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梦见情人 81-85
胖壮丧 2020-01-23

81

吃瓜群众无法接受这个烂尾,唐开颜第一个被爆料,日月怎么这么晚才回应?肯定有问题!

日月官媒无奈:因为决策层去打台球了,半天都没有回复微博小妹……[图] [图] [图] [图] [图] [图]

吃瓜群众的瓜掉了,陆鹰开车出小区,还有进出园区都被拍到了,居然是去打台球?这是真的不在乎唐开颜啊!

接下来网友吵嘴的重点十分偏离:

-不是,你们也看清楚陆鹰和谁打台球,出了这事,他当然要去找日月传媒CEO。

-日月传媒不是唐氏娱乐那种结构,陆鹰可以决定所有,CEO只管财务。

-CEO不可能只管财务,只管财务那是CFO。

-UFO?哪里有UFO?今天还出现了UFO吗?

大概是丁雩赶到帮忙遛孩子,小叠终于上线了。她凑热闹:@唐开颜 在这儿过年吗?来我家玩小孩吧。

这一刻,所有人都重新回想起了小叠和唐开颜那层出不穷的绯闻,并开始思索,唐庭木的“滚”字是不是有吃过期老醋的意味?也有人凉凉地提醒:小叠和陆鹰的渊源你们了解一下好吗,她给陆鹰打掩护不奇怪。

总之,陆鹰打台球这种操作和小叠的横插一脚让事情又热闹了一阵,唐开颜这批照片的真相更加扑朔迷离。网民一部分坚信唐开颜被高层包养,并引申出他在唐氏也被比如唐骏骁这样的人包过;一部分坚信陆鹰因为暴露了私生子,说不定正在经历婚变;还有一部分正从各种细节分析,得出无数新结论;最后一部分人,连UFO出现都信了……

被人揣摩猜测的两位主角此刻已经出城,陆鹰开车,唐开颜坐在后座问他:“我们把陆焕丢下真的好吗?”

“他有腿,自己会回家。”陆鹰很平淡。

刚才陆鹰去关怀了一眼,陆焕这玩意,别人情侣打架,他跑去拉偏架,趁乱踢唐非雪,陆净风都急了,反手把陆焕给摁下去。但陆净风也没让唐非雪还手揍陆焕,都他自己挨下来了,陆焕还对陆鹰告状说他们二打一,陆鹰只能说一句自找。

“出去玩不带上他,他会生气的。”唐开颜话是这么说,其实也不太想带上陆焕,他和陆鹰去度假,陆焕跟来也是电灯泡。

唐开颜想了想,给陆焕发了个大红包。

陆焕一秒收下红包,并回电咆哮:“你们丢下我跑了,一个红包就想打发我?没门!让我叔给我买辆越野!”

陆鹰对唐开颜说:“挂断。”

陆焕听到了,更生气了:“你给自己买表,不给我买车,你还是我叔叔吗?”

陆鹰说:“可以不是。”

这回答太绝了,陆焕噎了一下。

 

此时此刻,唐骏骨靠在阳台上,一手夹烟,一手握手机,问:“预告今天晚上能给我吗?”

电话那头的剪辑欲哭无泪,就在三分钟前,他都以为这次大面积过年加班和他无关,岂知唐骏骨给他来电话,说这个机会多好啊,他们的嘉宾都牵扯进来了,你们导演组同意了,所以你赶个综艺预告吧!

剪辑表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才签完合同,还没开始录,我这儿什么素材都没有啊。”

唐骏骨说:“半分钟就行,让别人知道我们有这个节目,不需要很丰富,除了唐开颜和沈归都是神秘嘉宾,其他你看着办。”

唐骏骨和剪辑说完,就被他大哥敲门:“聊两句。”

春节他们家老二带着老婆孩子回来玩,家里都是人,兄弟两人下楼散步。

唐骏骁说:“骏骨,我明白你有你的目标,但你做的那些太伤人了,超出我能接受的范围。”

唐无宁和唐非雪是养父子,这件事两位当事人都不想公开。作为唐无宁最好的朋友,唐骏骁深知他一直在尝试缓和父子矛盾,而唐非雪那过激的性格,和他养子的身份不无关系,唐无宁对所有人提过不要强调“收养”。

唐骏骨想做什么呢,他要捧沈归。

整件事情中,唐开颜有包养丑闻,唐非雪嘛,养子不算什么丑闻,奈何他本人太作,行走的黑料制造机。但沈归没有什么负面消息,唐骏骨把整件事扩大再扩大,沈归成为这场八卦套餐的男二号,本就一炮而红,现在又一次人尽皆知。

唐骏骨还顺势帮他卖了个高端的惨,这惨卖得很照顾艺人心情。对比之下,拿别人家的伤痕来扩大影响,就太不仁义了。

唐无宁没追究,唐骏骁却不能不管。他本来给唐骏骨准备了几个挺好的艺人,不是因为这是亲弟弟,而是唐骏骨业务能力确实好,之前只带TMboys也耽误人,该有一些补偿。

现在唐骏骁打消了主意,他按照程序在公司内部公开警告了唐骏骨,扣了年终奖金,那些艺人排给别的经纪人。

“你运气好,他们父子和好了。如果这次运气不好呢?他们可能就这样决裂,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彼此。”唐骏骁转过身,望着弟弟说,“我不相信你想不到这个后果,你只是不在乎。”

唐骏骨停下步子,坦率承认:“我不在乎。”

“你应该在乎起来,不要为了一己私欲去刺伤无辜的人。”唐骏骁温柔地说,“你爱谁,就给他送花,体面一些去见他,别为他提刀,刀能伤害别人,也能伤害你们。”

唐骏骁话已说尽,拍拍弟弟的肩膀,往家的方向走。

唐骏骨目送他走远,打个车去见沈归。

 

这天晚上,唐氏娱乐发了一个简单的综艺预告,大多数吃瓜群众都知道了这么个综艺过完年要……开始录制。行吧,吃了一天瓜,看一个宣传不算什么。

初四一整天过于丰富,以至于过了两天有人发现唐非雪的官方资料默不作声地改了,都没掀起什么波澜。唐非雪又回到了唐氏娱乐,他和陆净风顺势变成了跨公司组合,唐非雪的经纪人则换成了唐氏娱乐的一个新人,估计唐非雪说什么经纪人做什么。

