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惩罚24H活动】—24:00
初心 2020-01-19

  《**》

  前期预警:

  黎昕×沈晗昱,伪性||冷||淡真懒散×积极废人小哭包

  SP、训诫、FM向;

  大概最终产物是车里的严肃文学,第一次开车,请系好安全带,有不适反应及时跳车。

  

  -1-

  刚下过一场雨,空气里带着黏糊糊的气息,入夏以来总是这样三五不时地来场小雨,潮||湿闷热,让人心生燥意。

  沈晗昱跪在落地窗上,衣裳整齐,肩背挺直,眺望18楼的落地窗外雨的湖面,视线一动不动,如果此刻他不是跪着,倒也有股子淡然惬意。

  许是安静让时间越发变得漫长,沈晗昱坠着慌乱的心轻声试探着道:“黎昕,你还在吗?”

  身后传来一声干净的女声:“我在。”

  听到声音,沈晗昱悄悄吐出了一口气,随即松开了紧握的手心,那里还能感觉到指甲嵌入掌心的痕迹。不过好在她一直都在。

  

  -2-

  黎昕扣上kindle的外壳放在手边的小几上,抬头看着落地窗前跪着的沈晗昱,男孩头发发尾卷曲翘||起,背脊虽然挺直但整个人还是透出了一股落寞和丧气。这是她很讨厌出现的自己身上的情绪,但对于沈晗昱,总是会带着些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宽容。

  黎昕伸手摸了摸kindle封套上的维尼小熊,起身走到沈晗昱身后,抬手揉了揉男孩的发顶,将不服帖的发尾搅得更乱,果然还是这样的凌||乱美好看。

  沈晗昱被意料之外的触碰惊了一下,他没想到黎昕会过来,还揉了他的头。和她确认关系一年多,她总是很克制对他动手,各种意义上的动手,除了最开始确定管教关系他软磨硬泡得来的两次,但在一起后她连纾解欲望想动手的时候都很少。

  撇过头看见黎昕的脸时,眼泪一下子就模糊了视线。

  “姐,我…我不是故意哭的,我控制不住它…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明明可以做好的事,是那么重要的场合却暂时性失了忆,我很自责,感觉自己就是个垃圾…我以为我已经迈过两年前那个阴影了,但其实我只是把它藏起来了…我还是过不去那个坎…”

  

  -3-

  眼前的男孩满脸的泪水,额头也汗津津的,黎昕想他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做的,这么容易哭,明明不耐打,稍稍用力一板子下去就受不住了,还要可怜兮兮的蹲在自己脚边企图求自己打他一顿,拒绝了后又自作主张自己罚跪说要冷静一下,这两刻钟都没有就成了眼前这个样子。

  等沈晗昱哭的缓和一点了,黎昕用袖子帮他擦了擦眼泪,又伸手撸了一把恹恹的额发,说:“冷静了些吗?”

  沈晗昱抽噎着点了点头,“冷静点了,就先起来吧,我饿了,陪我去吃东街那家的火锅吧。”

  

  -4-

  东街那家的火锅店是沈晗昱最喜欢的店,但能去的次数不多,一是那里消费太高了,他要攒好久的兼职工资才够不拘束得吃一顿,二来每次有钱可以请黎昕吃一顿的时候她总是好巧不巧没有时间,三来虽然住在一起之后才知道这个人的懒散体质,但她三餐都是自己做,很少外出吃,虽然他总是表示想去东街吃火锅,但吃上的也只有一次

  两人收拾了一下,黎昕就拿起钥匙驱车往东街出发了。沈晗昱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专心开车的姐姐,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很少正式得打他,即使每次自己觉得自己错了求打她也不会轻易答应,仿佛不像个管教圈子里的主动,她也确实不是,她更多得主张困难自己面对,疼痛不能拿来当做逃避,但他知道她认真起来真动手罚自己,自己肯定承受不了。

  

