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十一章
- 止雨化晴 - 2021-11-27

    回来后空空就发起了高烧,姚君思歇也不歇立马去村中请了行脚医来看,好在只是因为受了惊吓引起的发热,灌几贴镇定安神的药,夜里头再照看着点就没什么问题。

    姚君思抓药煎药,忙里忙外一直忙活到夜里,空空还时不时做噩梦哭闹,姚君思安抚许久才能让他重新安睡。就这样守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空空的烧总算退了,姚君思悬了一晚的心也终于能放下了。

    姚君思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准备去煎药,刚关上门就听见玉茗清脆响亮的声音:

 “空空的病好了吗?”

 “嘘。”姚君思连忙带着玉茗走远些,轻声道,“空空还睡着。”

   玉茗也跟着轻声细语:“空空会死掉吗?”

   姚君思看了眼玉茗,见她蹙眉不安的样子,便柔声安抚:“发烧而已,现在他烧退了,很快就会醒的。”

“哦。”玉茗点点头。

“对了,昨天手忙脚乱的都没怎么顾你,帮我照顾空空辛苦了。”

“不辛苦。”

  姚君思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玉茗头顶。

  这动作以往都不觉得有什么,可今日不知怎得玉茗竟有些不敢看那双满是温柔笑意的眼睛,因为只要一对上视线自己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一样,怪难受的。

  察觉到玉茗的不对劲,姚君思以为她还在担心空空便又宽慰了两句:“别担心了,还没吃东西吧,我去给你做早饭。”正要转身之际,一阵眩晕猛然袭来,姚君思感到天旋地转,脚下踩在虚空中一样。

  还在不好意思的玉茗忽然感到肩头一沉,扭头一看原来是姚君思的手,顺着那只有些颤抖的手看向姚君思,就见他双眼紧闭,脸色白的像张纸。

“姚君思?”

  玉茗紧张地唤了一声,姚君思却整个人一软,应声倒向了自己,玉茗惊慌失措地接住人,但失去意识的姚君思直往地上坠,连带着玉茗一同坐倒在地。

“你怎么了?!姚君思!”

   不管玉茗怎么大声叫他,姚君思都没有反应。一瞬间,恐惧排山倒海地灌进玉茗心里,溺得她难以呼吸,脑子也洗得一片空白。

   看着怀里呼吸渐弱的姚君思,玉茗想起了曾经在山上见过的那些濒临死亡的动物。她知道什么是死亡,也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她不想让死亡出现在姚君思身上,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阻止,无力和焦灼逼得玉茗直掉泪。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向玉茗和姚君思款款走来,玉茗警觉回头,一抹榴花红映入眼帘。


    姚君思醒了,是被疼醒的。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沉,四肢也发着软,要不是背上传来阵阵清晰的疼痛感,他还以为自己身处虚幻中。

“醒了?”

    一个柔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姚君思下意识地以为是玉茗,可转而一想感觉不对,这个声音有些腻人,不是玉茗的,倒像是燕馆歌楼里的风尘女子。

 “疼吗?”女子在耳边说话,气息如柳丝般抚过姚君思的脸颊,惹得姚君思一阵酥麻。

    姚君思甚觉怪异,转头一看,身旁之人果然不是玉茗,而是一个十分娇媚可人的陌生女子。

    姚君思吓得一个激灵,慌忙翻身滚到床里靠墙的位置跟陌生女子拉开距离,这才看清女子容貌艳丽,穿着一袭榴红色的衣裙,腰间却挂了一只很显眼的青瓷埙。女子手上托着一个小瓷瓶,坐在床边笑意盈盈地看着姚君思。

    因为刚刚一下子动作太大,还没完全恢复的姚君思头又晕了起来。稍稍缓了一下,姚君思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凉,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上半身竟然没穿衣服,急忙四下找寻自己的衣物,找来找去找不见只能扯过被子遮挡。

  女子瞧见姚君思的慌张样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些像呢。”

“你是什么人?”

“我呀,我可不算不得人。”女子指尖摩挲着瓷瓶口,眉眼斜睨。

    姚君思倒吸一口气,这刚斗完一个虫妖就又来一个女妖精,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你也是为了那东西来的?”姚君思警惕地问女妖精。

   女妖精听了却不解道:“什么东西?”

   不是跟那虫妖一伙的?姚君思暗自琢磨,觉得这女妖精要比那虫妖厉害许多,或许是故意装出这幅样子来让他放下戒备也说不准。

   女妖精见姚君思不说话便提裙爬上床,一点点往姚君思那儿靠近。

   姚君思立刻往墙上贴,要是墙上有缝他都打算往里钻了。

“你别过来!”

   当然这样的威吓是没有用的,姚君思只能紧张地看女妖精贴着自己面的距离停下,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说:“别躲呀,你我的事还没做完呢?”

    说着女妖精手指伸入瓷瓶勾出一点乌黑的脂膏,巧笑着伸过手在姚君思裸露的胸口上轻轻抹过,立即散发出一股馥郁的药香。

    姚君思倒吸一口气,一把把女妖精给推开,慌慌张张地想逃下床去,可刚想站起来就腿上一软又跌坐了回去,身体内立马传来一阵闷痛,痛得姚君思眼冒金星直咳嗽。

“啪!”

