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我从遥远的地方来看你
信号SIGNAL 2016-12-23

旅行者1号是已知世界里走得最远的摄影师。

1990年的情人节,旅行者1号给地球拍了一张照片。那时它距离地球64亿公里。照片里的地球大小约0.12像素。你的手机屏可以显示200万像素。

那是旅行者1号最后一次回望地球。旅行者1号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研制的无人空间探测器,1977年从地球出发,主要任务是探测木星与火星,以及独自飞行,不停飞,飞出太阳系。永不返航。

2015年,有科学家通过曲折的办法论证出它已离开太阳系。约从2017年起我们将无法接受它的信号。2025年,它所携带的两块核电池预计无法再支持任何一项电子仪器工作。它会继续飞向银河系的中心,到达下一个恒星系需要4万年。

作为一名摄影师,旅行者1号走得太远了,甚至比那些死去的摄影师走得还要远。1980年就有人建议命令旅行者1号给地球拍照。这项命令10年后才被执行。NASA 担心旅行者1号回头时,镜头的元件被太阳烧坏。这是摄影比爱与恨都要残酷的地方。你只能拍你见到的。

1990年2月14日,旅行者1号为地球拍下最后一批照片。之后 NASA 关掉了它的相机。那时它距离地球64亿公里。

我们是一群来自中国的摄影师。我们有时聚拢,大多数时候星散在遥远的地方。我们在闹市和荒原里拍下所见,发出信号,等待着升空,等待被拾起,被发现,等待着回应两颊冰凉的旅人说出的问路般的只言片语,等待着如远街的火把那样温暖你的眼睛。

就像旅行者1号的最后一次回望,当你见到我的照片,你知道,我已从遥远的地方来看你。

在我夜以继日的旅途里,你是迎面而来的风。

信号「SIGNAL」是一个纪实摄影师联盟。

这是信号的第1次更新。

信号的11位成员回顾各自的2016年。

并向你致意。

阿帆,图片编辑

柏林布满了昔日敌人修建的胜利遗迹。柏林既没有避讳历史,也没有招摇他们的不避讳。女孩唱起不熟悉的古老歌谣,宣告远去的胜利,也宣告胜利的远去。




2016年5月,柏林

Cocu 刘辰,产品设计师





2016年9月-10月,旧金山

 韩冲,电视记者



2016年,北京,杭州,大理


 阔夫塔,多媒体人

我怀揣手机,把光投向与我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2016年开罗,柏林,香港,布列塔尼,维也纳

 李亚楠,自由摄影师《青年穆斯林》





2016年6月大理

Max Lee, 摄影记者

2016年,作为摄影记者的我工作之余很少拿起相机。这一年,我一直在寻找摄影的理由,希望在2017年能够找到答案。





2016年9月纽约



孙一冰(Oneice),自由摄影师

眼神既信号,每个眼神下面都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6年9月高加索地区



远方,自由摄影师

2016年8月,我在中国新疆塔什库尔干县拍摄塔吉克族居民。





2016年8月,中国塔什库尔干县



Yuyang, 自由摄影师《漂在西非》

当我随着渔船驶往大西洋的时候,一阵阵湿润而又带有腥味的海风袭来,吹过码头外的防潮堤,然后将奴隶岛也吹到脑后。奴隶岛作为几百年前黑奴贸易的中转站,将非洲大陆一批又一批的黑奴从这儿运往欧洲和北美,然后与这片大地永不再见。我靠着甲板上的围栏低下头,船边翻滚着的墨绿色的浪,浪又紧接着激起另一片浪,将进入雨季的塞内加尔渐渐地埋入海底。

塞内加尔,这个在非洲大陆最西端的国家,似乎天生就应该是被真主恩赐的地方。这个盛产花生、磷酸盐矿和海鱼的国度,也成为了中国人走向非洲大陆,走向海洋的一个新据点。





2016年7月,大西洋几内亚比绍海域

支支,自由摄影师

阿拉依克站在离鬼城 Agdam 不远的公路边,低头抽着烟,面朝亚美尼亚的方向,那片土地对于所有留在纳卡,笃信基督教的人来说,才是真正的故乡。从1988年卡拉巴赫要求脱离阿塞拜疆重新归入亚美尼亚共和国以来,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已让无数人为之付出生命。阿拉依克自豪地向我们展示着他的民兵证,只要发生战争,他将义无反顾地冲向前线。一路上,阿拉依克使用最多的象声词就是“嘟嘟嘟”、“砰砰砰”,那是来自武器的声音。在他的手臂上,有一处纹身,四道竖杠中间写着一个大写A。他说两旁的竖道分别代表父母和兄弟姐妹,中间则是他自己。他称呼爸爸妈妈时的语气,像极了一个渴望得到保护的孩子。





2016年10月,高加索地区



朱英豪,自由摄影师、写作者

在多尼戈尔,棉花分两种,一种是单铃棉,另一种是多铃棉……”。

2016年,自认没拍到摄影意义上特别有意思的照片,但邂逅了几个有意思的人,说这话的马丁就是其中之一。

都柏林人马丁是植物学博士和考古专家,也是我在爱尔兰西北部旅行时的导游。毕业于圣三一学院和皇后大学的他,不但熟读乔伊斯贝克特科宾,而且还对祖上传下来的一本奇书了如指掌。这本叫做《华东鸟类手册》的书,其作者是马丁的外曾祖父拉都胥先生,一个曾经在清朝晚期中国海关任职的大英帝国官员。在华期间,这位海关洋大人不务正业,借工作机会遍访中国大江南北,收集了无数的珍禽异鸟标本。这些标本回国后被纳入大英博物馆馆藏,并编制成书,在欧洲学术界引起轰动。一路上,马丁给我讲他能记起来的家族往事,但我表示并不过瘾。回国之后,我给马丁写信,告诉他我的发现:那本书扉页上与他外曾祖父合影的福建猎人,在他外曾祖父的教导下机缘巧合成了中国第一代标本剥制师,即如今中国博物馆界赫赫有名的标本唐家。多日后,马丁给我回信:“经过再三询问,我妈妈对祖父的中国记忆的确已经模糊,但对他从中国带回来的金刚鹦鹉却有着鲜活的回忆,因为它活得比他还长很多。”

2016年6月,爱尔兰西北部

摄影师按姓氏首字母排

本期编辑:阔夫塔 阿帆

概念视频剪辑:阔夫塔

本期题图:Yuyang

 刊首语作者:阿帆

联系邮箱:signal2016@qq.com

图虫网/豆瓣:信号SIGNAL

Instagram: signal_photo

Facebook: signal photos

信号PHOTO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推荐文章
评论(5)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