,700+元。很久没回家了,好想吃有着锅巴的麻辣土豆,路过街边摊买了一碗。

“奶奶你吃吗?”

“不了,回去做饭吃。”

“好吧…”小土豆独自买了一碗,想了想,拎回家慢慢细品吧,很珍惜。

“奶奶,衣服暖和吗?”

“还行吧…”

小土豆紧了一下身上500+元的羽绒服,心里略过一丝凉。

“爷爷,我回来啦!你看我给你买的新衣服,面料超好的,可暖和了!试试吧!”

“好嘞,我脱下外衣,来试一下。”

小土豆兴奋地拿出衣服,抚摸着面料,看了下标价,心里想爷爷一定非常高兴吧。

“糟了,另一只手穿不进去啊,你这个衣服很薄啊,一百块吗?”

“怎么可能是一百块啊?这衣服是白鸭绒的,很轻便,很暖和的,你再穿下看看吧!”

“你看,衣服扣不上!”

“你什么时候长这么胖了?你不到170cm,我买的175cm的型号啊…”小土豆心里难过了。

“那你把衣服给你爸穿吧。记得再给我买一件,我要XXXL的。”小土豆当着全屋子人的面落寞地不想说话。

“那我明天去换件大的吧~”小土豆想把标价给爷爷看一下,但不知怎的,却又说不出口,爷爷不识货,那就算了吧,明天再去换一件大的。

小土豆从爷爷奶奶回到自己家了。

土豆妈妈板着脸出声了,“你给奶奶爷爷买了多少钱?”

小土豆预感氛围不对,低声说道“一件600+元,一件700+元…”

“我不管,你挣钱了,太不会处事了,立马给外婆打一千元过去,不然不公平,凭什么你给爷爷奶奶买那么多?”土豆妈坐在沙发上,一条毛毯盖着腿。

小土豆本来就不开心了,费力不讨好,又要给远在他省的外婆打一千元,再加上刚出来工作,还在酝酿攒钱创业的事情,小土豆拒绝了。

“不孝东西,白养了你这么多年,我当年生你大出血。”

“妈,不是,爷爷奶奶住的近些所以买了,再加上我还要创业需要攒钱。”

“混账东西,你外婆还给你带鸭子了…”

小土豆犹豫着…

“鸭子的钱,我不是寄了两百过去了嘛。”土豆爸一旁多了一嘴。

“两百块?那两件衣服加一块儿的零头都不够,你必须转1000元给外婆!”土豆妈恶狠狠地盯着小土豆。

“我偏不,真要讲公平,爷爷奶奶每年给我5/600压岁钱,外婆没给过,谁赚谁亏不是这么算的。我也是熬夜到凌晨1、2点的血汗钱,我明年或者升职后再补上行不行?”小土豆气不过土豆妈这么强势,反驳道。

“你个不孝东西,你爷爷重男轻女,当年把大着肚子的我四处驱赶,还给你打落胎针,你知道我生你费了多大劲?!”土豆妈面色赤红。

“等我再挣点钱,再给外婆补上,好不好…”土豆无可奈何地理论。

“这是银行卡,你现在把钱打过去!!!”土豆妈生气了。

小土豆也生气了,心想着为何母亲会突然这么凶地逼自己。自己只是暂时没有钱了,剩下的钱要留作创业的。创业的事情也已经跟创业伙伴商量好了的。“我说了我之后补上行不行,你干嘛这么凶!我的钱为何要由你支配,我是你的赚钱机器吗?”

“我把你当个宝,你却这么对我娘家,你这个不孝东西!!”

“在你眼里,我不是什么宝,你前些时候已经给娘家人1000元庆贺乔迁新居的钱了,爸的工资不过一月2000+元,所以现在又要强迫我给?”小土豆气得肝疼,人家说心疼自家孩子,为何在小土豆这里又是另一幅光景,况且不是不给,是延后补上。

“你这个白眼狼,我们娘家人不是人?”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手头的钱我还有其他作用,给外婆的钱我延后补一下,可以不?”小土豆觉得心凉。

“我看你就是不想给,你们一家子姓的人都不是什么东西!!!”土豆妈指着土豆爸,又指着小土豆。

“你又没工作挣钱,我挣的钱也少,老是一千一千的送,现在又拉上孩子的辛苦钱送,小土豆,你别给!”

小土豆的郁闷与怒火瞬间上头,“你是武则天吗?你本身自己没工作,咱爸也没啥钱,我又刚出来工作,创业也需要钱,我说了之后补上,你咋的非得现在把我往死里逼迫?!”

“我身体不好,你们是嫌弃我没法子挣钱,是累赘对吗?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身体不好,咋的吵架脾气,声音这么大!!!”土豆爸也愤怒了。

“我卡里的钱真的要用来与伙伴创业的呀,跟人家说好的,做生意失信于人谁还能信我啊?况且我说了我之后再补上,或者在我给爷爷奶奶买衣服之前你提前跟我说一声也行啊。”小土豆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这孩子是从石头里出来的吗?你这个挨千刀的!不孝东西!你们全都欺负我没挣钱!”