  -5-

  他们选了一个有隔断的角落,这家是半自助的形式,选了鸳鸯锅底后,沈晗昱就被黎昕安排去拿配菜了,然后又点了小半只烤鸭、一份和牛烩饭和一扎酸梅汤。

  汤底咕咚咕咚热起来之后,沈晗昱就带着一大盘子吃的和蘸料回来了。黎昕阻止了沈晗昱大杂烩一样地下菜,把蔬菜和肉类依次放进锅里。

  面前腾腾地升起蒸汽的燥热被中央空调的凉气中和,沈晗昱看着对面的姐姐认真地挑出熟了的菜放进碗里,除了刚开始进来她招呼他去拿吃的之外,从家里出来他们一直都没说过话。

  “别看着我了,牛肉都烫老了,还不吃?”黎昕知道沈晗昱一直在看她,晾了这么久他怕是又在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哦哦,好。”沈晗昱夹了块牛肉,果然烫老了,可惜了。

  “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不是一直想来这里吃嘛,都熟了赶紧吃。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乱猜我在想什么吗,打不打你,为什么打你,为什么不打你我哪次不是跟你讲清楚的,我不爱动手,小打小闹的没必要,真的错的离谱踩我底线了我能让你三天都下不了床,我没说要罚你就不用担心这些担心那些。

  “好好吃。”黎昕将服务员手里上的烩饭递给沈晗昱,“接着。”

  男孩子看到有外人在场,满脸通红,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了多少,这么大了还被公开说教,太羞耻了。红着脸接过烩饭,拿着勺子就埋头吃。

  “半只烤鸭、一份和牛烩饭、还有一扎酸梅汤,都上齐了,其他想烫着吃的菜可以去自助区去拿,请尽量不要浪,这是您的小票,祝您用餐愉快。”

  “谢谢。麻烦您。”黎昕收好服务员递过来的小票,道谢后压在手机下面。看着对面还在埋头进食的男孩,笑道:“人都走了。你正常一点。”

  “姐……”

  “知道害羞就少犯蠢。”

  “知道了。”

  

  -6-

  那天除了服务员不知道听了多少的小插曲,其余时间还是很愉快的,点的吃的都很好吃,完全不踩雷,黎昕也没有特意去讲来之前发生的事,也没有说他是不是做错了,他也不好意思提起,仿佛那天真的只是黎昕想吃他最喜欢的东街的火锅,而他陪她觅食一样。

  吃饱后他们去了附近的小湖边散步,消食得差不多了黎昕才开着车回家。

  洗澡洗头洗衣,在客厅听着十点钟的金鹰剧场,一个人处理工作,一个人整理待办,等都差不多了,就各回各房。

  躺在床||上的时候,沈晗昱还是觉得今天的黎昕不同寻常,仿佛活在梦里。

  但下周同样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知道,黎昕还是那个黎昕,他姐还是他姐。想着明天还要继续,他的腰和屁||股更痛了。

  

  -7-

  黎昕没有选择在当天和沈晗昱谈谈,是因为她知道那天那样状态下的他并没有从情绪里走出来,在那个时候去谈对错是不合适的,而且这事儿也谈不上对错,只是一个遇事态度和方法的问题。

  他说“他以为已经迈过两年前那个阴影了,但其实只是把它藏起来了,现在面对同样的境地还是过不去那个坎。”她知道他两年前遇上的阴影,那时他们还是管教群里的主被关系,也还刚认识没有多久,为那件事他软磨硬泡求了一场实践,她提醒过他:试图用这样疼痛来逃避现实,不想去坦坦然然面对,去解决,现实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不管怎么说那时动了手,而这个爱哭鬼现在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小男友,虽然她一直不愿意过多管教,也一直主张困难自己面对,SPANK只是一种性癖,不是拿来当逃避现实的工具,但小男友现在这样,该负的责任还是得负。

  她想,既然从两年前就已经为他打破原则动了手,克制自己的规则今后也该稍稍对他放开一些,只是希望自己能掌握好度,调整好方法。

  

  -8-

  丧情绪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但从怎么可能过得去啊到趋于平静还能欺骗自己日子似乎也可以继续过下去只需要不到一周的时间。沈晗昱现在就是这样,从口是心非的冷静到真正心平气和的冷静,刚刚好一周的时间。周五晚上他收到了黎昕发来的谈一谈的邀请。

  “我想你应该真的冷静下来了,我这边项目接近尾声了,接下来应该有一段时间晚上都有点时间,明天晚上我们聊一聊上周你过不去的坎吧。”

  

