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后来的后来(5)

“我从来都清楚我喜欢你,一直都清楚。”

       昨晚唐一修送自己回来说了这句话后,古静从昨晚到今天,脑海里像是装了一个重力音响,一直不断循环播放这句话,。到底是心底在乎的人,所以他的喜怒哀乐、之言片语都能在她的心底激起万层涟漪。

     “黄梦婷案”的收尾工作已经结束,张队毫不吝啬地直接给古静放了假,要她好好休息,面前这个古静眼底的乌青告诉他古静估计又是熬了几个通宵。对于这个徒弟,张队欣赏又心疼,自然多加偏爱

(小编OS:张队你要是知道古静姐是因为想一修哥想了一晚上没睡会怎样?)

       天空有些灰蒙蒙的,树林阴翳,从警局出来后,古静拿着花往南奥市中心的墓园走去。今天,是古静父母的祭日,记忆找回来后,这是古静第一次能够在忌日的时候祭奠父母。墓碑上的照片有些陈旧,但挡不住上面人的光彩,郎才女貌。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抱歉,隔得有点久了。好久不见了呢,我很想你们。我最近很好,刚刚结束了一个案子,张队给我放了好多天假,虽然现在我看起来有点疲惫,但是我其他方面都好着呢,你们不用担心。”

    “爸、妈,唐一修回来了,就是之前我跟你提到的那个对我很好的人。这个案子就是和他一起办的。我跟你们说呀,跟他一起办案的感觉还是跟以前一样呢,他特别会照顾人,也知道我需要什么,他就像是现在人们都喜欢说的暖男,嗯,他就是暖男。”

......古静说着说着,天空下起了雨,古静没有带伞,任凭雨水从墓碑上的照片划过,落在头上打湿那片干练的头发,又滴在身边溅起水花......雨势渐猛,周围的白雾已看不清景色,温度渐渐冷却,看起来短时间内没有停雨的趋势,但是古静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如果没有那件事情的话,我可能会跟他在一起吧,可是现实里没有那么多如果。昨晚他对我说,他清楚自己的想法。可是,我…我不确定我这么做是不是对的,爸妈,你们觉得呢?”

     “我的超忆症已经痊愈了,正如任毅所期待的那样,我现在只有过人的才能,没有让人嘲笑的不治之症。我会永久记得点点滴滴的快乐,关于他的所有我也记得,那些明明白白都是属于我们的温存。可是......这些美好越清晰,我却越觉得我不快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什么时候,脸上湿漉漉的,眼睛也睁不开了,那是雨水吧,古静想。微红的眼眶以及鼻子,应该是温度太低了吧。古静不知道,即使她不承认,哭泣已然成为事实。

     “爸、妈,如果你们知道我在淋雨,是不是又要骂我了,看吧,你们不在看着我我就这么调皮呢。放心吧爸妈,现在是盛夏,这点雨没什么的,权当降火了嘛,我想你们了,真的好想,想要你们多陪我一会儿。”

     “我跟你们说呦,我的厨艺越来越好了,我还会做好多菜,现在粤菜湘菜都会一部分了,我厉害吧。前几天阿紫还特地过来蹭饭呢,她说我的饭有种治愈的魔力,哈哈。就连李叔叔也都盼着我能经常给他做饭,我是不是很棒?”

……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雨也停了,墓园小径亮起了路灯,古静在父母的面前絮絮叨叨了好多事情,说完之后感觉压抑的心顿时轻松了很多。古静知道自己该告辞了。

     “哎呀,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天都这么黑了,爸妈,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天黑了女孩子在外不安全。放心吧,我是警察,不只6保护自己,我还能保护别人呢。不过我也会听话的。那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爸、妈,再见。”说完古静起身对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整理好情绪离开了墓园。

