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七章

       入伏后,午后会时不时落雷雨,雨来得迅疾,顷刻间便下得气势磅礴。

       山居外斜雨密织,玉茗和空空并排坐在书房门口,十分认真地摆弄着手里的鲁班锁,这是姚君思给他们的,还答应他们只要解开鲁班锁就做木莲冻给他们吃,这样他们就能安分一些,姚君思也好安心招待来客。

       院子里,姚君思在接引山泉水的小池子旁盖了座小亭子,天热就跟玉茗和空空在这里纳凉,吃泉水镇过的西瓜。

       现下,姚君思坐在亭子里点起了泥炉,烹泉煮茗。

       亭子里站着另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负手看院子地面泛起的水花,看雨水浇灌下鲜绿的菜蔬,看被雨水打得枝叶乱颤的果树,看从亭檐上流下的水线,然后转身坐回了姚君思对面。

       姚君思的茶也正好泡完,倒了一杯放到男子面前,男子拈起杯子抿了一口,说:

    “我记得你以前只喝蒙顶,如今竟也喝起了平绿?”

    “明山产平绿,这里的泉水泡平绿最好。”姚君思边说边往水瓿中取水添到泥炉上的小锅里,“我既然住在这里总要服这里的水土。”

    “所以说。人总是要接受现实才能继续过活的。”

       姚君思添水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叶兰卿,认真道:

     “子闻,我说过,你要是来当说客的就回去吧。”

     “我信上也说过,我来,是想瞻仰一下你的‘桃花源’,顺带跟失了先约的好友叙叙话。”叶兰卿又喝了一口茶说,“你是真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

     “不行吗?”

     “你不能。”

     “怎么不能?我在这住了快小半年,不用操那些劳什子闲心,日子可比从前快活。”

     “上个月,戎狄攻陷北疆……”叶兰卿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姚君思为之震惊,急忙追问:“怎么会,不是有王老将军镇守吗?”

    “未遂。”叶兰卿不急不缓地喝完茶说,“你不是不操劳什子闲心吗?”

       姚君思一时语塞。

       叶兰卿见姚君思无言以对,不客气地拿过茶壶给自己添了茶水,继续说:

    “少念,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姚君思顿时激动起来,高声道:“那我能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奸臣当道,朝中有几人是真心匡扶正道?一个个为了蝇头小利尔虞我诈,要做点什么事全是一套套的陈词滥调来搪塞你,如此昏聩颟顸的朝廷,凭我一人之力又能改变什么?”

       叶兰卿看着气愤感慨的姚君思,笑了笑,说:“看你还能这样愤懑不平,我倒是放心了。”

    “切。”姚君思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总之,我不会回去的。”

       叶兰卿给他倒上,说:“此一时,彼一时也。”

       姚君思听后想了想,转而眯起眼看叶兰卿,问:“子闻,大老远来说些拐弯抹角的话可不是你的风格,到底谁让你来的?”

       被姚君思识破叶兰卿也就不再遮掩,直截了当地说:“太子关心你的近况。”

    “看到了,我很好,甭记挂。”姚君思语气冰冷。

       叶兰卿叹了口气说:“你跟太子之间的事我都知道了,我认为太子没做错。”

       姚君思冷笑一声:“哼,为了自己的权势地位不惜拿忠良做垫脚石,可真是位贤明的主。”

     “少念,你同太子交好,太子为人你是最清楚的,他若真是你说的那样,先前又怎会为了保你而顶撞圣上?”

