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后来的后来(3)

       一大早,侦查小组为加快进度,分头出发调查案情。古静和唐一修出发去苏媚家了解关于黄梦婷的情况,汪子成和王博胜去酒吧询问案发时酒吧内的工作人员,柯佳明正在研究如何破解黄梦婷手机,希望在手机里找到一些线索,陆小鸥去了黄梦婷的学校。(唐丝儿心里得意,嘿嘿,闭眼前睁眼后见到老婆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又可以跟媳妇儿一起单独上班了)

(小编:难道二人世界不是应该甜蜜的约会吗?)

     “不晕吧?路上车有点多。”苏媚家住在南奥市二环,早上上班高峰期车流有点大,主干道红绿灯又密集,车子只能被迫走走停停,唐一修已经尽可能地减轻车子的震感。

     “噢,没关系,不晕。”古静还在想着案子,昨晚后半夜休息恢复了部分精力,现在注意力没放在路上,自然没什么感觉,很久没听到唐一修这样问了,一时间也有点不适应。其实古静的超忆症被控制之后,对震动带来的眩晕没有这么敏感了,而且最近半年来出现场的次数多了,习惯了这种车速,晕车的次数也少了,只要不是特别陡的路段都没什么感觉。

     “那就好。对了,我刚才抽空看了一下导航,这苏媚家在二环路,而黄梦婷的家在城郊交接处,酒吧却在市中心,你说她是怎么会去那么远的地方呢,按时间推算,她肯定来不及去做家教。”安静的车厢有点沉闷,想起刚刚发现的细节,唐一修索性聊起了案件。

古静低头沉思,“这不好说,黄梦婷的行径是反常了点,但还不足够作为依据,我们不好下推断。现在只能先问苏媚,看她会不会知道点什么。”

“没错,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苏媚家——叮咚!
     “ 好,我们是南奥市公安刑警队的,有事情需要向你们了解情况,希望能配合一下。”门开的时候,古静和唐一修同步出示了证件。

       开门的人是苏媚,见到是警察时还错楞了一下,屋里面的一个女人听到声音急忙跑出来查看,随即女人开了铁门请俩人进来。“警察姐姐、哥哥请座,”苏媚礼貌地倒了两杯水放到两人面前,这才开始介绍自己家的情况:“我爸妈出门工作去了,弟弟去上课外培训班了,家里就剩我和李阿姨。李阿姨就是刚才开门的那位,是我们家的保洁阿姨。”

唐一修有点诧异:“周末还上班?”

     “也不是,我爸妈都是做家具批发的,没有规定休息日,一般白天她们都会去跑业务。”苏媚回答问题挺温婉大方。

唐一修点点头。古静问到:“我们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些关于黄梦婷的情况。黄梦婷是你同班同学对吗?”

     “对啊,她还是我弟弟的小家教老师呢,她数理化成绩特棒。她出什么事情了吗?姐姐为什么要问她的情况?”说到自己的同班同学,苏媚还有点小骄傲,她还不知道黄梦婷的死,听到要问的是她,还有点云里雾里。

古静跟唐一修对视一眼,唐一修直接了当地说:“她昨天早上在夜来香酒吧触电身亡了。”

       苏媚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激动得站了起来,“什么?婷子死了?怎么会这样!我什么也不知道呀!”说完苏媚站在俩人面前,身体微微发抖。

       这样的反应有些过了,但是对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来说,这样的消息确实很意外,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古静想。“你先别激动,也别害怕,我们不是说你跟这个案子有什么牵扯。你先坐下来跟我们说说她的一些情况吧。她昨天没来给你弟弟补习提前通知你了吗?”

   “昨天早上她给我发微信,说她要晚一点过来,她要做清洁,当时我还没睡醒。过了一个小时之后我才睡醒,刚想回复她,她又给我发消息说上午不过来了,明天再给我弟弟补课,让我跟我爸妈请个假。我问她是不是很忙,她说嗯,我也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也担心打扰到她,也就没有继续聊了。对了,我可以给你们看聊天记录。”说着苏媚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你们一般约定的时间是几点?”聊天记录确实如苏媚所说,没有什么异常的,唐一修又问。

“都是周末上午十点开始,她家离这里还有点远,有时候会迟到一会儿,我们都理解,也不催她。”

       上午十点?唐一修跟古静疑惑地看了一眼对方,显然都想到了黄母昨天说的是上午九点,信息不符合。古静继续问:“她有没有跟你提到过她平时会去哪些地方?或者因为好奇想去什么地方玩一下,比如酒吧之类的地方。”

     “怎么可能,婷子这么保守听话的人,有时候我约她去看电影她都会拒绝,她妈妈不让她去的地方她都不会去的。而且婷子家庭条件不太好,平时很节俭,那种消费高的地方她从来不舍得进去。”苏媚立刻否认了古静的问题,她认识的黄梦婷从来都中规中矩,安分守己,不会叛逆。

“那她在学校还有什么玩得好的朋友吗?”

