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后来的后来(2)

       上一个案子耗费了古静的太多精力,虽然古静没喊累,但心疼下属的张队都看在眼里,强制给古静放了两天假。奈何世道不太平,古静刚在家休息了一天,约莫晚上九点,突然有个案子,身为副队长的古静随即被紧急召回。

“现在是什么情况?”古静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

       电话那边的张队在清理围观人员,现场闹哄哄的通过话筒传到古静的耳朵里,让原本喜静的她下意识皱起了眉头。“酒吧角落发现尸体,周围群众太多,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尽快到现场来,建干路118号夜来香酒吧。”

“是!”古静挂了电话,立刻拦了一辆出租车往目的地。

      在家修整的唐一修接到消息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接尚未配车的古静一起去现场,着急忙慌中忘了通知古静一声,结果就是自己刚到古静家附近,就远远地看到马路对面的古静坐出租车走了。Shit!唐一修郁闷地敲了一下方向盘,连忙启动车子跟上。(一修哥默默腹谤,唉,先下手为强真是真理)

“喂,一修哥,你咋还不到,张队催人呢,你家离这酒吧挺近的呀?”张队严肃的样子让汪子成多少有点犯怵,急忙电话催促唐一修。

       接不到人的唐一修正郁闷着,听到汪子成的催促更加不耐烦了:“行了行了别催了,我马上到了,挂了。”

       汪子成还在排查现场,跟王博胜抱怨:“你说这唐一修,明明就在局里赶过来就是了,还非得去接古静姐,绕那么大一圈,直接来都能开始查案子了,你说他这人,明明在乎得不行……唉,古静姐,你到了,唐一修呢?”看到古静一个人到现场,汪子成疑惑了。

“对啊,一修哥呢?”王博胜也好奇。

       古静带着一脸他在哪我怎么知道的表情看着这两人,“唐一修还没来吗?我没见着他呀......”

“他不是接你去了吗,还说怕你晕车…”汪子成还没说完,就被匆匆赶来的唐一修打断了,“我来了,现在什么情况?”说完唐一修看向古静,想从古静这了解一下案件大概。

古静转向汪子成。“我也刚到,子成你说。”

     汪子成点点头,把手上调查到的现场情况报告递给唐一修,“死者女性,叫黄梦婷,随身证件显示未成年,死亡时间将近12个小时,发现尸体的地点是酒吧左侧最尽头的角落,报案人是酒吧的一位男性顾客。根据他的说法当时他正在离舞台最近的吧台点酒,正好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但是舞台太吵,他就想走到一个隐蔽一点、声音小点角落去接,结果就发现了被害人的尸体。目前尸体已经送去尸检,我们得等尸体报告出来才能知道具体死亡情况。陆小鸥已经根据随身证件已经联系了被害人家属。因为是酒吧营业时间发现的尸体,顾客很多而且引起了不小的恐慌,现场已经被围观群众破坏了。”

    “未成年?”唐一修翻到证件照片看了一眼,有点吃惊,“现在这些酒吧的管理都这么有水份的吗,未成年也给进,怪不得出了这么大的事!”

    “开始吧,分头行动,汪子成、王博胜你们俩去询问酒吧工作人员,现场勘查交给我们。”古静略微思考了一下,开始分配人员,说完看向唐一修意在征求唐一修的意见,唐一修点点头同意了古静的安排。多年的默契让俩人不用太多的言语交流,仅仅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开始勘查现场。

       三十分钟后,各自调查完毕,围观群众已被清理完,现场所有信息也提取完毕,辅警封锁现场之后,刑侦队员回到警局开始汇集线索。

       古静:“现场足迹模糊错乱,提取不到有用的线索;死者死亡的时间酒吧未营业,现场所有能提取的指纹样本已经提取,具体报告需要等痕检科的结果;现场有拖动的痕迹,不排除他杀的可能,这里很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唐一修:“案发的角落是一个卡座,不是包厢,这个位置距吧台、舞台都是最远的,是视觉盲区,无论是舞台还是吧台基本都看不到,一般人不会选择这样的座位。大概只有清洁工会去那个位置,清洁工清理完之后那个地方就成了无人问津的死角,因此尸体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汪子成:“死亡时间是上午九点左右,按照酒吧营业时间这个点已经打烊了,并且服务员也已经下班。酒吧打扫的时间是上午7:00——9:00,服务员在打扫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异常。死者四周没有发现餐具和食物的残留,说明死者很有可能不是来这里消费,但不排除凶手已经处理现场的可能。但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可能性也极小。”

       王博胜:“现在还在酒吧上班的工作人员说并不认识这个女孩,也没见过她来这里消费,有两位休假的工作人员目前还没有联系上。小鸥已经接到电话,死者家属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唐一修:“现在我们先去见一下家属。”

“是。”

警局接待室——“我是婷婷的妈妈,我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早上它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出于对女儿的爱,这位母亲已经潸然泪下,急于知道事情真相。

古静:“目前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不能过早下结论。找您过来是想知道一些关于黄梦婷的基本情况,她平时是和你生活在一起吗?”