唐开颜打听情况,才知道唐非雪一早和唐无宁这么提了,唐无宁也同意了,唐非雪却故意不和陆净风说清楚。这造作的本事也是惊人,两个人回到剧组继续拍戏,但陆净风至今没在私人场合搭理过唐非雪,唐开颜只能劝说:“你别欺负人呀。”

唐开颜自己也忘了件事,有一天唐非雪的新经纪人联系陆焕,陆焕才震惊地发现唐开颜搞来了一场演唱会。陆焕冲来找唐开颜,陆鹰也这才得到消息……

陆焕在忙着宣传唐开颜新专辑、和综艺那边接洽的同时,忽然又要去跑演唱会的筹备,真是痛并快乐着。相比较而言唐开颜还挺悠哉的,只和随云起的节目组录了四期《游唱山河》。

他没什么艺人太闲心里发慌的感受,大概因为他出道就是这种工作强度,通告没别人多,质量却都很高,和一般的流量稍微有点区别。

在录最后两期《游唱山河》之前,陆焕安排他去录日月和唐氏合作的综艺。

过完年也一个月了,综艺终于定好了名字,叫《密室追凶》,唐开颜参加过它的企划会,对这个名字并不惊讶,不过这会儿他以为这就是大家做游戏,开机关,找线索的室内综艺而已。

别的综艺会把整个节目流程写清楚,啥时候坐着聊,啥时候玩游戏,一些必须说的、必须干的安排好,其他的可以自由发挥。这次的综艺,第一期命名为《艺校宿舍惊魂夜》,节目组只说比较恐怖,做好心理准备,但这次没有台本,唐开颜有点懵。

到了录节目当天,唐开颜到了场地,第一件事就是找节目组对流程,导演挠了挠头说:“咱们这就是在密室里翻东西,开一个门,再翻东西,开下一个门,只有一点注意一下,在找到最后一扇门钥匙后必须票出凶手,否则得轮流通关地狱关卡才能走出去。”听起来还挺简单的。

接着随云起和小叠陆续到来,唐骏骨也送了沈归过来,沈归去化妆,唐骏骨留在现场看他们录节目。

最后一个嘉宾叫刘离离,十四岁在唐氏的少女组合出道,后来在各种影视剧里演“妹妹”,如今二十二岁,转型走甜美路线,唐开颜在唐氏时和她同台过几次,唐骏骨帮他们炒过一次CP,唐开颜记得她是个挺努力的乖乖女。

下午嘉宾们被放进了一扇门里,门内没开灯,走进去什么也看不清。等人到齐了,只听导演组说:“第一期比较简单,四个房间,放在外面也是新手玩的。不亮的灯都是不通电的,安全性没问题。”然后就是关门声,整个房间一丝光线都没了。

小叠在唐开颜身后嘀咕:“搞这么诡异……”

她话音落下,幽绿的灯光猛地亮起,五个嘉宾发现他们站在一间六床位的学生宿舍里。宿舍很破旧,三张上下铺靠着泛黄龟裂的墙壁,床上被子凌乱,上下铺对面是一排掉漆的铁方格窗,但透过窗户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黑色。

他们进来的门在身后,门上贴着墙纸,关上门之后和墙壁融为一体。宿舍的大门在对面,被牢牢地锁着,需要一把钥匙才能打开。

过了会儿,逼仄的室内忽然出现了滴水声。唐开颜不禁循声看去,天花板上布满了漏水形成的黄色水斑,一个充满锈迹的铁盖灯,灯泡都是碎的,水滴从天花板聚集到电线上,再顺着铁盖滴落,带下来锈迹的红色,不断地滴在到处是小坑洞的水泥地面。

随云起蹲下来摸了把地上的水,嗅了嗅之后问刘离离:“你是演员吧?你来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代表滴下来的是血?”

 

82

刘离离连忙走上前,嗅了嗅说:“是假血。”

随云起站起来擦擦手说:“这灯光和气氛,我推测我们应该在鬼故事里。”

随云起语调很平淡,此情此景之下,却有点儿瘆得慌,忽地又传来小叠的声音:“这儿床位上有名字,是让我们各上各床吗?”

随云起问:“我们就五个人,那不就多了个床位?”

小叠哈哈一笑:“说不定现在这儿站了六个人啊!”

这话说出来,刘离离吓得拉住了随云起的衣袖,又飞快地松开。随云起摸了摸手背上的鸡皮疙瘩,无奈:“你还嫌这儿不够吓人?说得小姑娘都要哭了。”

“你自己想哭,干嘛栽给别人。”小叠把刘离离牵过去,“你跟着姐姐,咱俩隔壁铺,我帮你整理床铺。”

大家都按照名字找到了床铺,唐开颜在随云起下铺,翻开被子发现了一些音乐系学生用的乐谱,学生证之类的东西,还有一块平板,打开平板终于看到了类似综艺台本的文档。唐开颜一看,这与其说台本,不如说是个以唐开颜为主角的犯罪故事,还是未完结的。

 

你叫唐开颜,二十二年前,你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家中十分贫困,你却产生了家境无法支持的音乐梦。

十八岁时你在好心人的资助下读完高中,因为没钱读大学,去酒吧打工。酒吧有个常驻乐队,特色是蒙面演唱,没人见过乐队成员的脸。你对乐队的吉他很感兴趣,但那些势利眼的乐手从来不许你碰他们的乐器。

有一天,你趁他们不注意打开吉他盒子,想玩一玩那把超贵的吉他,却发现吉他盒子里放着一颗巨大的珍贵蓝宝石。你认出这颗蓝宝石是新闻里悬赏的富豪传家宝,如果有好心人提供线索,可以获得一千万赏金,但黑市给这颗蓝宝石开价一亿。

你选择把蓝宝石和吉他一起拿走,空吉他盒原样关好,留在原地,免得乐队太早发现东西不见了。你蒙上脸把蓝宝石卖给一个黑市小弟,黑市小弟见你好欺负,只给了你两百万元,还把你打了一顿,警告你别说出去。

