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九章

       天光泛亮,姚君思和玉茗从湖边回到山居,脚还没踏过门槛,就见屋内一片狼藉,桌椅倾倒在地,柜子里的东西全被翻了出来。姚君思登时心悬嗓眼,慌忙赶去空空的房间,房内也同样凌乱不堪但不见半个人影,而空空的衣鞋和他最重要的点心袋子却都还在。

       姚君思焦急地在山居里找了一圈,所有房间都被翻了个底朝天,连厨房也没放过,糟蹋了不少粮食。然而奇怪的是,这贼入室竟不取分文,家中物件一样没少。

      只惊骇须臾姚君思便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眼前的状况,好从中找出一点头绪。

首先能肯定的是,来的不是贼,贼不走空,不可能一点东西都不拿。

      是绑匪吗?

      也不可能,绑匪劫人,没必要把家里翻个底朝天,显然是在找什么东西。

      带走了空空,又在家中找东西……

      姚君思想到了明堂上的那群宵小,自己即便曾得罪过他们,如今退出朝野归隐山水早已碍不到他们,又为何还对自己纠缠不休呢?

      是为了报复吗?

      到家里来找所谓的“罪证”,找不到就拿空空做威胁逼自己就范,这种事倒像是他们做得出来的。

      如此一来,若只是挟制空空威胁他,那空空的安危应该暂时不用担心,只是恐怕要吃些苦头了。

      姚君思捏了捏眉心,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人来“兴师问罪”了。

  “姚君思,我找到空空了!”

      姚君思心头一惊,忙循着玉茗的声音而去,却不见人影。

   “玉茗!”

   “这儿呢!”

      姚君思抬头一看,见玉茗在那白山茶花树下。

   “你说你找到空空了?”

   “对,他在一颗很大很大的树上。”

   “树上?”姚君思大惑不解,“是什么树?你知道那树在哪儿吗?”

      玉茗从崖坡上飘下来,拉起姚君思的手腕就往山里跑:“我带你去。”

      被玉茗带着在山里一路飞速前进,姚君思乘着空档问玉茗:

   “玉茗,你怎么知道空空在哪儿?”

   “问树啊,山上的树在地下的根是交错相连的,只要问一棵树我就可以与整座山相通,

我以前为了找果子常这么干。”

      玉茗说得平平常常,姚君思却听得大为称奇。

   “那你知道空空现在如何了,可还安好?”

   “不清楚,不过应该还活着。”

      这么含糊的回答让姚君思悬着的心又提了提。

      姚君思和玉茗一直往山深处走,越往里走,林木越密集,树也越高大,头次进明山腹地的姚君思感到了来自灵山的压迫,同时也感到疑惑,空空是怎么进来的?

   “到了,就是这儿!”

      二人站在一棵无比巨大的银杏树下,树身估计得有十几个人才合围得过来,上头还盘附着茂盛的草藤和苔藓。姚君思抬头看去,只见枝叶四垂如帘,树冠都快伸入云端了,看样子这棵银杏古树活了至少千年。

   “不是说空空在树上吗?”姚君思在枝干间找来找去都没看到空空的影子。

   “你退后。”

      玉茗把姚君思扯到身后,提起裙摆,对着古银杏树就是狠狠一踹,踹得古树猛然一抖。

      姚君思在一旁看傻了眼,但随之而来的落叶落果砸得他躲避不及。

      忽然,头顶一阵异响,姚君思边躲闪边抬眼去瞧,就看见树上吊下来一个大茧子,而空空的脑袋就露在茧子外头。

   “空空!”