“对,我跟她爸五年前离异了,婷婷自愿跟的我,五年来都是我们母女一起生活。她在南奥一中上学,是走读生。”

汪子成:“今天是周末,并没有上课,她有跟您说过今天出门干什么吗?”

“我们家经济条件一般,她周末早上九点会到同学家给同学的弟弟做家教,是她的同班同学的弟弟,补习数学。补习完后会在同学家写作业到下午才回家。今天早上她跟往常一样出门,我以为她是去做家教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黄母说到这,掩面哭泣不止,情绪崩溃。

家教?酒吧?这两个词完全联系不上呀。古静跟唐一修对视了一眼,唐一修接着问到:“您知道她做家教的这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吗?”

“叫苏媚,家在杨湖小区8栋,具体哪一号房我记不清了。”

       柯佳明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黄母说的位置,杨湖小区离建干路118号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唐一修和古静看着这个结果,心里有太多的疑问。陆小鸥安慰着黄母,唐一修看着黄母的情绪不好,再问下去也问不出线索。古静和唐一修离开接待室,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

      “尸检报告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阿姨的情绪不好,对她来说这件事情的打击太大了”。古静索性建议让黄母回去休息了。

       唐一修也是这个想法,“是啊,血浓于水,老年失独的滋味儿太难受了。”唐一修透过门上的玻璃隔板看了看接待室里面,开门走了进去,“阿姨,您先回去休息一下,您女儿的案子我们会尽全力调查的,如果您想起什么线索,随时联系我。调查有进展我们也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黄母站了起来,向唐一修表示感谢,“好,谢谢你们,我什么时候可以带女儿回家?”

古静回答到:“我们的法医还在对您的女儿做最后的检查,检查完了会通知您过来见她的。”

“好的,我明白了。”黄母说完步履蹒跚地离开了警局,一群人目送着她,脸色凝重。


凌晨一点,法医办公室——

     “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腰后方出现一块圆形电流斑,心脏有短暂抽搐骤停现象,是典型的触电休克,因为没有及时抢救,所以致死。死亡时间确定为12小时。”夏法医简单地总结了尸检结果。

“电流斑?”唐一修有点疑惑。

     “电流斑是在电流出入口皮肤上,由于电流热(120℃以下)的作用所形成的典型性烧伤,又叫电流标记。典型电流斑为直径为6~8mm的圆形或椭圆形白色、灰白色斑块,状似火出口,边缘隆凸,央中凹陷,斑痕质硬而干燥。电流斑是电击死伤的特异性征象,但它通常发生在电极与人体接触面较小的情况下。在电极接触面较大的情况下,则不易形成电流斑。”

      古静浏览一遍尸检报告,提出了问题:“那么能够在皮肤上形成这种电流斑并且能导致休克的电伏有多大?”

“按照人体的导电程度,电伏应该跟家用电伏差不多,也就是220V。”夏法医思考了一下,答道,“但对于未成年来说,这个值会更低。”

“好的,辛苦了夏法医。”

“更辛苦的事情还在后面要你们去做呢,尸检全部结束,家属可以认领遗体了。”

唐一修点点头,“嗯,可以通知黄母了,谢谢夏法医。”


       凌晨一点半,警局办公室内,所有线索一一罗列,案件进入侦查讨论阶段。

“这死亡原因知道了,但是作案工具又没出现,真是让人头大。”汪子成懊恼地看着手中的报告。

    “相对作案工具,我更好奇的是本应该去做家教的黄梦婷为什么会出现在夜来香酒吧这个地方,这与她原本的目的地完全没有任何联系,而且距离也不近。按照我们调查的人际关系来看,黄梦婷的日常生活和酒吧完全不相干。”古静提出来自己的疑问。

唐一修嘴欠接话:“咳,谁没有个叛逆期呀,想图个新鲜感,没想到命归黄泉了。”

      古静无语了一下反驳道:“如果单纯是为了满足好奇心,那她为什么不选择酒吧营业时间去而是选择打烊了之后才去呢,打烊之后的酒吧跟餐厅没什么不同,而且没有任何可以消费的项目,她去那里又能干什么呢?”