  -9-

  周六上午十点,黎昕结束出差回来,到家的时候发现周六从来是不到午饭时间不醒的男孩已经在客厅的沙发上窝着看文献了。沈晗昱从没觉得周五晚上到周六晚上这20来个小时这么难熬,看到姐姐回来觉得更难了,未知总是让人控制不住脑补。

  晚上吃完饭后坐在书房的榻榻米垫上,沈晗昱才觉得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终于快结束了。还是早死早超生来的痛快。

  “我这周认真地想了想,两年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因为面试失败放弃找工作求我一顿打后转向考研升学,两年后还是因为面试失败又蹲在我腿边求我打,不管是以前咱俩阴差阳错确定的管教关系,还是现在的恋人关系,我好像只告诉过你困难需要面对,不能逃避,但在怎么面对的时候从来没有伸过手,所以那天哭成那样跟我说,你还是过不去那个坎的时候,我觉得是我的放任才让问题这么久才爆发出来。”

  “姐,不是的,是我的错,我太脆弱了……”沈晗昱没想到黎昕会这么说。

  “那你愿意一起努力嘛,姐姐和你一起。我一直不希望你将SPANK当成逃避的手段,这次的事你也应该明白了,没解决的问题偷偷藏起来欺骗自己未来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所以虽然我会用些非常规的手段,但我也同样的希望你真的懂了直接面对的重要,我会在后面监督你,但你也要自己往前迈出去。

  “我现在教你迈出来的第一步,分析原因。”黎昕将桌上的一本厚厚的活页本翻开,推向沈晗昱。“呐,这是给你准备的,回去想想你自己哪些地方欠缺导致的这次的挫折,是哪些条件制约了你的付出。”

  沈晗昱傻傻得看着黎昕,直到右手背被拍了一下才清醒过来,“姐……”出声的时候鼻音开始加重,“我……”

  “好了,以后有你哭的,洗澡去,今晚要和我一起睡嘛?”

  “真的嘛,我现在就去洗香香给你暖床去。”话音还没落,沈晗昱就抱着本子回房拿衣服去了,毕竟能和姐姐一起睡觉的机会不多,要好好珍惜。

  看着眼前欢快的背影,黎昕想,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呢?这个小麻烦精。

      -10-

  昨晚甜甜的一起睡觉果然是姐姐提前发的甜枣,只穿着上衣和一条四角内||裤在书房罚做平板支撑的沈晗昱想。

  黎昕既然决定要插手沈晗昱这个龟缩的性格,就不是只说说而已,刚好最近项目只差收尾,不用长时间留公司加班,沈晗昱的考试周也还有一段时间,趁着都有时间就早点开始。

  吃过早午饭休息一会,两人又将家里收拾一番,感觉消食的差不多了,沈晗昱就被黎昕叫进了书房。

  “站过去吧,平板支撑,我问你答。”黎昕交代完就去准备这次用到的小工具。

  沈晗昱看了黎昕一会,就转身往他的“健身区”走去,用标准的平板支撑姿势趴下。其实昨晚听完黎昕说的话之后他就知道黎昕认真起来他的好日子可能到头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许久没锻炼了,大概撑到两分钟的时候就有点没力气了,沈晗昱看黎昕还在忙,就稍稍把膝盖放下来撑着休息一会,休息好了又继续做平板支撑。

  “歇了几次了?”黎昕将一把紫檀木的戒尺放在沈晗昱的腰上,盘腿坐在沈晗昱身侧。“才十分钟就坚持不住了?”

  “歇了四次,很久没锻炼了,有点受不住。”才十分钟,沈晗昱觉得自己的腰快断了,今天还不知道会有几个十分钟。

  “那就二十下吧,我新买的紫檀木戒尺,试试手||感。”

  “……嗯。”

  “一句话描述一下上周面试的情况,注意尺子不能掉下来啊。”黎昕将腿边的本子和笔拿起来准备记录,她坐的沈晗昱大||腿侧,沈晗昱看不到她。

  “我那天进去面试,面试关问了我几个结构化的题,我之前有看到类似的……但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很紧张有点与无论次,后面又考了我一个简单的迭代算法,我很久没做这种题了……一上来只觉得眼熟就凭感觉瞎写,出了面试的房间就想起来题写错了。”平板支撑做起来很累,更不要说还要保持平衡和回答问题。中间撑不住歇一会的时候没控制好力度尺子翻了一趟车。

  黎昕这回将尺子放到沈晗昱的大||腿上,问:“那你觉得是什么让你觉得受挫折呢?”