     “彼一时,此一时也。”姚君思把叶兰卿的话还了回去。

     “但有些事不能只看一面……”叶兰卿还想说什么却被姚君思拦住了。

     “好了,你要是还想继续我就送客了,不然就跟我把这壶茶好好喝完。”说着姚君思把茶壶拿过来给叶兰卿和自己添茶。

        叶兰卿长叹一声,喝了杯子里的茶,跟姚君思聊起了别的事。

        午后雷雨去得也快,乌云散去,阳光重新洒满明山,草木叶子上的水珠反射着光芒,如颗颗晶亮的水晶珠子。

        雨停后,叶兰卿同姚君思又闲扯了会儿便起身告辞,姚君思送他到林外,看他策马远去才转身回去。

        回来的路上,姚君思心里有些沉,加之脚下的路泥泞湿滑,越走越觉得疲累。

走进院子,抬眼看见玉茗站在前厅门前,姚君思不禁看呆了。

        山间小居被雨水冲刷了一遍,焕然一新,玉茗站在廊道上,全身蒙着一层柔和的光。

     “轻云蔽月,流风回雪。”姚君思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词。

        姚君思一步步走向玉茗,在阶下仰视着她,那毫无杂质的眼神竟让姚君思平和了下来。

        玉茗不知道姚君思为什么盯着她看,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好奇这个,而是……

     “解开了!”玉茗献宝似地把解开的鲁班锁举到姚君思面前。

        姚君思回过神来,看了下眼前的锁,接过来笑着点了点头:“嗯,不错。”

     “木莲冻?”

     “我会做的。”姚君思走上台阶,抬手摸了摸玉茗发顶,然后向书房走去。

        书房门口,空空还在抓耳挠腮地解他的鲁班锁。


       山中的夏日原没姚君思想象中那么恬静,白日里林中蝉鸣不已,夜里头又不知道躲在哪里的蛙蛤咕呱作响。平日里,干了一天活,哄了一天孩子的姚君思完全不在乎这些喧闹,沾床就睡,可今夜,姚君思没能入眠。

       与叶兰卿谈的那些话让姚君思睡不着,于是披上衣服来到院子里吹风。

朗月当空,庭如积水,姚君思站立良久,最后对月叹出了一个翩翩玉郎不该有的苍凉。

    “姚君思。”

       姚君思闻声回头,就见山居阴影处站了个人登时呼吸一滞,再仔细一看,又舒了口气,奇怪道:“怎么没睡,是床哪里不舒服吗?”

       自从上次醉酒睡过姚君思的床,玉茗就认床了,姚君思只好把自己的卧室给了玉茗,自己睡在隔壁的书房。

       因为感觉到周边有些不对经,所以玉茗近来睡得浅,听到隔壁开门声就醒了,看到姚君思的身影从房前走过,于是也起身出房跟在了后面,就见姚君思来到院子里,抬头看着天上。

       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但在玉茗眼里月亮还是老样子,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微凉的晚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吹着姚君思的衣角翩跹翻飞,他就那样沉默地站在院子里看月亮,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一幕映进了玉茗眼底。

       明明就在眼前,玉茗却觉得此刻的姚君思进入了一个很大很空的世界,而那个世界她走不进去。

       最后听到姚君思的一声长叹,玉茗竟觉着难过,虽然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但看着那个寂寥的背影便感到心中不忍,不自觉地出声叫了他。

       玉茗从阴影中走出来,同姚君思一起站在月光下。

    “你不开心?”

    “嗯,有点儿。”面对玉茗的直白,姚君思向来坦然。

    “是因为白天跟那个客人吵架了吗?”

       姚君思有些惊讶地看着玉茗。

    “我听到了。”

       那个鲁班锁玉茗其实只花了一点功夫就解开了,她兴冲冲去找姚君思的时候,正赶上姚君思高声痛斥,玉茗还没见过如此怒气冲天的姚君思,一时间不敢上前,躲在角落远远看着亭子那边,直到姚君思出门送客才走出来。

    “我们没有吵架,”姚君思顿了顿,“只是我跟自己有些过不去罢了。”

       玉茗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忽然又问姚君思:“那你想开心一点吗?”

    “嗯?”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大晚上的,要去哪里?”

    “跟我走就是了。”说着玉茗推着姚君思就出了院子。

       幸好今夜月色皎洁,将山路照得清楚,姚君思跟着玉茗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上坡下坡的也不知道走到山里什么地方去了。

      “玉茗,”姚君思拉住在前头带路的的玉茗,问,“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快到了快到了。”玉茗语调轻快,一点疲态都没有。

         姚君思抹了把汗,有些无奈,但也只能继续跟着走。

         又走了一会儿,玉茗忽然停下来冲姚君思兴奋叫道:“到了!”

         姚君思喘了口气,一脸不解地越过玉茗往前一看,霎时目瞪口呆。

         愣了半天神,姚君思沉吟道:

      “仙境。”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