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十五章
- 九陌晴 - 2021-12-04

彤云离开后,偶尔会有精怪闯进结界骚扰,但很快就会被玉茗打出去,也不知道是那些精怪实在太弱还是玉茗天赋异禀,怎么都不像彤云说得那样修为尚浅,力量薄弱的样子,也亏得如此姚君思的山野生活方能安然如故。

那日之后,姚君思也找机会问过玉茗关于乌水银的事。因为玉茗灵识初开,修炼方面的事真的是一无所知,所以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乌水银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至于那黑石头则是她误打误撞得来的。

那天玉茗跑去流萤湖玩,正赶上一群精怪争抢乌水银的追打到湖边,争抢之际,石头落进了湖里,玉茗好奇就跳进湖里捡了来,精怪们当即一拥而上,然而玉茗三两下就给全部打退了,精怪们忌惮玉茗不敢再上前争抢,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带走了乌水银。而玉茗见那么多精怪抢这玩意儿,就觉得这一定是个好东西,单纯地想把这个好东西送给姚君思,让他开心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姚君思被玉茗一脸认真纯粹的表情撩得心弦漫响。

然而一想到这事,姚君思就不禁愁闷起来。

在姚君思眼中,玉茗就像明山的山水一样灵秀动人,尤其那双眼睛,干净到让人看一眼仿佛身心也跟着净化了,只要跟她在一起,姚君思就觉得四周的景物都添了一层明丽的色彩。

诗有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若玉茗是寻常人家的姑娘,便可如诗所言,但她不是,所以姚君思不敢妄求。

彤云说得那些姚君思听得明明白白,可也正是明白了这些姚君思才知道凡人和精怪的差异如此之大,就像一道巨大的鸿沟隔着他和玉茗。

让姚君思庆幸的是他没有一时冲动把自己的爱慕之情说出来,所以这些愁闷都成了他一个人的心事。等时间长了,那些被扬起的情感总会沉淀的,只是这段想舍又舍不得的磨人时光不知道要多久?

“诶——”

姚君思叹着气把画坏了的神像底稿换成新纸,收拢了自己有些发散的思绪后重新专注手中的事情。

这是村里托姚君思帮忙画的,来年开春村里要修缮村庙,庙里的神像斑驳败落也要重新塑,所以要画新神像的塑像图纸,以往都是去外头请丹青先生专门画,不过今年有姚君思在,村里人都知道他是肚里装墨的大先生,笔杆子拿得牢靠,所以就近请他来画新的神像图纸。

因为平日承蒙村里人照顾,姚君思便爽快应下了,真等动笔的时候才发现画塑像图纸并非容易之事。

往常画的那些松竹墨梅全都是凭自己喜好,可画神像就不能如此,那是要供在庙里受众人瞻仰的,必须符合大众的眼光才行,而且画图纸也很是讲究,因为神像要根据图纸来塑,所以要把每一处细节都画清楚写明白,否则等匠人开工做到一半再发现不对就会延误工时,要是耽误了竣工吉时,那可就是对神明的大不敬,到时候神明会不会发怒姚君思不知道,但他一定会成为全村的罪人。

好在是来年开春动工,留给姚君思画稿子的时间还算充裕。第一次干这活,姚君思查了好些资料才敢在纸上落笔拟草图,小心谨慎的程度不亚于当年在石阁修编典传。

神像底稿姚君思已经起了好几版,但是为了不负村人所托,他精益求精,决心要让这座神像成为独一无二的,甚至能千古流传的杰作。

然而,越是如此就越画不出姚君思想要的,令他苦恼不已。

 

日子一转便到了立秋,夏日余热未散,山中已悄然起了秋意。

这日,姚君思和空空蹲在池子边洗刚从园子里摘下的小菜,心里盘算着玉茗大概还要多久回家他好生火做饭。

其实庖厨之事姚君思兴趣不大,再加上空空也不挑食,所以从前都只是随便做点填饱肚子就行,可自从饭桌上多了个玉茗后姚君思就开始上了心,一来玉茗于他而言是不同的,肯定不能随便对待,二来就是姚君思喜欢看玉茗吃饭时的样子,哪怕只是一道简单的炒鸡蛋玉茗也会吃得津津有味让他很有成就感,于是常常这顿还没吃完姚君思就想着下顿再做什么给玉茗尝尝鲜。

想起来厨房水缸里还养着前几天从流萤湖钓回来的一尾肥美的青鱼,鱼肠里的泥沙也差不多吐干净了,今日正好下锅。

是该红烧好还是炖豆腐好呢?

姚君思正想着,忽然听见院子外有人在叫自己。

“姚先生!姚先生在家吗?”

姚君思起身甩了甩手,往院外一望,原来是常给他带柴火的樵夫王叔,只见王叔一路小跑着来到院子里,笑呵呵地跟姚君思打招呼:

“哎呦,姚先生在呢,这就好这就好!”

“怎么了王叔?”

“先生有贵客啊,说是京城来的,专门来拜访先生,快去迎迎吧!”

一听到京城姚君思心中一沉,敛眉问道:

“王叔,他们来了多少人?”

“多呢,一个个锦罗玉衣的,威风的不得了。”

“人到哪儿了?”

“就在后头呢。”

姚君思顺着王叔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群带刀侍卫已经到了院外,分两排整齐站开,一个戴小冠着大袖的男人带着两个随从从后面走了上来。姚君思认得此人,是当年琅琊王身边的侍人,看样子他现在应该统管了皇宫内侍。

一行人进到院子里,那人见到姚君思立马挂上三分笑,向他拱手作礼道:

“早先听闻姚郎官避世清修,今日老仆奉主命叨扰,还望姚郎官勿怪罪。”

姚君思虽心中嫌恶但毕竟是士族之后,该做场面的时候还是会拿出应有的风度:

“姚某早不在庙堂之列,担不起秦常侍这声‘郎官’。”

“姚郎官有所不知,两年前郎官辞官归乡后主上一直惦念安好,时不时将郎官名挂在嘴边,如此老奴岂敢不敬?”

“秦常侍不远千里而来,只是代人叙旧吗?不巧,姚某不得空闲,常侍若无他事,姚某不远送。”

面对姚君思的冷言冷语,秦常侍仍挂着那礼数周到的三分笑,说:“姚郎官稍安,老仆这便说正事。”

说完身后的随从立即捧上一只狭长的锦盒,秦常侍收起脸色从锦盒中取出一卷黄纸,朗声道:

“姚君思听诏——”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