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后来的后来(4)

        案件似乎到了瓶颈期,该做的筛查也做了,但是嫌疑人连个范围都没有。王博胜已经在交警部门反复看了三遍黄梦婷从家到酒吧这条路上的所有交通监控录像,仍旧一无所获。调监控的蒙警官无意间的一句话点醒了王博胜。

     “这个监控录像已经很完整了,确实没有可疑的地方,就只看这么一个监控,就算我们发现了什么,也不足以做论证呀。”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快,我们查一下最近日期、相同时间的踪迹。”王博胜突然想到了关键,兴奋地开始下一步取证。案件终于有了新的发现,王博胜兴冲冲地急忙赶回局里汇报。

      “你们看,这是上个周末,也就是4月14号,早上9:00黄梦婷从家出来之后,来到了这个小巷子。”王博胜指着监控录像上清晰的人影说到,“监控只拍到了这,后面是监控盲区,经过警员的现场勘察,这是一条夜市街,晚上这里聚集了各种烧烤小吃,但是在白天,尤其这个时间段,除了偶尔几个正在收拾的摊主之外什么人也没有。”

      “其他周末的监控录像有拍到她的行踪吗?”一段监控录像不能说明什么,也不好找突破口,古静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必须得有呀古静姐,看,这是4月7号的,同样是早上监9:00拍到黄梦婷去了这家餐厅,这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必胜客,跟刚才那段监控的小吃街在相反的方向。不过她这次进去了20分钟就出来了,并且手里还拿着这种袋子。”

唐一修看清楚了袋子的样子,“这…这不是必胜客的打包袋嘛?!”
“王博胜你继续说。”古静也点了点头,必胜客的打包袋大家都不陌生。

      “然后就是3月24号的,黄梦婷来到这个离她家还有苏媚家都远的茶餐厅,这次她几乎待了一个小时才离开。出来后没有拿任何东西,匆忙地走了,我觉得应该是赶去苏媚家做家教了。再往前日期的监控就没有拍到她了。”

古静发现了其中的细节,“这些地方都属于餐饮,包括她遇害的酒吧也是。”

       唐一修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联系,“我们得去查查这些地方,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联系,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那就分头行动吧,一人一个地点,王博胜你去吴沂家询问一下他的小儿子,调查清楚后警局会议室集合。”张队听完所有的论述,立刻下了命令。

      “唉,别,张队,你看咱们警队里这么多女生呢,一个女生独自行动多不安全啊。”唐一修听到张队的安排,立马不淡定了,开始讨好地向张队请求搭档。(这可是自己媳妇啊,怎么能一个人去呢,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古静知道唐一修关心自己,但是这话明显有贬低她能力的意思,古静瞬间不乐意了:“哎,大白天怎么不安全了,你小看谁呢?我跟小欧能力上比你差哪了?”

“不是,我没有小看你们,我就是不放心嘛。”古静生气了,唐一修立刻狗腿地解释。

       ……张队很是无语:“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里那点小心思,这里都是警察,都有基本的防范能力,而且咱们局里哪个女生比男生查了。就这样决定了,出发!”

     “是!”一众警员领命出发执行任务,唐一修被戳破心思面子有点挂不住,摸着鼻子尴尬地转身。

       陆小鸥调皮地跑到唐一修面前说:“一修哥,放心,我和古静姐都很厉害的。”说着还撞了一下古静的肩膀,古静也揶揄地看了一下唐一修。

唐一修捂脸,都怪收不住嘴,这嘴欠!


必胜客——

       唐一修来到了必胜客,出示警官证后查看当天的监控记录,唐一修找到了当天当班人员询问当天的情况。
“4月7号那天你们见过这个女孩吗?”唐一修拿出了黄梦婷的照片。
“梦婷呀,她是来找我们经理的。”服务员说到。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还有你认识她?”
“我是她邻居,那段时间她问我这边招不招兼职,正好餐厅也需要短期工,我就向经理推荐了她。”
“那天她见了你们经理?”
“是啊,还是我带她去的,你们也可以问经理。”
“所以餐厅是录用她了吗,那为什么她之后也没有入职呢?”
“经理说她是未成年,不能入职,兼职也不可以。她还挺失望的。”
“那她是来找工作的,为什么又拿着你们的打包袋呢?”
“那是她自费打包的,电脑里还有消费记录,当时我还好奇地她怎么舍得花钱了,她说是给做家教的同学打包的。么

       看来这个信息确实证实了黄梦婷来过这里消费,兼职倒是另一番收获,那黄梦婷出现其他几个地方是不是也跟兼职有关系呢?唐一修想到这,急于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想,“好的,感谢你们的配合。”

“不客气,您慢走。”


夜市街——

        古静来到了夜市街,这个时候的小摊正在做营业前的准备,客人不多,都是摊主和帮工,古静出示警官证说明来意,古静拿出了黄梦婷的照片,直接开门见山地询问摊主。
“你们认识这个女孩吗?”