你恐惧黑市小弟的报复,只好拿着两百万,赶在十八岁暑假结束前买了这所艺校的录取名额,实现你的音乐梦想。

这样一来,你身上就只剩下打工攒下的一万块,但是艺校的费用十分昂贵,迫不得已之下,你只好用那两百万的银行流水骗来很多贷款,又用新的贷款还旧的贷款,这样只能勉强维持生活,欠债还越来越庞大

你无意间认识了校董的女儿“董千金”,这时才发现白富美的生活多么优越,如果能和她在一起,你不仅不用担心还债,未来也可以飞黄腾达。你开始偷偷地追求“董千金”,把偷来的吉他送给“董千金”,谎称是你最珍惜的第一把吉他,希望感动她。

但“董千金”只把你当备胎,后来你得知她有个秘密男朋友,因为某些原因,“董千金”不愿公开。

有一天,“董千金”约你出去开房喝酒,你以为她终于对你产生好感,没想到她只是拿你气神秘男友。气愤的你和她争吵,“董千金”终于说出实话,她早就看穿你这种人是为了钱讨好她,如果你愿意做个合格的舔狗,她也不是不能漏点零花钱给你。

“董千金”的话刺痛了你的心,而她包包里无意间露出的各类珠宝则唤起了你的贪婪,你杀死了董千金。杀人之后你非常无措,这时你想起她的神秘男友马上就会愤怒地过来质问,如果你能栽赃嫁祸……

你拿走了董千金的所有珠宝财物,布置好现场后,就假装和“董千金”道别离去,其实是躲在房间外面观察。一个男人急匆匆跑来,居然是你们同校的男模“高穷帅”,他就是“董千金”的神秘男友。

于是你急忙回到学校,把一块珠宝放进“高穷帅”的背包底部,再把别的珠宝藏在没人知道的地方。过了一天,警察来找你,居然说董千金失踪了,太奇怪了,她不是死了吗?

你说当天你作为好友配合“董千金”气“高穷帅”,“高穷帅”来之前你就走了,酒店监控也显示你提前离开了案发现场。之后只有一个酒店服务进入房间,再接着“高穷帅”就来了。

后来警方竟然发现酒店服务是连环杀人案凶手,把“董千金”肢解后抛尸,而“高穷帅”和你都被怀疑盗窃珠宝,但只在“高穷帅”那儿找到了珠宝。虽然“董千金”死法和其他死者不一样,案件还是以酒店服务杀人被枪决,“高穷帅”则说因为“董千金”和他是男女朋友关系,不小心把首饰落在这里而脱罪。

你把那些珠宝拆开卖掉,勉强度过了艺校的时光,这期间,随云起一直是你的音乐老师。奇怪的是,大学里之后三年的记忆非常模糊,你想不起任何细节。

今年毕业后,你找了一份在剧场演出的工作,又认识了剧场老板的女儿刘离离。你想攀上她,这样才能还得起那些贷款。不等你有什么行动,你们就总是巧遇,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这天下班后,刘离离约你出去,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对你说。你赴约来到一个无人的公园里,不知怎么就昏过去了。醒来时,你就站在这件宿舍里,旁边站着四个人,你认识其中两个,随云起和刘离离。

这里的布置似曾相识,你一定曾经来过,它是不是和你那模糊不清的大学三年记忆有关……

 

接着是游戏规则,除了导演说的在最后一扇门前必须票出真凶之外,还有就是每个人都会说谎,只有证据不会说谎,但证据有可能不全面而导致大家推测错误。

唐开颜好愁,陆焕说得对,这种需要智商的游戏或许真的不适合他。

文档最下方是一个“阅后即焚”键,唐开颜记住自己的人设,便按了下去,文档被删了。

这时候随云起从上铺下来,大概也看完了自己的人设,问唐开颜:“我是你老师,对吧?”

唐开颜点点头,随云起就说:“来,我们师生二人去小叠的下铺看看,她下铺没有人,但是那被子鼓起来的幅度,我总觉得有东西在下面。”

唐开颜猛然想起小叠那句“说不定现在这儿站了六个人”,但那被子鼓起的样子,不想有人躺在里面,比较像有什么堆在下面。耳边滴水的声音还在持续,他心里毛毛的,不知道怎么想的,抬头看了一眼,猛然发现天花板上淡黄色的水斑已经全部变成了血红色。

唐开颜有点儿哆嗦,连忙和随云起跑到小叠下铺。小叠和刘离离从上铺探出头,小叠问:“干啥呢?”

“掀被子了。”随云起预告了一声,小心地把手伸向那团鼓起的被子,慢慢捏住被角,深吸一口气,刷地把被子拖下来。

阴森的灯光下,一颗人头和一只手臂顺着被子拖拽的力道滚下床,床铺里还有剩下的肢体躯干,也被拽得咕溜溜乱滚。随云起把被子一扔,往后跳了好几步,差点骂出脏话。小叠和刘离离也吓得乱叫,刘离离尖叫着哭了起来,小叠连忙把她拉到自己旁边。

唐开颜脑子都吓空白了,反而停在原地没动弹。好一会儿,他觉得氧气重新回到脑子里,干巴巴地说:“……都是道具吧。”

随云起给自己顺气:“肯定是道具,但我不敢碰,谁去检查?”

一个人影默不吭声地路过随云起,随云起又给吓了一跳,发现是沈归,无话可说地叹了口气。沈归走向“碎尸”,捡起那颗人头,沾了一手假血。唐开颜看得都觉得恐怖,沈归倒很平淡,察觉唐开颜正盯着自己,就把人头递给唐开颜。

唐开颜哪敢接啊!但沈归递了,唐开颜也不好意思拒绝……

唐开颜只好战战兢兢地捧过人头,借着幽暗的绿色灯光,鼓起勇气仔细去看。假人的面部并不逼真,可能是为了降低恐怖感,甚至有点儿滑稽,但是吧,有时候这种不逼真的滑稽,才最可怕。

唐开颜火速把人头递给了随云起,随云起喊:“开颜!你的义气呢?!”