  “……上一次的面试我觉得是后悔,后悔没准备好很心虚,这一次可能是准备了但都没有发挥出来,很自责吧。”腿开始打颤,话还没说完,沈晗昱就撑不住整个人趴下了。

  “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在学校的日子忙的日常的锻炼都没时间了嘛?”黎昕捡起又掉下来的尺子抬手就抽上沈晗昱的臀||腿交界处,33cm长的尺子握起来长度适中,手||感很好,这一下用了七分的力气,对不耐痛的沈晗昱来讲差不多就九成的痛感了,加之又落在了臀||腿这个位置,“啪”一声下去,沈晗昱身子紧紧缩了起来,随即闷||哼一声,想来黑色的裤子包裹下应该有一道不浅不深的红色。

  “还撑得起来不?”

  “姐,能不能换个姿势,昱儿撑不住了。”沈晗昱抹了一把已经微湿的额发,试图求饶。

  黎昕抬手又是一下,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力度,换个姿势抽起来怎么这么省力呢。

  “不用问了,继续撑着。最后一个问题,语无伦次、说话不过脑、做事不思考,这些都是老||毛病了,发现问题有没有试图努力一点点去改变?”

  “……”沈晗昱颤拖着算到不行的腰继续撑着,最后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回答,他想过很久很久要去改变,但从始至终都没有迈出去过,只是每一次被推出去放在那个位置,运气好一点就勉勉强强过了,运气差一点就继续被打击。

  看着宁肯闷头死撑不说话的沈晗昱,黎昕就来气,甩手又是两下敲上去.

  “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不吭声是什么意思?有这么难回答嘛,这么点现实都不敢出口不能面对吗!

  “……”

  “不说话,我就抽到你说为止,我看看是你能忍还是我的尺子硬。”黎昕说道做到,见沈晗昱还是不吭声反手就是一下拍上去,还是臀||腿的位置,这一下用了十分的力,布料被扫下的风带着掀起又随着尺子击打陷入肉里。

  打到第十下的时候,沈晗昱带着哭腔终于出声了,“姐,好痛,昱儿受不住了……对不起,我错了,我说……我我我想过……要去改变,但不知道该怎么弄,就一直拖拖到了现在……饶了我,我错了……”

  “嘴上知道有什么用,你哪次改了。行了,起来吧,去拿个垫子,裤子脱了,跪墙边去。”黎昕收起手里的本子和尺子,站起身往墙那边走去。

  放好本子和笔的黎昕看到沈晗昱从地上爬上了,去架子上拿垫子,跪好后伸手拉了几下裤子都没拉下来,出声提醒道:“还要我帮你脱嘛?”

  沈晗昱咬咬牙,闭着眼睛心一狠终于把裤子拉下来,夏天的裤子都很薄,刚刚抽上去的十几下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臀||腿的位置,深红带着一点点尺子的楞印。

  “没撑住六次,尺子掉了两次,四十下,怕你撑不住,跪好扶着墙。

  “我很少动手打你,动手了绝对够你受的,我不喜欢圈子里的管教,那不是惩罚,是在玩角色扮演。

  “自己报数,不许喊疼,不许求饶,好好感受一下,下次再闷不出声,我就用口塞把你嘴塞起来,灌满下面的小||肛||塞塞起来。”

  黎昕怕沈晗昱受不住,只用了八分的力,五下一组,前四组抽在左||臀,后四组抽在后臀。

  “四十。”最后一下打完,沈晗昱两个小屁||股都变得通红,颜色非常好看。小哭包额头已经汗湿||了,两眼也通红,中间受不住又怕自己躲死劲趴着墙,虽然嘴硬得让人生气,但挨打时隐忍的小模样也很讨喜了。

  “姐姐,我挨完了,你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会改的。”

  黎昕把浑身汗津津的沈晗昱捞起来,抱着这个一米七八的大男孩,伸手揉了揉肉肉挺翘的小屁||股。安慰道:“好了,结束了,乖!姐姐带你洗个澡,晚上给你擦擦药油。都过去了,姐姐相信你会慢慢打败挫折的。”

  

  完。

 

推荐文章
评论(9)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