    “因为家教严呗,你想啊一个花季少女家长肯定不让晚上出门,就跟我们小时候家长不让去网吧我们偷偷去是一样的道理。”唐一修继续说着自己那套完全不切实际的猜想,说得古静想翻白眼。

(一修哥啊,小编严重怀疑你那些进修课程的成绩都是作弊出来的吧。)

     “唉唉唉,我打断一下啊,我觉得小古说得很有道理,你小子能不能别这么随便猜测,虽然这么说也符合一般逻辑,但是这是严肃的案件,能不能严肃点思考,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不靠谱啊,就会投机取巧,我看你这进修是白去了。”张队听不下去了,这小子真没个正经,胡诌乱扯都能安成作案动机。

“唉,我…”

“你什么你,小古,继续,别管他。”

       古静听着张队恨铁不成钢的训斥,表面揶揄了一下,随即严肃起来接着自己思考的方向说道:“我询问过酒吧的工作人员,在非营业时间内,虽然不是全封闭状态,但是一般的客人也不可能被允许随便出入,所以我推断,能让黄梦婷进去的,是认识她的人。”

     “静姐,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放她进去的,而且这个人肯定是酒吧里面的人?”汪子成听明白了古静的推断,顺着古静的推断接着往下思考。

    “故意不故意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但是这个人肯定跟黄梦婷有某种联系,还让黄梦婷对他有一定程度的信任,而且这个人跟酒吧也有某种联系,能清楚酒吧的一切信息。如果不是清楚这些信息的话,他不可能在非营业时间点顺利带一个未成年人出入酒吧,而且还在案件发生之后将尸体拖动隐藏。”

       听古静这么一说,唐一修也想到了一点,“也有可能是她进去找人的,这个人就是酒吧里面的人,并且是那个时间段能够出现的人。”

“对。”古静也是这么想的。

      王博胜翻了一下初步现场调查结果:“平常酒吧打烊之后,里面的工作人员只剩下两名清洁阿姨和一名安保人员,只有节假日的时候酒吧会请兼职生过来帮忙,案发时间是周末并非节假日,所以在这个时间段会在酒吧出现的只有三个人。”

       张队听完之后,赞同地说到:“这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小古的分析和推断都符合所有逻辑,值得深入考证。”

    “现在这些线索越来越多了,而且还很清晰,我怎么觉得离破案不久了呢。”汪子成开始兴奋起来,不知道这个兴奋是不是有点早。

“线索越多说明案件越复杂,所有的侦查工作必须对线索进行考证,务必解决所有疑问,还死者一个说法。”张队严肃地下达命令。

“是!”侦查小组异口同声。

张队看了看时间,“很晚了,大家先休息一下,保存体力脑力,明天再继续侦查工作。”

       大伙儿都散了,各自找地方歇息去了。但古静根本没有打算回去休息,她的老毛病又犯了,一旦进入案件的思考状态,她就无法静下来休息,脑子里都是线索,就算躺在床上也一样睡不着。除非案件水落石出,她才有静下来休息的可能。唐一修看着她没有休息的意思,担心她身体受不了。

“古静,别看了,休息一下,喝点奶。”唐一修递过一杯温牛奶。

“喔,谢谢,我不累,你先休息吧。”古静结果牛奶放在一边,没有休息的打算。

     “你逞什么能呀,这案子信息没调查完整,你再看下去也不会有结论,听话,去休息一下。”唐一修有点着急,开口的语气带着微怒还有些许无奈,气她不好好照顾自己。

古静坚持不休息,“我今天本来就休息了一天了,现在不累。”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呀!你说你万一熬个好歹,你让我咋办!”关心则乱,没过脑子就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话刚说出口,唐一修就后悔了,话说得这么直白不会吓到她吧。古静也楞了一下,没想到唐一修这么在乎自己,很久没有听到唐一修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一时间很不适应。(一修哥实力委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在乎你了,你怎么能忽视我这赤裸裸的爱呢?)

    “那个…...”唐一修摸了摸鼻子,试图忘掉刚才的尴尬,“总之你要赶紧休息,电脑不许看了。”唐一修霸道地关了古静的电脑,拉着她的手往休息室走去。“你在这休息吧,我在隔壁屋,有事可以叫我,一定好好休息,不准熬夜看案子。”说完唐一修又想起了古静一贯的“阳奉阴违”,又补了一句,“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好好休息,我就给你放长假,以后你都别想跟案子了。”

“嗯。”古静知道自己拗不过他,答应下来。

      其实古静明白,如果自己真的不去休息,就算唐一修强制执行也是无用的。虽然躺着睡不着,但是如果这样能让他安心一点,也罢,睡不着就闭目养神吧,省得让他总是皱着眉头看自己。那些呼之欲出的担心,还有关心则乱的批评,古静想,也许自己最期待的日子,就是有一个人可以随时随地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与自己有关的紧张吧。

休息室外的唐一修看着紧闭的房门,漏出了浅浅的酒窝:古静,晚安。

本章完


题外话

案件是编的,中间涉及到的那些专业名词也是百度的,正确率不高,欢迎捉虫。

大家可以点梗,虽然我写的烂,但我会努力写。

更新时间不定,毕竟是旧文,没太多新意,感谢大家支持,完结后会整理成文档。

 

推荐文章
评论(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