      “不认识,但我见过她。”问了几家,终于有一个女摊主说了情况,“大概是上个周末吧,她来这里跟一个大姐吵了一架。我听到她叫那个大姐妈妈,说什么这个活干不了啥的,吵得不激烈,再具体我也听不到了。”

        这时一旁的男摊主也说话了:“哦,对,我想起来了,那个大姐呀是这条街新来的清洁工,这个女孩找她的时候也帮过忙。这个清洁工上了年纪,手脚不利索,干活很慢,我的小摊在街尾,总耽误我的生意。”

     “对啊,她干活确实太慢了,这边垃圾最多,她又没办法加快速度,经常拖我们时间,大家都很不满意,不过她年纪大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另一边的摊主也开口抱怨。

看来黄梦婷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母亲在这边工作,不是巧合。古静了解情况后,返回警局。


茶餐厅——

       汪子成去到了茶餐厅,照例出示证件,然后拿出照片询问当天的当班人员:“3月24号早上9:00,这个女孩是不是来过这里?她来消费吗?”
经理辨认了一下照片,“有,她是来找兼职的。”
“兼职?她不是未成年吗,你们这非法录用童工?”

      “不不不,我不知道她是未成年人。3月23号是我们店里的周年庆,顾客特别多,我们就在网上发布了找兼职人员的信息,这个女孩就是知道这个才来的。当天特别忙,很多餐具都没有清洗,她来了主动要求清洗餐具,也就几个小时,我们也没查证件,就让她去了。这个女孩呀,年纪小但工作效率特别高,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清洗。我们怕她消毒工作做不好,洗完就结算工钱让她走了,消毒部分我们工作人员自己完成的,这都有监控。”经理急忙解释。“警官,我这也没让她干什么,那些工钱也没到100块,这不算犯法吧?”

      “现在知道担心了,那为什么一开始就不完善流程呢,光顾着做生意了,你这是侥幸心理。”汪子成觉得这个经理也太不负责任了,万一是个投毒贩呢,岂不是会造成公共卫生事件了。
“是是是,我承诺一定改正,请警官监督。”经理一脸讨好。


吴沂家——

       王博胜来到吴沂的家,吴沂在酒吧当班,家里只剩吴胜正在复习。出示证件后吴胜的表现有点紧张,王博胜出示警官证并说明来由后,他显然更紧张了。

“据了解,你和黄梦婷都是学生会的,你们关系好吗?”

“挺,挺好的。”吴胜指尖发白搅在一起,开口便是掩饰不住的结巴。

        王博胜看出了不对劲,他不动声色地继续问下去:“那你能说说你知道有关她的情况吗?”
“是哪,哪方面?”
“你知道的都可以说。”“

       “她,她成绩很好,也很积极参加集体活动,很多活动都参加过。还有,还有她家境不好,这学期开学她就在四处找兼职。她也有问过我兼职的事情,其他的我,我就不知道了。”吴胜想了一下才断断续续地说。

“上一次你见她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见的?”

“周五,周五放学的时候,在,在学校门口。”

“她当时有跟你提过她想去酒吧的事情吗?”

闻言吴胜非常明显地哆嗦了一下,“没,没有。”

       王博胜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感觉有异样,这个男生的行为好像有所隐瞒,但他不说,现在也不能直接审讯,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自己证实了。

“好的,谢谢配合,你好好复习功课。”


警局内——

        四人外出调查完了开始汇总线索。唐一修把回来路上买的牛奶放在了古静的桌面,古静看了一眼,没说什么,认真地整理起了线索。
       古静:“综合起来看,黄梦婷正在四处找兼职,兼职时间都在周末,跟我们之前推断的时间一致。”

        唐一修:“说起来呀,这个黄梦婷还是个孝顺的孩子,为了不让母亲的压力太大,主动找兼职,还不让母亲去做清洁工。”

       王博胜:“吴胜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说黄梦婷有问他兼职的事情,让他帮忙。”

古静:“按这个推论的话,她去酒吧,是不是也是去找兼职呢?”