这时候沈归从满是残肢的被窝里摸到了一本学生证,翻开看了眼,又递给唐开颜。唐开颜不指望他说什么,自行打开学生证,只见上面写着“姓名:高穷帅”。唐开颜心里吐槽了一下节目组取名的简陋,告诉大家:“尸体是高穷帅。”

“那就是小叠的学生?”随云起举起人头冲着小叠,“给,你的爱徒。”

小叠怒吼:“拿远点!否则我把你的头拆下来踢!”

唐开颜不禁问:“小叠姐是什么身份?”

小叠说:“我是模特系的老师,离离是表演系的学生,我有个得意门生,就是高穷帅。”

唐开颜把他和随云起的身份也一起说了,然而几个人的关系网里都没有沈归。小叠说:“这才刚开始,是不是就有人说谎了?怎么可能没人认识他?”

唐开颜问沈归:“你是什么身份?”

沈归简短地说:“逃犯。”

大家面面相觑,这个身份确实和校园没有关系,没人认识他也说得通。

沈归又从残肢里找出一封脏兮兮的信,展开扫一眼,递给唐开颜。随云起和上铺的小叠两人也凑过来看,唐开颜毫无防备地打开信纸,一行血字冲击眼帘:

谁杀了我?

幽暗的灯光闪烁了起来,滴水声开始密集。刘离离把脸埋进小叠胸口,小叠又怕又笑:“这都是什么玩法?我玩游戏还是游戏玩我?!”

狭窄宿舍的另一边,全是窗户的那面墙终于亮起了光,惨白的光线把所有铁格窗照得清清楚楚,玻璃另一端是纯然的黑暗,什么都照不出来。

中间一排四个小窗格上,血字凭空出现,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人在激愤地书写,便写边让鲜血淌下来。

谁……杀……了……我……?

 

83

“啊啊啊啊啊!”随云起惨叫得比谁都大声,“我受不了这个!谁在写字?!节目组怎么做到的?!”

沈归幽幽地说:“是屏幕吧。”

随云起惊魂未定地靠近看,那四格窗户里放的还真是屏幕。屏幕只有四小块,剩下的窗格好像全是单面玻璃,估计摄像机就在后面拍,随云起对着玻璃做了个可怕的表情,转回来看到唐开颜挺镇定的,问:“开颜,你胆子不小嘛。”

唐开颜茫然地望着随云起,现在他的大脑又缺氧又缺血,真是吓得够呛。

“……我们要找的就是杀掉他的凶手,是这个意思吧?”小叠拍着刘离离的背说,“快点找钥匙出去吧,我不想待在这儿了。”

沈归把一只铁盒放到小叠旁边,小叠拿起来,铁盒里发出了金属撞击声,好像是钥匙在里面。

“这么容易?”小叠盯着铁盒上贴的一张纸,是数独题,有六格被涂了色,对应盒子的六位密码锁,“谁会数独?”

唐开颜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喘了口气,说:“我来吧。”

小叠把铁盒递给他,唐开颜在乐谱旁边找到支笔,埋头吭哧吭哧填数独。填完之后他用得到的数字去开锁,居然打不开。

唐开颜盯着那几个数字想了会儿,记起陆焕改出来的那些综艺游戏都和音乐有关,连忙拿起旁边的乐谱。乐谱上第一首是《密室追凶》主题曲的五线谱,唐开颜把前六个音符写成简谱,与他填数独得到的密码只有顺序不一样,再按照简谱顺序排列数字,果然打开了铁盒的密码锁。

“拿到钥匙了。”唐开颜举起钥匙,随云起连忙取过钥匙去开大门。那扇门被随云起拉开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小叠从上铺下来:“走吧走吧,赶紧把这节目录完。”

随云起问:“外面也一片漆黑,咱们什么队形出去?”

唐开颜总算记起自己是这个节目的主要嘉宾,得承担起一些指挥的作用,想了想说:“沈归你走最前面吧?我和云起哥殿后,两个女生走中间。”

 

一行人离开寝室,走到外面,暗淡的日光灯照下来,是宿舍常见的那种公共空间,连接着三个寝室,一个公共盥洗室,楼梯间。这个公共房间放着三张大书桌,一排柜子,两面都是黑漆漆的单向玻璃。

盥洗室的玻璃门脏兮兮的,内侧有许多血手印,那手印拖到地上,往未知的盥洗室里面滑出两行血痕,仿佛有人用沾满鲜血的手掌挣扎着在门上爬,却被什么拖了下去。

“这儿好多了。”小叠评价,走去另外两个寝室门边观察,刘离离揪着她的衣摆紧紧跟着她。

这里确实比寝室里好很多,最好的部分就是出现了摄影机位,让唐开颜几人能确信他们在录节目,获得了很大的心理安慰。

唐开颜说:“云起哥,沈归,这里空间大,我们分开找线索吧。”

两个人都点头,沈归走向盥洗室,唐开颜默默地松了口气,他不太想去那儿。他看了看四周,那一排柜子特别占空间,有些柜门开着,有些柜门锁着,他便走过去看那些锁起来的柜子。

有几个柜锁和之前那个密码锁一样,先解数学,再解音符,两道工序之后就能打开,唐开颜便默默地把他会开的锁都解开了。小叠带着刘离离走过来,另外两个寝室没锁,她们搜出了两把钥匙,又开了两个锁。

“现在问题来了。”小叠笑眯眯地问,“谁来打开这些柜子的门,瞧瞧里面有什么?”