       (写这一部分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些不符合剧里古静的性格。但是在我的心里面,古静坚强刚毅且温柔善良,我的私心告诉我,这样的她应该也有脆弱需要倾诉的时候。在父母的面前孩子都是最坦诚而且最需要呵护的,所以,我写了这一段,希望各位喜爱古静的朋友浏览这一段的时候,能理解我的心理。这不算OOC,古静姐是个七情六欲都非常完整的女孩,剧外的她就应该是这样的。)

从墓园出来之后,古静也没打车,径直走回了家。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古静任由风干。

     “古静,你去哪了?怎么衣服全都湿了,刚才下那么大的雨,怎么没去躲一躲?”唐一修看到落汤鸡一般的古静,着急死了,开口就是一长串的诧异,也不由分说地把外套披在古静的身上。唐一修写完结案报告就听见张队说古静休假了,他就想趁着机会跟古静约会一下。没想到敲门无应答,又遇上下雨,就在楼下的车里等了一天,没想到却等来了一个湿哒哒的古静。

“唐一修?你怎么在这?”古静回过神来,看到他有点惊讶。

    “我在这等你一天了,都没看见你回来,你上哪去了,吃饭没有?。”唐一修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原本湿透的发梢现在是半干的状态,一看就知道刚才肯定淋了个透。

古静犹豫了一下,被风吹得有些混沌的脑子还没有完全组织好语言,“我......”

      “算了先别聊这个了,赶紧上楼去换套衣服,别看现在是夏天,你这样很容易感冒的。”唐一修心里着急,催促着古静上楼去换衣服。

       古静洗了个澡出来,唐一修坐在沙发上等她。看见她出来,连忙拿过刚刚煮好的姜汤让她喝:“淋了这么久的雨,赶紧喝姜汤去去寒。”

     “嗯,谢谢”古静喝了姜汤,想到唐一修来找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下雨也不知道躲躲,万一淋病了怎么办?”唐一修没有回答古静的问题,他心里那点小九九暂时还不想告诉古静,免得把人吓跑,话锋一转反倒数落起古静来。

       古静握着杯子,低着头没吭声。她不想开口,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她内心在无比地纠结,纠结昨晚唐一修的话,纠结这半年来发生的事,纠结现在挣扎的内心,也纠结今天在父母墓前的那番话是否可以对唐一修坦白。

“你今天去哪儿了,能告诉我吗?”长时间的沉默让唐一修隐约觉得,古静今天情绪异常低落。

“我…...”古静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自己想说的话是否是唐一修想要听的。万一不是,难堪的是两个人。

       唐一修看得出来古静的为难,他并不想在古静犹豫不决的时候逼她给任何答案。求婚时的那句我等你,一直有效。“如果不想说,那就别说了,我也不问了。”或许现在在她的身边,自己不是在陪伴,而是种压力吧,可能给她留点空间才是她此刻最需要的。“你喝完姜汤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唐一修起身准备出门。古静突然叫住了他。

“一修,对不起,我…”

唐一修打断了她,“古静,别说对不起,你很好,不需要道歉,我也不是非要逼你给答案的,我说了,我可以等,所以我会等你愿意开口的那天。”

“休息吧,我走了。”唐一修很害怕听到古静说对不起这三个字。不管是什么时候,这三个字好像都意味着拒绝,还有疏离。

“唐一修,我好像都不清楚呢。”古静看着手里的杯子,喃喃自语。

(小编OS:古静呀,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呀!想给一修哥安慰的抱抱)


       第二天,古静很光荣地发烧了。虽然她身体素质不差,毕竟昨天淋了那么久的雨,抵抗力下降也很正常。不知道今天一修会不会来。古静昏昏沉沉地想着。持续发热的不舒服让她提不起任何精神,迷迷糊糊地起来喝了点感冒灵,困意渐浓。

       古静做了个梦,梦很长。从拒绝任毅的求婚到纠结唐一修的追求,中间所有点点滴滴像是幻灯片放一样一张张闪过——

“小静,嫁给我好吗?”