       这时候柯佳明过来了,“古静姐,你让我查夜来香酒吧有没有发布兼职消息,我查过了,这周没有,之前发布的兼职信息也是不固定的。而且我也查了黄梦婷的社交账号,也没有搜索过夜来香酒吧的记录。”

      “这么说的话,黄梦婷去那里不是找兼职,那她去那里是干嘛呢?”柯佳明的一番话让其他人都陷入了思考,汪子成苦恼地说。

“唉,看来线索又断了。”柯佳明感叹道。

        古静看着手边的资料,突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黄梦婷有没有可能是通过别的途径知道夜来香酒吧需要兼职的事情?”

      “你是说有人跟她说酒吧招兼职?”唐一修推断了一下,“这酒吧这周六是两个清洁阿姨清洁完的,没有兼职生呀。”

     “如果是酒吧确实需要兼职,但还未公布相关兼职招聘的消息,有知情人知道后联想到黄梦婷需要兼职,于是推荐了黄梦婷,酒吧得知有人选之后便没有及时发布兼职信息。这样看来,是合理的。”

      “那么这个知情并且推荐黄梦婷的是谁呢……这肯定是熟悉酒吧并且也了解黄梦婷的人才对……”汪子成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惊呼出声,“吴胜!”

       汪子成说完,会议室陷入了沉思,确实这个人嫌疑很大,唐一修顺了一下思路,“所以,是黄梦婷向询问吴胜兼职情况,吴胜知道父亲工作的酒吧会在周末招兼职,于是推荐了黄梦婷去酒吧工作。”

      “那只能说明黄梦婷确实去酒吧兼职了,但不能证明她的死亡跟吴胜有关吧?”王博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如果当天吴胜也在现场呢?”唐一修说道。

      “并且他还是黄梦婷死亡时在她旁边的人。”古静接着说,“王博胜,你询问吴胜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吗?”

       王博胜想到他在吴胜家询问的时候吴胜奇怪的反应,心下觉得这个可能性特别高。“我询问他的时候他特别紧张,而且很像是在隐瞒着什么。

        汪子成又开启了懵逼状态:“不是,吴胜为什么会在现场,你们又怎么知道呢?”

       古静:“首先,黄梦婷并不认识酒吧的任何工作人员,包括吴沂,她的兼职是因为吴胜才找到的。所以她第一次去做兼职的时候,作为推荐人的吴胜肯定会陪着一起去,她才能顺利证明身份进行工作。

“这么说,这件事跟吴胜脱不了关系了。”王博胜说道。

“我们有必要去一趟酒吧,问问吴沂了。”古静说道。

“为什么要问吴沂呀,直接问吴胜不就好了吗?”王博胜也开始犯懵。

       陆小鸥恨铁不成钢地拍了王博胜一巴掌,“你傻呀,吴沂是安保,一个陌生人进出酒吧得经过他吧,而且吴胜是他儿子,又是学生,完全是个非刑事能力人,你询问他不得先通过他老爸呀!”

“噢!”王博胜摸着被陆小鸥拍的手臂,“我这不是一时忘了吗。你一个女生就不能温柔点啊。”

“不用点力气怎么能让你记住。”陆小鸥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其他人心情颇好地看戏。

“走了,出发!”唐一修率先走出会议室。

        古静本来跟着汪子成往另一辆车走,唐一修不乐意了,过来拉着古静往自己的车里塞。“子成的车防震效果太差,这条路人流多,我载你。”

       古静无语地看着唐一修的手,还有听到唐一修别扭的解释,特别想解释自己不太晕车的事实,但是看着唐一修认真的样子,古静微笑了一下,默认了他的话。

       汪子成:???我刚买的车好吗,为了照顾猫姐姐怀孕,特地挑了防震的……唐一修你要追古静姐,也不能拉踩我呀!


酒吧保安室内——

       吴沂已经认识了古静唐一修一行人,见到他们,吴沂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警官,你们是来……?”

“案发当天,你的儿子吴胜是不是来过酒吧?”