唐开颜无言地看四周,随云起不见踪影,沈归在角落里找什么。唐开颜小声说:“我来吧。”

他鼓起勇气打开一个柜门,里面是一团衣服,但光线太暗了,看不清衣服上有什么,他就伸手去拿衣服,一摸摸到个冰凉的手,吓得他把衣服扔出来,从里面露出一截被裹住的手臂。

刘离离又尖叫了一声,嗓子都快叫哑了。小叠哈哈大笑,好像已经适应了这个操蛋的综艺。

“找到什么了?”随云起从他们出来的那个寝室探出头,手里还提着那个人头,又是一个适应了玩法的人。

沈归从扫帚里扒拉出一团恶心的头发,无声地看过来。这位就不用说了,唐开颜怀疑他没有恐惧的细胞。

唐开颜并不想拖后腿,强忍惊吓,把那只手臂拿了起来,说:“是新的尸体,这只手是女生的。”

小叠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抖开一看,是条裙子。她看了眼衣服上的假吊牌,吹了声口哨:“五位数的裙子,是位白富美哦。”

几个人都去开其他柜子,刘离离估计觉得自己表现太差,哆哆嗦嗦地拉开了一扇柜门,里面坐着一个死去的“小女孩”。刘离离吓懵过去,啪地坐到地上,小叠把她扶起来,刘离离麻木地说:“……我没事了。”

“它身上应该有东西。”小叠伸手到“小女孩”身上翻找,找出一张全家福,小叠举起来问随云起,“是你女儿,解释一下呗。”

随云起说:“她重病去世了。”

唐开颜在另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他“老婆”,随云起又说:“她也重病去世了。”

“这个妆是淤伤吧?”唐开颜拉着假人的手臂问,“这个代表什么吗?”

小叠提醒:“女孩身上也有,随云起,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打死了老婆孩子?”

“……只是我这个角色,而且也没有打死。”随云起有点不习惯被人这样指责,“我这个角色把老婆女儿打进医院之后又后悔,但是没钱治她们,她们去世了。”

“为人师表哦。”小叠嘲讽。

随云起拿起一本相册甩了甩,呵呵一笑:“你还说我,你的姐姐妹妹不少啊,你也解释一下。”

“万人迷没见过吗?”小叠摊手,“我就是游走在美女丛中的帅T,没想到吧?”

“两位女士因为被你骗心自杀了。”随云起嘲讽回去,“为人师表啊!”

小叠又从一个柜子里拿出囚服,问沈归:“你为什么进监狱?又为什么在监狱里面杀人?”

唐开颜说:“如果要找杀掉‘高穷帅’的真凶,大家至少都要和他有关,轮流说说和他的关系吧。”

“找证据,有证据的就不能说谎,会被看穿哦。”小叠继续翻柜子。

众人把所有线索都翻出来,发现大家身上都背着人命。

唐开颜是杀了“董千金”想嫁祸给“高穷帅”,意外栽赃给了路过的连环杀手。沈归因为一颗蓝宝石入狱,那颗蓝宝石是“高穷帅”卖给他的,狱中杀人则是另外的事,他出来决定报复“高穷帅”。刘离离小时候失手误杀了亲弟弟,她的竹马“高穷帅”帮她掩饰成意外,现在用这些事要挟她。“高穷帅”也在用为爱自杀的两个女生要挟小叠。

大家都有杀“高穷帅”的理由,随云起却好像没有杀机,这不太正常。

“云起哥和死者拍过合照和集体照。”唐开颜从最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沓照片,是随云起和一些人的合影,当然,随云起是节目组P上去的,PS痕迹特别明显,也给了人很大的心理安慰,“云起哥解释一下吧。”

“就是认识。”随云起嘴很严,“你们找到进一步的证据再说呗。”

小叠扑过去揍他:“快说出来,我们赶紧拍完!”随云起不想被她揍,转身就跑。

刘离离被小叠留在原地,失去了小叠姐的衣摆,她小脸煞白。唐开颜好心地说:“你拽着我的衣服吧。”

刘离离瑟瑟发抖地拽上他的衣摆,唐开颜又觉得身后有个不爱说话的人拖着自己怪可怕的。他决定无视这种感受,提议:“我们拼凑完故事,是不是应该开门锁了?”

这个房间的钥匙却没有第一个寝室那么好找,五个人翻找好半天无果,随云起说只剩天花板没找了,唐开颜就拿起扫帚去戳天花板,结果扫帚的空心杆子里面有动静。他们拆了扫帚,拿到了钥匙……的线索。

漫长的解密过程之后,众人才千辛万苦地扒拉出一把小钥匙。唐开颜想起之前审核唐氏给的小游戏,自己一直支持陆焕,真是悔不当初。就按照唐氏的蹦蹦跳跳小游戏来解密不好吗?为什么听陆焕的,都改成了这么复杂的谜题呢!

“这钥匙好小,不像开楼梯间的。”随云起果断把要是放到了沈归手上,“应该是盥洗室的。”

导演组在后面幽幽地提醒:“是盥洗室的,去开吧。这个剧本外面的新手玩家两个小时就能通关,你们已经玩了三个小时,还在第二个房间。”

“外面的密室能和你们搞的一样吗?!”随云起气笑了,“外面哪来这么逼真的道具,还有这么多假血,现场设计得太吓人了!我要把唐氏娱乐的综艺拉进黑名单。”

导演组一秒回复:“现场是日月传媒的几位老师精心布置的。”

随云起和导演组斗嘴这会儿,沈归已然无情地推开了盥洗室的门。幽灯亮起,一具吊着的人体闯入视野,众人又是一阵狂叫,沈归去拽了一下,拽下来一套衣服,压根不是道具人。里面还掉出一个平板,摁亮之后发现是给刘离离的下一半剧本。

刘离离呜咽了一下,拿起平板开始阅读。

“我们也有下一半剧本吧?”盥洗室里有三格淋浴间,三格厕所,还有三台投币洗衣机,其中一台里面塞着东西,唐开颜大着胆子走到洗衣机前,打开小圆门,里面塞着的东西弹出来,什么手指啊脚掌的,还有一大滩血缓缓流下。

 

84

唐开颜有点习惯开门见尸体了,伸手进去掏,果然掏到了被防水袋裹起来的平板,居然正好是他的。

看到这面目全非的尸体,你感受到一阵心悸,想起了一切记忆。就在五天前,你们五个人醒在这间宿舍里,无数尸体从柜子里爬出来找你们索命,你知道,那些都是你们身上背负的人命。

你们在这间宿舍里疯狂地奔逃,无论怎么都出不去。最终,你被“董千金”活生生地塞进了洗衣机。你的肢体扭曲畸形地卡在狭窄的圆筒里,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她关上门,按下洗衣机的清洗键……

晕眩、疼痛和死亡降临,把你们绑架到这里的人终于暴露,“高穷帅”的声音在你耳边问:“是谁杀了我?”