   房门被大力推开,玉茗拿着一把蒲扇冲了进来,视线落在床上笑个不停的女妖精和咳嗽个不停的姚君思身上,来回打量一番后玉茗随即上前把女子拉下来,双臂张开挡在姚君思前,警告那女妖精:“不准伤害他!”

    女妖精收起笑,嗔怪着点了点玉茗眉心:“小没良心的。”随即推开她又一把拉过姚君思,边给他搭脉边牢骚,“你也是个不经逗的,被摸一下又不会少你一块肉,反应这么大,这下好了,刚稳住的伤势又给激出来了。”

   这怪谁啊?姚君思咳得没力气争辩,只能暗自腹诽。

“愣着做什么,药煎好了就赶紧去端来。”

    女妖精使唤完玉茗,又扶着姚君思趴回去,一手抵在他背上,姚君思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在背上扩散,随后平复了他体内的闷痛,咳嗽也渐渐止住了。

“舒服了?”

“谢谢。”

“这句你该跟那小丫头说。”女妖精收回手,继续给姚君思背上抹药,“要不是见她哭得可怜,我才不管你死活呢。”

“茗儿哭了?”这事让姚君思颇为惊讶,明山住了这么些时日他可从未见过玉茗哭,再说依玉茗那没心没肺的性子哪像是会哭的,还是为自己而哭。

“是啊,就为你个凡人哭得泪眼婆娑,你本事可真大啊?”

   姚君思知道这话是在挖苦他,怕女妖精没个完了赶紧转移话题:“不知这位仙子该如何称呼?”。

“按你们凡人的辈分规矩来呢,你得称呼我太祖奶奶。”

“……那这位太祖奶奶,能劳驾你手劲轻些吗?”

    女妖精一挑眉,索性在姚君思背上重重抹了一把完事。

“嘶哈——”

“哼哼。”女妖精轻笑两声,手上放轻了力道,“我叫彤云,是明山的大妖怪。你……我记得是叫姚君思,是吧?”

   姚君思点点头。

“屋外那丫头跟你什么关系?”

“为何问这个?”姚君思警觉起来。

“你是凡人,她是精怪,你俩走那么近,换谁都会问吧?何况,作为明山的大妖怪,关心过问一下明山小辈精怪的事,不过分吧?”

    姚君思有些无语,敢情是想听八卦啊,原来妖怪也会爱找这种乐子消遣。

“她是我敬奉的神女。”

“哈?就那黄毛小丫头你也敢称之为神女?神在你这儿也太掉身价了吧。”

“我认定她是她就是。”

   彤云撇撇嘴,不置可否,忽而又问:“那你喜欢她吗?”

   姚君思心里一顿,偷偷瞄了彤云一眼,见她神色随意似乎只是随口问了这么一句。姚君思斟酌了下措辞,说:“凡人对神自然都是爱重的。”

“谁管你们凡人爱神爱鬼,我是问‘你’喜欢她吗?”

   姚君思也不知道彤云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执着,自己跟她才第一次见面,这种知心话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说得出口,于是敷衍道:“我对茗儿敬爱有加,不曾逾矩。”

   姚君思的回答让彤云叹了一口气: “凡人,就真的没法喜欢精怪吗?”

   什么意思?姚君思一头雾水,只是这轻轻的一声叹让姚君思从中听出了一丝伤感,想来这彤云也有自己的一番心事。

   给姚君思抹完药,彤云起身就要去收拾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姚君思也跟着起来被彤云一把按住。

“又做什么?”

“我这儿有个孩子也还病着,我去看看。”

“你儿子情况比你好,你就安心躺着吧。”

“他不是我的孩子。”

“嗯?”

“他是我的书僮,叫空空。”

“你肚里那副心肠是问菩萨借的吗,对一个奴仆也跟亲儿子似的?”

“空空是我的亲人,更是我的,恩人。”姚君思顿了顿,徐徐呼出一口气,继续说,“他救过我,前两年我下狱……”

彤云忽然立掌打断了姚君思的回忆,说:“打住,我有说过我想听吗?”

“……”

“你的书僮早醒了,我看过了没什么大碍,现在正跟那丫头一块儿给你煎药呢。”

   姚君思大为感动,想跟彤云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可刚张嘴却再次被彤云打住:“好了,你伤了内腑得且养着,我去看看那俩小家伙有没有把药罐子煎穿底了。”说完彤云干脆利落地出了房间。

   彤云我行我素的性子让姚君思找不到时机套问她,不过姚君思觉得这个自称明山大妖怪的彤云至少非敌,至于是不是友还有待静观。

   这两天一直在折腾,姚君思确实也累了,趴在自己久别多日的床上不一会儿就意识朦胧,伴着玉茗在枕头被褥上留下的气息,姚君思很快就睡死过去。

   彤云走出房间正是傍晚时分,一抬头就被天际的落日景象所吸引,漫天橙光,流霞似火。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