       苏媚想了想,“除了我之外她在班上也没跟其他同学接触太多,平时放学因为家远也是早早就离开学校一个人回家的。不过她还是学生会干部,可能跟学生会的同学接触的可能多一点,但我不参与学生会,所以我不知道。”

       基本信息都差不多问完了,唐一修跟古静准备去跟汪子成他们汇合。唐一修站起来告辞:“我们已经大概了解了情况,谢谢你的配合,如果你知道别的情况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如果有需要也会在联系你。”

“好,我知道了。”


        从苏媚家出来,古静就陷入了沉默,一看就是在思考案子。唐一修转头看着她,伸手拿了一罐饮料拧开递过去,好奇道:“古静,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古静接过饮料,并没有喝,而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发现:“我在想,苏媚看起来并不像说谎,而且她没必要故意隐瞒这个细节。如果苏媚没有说谎,那么黄梦婷为什么会告诉自己的母亲补习时间是上午九点呢?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她会用来做什么呢?”

       唐一修也有这样的疑惑:“我也想到了,一个乖巧听话的三好学生,故意为周末出门撒谎预留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不营业的酒吧溜达,这怎么说得过去啊?!而且按照苏媚说的情况。她是不会去酒吧这种地方的,那她怎么会在酒吧身亡呢?”

     “还有,她跟苏媚的最后一条聊天记录跟她死亡的时间相差不多,说明这个时候的她还没有遇上危险。因为如果她遇到了危险,她完全可以通过微信向苏媚求救。那又是因为什么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没有求救就身亡了呢?”古静又提出了一出疑点。

唐一修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点:“哎,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苏媚说她做清洁,会不会与酒吧清洁工人有关?”

“确实有可能,那我们赶紧回警局与子成他们汇合吧。”

“走。”唐一修点点头,打开车门准备启动车子回警局。


警局办公室内——

“古静姐,一修哥,你们回来了。”王博胜正在跟汪子成整理调查到的所有信息。陆小鸥正在看着柯佳明破解出来的手机里面的信息。

“嗯,说说你们调查的情况。”古静跟唐一修也加入了信息的整理与讨论。

     “案发当天,酒吧的两个清洁工是刘阿姨和余阿姨,刘阿姨当时在清理洗手间,余阿姨清理吧台,那个角落的位置是视觉盲区二人都没有注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们每天七点半上班,做清洁的顺序都是接待大厅再到各自分管的内部工作区域,这样可以早点消毒,早点散味,确保晚上营业的时候酒吧空气恢复正常,所以这个顺序是雷打不动的。这两个清洁工的进度大概是八点半就清理完接待大厅,黄梦婷死亡的时候她们已经做完了大厅的清洁,所以她们没有发现尸体。安保人员是这个叫吴沂的人,他当时在检查酒吧后厨区域的消防系统,也没有注意到案发角落的情况,距离较远并且隔着墙面,所以什么动静也没听到。酒吧门口的摄像头形同虚设,白天根本没开,晚上会假装开那么一下,酒吧内部更是根本没装摄像头。所以黄梦婷怎么进入的酒吧完全没有任何记录,根本无从查起。”汪子成开始简述调查结果。

       王博胜接着说到:“我们问了老板这三个人的情况,吴沂,男,49岁,两年前丧偶,有两个儿子,一个也在酒吧做驻唱歌手,叫吴勇。另一个跟黄梦婷一个学校,是她的学长,叫吴胜,比她大一届。两个清洁阿姨的丈夫跟儿子的资料也查到了,但是跟酒吧没有关联。酒吧经理叫陈冉,他会在每天下午六点到酒店,准备营业的事宜,其他时间都不会出现。”

       唐一修听完之后,开始说他跟古静了解到的情况。“据了解,黄梦婷是个乖乖女,成绩优异,是学生会干部。除了做苏媚的家教之外课余时间都在家,不会去酒吧这种地方。但是她做家教的时间跟黄母说的有差异,黄母说九点,而苏媚说十点。”

       陆小鸥也很赞同唐一修的说法,她在学校查到的信息也大概就是这样。“黄梦婷这个女孩的性格跟人品都是同学们非常喜欢的,虽然她经常独来独往,但是同学们对她的印象都很好。我也问过学生会的老师,她说黄梦婷一直是好学生,但家庭情况确实不好,之前有校内勤工俭学的机会,她非常积极地申请,当时都快通过了,又因为晚上回家太晚母亲不同意而放弃了。”

       柯佳明放出了黄梦婷社交账号的图片,上面的生活轨迹除了日常分享的作业,也没有其他消息,但她之前有给一些同城的兼职招聘信息点赞。

       接着古静说了根据所有自己在时间上的推论。“我搜索了一下黄梦婷家到苏媚家的路线,按照自行车的速度,最短的时间是二十五分钟。如果她是九点钟离开家去做家教,那么她就不可能迟到,并且还会提前半个小时。但是她死亡的时间刚好是九点,说明她是在九点之前出的门,那么黄母说的九点可能就是黄梦婷跟她说的时间,如果苏媚没有说谎,那么就是黄梦婷对黄母说了谎。”