是我!绝望中,你差点就想这么承认,希望他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但在飞速的天旋地转中,你只能感受到血肉之躯在瓦解,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大一那一年,你杀死了“董千金”,想嫁祸“高穷帅”,不料一个路过的连环杀手顶了罪。“高穷帅”也用他和“董千金”的男女朋友关系脱罪。

你躲着“高穷帅”走,以免他怀疑你偷了珠宝。然而,你卖珠宝时还是被“高穷帅”发现,“高穷帅”拦住你,猜出了真相:你敢拿珠宝走,“董千金”必然在这之前已死。

“高穷帅”要分赃,还以此威胁你听他的话。之后你若无其事地上学、毕业、找工作,以为毕业后能摆脱“高穷帅”,却没想到,他居然要挟你交更多的钱,你不愿意这样下去,必须想办法杀了他!

渐渐的,你发现“高穷帅”经常前往以前学校后面的废弃宿舍,就跟踪过去,原来“高穷帅”在这里清点他的财产。那些都是他靠欺诈、勒索得来的钱,其中一份就是你迫不得已上交给他的。

“高穷帅”一定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仇人,通过观察,你发现有个鬼鬼祟祟的人也在跟踪他,居然是一个被警方通缉的杀人逃犯。你决定将计就计,那天,你做了一番乔装打扮,又跟踪“高穷帅”来到废弃宿舍,用一把匕首捅死了他,并把逃犯的通缉令塞进他的手里。

这个时候,“高穷帅”的手居然抓了你一下,把你的皮肤抓破!你惊悚地发现“高穷帅”还没死透,正死不瞑目地盯着你,你知道,他在无声地质问“你是谁”……

你匆忙逃离了现场,没想到“高穷帅”死后竟化作恶鬼,把他认为可能杀他的五个人也就是你们,集中到他死亡之处,并把你们身上的怨灵都召唤出来折磨你们,想逼问出谁杀了他。

你已经死了,一直在重复着死去那天的记忆。你知道,想逃离这里就不能承认是自己杀了他,必须隐瞒到最后,你的鬼魂才有逃出去的可能性。

 

唐开颜默默地按下“阅后即焚”,盯着“自己的尸体”心情复杂。这种设定越界了,肯定和经纪人确认过,陆焕什么也没告诉他。

唐开颜只能心说,不带陆焕度假,做得对……

身后,随云起和小叠又开始互相嘲讽,随云起说:“小叠老师,您还和校董的千金搞师生恋啊!”

小叠呵呵:“随老师,您羡慕不来。”

唐开颜惊讶地问:“小叠姐和‘董千金’恋爱?‘董千金’不是和‘高穷帅’在一起吗?”

随云起笑着说:“开颜自曝了,你和小叠都解释解释吧。”

小叠耸肩:“就是搞师生恋,被得意门生发现了,他想撬墙角,经常让我派他去安慰女朋友。”

“你是不是怀疑他才是杀掉女朋友的真凶?”随云起问,“再加上他要挟你,你杀了他?”

“开颜承认他杀‘董千金’之前,我确实以为真凶是‘高穷帅’,但我没来得及下手杀人。”小叠反问,“随老师以前的履历很丰富啊!偷了这么多东西,也交代一下吧!”

“以前搞乐队赚得太少,就做点副业养家。”随云起盯唐开颜,“开颜,咱俩缘分很深啊,以前在酒吧,我唱歌,你卖酒,是不是你拿了蓝宝石?”

“我拿的。”唐开颜镇定地反问,“云起哥和‘高穷帅’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现在都不说?”

“是我小弟。”随云起说,“我让他帮我调查谁拿了蓝宝石。开颜,是不是你暴露了,就杀了他?”

“他把蓝宝石抢走了。”唐开颜立刻说,“这也是他威胁我的一个借口,我想杀他是因为他一直找我要钱,我也没来得及下手。”

刘离离的故事比较简单,她考上了艺校的演员系,毕业时被高穷帅支使,假扮剧场千金接近渐渐不受控制的唐开颜。但她爱上了唐开颜,为了保护喜欢的男生,想杀“高穷帅”。她约唐开颜出来,只是想坦白以前的隐瞒。

不过按照剧本的字数,唐开颜觉得她只是不会玩,什么都照实说,才显得故事很简单。其实大家的故事应该差不多,但老油条们一直在互怼,不知道撒了多少谎了。

沈归的身份也进一步揭开,他就是唐开颜剧本里的那个黑市小弟,用两百万买下价值一亿的蓝宝石,结果被当做偷宝石的人判无期徒刑。在监狱杀人之后,被转移到重型犯区路途中越狱,认为蒙面卖宝石的人把他当成替罪羊,想报复。

“你觉得是‘高穷帅’把宝石卖给你?”小叠逼问,“你为什么这么想?有什么证据吗?”

“我在监狱打听到了他才是小偷。”沈归指随云起,“又在他那里知道了偷宝石的人是死者。”

随云起一个谎言被戳破,举手承认:“好吧,其实我一直相信是‘高穷帅’偷了蓝宝石,他不是一直在追‘董千金’吗?‘董千金’那里有我的吉他,说是喜欢她的男生送的,那个吉他和蓝宝石放在一起,我推测是‘高穷帅’拿走,卖了宝石,把吉他送给女生。”

“吉他是我送的。”唐开颜担心谎说太多也被戳破,连忙说,“‘高穷帅’只拿走了蓝宝石,他可以通过小叠姐接近‘董千金’,没必要送吉他。”

“有道理。”随云起琢磨了一下,说,“其实当年我这个角色的老婆女儿住院后,我很后悔,想卖了蓝宝石治好她们,但蓝宝石不见了,她们也去世了,我想杀了偷蓝宝石的人,在开颜承认之前,我确实一直想杀‘高穷帅’,但也没来得及下手。”

这下所有人的杀人理由都出来了,唐开颜想了想说:“那我们分成两组吧,一组回寝室检查‘高穷帅’的尸体,一组在这里找楼梯间的钥匙。”