“小静,我现在有机会实现小时候的承诺了,我一定能治好你的超忆症,让你不再被回忆困扰。”

“所以你只是把我当成你科研的试验品对吗?”

“小静,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要留着它,保管它。这是我们的秘密,只有你我知道的秘密。”

“艾米,快带古静走!”

“古静,古静醒一醒。”

“我才是和你一起办案的人,你有什么事情应该第一时间通知我!你知道你昨晚上那样,今天又联系不上,我有多担心吗?!”

“那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的话?你就不像个女的。”
“你有没有听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按照这个逻辑,你也不像个男孩。”

“你是我吻醒的,我不允许你再成为病人。”

“还挺女人。”“什么?”“你很可爱!”
“走不走啊?”“走。”

“你能不能小心一点呀,你想像董筱一样吗,这都是线!”

“古静,我喜欢你。起初我以为是好奇,后来以为是同情,现在我知道了,那都不是真的。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反正你这么看着我,我没法拒绝。”
“什么乱七八糟的,吃早餐。”

“古静,嫁给我。我不管你你过去什么样,我现在只能和你一起写些属于我们的故事。”

“你有没有想过任毅是怎么让古静忘记那些事儿的,你却又让她想起来了!”


再次睁开眼,是医院的病房里。夏茗紫在旁边守着她。

       见到古静醒来,夏茗紫总算放下心来,绘声绘色地跟她说她昏睡时发生的事情:“古静姐,你可算醒了,你都不知道你烧得都昏过去了,要不是一修哥找你没找到才叫我去开门,你烧成傻子都没人知道。你都不知道看你这样,一修哥着急得都要把吉普开成火箭了,差点闯了红灯。”

“我只是一点小感冒,不要紧的。”古静对昏睡的自己没什么意识,觉得没这么严重。

     “什么小感冒呀,我听一修哥说上次你这样发烧的时候就是你陷入回忆里的时候,整个人神志不清,体温高得吓人呢!我看你这次呀,又是想起了什么吧。唉不对呀,你的超忆症不是治好了嘛,那这次…”夏茗紫自顾自地说着......

古静打断了她自言自语地碎碎念,“你刚才说唐一修送我过来的?”

     “对呀,我听柯佳明说你今天休假,本来想过来找你玩来着。我还没出门就接到一修哥的电话说找不到你,电话不接,他不放心,让我过来开门,结果进去就发现你烧得神志不清,叫都叫不醒。”夏茗紫想到这还有点后怕,这是烧得多严重啊,“对了,一修哥现在去给你买吃的去了,过会儿就回来了。”

“我睡了多久了?”阿紫说到唐一修,各种说好话,古静听得出来阿紫是在为他们着急。

     “来医院快两个小时了,一修哥也看了你两个小时呢,你从进医院起他就没有挪开过眼睛,他是真的很在乎你的。”夏茗紫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地问了自己想了很久的问题,”古静姐,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不考虑一修哥吗?”

      阿紫期待的眼光以及她描述的唐一修让古静有些动摇,她又陷入了沉思。刚才的梦,提醒了她,任毅是三年前,唐一修是现在。不管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现在的唐一修不应该为她的行为而失落、痛苦。

“我…”

       啪嗒~唐一修买完吃的回来了,看见古静醒了,立马走到跟前嘘寒问暖。“你醒了呀,头晕不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你别担心,我只是感冒了而已。”

      唐一修没接话,依旧焦急又担忧地看着古静,欲言又止,像是要看穿古静是不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瞒着他。

       阿紫看着这画面,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哎呀,一修哥回来得真不是时候,刚才古静姐都快说心里的想法了,这会儿又咽回去了,阿紫忿忿地想。即使没听到回答,阿紫也明白现在的时间应该留给他们俩,“那个,柯佳明找我吃饭呢,我先走了哈,一修哥,你好好照顾古静姐哦。”说完阿紫干净利落地跑了,把空间留给这两个人。

