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六章

       姚君思取来一个包袱放到桌上,说:“这就是回礼。”

       玉茗小心地把写了自己名字的花笺放在一旁,兴奋地把那有些分量的包袱打开,里面叠了几套衣服,衣服上摆着好几支簪钗和几盒脂粉,这些是姚君思托人从州城带来的尖货,他对女子用的事物并不是很懂,不过把最好的给玉茗想来是不会有错的。

      然而,玉茗对这些东西也完全不认识。

   “这些都是什么?”玉茗兴奋地问姚君思。

   “人间女子的穿戴之物,希望你不会嫌弃。”

   “好香啊。”

      玉茗完全没有在听,只顾着鼓捣手里的事物,眼下正开了一盒胭脂,色泽艳丽,香气扑鼻,玉茗闻了几下就想舔一口尝尝是什么味儿,被姚君思一把抢了过去。

   “这不是用来吃的。”

   “不是吃的?”

   “这是抹面的。”

   “抹面?”

       姚君思叹了口气,手指沾了点胭脂就要往玉茗脸上抹,想告诉她胭脂是怎么用的,可手伸出去还没碰到玉茗的脸,姚君思就又收了回来,默默地把那些脂粉收了起来。

       以后还是不要再买这些多余的东西了,姚君思心想。

    “?”玉茗见姚君思把那些脂粉收走了感到不解。

     “先不管这个了,你赶紧去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吧。”姚君思拿起一套衣服塞进玉茗手里。

     “换衣服?”玉茗展开一件粉白的暗花罗衫,困扰不已。

     “……”

       姚君思有些为难,且不说神人之分,总归是男女有别,要姚君思帮着玉茗换衣服定然是不妥的。

    “空空!”姚君思叫了一声,无人回应。

       姚君思到屋外又叫了几声,还是无人回应。

       姚君思本打算让空空去村里请个老婆子来帮忙,可关键时候却找不到空空人影。

    “臭小子又到哪里去野了?”

       姚君思无奈,只好准备自己去请,回屋想嘱咐玉茗几句就见她已经被一堆衣衫团团裹住,便赶忙上前把人从衣服里清出来,看着玉茗一脸懵懂的可爱模样哭笑不得。

       最后,姚君思决定豁出去了。

       玉茗喜欢学人行事,那就让她跟着自己学穿衣服,反正屋里也就他跟玉茗。

       姚君思脱去自己的外衫只着中衣,再把那堆衣服一件件地拿起来跟玉茗讲解是什么,又亲自给她示范该怎么穿,但是姚君思对女子的服饰不甚了解,不是内外套错了,就是衣结打错了,总之折腾了半天。

    “这样就算是穿好了,看明白了吗?”姚君思好不容易把衣服穿戴整齐,向玉茗展示了一圈。

      “好看!”玉茗开心地拍起了手,一低头又看到桌上的簪钗,于是拿起来问,“这些又是做什么的?”

    “这个……”

    “公子,刘阿公送了我们一篮子樱桃!可好吃了!”

       姚君思正要说被突然跑进来的空空给打断了,空空抱着一只小竹筐兴冲冲地跨进门,抬头一看,愣住了。

    “耶?公子怎么变成女郎了?”

    “……”

       最后,玉茗总算是换了衣服,不过因为嫌簪钗戴头上重,玉茗不肯拢发梳髻,所以仍旧披散着长发。

      轻纱罗裙,长身玉立,仙姿绰约,玉茗终于有点姚君思心目中神女该有的样子了。

      然而,绰约的仙子下一刻就和凡人童子抢起了樱桃,完全没有仙人风骨,早就习惯了的姚君思支着下巴瞧热闹。

       忽然,姚君思余光里看到门外院子附近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可看出去屋外除了一院子晃眼的阳光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错觉?

       姚君思没再理会,转过头乘着二人争抢之际,将碗里最后一颗樱桃吃进了嘴里。

       山居外,一道黑影从树冠上掠过。


       在明山住下后,姚君思发现隐居生活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尤其身边带着一个小孩和跟着一个不是小孩却比小孩还不让人省心的神女。

       就拿前段时间来说吧,玉茗得了名字后就十分认真地学写字,在她把一锭墨折腾完时终于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这可把她高兴坏了,从此笔不离手。

       那天,姚君思带着空空从林间散步回来,站在院子里看着整个屋外的墙上、窗户上全是玉茗的“墨宝”时惊呆了,这比姚君思自己小时候用木炭在家里白墙上作画还大手笔啊。那时候姚君思不明白自己明明创作了一副杰作为什么还会挨顿打,现在看着那些密密麻麻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墨字姚君思悟了,自己一砖一瓦盖得小屋被搞成这样是会心痛的。

       于是姚君思跟玉茗语重心长地长谈了一番,希望玉茗能够明白这样以及类似这样的行为不好,但谈话最后以玉茗肚子饿了告终。

       再说到昨天,姚君思终于完成了一本古籍的最后注释,起身伸了个懒腰,捶着自己的肩颈去院子里想洗把脸去去倦气,走到廊道上就看见玉茗和空空两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边上还有一个拆了泥封的小坛子,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青梅味。

       姚君思蹲下身看两个人面色绯红,又拿起那个坛子晃了晃,里头的酒一滴不剩。这是姚君思用山上摘的野青梅酿的酒,本就不多,自己特意留着好日后待客用,并且还叮嘱过两人绝对不许动,没想到还是被他们翻出来偷喝了一小坛。

     “这么点酒量还敢偷喝?”姚君思轻笑了一句。

        见他们醉得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姚君思就一个个把他们抱回了房,因为没有多余的房间,所以姚君思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给玉茗,自己在书房的竹榻上将就了一晚上。等第二天两个人醒了,姚君思把那个酒坛子往他们面前一放,两个“小家伙”心虚地低头不敢看他。姚君思什么也没说,一人分了一本《三字经》,责令他们晚饭前必须抄完五遍,否则晚饭没得吃。

        然而,罚抄的法子只管用了三天,小孩子记吃不记罚的性子在玉茗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不过书抄多了倒是让她认了不少字,也算是有些收获。

        总之,日子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悄悄过去了。

        在闹哄哄的山间小居中,姚君思都快忘了明山外的世界,直到一天来了一位客人。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