“没有,绝对没有!”吴沂特别快速地否认,眼睛里满是抗拒。

     “是吗?”唐一修跟古静对视了一眼,拿出了一张照片,“这个是酒吧后门新城宾馆的监控录像截图,这个人是吴胜吧,你作为他的父亲,不会认不出来。”古静顾虑到吴沂会偏袒自己的儿子,帮他隐瞒,提前跟唐一修去附近能看到酒吧出入口的摄像头调取了监控录像,没想到吴沂确实这么做了。

      “这……”吴沂支支吾吾说不上来,眼睛躲闪着唐一修审问的目光,酒吧内部的监控记录已经被他清理了,但是他忘记了周围的摄像头。

      “搜!”古静出示搜查证,直截了当下达命令,汪子成、陆小鸥、王博胜立刻对保安室进行地毯式搜查。过了一会儿,在更衣柜的最底下密封的抽屉里搜到了一支激光电笔。古静看着激光笔的笔触,联想到了夏法医说的圆形电击斑。

唐一修拿着激光电笔问吴沂:“这个东西为什么要藏起来呢?”

“它坏了。”吴沂依旧否认隐藏,紧抓着袖子的手隐隐冒出青筋,泄露了他的紧张。

“坏了,那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用?”

吴沂对激光电笔很排斥,也有恐惧:“别,警察也不能随便杀人吧!”

“我都没说它能杀人,你怎么知道?!子成,拿回去鉴定。”

“看来我们可以申请提审吴胜了。”古静说道。


审问室内——

古静:“你是吴胜?”
“对。”
“4月21号上午九点,也就是昨天,你在哪里,在干什么?”
“我…我在家,写…写作业。”
“你确定吗?不用在想一下?”
“……”
唐一修开始启动严肃审问模式:“你最好说实话,主动交代还能从轻处理。”
“……”吴胜依旧沉默。

       古静拿出了激光电笔的鉴定报告还有黄梦婷的尸检报告,举起来对吴胜说道:“鉴定报告显示,激光电笔的电流被人为调到了最大,并且电笔前端的形状大小与死者黄梦婷身上的电流斑一致。你还不说实话吗?”

       吴胜看到证据确凿,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放生大哭。“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不是故意杀她的,这是意外,真的,你们相信我!”

    “你说意外就是意外?人怎么死的你给我说清楚了,别哭哭啼啼地糊弄我们!”唐一修吼出声。

     “周五放学的时候,我跟她说我爸工作的酒吧招兼职,我们约定好第二天九点去酒吧找我爸,让我爸带着她去找经理商量兼职的事情。第二天我去到的时候,梦婷也没到,我闲着无聊就逛到了保安室,我爸不在,我看到了我爸工作配备的激光电笔,觉得很酷,就拿来玩玩。这时候梦婷到了,我就过去跟她汇合,我当时好奇心爆棚,想试试这个东西的威力,就把她带到角落,随便按了几下上面的按钮,趁她不注意电了她一下。没想到,她…她就晕了,我怎么摇也摇不醒,我想把她拖出来叫救护车,刚拖几步就看到刚好有个阿姨出现在吧台那边,我怕被发现,就把梦婷推回去,丢下她往保安室跑了。我爸看到我慌慌张张地回来还拿着激光电笔,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跟我爸说了,他知道我闯了祸,大骂我一顿,让我从后门走先回家,他把这个激光电笔藏起来了。

      “好奇?因为你的无知断送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无辜生命,你居然能把好奇说出口,你还是人吗?!!”唐一修彻底生气了,作为一个警察,他无能为力将时间倒回挽留一条年轻的生命,他很愤怒也很自责。

“呜~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的。”吴胜后悔地留下了眼泪,一个劲地重复对不起。

       古静:“吴胜,现在一切的后果都是你愚蠢无知的代价。你的对不起,留着对黄梦婷的母亲说吧。你善良的想帮助同学,却因好奇断送了她的生命。吴胜,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案子破了,古静并没有觉得轻松。“因为无知,一个失去了生命,一个毁掉了未来,这个世界还有多少这样的悲剧。

      唐一修:“如果他们能多一些想法交流,也许吴胜就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伤害黄梦婷了。”

“或许吧。”

       古静,无论如何,我们都不是悲剧,我不允许你离开我,任何方式都不可以!”唐一修突然握住古静的手,霸道地看着她说到。

???古静楞了一下,抬起头看他。

(小编:一修哥啊,表白是件好事,但是你这么突然直接地说出来,会吓到古静姐的。

“我从来都清楚我喜欢你,一直都清楚。”
所以我不会放弃未来,我的,包括你的,属于我们的,未来。

本章完


题外话

我知道糖少,但我尽力了……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