       唐一修把饭放下,坐到了古静的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温度降下了以后才稍稍放心一点。“总算没这么烫了,古静,你以后别再出什么状况了,我这里,”唐一修拉起古静的手放在胸口,“疼。”

      手心传来的温度还有自己心脏的震感,真真切切地告诉古静他的在乎,不是装的。看着眼前这个非常在乎的人,古静觉得这份温度,有些发烫,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反倒被抓得更紧。

     “我说的是真的,古静,别逃避我。你别忘了,我们是心灵相通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懂我的想法。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早就不是一时冲动了,你能不能为了自己,为了我,为了我们的以后,勇敢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唐一修看着古静的眼神,温柔又炽热,他在等古静对他敞开怀抱,排除芥蒂。

好像从小到大,唐一修都没有这么哄过一个人。

     “看到你发烧躺在床上的样子,我很害怕你会像以前一样陷入回忆里失去意识,我又要经历一次什么也做不了的痛苦。虽然我知道你的超忆症已经痊愈了,但我还是一样的害怕,我只想把你放在身边照顾你,我才放心。”

    “送你来医院的路上,我听见你在呓语。虽然我不知道你梦见了什么,但我猜得到,任毅是你的过去没错,但那也是过去,你该做的你都做完了而且做得很好,人不能活在梦里,他也不希望你背负着愧疚过一辈子。”

   “我哥哥的事,是他的选择,错的是他,你不能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没有要任何人去犯罪。如果要追究责任,那也是我亲手把他送进监狱的,跟你无关。”

    “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一点感觉,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既然有我,那你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呢?你知道我…”

唐一修话还没有讲完,古静就开口打断了。“一修,任毅是在我小时候,唯一给过我温暖的人。”

    “我被欺负,被回忆吞噬,被嘲笑的时候,都是他在我身边,也只有他一个人。直到后来我成年了,他去了国外,我想要联系的人也只有他,而他也没有放弃过给我温暖。”

    “在我小时候,孤立无援的感觉忍受了很久,任毅的出现是我那段日子唯一的光亮。他不在的那段时间,我曾经焦虑不安过,我反复地在想,如果我没有超忆症,没有那么特殊,任毅他是不是不会注意到我,”

    “我很清楚长大后的这份情感,我知道任毅对我来说意味着永生相伴。但在他跟我求婚的那天,我突然明白了,这份陪伴的背后,伴随的不是爱情,是无时无刻都在的守护,就像亲情甚至超越亲情的守护。”

    “可是后来,我没有了记忆,我忘记了他,甚至是有关他的所有我都忘记了。你是在我的记忆里,第一个给我心动的感觉的人,无关承诺,没有责任,甚至是没有任何联系的陌生人。那些悸动全部都是你带给我的,让我知道原来有感情的生活可以如此平淡简单,美好充实,原来关心也带着温度,原来心动是这样的温情。”

     “我知道我自己需要面对过往,面对现实,所以我需要给任毅一个公平的结果。我要让他的科研成果公开问世,我需要告诉他,我不喜欢他的理由,我要感谢他这么多年的帮助,我更要告诉所有人,他的贡献。”

“我更知道,我在你心里的位置,我也必须对你公平。”

     “昨天,我去了我父母的墓园。我跟他们说,有个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他是个暖男,很照顾我。他还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警察,我确定那是我特别想要的未来。那个人叫唐一修。”

古静这一连串的话,唐一修听的时候,从开始的期待,到落寞,到意外,最后是震惊。

古静在唐一修震惊的瞳孔里,看到了坚定勇敢的自己。那一瞬间,即使还有病中的憔悴,走向未来的勇气让她变得神采飞扬,更加美丽动人。

“所以,唐一修,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享受现在我们在一起吧。”

本章完


静修开始发糖。



推荐文章
评论(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