唐开颜当然要回杀人现场看看,随云起也跟过来,两人走回六人寝室,看着一床“残肢”齐齐叹了口气。

随云起说:“虽然我知道是个鬼屋,但没想到这么玩。”

唐开颜默了一下,说:“我不知道是个鬼屋,也不知道是这么玩。”

随云起怜爱地拍了拍唐开颜的肩膀,两个人蹲下来翻找尸体,随云起找出一瓶有毒的汽水,说:“这应该是女生的做法。”

唐开颜找出了自己杀人的那把匕首,也说:“能用匕首杀他,应该是他很熟悉的人吧?比如青梅竹马……”

“不一定,这是背后插刀,也可能是他觉得了如指掌,放低警惕的人。”随云起瞥了眼匕首,“我觉得他手里少了点东西,刚才就在找,一直没找到。”

“什么东西?”唐开颜心里慌慌的,他记得剧本里面,他被“高穷帅”的手抓破了皮,总不能是他的皮屑吧……

“一个纸团,一开始握在假手的手心里。”随云起继续翻找,在内脏模型里找到了有毒的蛋糕,“又是毒,这位哥们到底死了几次啊?”

最后随云起也没找到他说的纸团,随云起挠头:“我看错了?”

唐开颜觉得应该是那张通缉令,他塞在死者手里的,之前他们都不敢靠近,只有沈归一直在这里翻找,是不是沈归拿走了?要是能揭穿沈归,应该能把大家的怀疑都集中到沈归身上,但唐开颜不能说出来,一说他就要暴露了……

“我们去大家的柜子里找证据吧。”随云起提议,“我记得外面有一些关于毒药的证据,而且匕首会不会有鞘?”

两个人又回到公共空间,在两个女生相关的柜子里找到了毒药和说明书,毒发都有症状,“高穷帅”在毒发前就死了。

“排除两个人了。”随云起到处找匕首的鞘,无果。这时小叠三人从盥洗室出来,说拿到钥匙了,大家就一起去开楼梯间的门。

楼梯间被暗淡的灯光照亮,这里安安静静,最后一扇门前放着投票箱,墙上画满涂鸦,地上有些维修工具,其中有一把沾满血的铁锯。经历了前面三个房间的洗礼,五个人都挺镇定的,一起去看那把铁锯。

“这是分尸的东西吧?”小叠推测,“‘高穷帅’不也是被分尸了吗?”

“我觉得杀人和分尸是两个人。”随云起说,“匕首留在现场,铁锯放到这儿,如果是一个人,有点奇怪。”

随云起盯着唐开颜和沈归,笑了笑:“我承认我是分尸的人,来的时候他就是尸体,我气不过,把他肢解了。女生排除,所以你们两个谁带着匕首来杀了人?”

唐开颜咽了口口水,一转眼嫌疑人居然就锁定到他和沈归了。

 

85

“也有可能是杀人分尸之后忘了匕首。”唐开颜试图狡辩,“云起哥一直在说谎,现在又来误导我们。”

“开颜,说不过就攻击我,这可不对劲。”随云起说,“尸体手里应该有个团纸,分尸前我就看到了,但人死后关节僵硬,握太紧我拿不出来。分尸之后倒是可以取出来,那时候外面有动静,我就跑了,现在那团纸都找不到,开颜,是不是你和我一起检查的时候藏起来了?”

唐开颜没干这事,小声反驳:“我没见过什么纸团,说不定又是你撒谎。”

这时候导演组那边忽然说:“有人藏证据,我们临时加一条规则,可以搜身。”

大家互相搜了口袋,随云起从沈归那全是假血的衣袖里找到了那团纸,打开是沈归的通缉令。沈归说:“你分尸之后我才到现场的。”

“那他干嘛拿你的通缉令?”随云起的矛头转向了沈归,追问,“你是不是杀完人之后发现现场有动静,回来看看,发现了他手里有这个,就拿走了?”

“我是刚才拿的。”沈归问,“唐开颜没有动手杀人吗?”

随云起和小叠一起盯唐开颜:“咱们都下手了,就你什么都没做,不可能吧?”

沈归慢吞吞问:“所有人都有杀人线索,匕首是你的吧?”

 “不是我的。”唐开颜发现自己暴露,负隅顽抗,“我之前杀‘董千金’是掐死的,后来想杀‘高穷帅’也准备掐死。你没有凶器,又是逃犯,匕首怎么想都是你的吧。”

小叠走向投票箱:“你们三个各说各的,都有理由,不想听了,我们票凶手。”

大家都去投票,唐开颜觉得自己肯定要被票出来了,但他不能自己票自己吧,想了想,就投给了沈归。过了会儿,导演组给他们唱票,沈归得到了三票,唐开颜和随云起各得一票。导演组宣布:“投错凶手,除了真凶之外,全员失败。”

大家一起懵了懵,别人懵是没想到投错,唐开颜懵是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只得一票。小叠蹦起来就揍随云起:“是你对不对?!”

随云起扭头跑走:“不是我!你怎么又来打我?你投了谁?”

小叠投给了随云起,沈归投给了唐开颜,但其他人都投给了沈归。

导演组宣布:“真凶是唐开颜,请唐开颜出列,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离开房间。”

小叠和随云起跑过来,他们真没想到唐开颜居然是真凶。小叠批评:“开颜,你什么时候学会面不改色撒谎的?”