“在你眼里,我也只是你的提款机,我的第一个月工资下来,你就要求我给你买900+的羽绒服,不给你买,你就生了好大气,要死要活的,骂了我好久不孝东西,咱家一直清贫,也不能我一工作就天天来要挟我啊,我连嫁妆钱都得自己攒的。既然在你眼里我已然不孝,那咱俩就断绝关系吧,受够你了!”小土豆说着就要去动手找纸笔写关系断绝书。

土豆妈一看急了,哭着嚎着给远在湖北的幺姨打电话,说土豆爸和小土豆要逼死她,小土豆一看还恶人先告状了,更是生气,“爸,你要不直接离婚吧,我受够了,你呢?这个吸血鬼,我也伺候不起了。”

电话那头的土豆幺姨,逮着小土豆不分青红皂白一阵骂。还真真儿的觉得土豆妈受了天大的委屈,“你知不知道你母亲生你受了多大的罪!!你竟然还说要断绝关系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小土豆心里早已凉气入骨,冷冷地说着,“难道就因为她生了我,给了我生命,我的人生就再也不是自己的了吗?所以她是生了个听命于她的专职仆人是吗?此生都得惟命是从,如果我不是我,那我宁愿她没有生下我——”眼里的泪花止不住地涌,小土豆拼了命地憋住眼泪,没有滴下来,背对着土豆妈。

接下来,又是电话那边的歇斯底里和这边土豆妈的歇斯底里。

“我嫁入你们家,受了多少气,去TM的重男轻女,让老娘受了20年的罪,我滔天的恨,何时是个头,我的日子何时才能好过!!当真只有一死百了!!”

“你的恨,是你跟上一辈的恩怨,关我何事?我是女生,但从我记事起爷爷奶奶没有亏待过我,零食照样买,压岁钱照样给,我小时候溺水两次也是爷爷奶奶救得我,那个时候你根本不在我身边。我说喜欢吃西瓜,爷爷奶奶就为我种了漫山遍野的西瓜,而你却在家里天天吵架,吵的凶了,动不动就说要抱着我去跳楼,爸爸叫我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躲着免得被你伤了。从头到我你就没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独立的人看待过!”小土豆气得声音都嘶哑了。

“我洗衣做饭,你爸赚钱,供你读书,让你名校毕业,如今找个好工作,翅膀硬了,就不听使唤了是吧!你身上流着我的血,你这辈子都还不清!!不孝东西!!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土豆妈眼里布满血丝。

小土豆绝望极了,本以为自己的争辩能让母亲能稍微反思下自己的所作所为,结果得到的回应是刀子钻心的痛,母亲所经历的痛,她确实不能感同身受,但她的理智清醒地警示着自己,母亲的恨与痛也不应该全部强加在她的身上,因为她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地人,不是谁的宣泄工具,更不是谁的附属品,她是一个有着独立人格的人。她的人生只有她自己才能主宰!

“孩子,你母亲是个疯子,除了吵架,没其他事干了,你以后过年别回来了吧。”土豆爸心疼地看着小土豆。

谁知,土豆妈,一个起身就往厨房跑去,土豆幺姨那边的电话歇斯底里一番之后就直接挂掉了。小土豆和土豆爸听到了厨房土豆妈拿刀的声音,土豆妈举着菜刀走到客厅,一阵哭嚎,见到母亲手里镀的金晃晃的菜刀,小土豆吓坏了,站在原地,她从没想过母亲会拿着刀对着她还有父亲,母亲口口声声说爱她,到这一刻小土豆彻底断了血浓于水的痴心妄想。生怕土豆妈杀害他们父女俩,土豆爸见状直接上前将小土豆护在身后。

土豆妈刀口一转,在自己手腕儿上划了一刀。土豆爸迅速反应过来,上去抢下土豆妈手里的菜刀。小土豆怕母亲在暴躁中彻底失去理智,对着父亲脑袋,脖子或胸口乱砍,也怕母亲真的对自己的要害下狠手,长这么大,小土豆从没面对面地真正见过一个人死去,永远也不希望见到这种场面。小土豆死死圈住母亲的双手,土豆爸趁机夺下了手中的刀放回了厨房。土豆妈还在歇斯底里的嚎着,土豆爸开始检查土豆妈手腕上伤口的深浅。没有流出大量鲜血,应该没有伤到静脉或动脉,小土豆圈住母亲,让父亲去拿纸止血。土豆爸一声不响地拿来餐巾纸按压住伤口。不一会儿血止住了,土豆爸又拿来许多创口贴贴住伤口。

土豆妈哭着,嚎着,应了那句话,一哭二闹三上吊。

为了安抚又耳(土豆妈)女士的情绪,小土豆跪下认错,并让父亲闭嘴,不再与母亲争论。土豆爸嘴里碎碎念了几句,终于在小土豆的告诫下选择了安静。小土豆转身挪用与朋友商量好的创业钱,给外婆打了过去,小土豆把手机举到又耳女士面前,还把转账成功的界面给又耳女士确认了一下。

又耳女士从瘫坐在地上慢慢又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了,她抬手看了看手上的创可贴,继续嚎叫了一阵子。小土豆回房间给幺姨打了电话道歉,对面传来的是要多体谅又耳女士的言语,小土豆的心沉入了南极冰川,这个家,这些人都是陌生人该多好,陌生人之间会不会客套许多。

在这个人人都针锋相对的家里,小土豆反锁了房门,保不齐晚上床边多了个拿菜刀的人。小土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头橘红长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方设法地非要让自己与众不同地染了这个颜色,可能是希望人们可以像这温暖的发色一样温暖地对待她吧。小土豆摸着自己的头发,终于绷不住眼泪,像绝了堤的水库,但是她没有哭出声,眼泪就是那么地从大而空洞的双眼流出。哭完,她强迫自己擦干了眼睫毛上的水珠。

从又耳女士拿着刀对着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从此以后不会再喊一声“妈”,又耳女士对于小土豆而言,是一个连血缘都算不上的陌生人,她的母亲已经在她心里没了,没的彻底,今后小土豆再不愿见这个女人的脸。

快过年了,小土豆哭完又笑了。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