      姚君思大叫了几声,可空空没任何反应,姚君思急忙拽着树身上的草藤往上爬,爬到了一处离空空较近的树杈处才看清楚这小子除了一脸灰土什么事也没有,甚至嘴角还挂着因酣睡而留出的口水。

      见空空平安无事姚君思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看他睡得正熟也就不打算叫醒他,转而又去看裹着空空的大茧子。

      这茧子甚是怪异,不似蚕茧那般由丝缕缠成,也不像蝶蛹那样蜕了一层皮做壳,而是通体枯黄,上面斑斑驳驳的就像一堆碎叶粘黏起来的一样。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姚君思顾不得细想,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把人救出来。

      正当姚君思琢磨着要怎么把空空从这茧子里弄出来时,从空空身后陡然探出一双妖异的眼睛,比寻常人的大了将近两倍,混黑溜圆跟煤石琢出来似的。

    “妖,妖怪?!”

       姚君思是头回遇见货真价实的妖怪,手忙脚乱地抱住了树杈才没有被吓得跌下树去,

    “来得真快呀——”一个尖细的声音耳边响起。

       姚君思左右一瞧,见并无他人,才反应过来声音是眼前这个妖怪发出来的。

    “何方妖孽,胆敢掳人劫舍?”姚君思壮着胆子厉声诘问。

     “凡人,这可是我的地界,劝你莫嚣张。”

     “凡人又如何?有的是法子收了你,识相的就赶紧放人!”

     “虚张声势。”妖怪冷笑一声随即阴沉道,“我不跟你废话,若要人,就赶紧把‘乌水银’交出来。”

       乌水银?什么玩意儿?妖怪为什么问他要?姚君思被问得一头雾水。

       而在姚君思与妖怪对峙之时,底下的玉茗觉出树上的姚君思有些古怪,于是飞身上树,谁知那妖怪一见到玉茗,茧子上登时激起了一圈圈鳞片,从上往下不停地涌动,看着极为渗人。

     “噫——”玉茗嫌弃了一声,作势就要上去把妖怪修理一顿。

    “别招它,空空在它手里。”姚君思赶紧拦住玉茗同她耳语,弄得玉茗耳朵发痒,但姚君思管不了那么多,抓着她便问,“妖怪刚问我还它什么‘乌水银’,你知道是什么吗?”

     “乌水鱼?那是什么鱼?”玉茗也被问得一懵。

     “是‘乌水银’!”妖怪十分怨念。

     “妖孽,你说的东西我们并不清楚,你恐怕找错人了。”

        也不知道姚君思的话哪一点激怒了那个妖怪,茧子上的鳞片涌动地越发剧烈,玉茗见此模样也戒备了起来。

      “少装模作样,不知道你们还会来抢?”妖怪很生气,鳞片开始泛起了危险的光芒。

         姚君思看了眼空空,不但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还在那砸吧嘴,不知道梦里吃什么好东西呢。

         姚君思定了定心神,试图同妖怪周旋好从中找出脱身之法:“你说的我一概不知,想必其中有什么误会。”

     “还想狡辩,就算你不知道,你身后那家伙一定知道!”

       姚君思看向玉茗,用眼神向她求证妖怪所言真伪,可玉茗也一脸困惑。

       妖怪继续道:“所有精怪都在找乌水银,有了它就能成为明山山神,而那原先是我的,是我先找到的,却被她抢走了!”

       姚君思听了惊诧不已,但面上仍从容地反驳妖怪:“等等,你说拥有乌水银就能成为山神,如果真被茗儿抢走了,那她不就是山神了吗?”

   “茗儿?”玉茗听见姚君思又给自己起了个新称呼有些新奇。

     姚君思示意她先别说话。

   “凡人真是愚蠢,她要是已经跟乌水银合化了,我还在这跟你费什么劲?”

     姚君思拨了拨心中的算盘珠,顺势跟妖怪套了句话:“既然是茗儿抢了你的东西,你怎么不直接跟她要?”

   “她抢走乌水银那天,我跟她到了你们的老巢,亲眼看见她把乌水银交给了你,你别想抵赖。”

      一番问答下来,姚君思对眼前的情况有了大概推测,妖怪所说的乌水银应该是指玉茗之前送他的那块看着不起眼但有些古怪的黑石头。

     如此一来,姚君思搞清楚了妖怪所求何物,便有了同妖怪谈判的资格。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