随云起笑着劝:“开颜会玩,愿赌服输。”

唐开颜心里倒感觉自己其实不会玩,这次有点碰运气,他鞠躬道歉,被小叠和随云起揉乱了头发。唐开颜好不容易逃出他们的魔掌,一边顺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走向最后一扇门,推了推没推开。

导演组宣布:“凶手逃离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所以就算成功误导大家投错票,也必须经历考验才能出去。”

唐开颜能怎么办,只能乖乖地说:“好的。”

一个NPC捧过来一只木制的球,唐开颜拿起来,原来是个球型孔明锁。导演组解释:“这是一个复杂的孔明锁,不管你玩没玩过,一分钟内解开它。我们这是专门用来为难凶手的……”

唐开颜默默地把孔明锁按顺序拆解,这种小玩具的原理是榫卯结构,唐家堡机关的榫卯结构远比这只孔明锁复杂,唐开颜在神机山待了那么久,基本学了个手熟。导演组话说了一半,发现他都拆得差不多了,遂闭嘴,指挥机位给唐开颜的手拍特写。

最后唐开颜推开门,对着外面的摄像机发表逃脱感言,说一些大家不要犯罪之类的话,再和其他四人一起拍结尾,这一期拍摄就结束了。导演组叫唐开颜去采访室解说他解开一些密码的过程,提醒他:“下次开锁的时候,你就拿到镜头前解释一下。”

唐开颜自然点头应下。

 

唐开颜从采访室出来,只有小叠在外面等他。刘离离吓得不清,没卸妆就和经纪人一起离开了,随云起比较忙,也走了,沈归身上都是假血,在这儿借地方洗澡去了。

“我和你同路,我找陆鹰问点事。”小叠说着,和唐开颜两人走出化妆室,便见到走廊里站着两个人,唐庭木和唐骏骁。

唐庭木大概好久没剪头发,在后脑勺扎了个小辫子,鬓发垂散耳边,衬着他那张纤眉细眼的脸蛋越发俊俏,见到小叠过来,他就笑了。他这个人区别对待非常明显,对唐开颜就没有这么温柔的表情。

唐骏骁惯常是一副俊雅清朗、玉树临风的姿态,先对小叠和唐开颜各打过招呼,再关切地问:“听说你们被节目组折腾惨了,都还好吗?”

“还行,其实挺好玩的。”小叠说着,款款走向他们两人。

唐开颜也对两人问好,自觉地停在原地。这两个男人花枝招展的,他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吸引小叠的注意力。

岂知小叠笑着问唐骏骁:“不是说好以后不找我的?”

唐骏骁微微尴尬:“唐庭木来找你,我担心你们。”

小叠无奈地望一眼唐庭木,对唐骏骁说:“他总得面对现实的。”

唐庭木不禁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有件事,我希望你接受。”小叠直接地说,“我交新的男朋友了。”

唐庭木表情僵了僵,问:“是唐骏骁?”

“我和唐骏骁前段时间确实在试着相处。”小叠冷静地说,“我从没和成熟的男人谈过恋爱,他希望我尝试一次再做决定。我试了,并不喜欢,所以拒绝他了。”

唐骏骁只能笑一下,不说什么。小叠的口味一直是唐庭木年轻时那款,长得漂亮,性格里有一种天真烂漫的劲头,她反而并不喜欢年轻时的唐骏骁,有野心,又有城府,和她本人是同一类人,按照小叠的话说,就是“睡了不用负责”。

唐骏骁劝小叠试试自己,却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人一起喝酒,太像朋友,跑去上床,又像炮友,擦不出火花。唐骏骁没办法像唐庭木那么痴狂,什么都做得很激烈,小叠本身不怎么情绪化,但她想要爱情的狂热,喜欢沉沦进去。

唐庭木给过她一次教训,这个女人给自己划出的底线是不再结婚。唐骏骁对她展现成熟和温柔,偏偏为了让她和自己结婚,小叠拒绝得很彻底,约好除了工作之外尽量别见面了。

“最近有个弟弟追我,我答应了。”小叠说,“没必要特地通知你,想着见面再跟你说的。”

“……你答应了?”唐庭木难以置信地反问,“你不和我复婚,也不喜欢唐骏骁,你到底想要什么?”

小叠不乐意了:“两条腿的男人满街都是,我只能在你们两个里面选?”

唐庭木眉毛一扬,小叠冷笑一声,眼看这两人就要吵架,唐骏骁连忙按住唐庭木,对唐开颜说:“我看你们好像还有事?”

他用眼神朝唐开颜示意,唐开颜就拉上小叠,笑着说:“导演,我们要去找陆鹰,下次见。”

唐开颜和小叠跑到停车场,唐开颜替她拉车门,顺便劝解:“有话好好说,别吵起来呀。”

小叠说:“我不想吵,是他要闹,离婚这么久还想干涉我,真烦。”

“小叠姐,拒绝导演我能明白,可是又为什么拒绝骏骁哥?”唐开颜心里有些疑惑,“骏骁哥人很好,又喜欢你,应该也很会养小孩。”

“他是很好,很完美,但我没感觉。”小叠笑了笑,“姐姐永远喜欢年轻可爱的弟弟。”

唐开颜不理解,但他想,大家都有择偶标准,这就是小叠的标准吧。

 

唐开颜和小叠一道去陆鹰家,这小区现在都有记者在外面徘徊,见到两人的车结伴而来,不停地拍照。小叠一点都不在乎,还对着镜头挥手。

到了家里,小叠和陆鹰去书房聊,她来打听日月的春季大秀。唐开颜回卧室洗澡卸妆,顺便给陆焕打电话指责他:“你怎么不告诉我是这种综艺?”

“啥?哪种综艺?”陆焕反问,“我在地下一层,信号不好,你说清楚点?”

唐开颜把今天录综艺的可怕气氛描述了一下,陆焕不接受指责:“不是给你发了个邮件吗?我忙死了,就没跟你打电话说。”

唐开颜检查邮箱,居然真的有封邮件。他又不是习惯于用邮件办公的人,错过邮件太正常了,不过这下他也没办法批评陆焕,诚心诚意地道了歉,问:“你在忙什么?”

“在库房验收你的专辑!”陆焕抱怨,“明天还要去查看你们演唱会的物料,老子要是猝死了,都是唐氏催太急害的。”

唐开颜试图给他分担一些:“那我也去帮忙?”

陆焕果断拒绝:“你可别出门,现在还有很多人打听你是不是真被我叔包养,闲着你就整理演唱会的歌单吧!”

唐开颜应下了,放下手机想起自己写了一半的歌,拿出来躺在床上看。

这首歌被随云起评价为不真诚,之后唐开颜就放在一边没再管过。隔了这么久,再看他从前写的东西,确确实实并不是他最真心的情绪。

生活不是梦境,也不是一场综艺游戏,不需要撒谎去赢得胜利。认识这么久,感受到什么,想说什么,别对自己说谎,也不要对陆鹰说谎。

tbc

推荐文章
评论(1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