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原】雪趣

没有雪的冬季,生活,不够完美。虽四季如春,却颇感单调。眼睛里,缺少一种反差,只看到脚下泥土的黑,看不到一眼空旷的白。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分明,恰似梦幻的变奏曲,多彩的交響樂。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一聼到这輕柔曼妙的踩雪聲音,就知道是邻家二丫來了,这聲音,似玉指輕弹琵琶般的悦耳,柔美的令人心醉、、、

二丫圆圆的小脸冻的像俺家园子里秋天的红苹果,站在炕沿边靠着,不说话,两只小手一会捂捂耳朵,一会捂捂脸。一见二丫來了,俺急忙扒拉完碗里的饭,戴上狗皮帽子,抓起手闷子,拉着二丫上院子里堆雪人去了。

不一会,两个雪人堆成了,二丫跑进屋里,笨笨卡卡的用切菜刀切了两片萝卜鼓肚处的圆圆的红皮。我问二丫,你切萝卜皮做啥?二丫不说话,笑着跑到院子,把两片萝卜皮贴在一个雪人的脸蛋上。看着看着,一个人咯咯的樂了起來,又跑回屋,用菜刀切了一个不方不圆的小红点,跑到雪人跟前,贴在雪人的脑门上。这才算罢休,跑进屋里,在门缝里向外看,一边还偷偷的笑。俺问二丫,为啥那个雪人不贴萝卜皮?二丫似乎很明白地大模大样的说,人家贴红脸蛋的这个雪人是我,你贴红脸蛋干啥?

堆雪人的时候,刚開始俺倆各堆各的,堆着堆着,二丫不知为啥,非要俺俩一起一个一个的堆。也许,在她那个懵懂幼稚的心灵里,已經萌动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幼芽了、、、

二丫五岁,俺六岁,从那时起,一个六岁的男人就已經開始了被女权奴役的生涯,一切都聼女权指挥,除非女权暂时失灵,没了主意!

今年冬天连续下大雪。岁月湮没了二丫的踪影,一个老汉再去堆雪人玩,未免有点太喜剧。进山钻林子,看看風景,拍拍小片,玩玩玩!


2019.12.21.蓝風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