       汪子成听得一脸懵,“我打断一下,静姐,为什么时间要以九点为基准呢,如果以十点为基准,那这推论就不一样了。”唐一修看着古静,眼睛里也有相同的询问。

       古静笑了笑,“因为黄母说的是黄梦婷周末上午九点去做家教。这是个模糊的概念。第一,她可能是上午九点才从家里出发去做家教;第二,她做家教的时间是九点,要在九点钟之前前出门。”

唐一修听到这,也明白了。“黄梦婷的死亡时间是九点,也就是说,她是九点前出的门。”

       古静接着说:“对。所以现在能够推断的结论是,黄梦婷九点前出门,但不是去做家教,而是去了别的地方,但她不想让黄母知道,所以她对黄母撒了谎说自己九点做家教。实际上她做家教的时间就是苏媚说的时间,上午十点。”

    “所以说每个周末黄梦婷在这一个小时多的时间里,她都计划要去别的地方,然后再到苏媚家做家教,并且这一个小时里的去向她刻意不让别人知道。”汪子成也听明白了,顺着思路往下说。

     “没错,这样的推论很有验证价值。所以现在我们要搞清楚的就是她每周这一个多小时到底要去做什么,为什么这周她要去酒吧,这很可能是破案的关键。”张队听完了大家的阐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唐一修点点头,继而想到了什么,转身笑意盈盈地看着古静,开口都是夸张的赞赏:“厉害呀古警官,这么快就能联系目前这些信息推断出来关键点了。”

        古静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捧哏的唐一修,虽然他在夸自己,但还是有种欠扁的感觉。古静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唐一修也大咧地没感觉到人家的嫌弃,还是那副贱贱的样子。

(小编:一修哥成熟稳重呢?古静姐可不喜欢油腔滑调的。)

       汪子成迷弟属性又出来了,他特别佩服古静的推论,“静姐,你太厉害了,这么小的细节你都能推论出来线索。”

“那是,古静呀可是我们警局的活体全息4D带喘气功能的复印机,我们想不到的她全都能想到。”唐一修得意地笑了出来。

(汪子成OS:???我又没夸你你得意什么???)
(唐丝儿忘我的得意忘形.jpg,我媳妇就是厉害,没错,古静就是我的骄傲)

       古静才不管唐一修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只专注于案子,快到临门一脚的时候古静也越来越严肃,她为大家鼓劲:“现在我们调查的内容越来越多,范围也越大,大家要加把劲儿,尽快找出真相。”

唐一修看了看时间,也到中午了,“先吃午饭吧,休息一下,下午接着调查。”


警局食堂——

唐一修拿了两瓶牛奶给古静加餐,古静还在想着案子的事情,唐一修叫她都没反应,一修哥不满自己被老婆忽视的感觉,郁闷地在自家老婆面前大喊了一声:“喂!”

“啊,什么?”古静被这大嗓门嚎得一机灵,差点反手就是一巴掌。

唐一修把牛奶递给她:“你还在想案子呀,想这么出神,叫你都没反应。”

“呃,不好意思,你刚说什么?”古静没接牛奶,尴尬地问了一句。

       唐一修真是被她打败了,把牛奶塞到她手里,无奈地开口:“我说你吃太少了,人这么瘦,工作强度又大,自己还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休息时间都想着案子。你呀就要多吃点,要不这身子得被你折腾垮了,喏,我给你带了两瓶奶,还温热的,赶紧喝。”

       古静拿着牛奶,看了眼饭盒里的饭菜,无语到:“也没有很少吧,我饭量就这样,多了就吃不了了,你看你不也是没比我多多少嘛。”

“什么呀,那你不看看我瘦不瘦,你再看看你自己,都成皮包骨了。”

       ……古静觉得争论这个瘦不瘦的问题有点蠢,自己本身就是吃不胖的体质,看看那边那个曾经是自己两倍体重的傻瓜。算了,不与傻瓜论短长,古静表示不跟他争论这种无聊的问题。

“吃完了记得回休息室休息一下,下午还得忙好久呢,注意身体。”唐一修离开食堂前还特地嘱咐了古静一句,生怕这人把自己累出个好歹来。

     “额……我……好。”其实面对这样暖心又热情地关心着自己的男人,要说古静不感动肯定是假的,只是古静还没有找到跟唐一修日常交流的方式。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表现自己才是对的,在爱情面前,她就像一只缩头乌龟,不敢露面,不敢张扬内心的想法。还好唐一修也不急于要她的答案,他给足了她积攒告白的勇气的时间,也给足了她适应这份温暖的空间。

(唐一修OS:古静啊,勇敢点,只要你抬起头,往前迈一步,就能看到我在等你了)

       古静握紧了手中的牛奶,转头看了唐一修走出去的背景,低头莞尔,罢了,要是自己喝了奶他能开心,那就喝呗,不撑着就行,反正长胖这件事她也没怕过。

(肉嘟嘟的小编默默流泪,扎心了!)

因为我爱的人是你,我也只会爱你,所以我等你做我的爱人

本章完


题外话

读者大大们,能指导我写个糖吗?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