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十四章
- 九陌晴 - 2021-12-03

心事被点破,姚君思心虚地蹭了蹭鼻子,问:“有何不妥吗?”

彤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看不出来?”

姚君思一头雾水,他该看出什么?

“还请前辈指点。”

彤云古怪地看着姚君思,说:“你同茗儿一起的时间也不短吧,她那言行举止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确实,玉茗看似妙龄,可心智却像个幼童一样。”

“妙龄?”彤云有些同情地摇了摇头,“还真是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啊,玉茗的年纪指不定都能做你奶奶,至于心智低幼那是因为茗儿是灵识初开的精怪,那些半吊子修为的精怪跟乌水银合化都得吃力抗,你让修为尚浅的茗儿现在去合化不是找死吗?”

“若只是修为尚浅,那稍加修炼不就可以了?”

“稍加?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很欠揍?”

“额,冒犯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我先前说了你们凡人天生灵识,一出生,灵识便跟着身体一起长,所以凡人修炼个几十年就能成仙。

而精怪的灵识和原身形体不是一体的,有的先化形后开灵识,有的先得灵识后化形,不管哪种,精怪在初获灵识后都需要一段时间去熟悉适应,至于适应快慢就得看造化,一般得要个几十年,不过茗儿资质还不错,少说也得十年左右才能掌握她自己的灵识,在那之后再精进修为,等茗儿够资格去合化,前前后后满打满算也得七八十年,你要是不介意,七八十年后再让她去试试吧。”

“七八十年……七八十年后自己都入土为安了,还谈什么介意不介意?”

当然这话姚君思也只敢放自己肚里头牢骚。

“前辈既然说茗儿资质不错,要不然就让她跟着前辈学些修炼的法门,她在我这儿也只能虚度光阴。”

“你倒是真替那小丫头着想。灵气方面的事有得教,但要怎么掌握自己的灵识谁也教不了,得靠她自己。不过,你说不定能帮上忙。”

“我?”

“是啊,凡人不是常教小孩儿一些修炼法子稳固他们的灵识吗?你可以给茗儿试试,看看对精怪管不管用。”

姚君思不禁皱眉,教授孩童的无非读书识字,这也能算是修炼?彤云莫不是在诓他玩儿吧?

不管怎样,既然茗儿暂时用不了乌水银那还是由他收着,至少在乌水银自行离开前他要确保茗儿不会接触到这东西,以后等时机成熟再跟玉茗说这些事吧。

“姚某还有一事想问问前辈。”

“讲。”

“前辈说山中精怪不喜与人为伍,可前辈同我如此亲近,不会有什么麻烦吗?”

“管得着我吗?”彤云不屑地哼了一句,手下意识地捋起了腰间瓷埙下吊着的流苏。

姚君思一看就知道那瓷埙和自己那套碎了的秘色瓷茶具出自同一人之手,不知道彤云是从哪里得来的。

“哦,有件事差点忘了跟你说。”彤云惊呼起来。

“前辈有何事要说?”

“青团,我要裹豆沙的。”彤云一本正经道。

“……好的。”姚君思说得字正腔圆。

“诶——好些年没吃了啊……”彤云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喃喃自语道。

“吃什么?我也要尝尝!”玉茗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姚君思一转头就看见玉茗轻巧地落进了院子,于是端起自己的茶碗走了过去。

“回来了,累吗?”姚君思把茶碗递过去。

“不累。”玉茗摇摇头喝了一口,惊喜道,“真好喝,这是什么?”

“酸梅汤。”姚君思浅笑道,“慢点喝,还有呢。”

亭子里的彤云眯起了眼,暗自嘀咕:我说你给自己泡了一碗怎么一口也不喝,敢情是给小丫头留的。

彤云摇着头端起自己的茶碗喝了一口,随之脸色一变,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碗里的酸梅汤,怎么突然就酸的涩口了?

几天后。

姚君思从农户刘伯手中接过一篮子大麦幼苗,听刘伯说没有艾草汁可以用大麦苗做的青汁代替,做出来的青团味道上也没什么差别。姚君思别无他法,只希望好久没吃的彤云已经不记得青团是什么味道了,要是尝出来了就说自己厨艺不精吧。

“刘伯今日是有什么喜事吗?”姚君思见刘伯一脸喜气,全然没有往日的疲累困苦。

“姚先生还不知道呢?”刘伯显然有些意外,乐呵呵地说,“倒真是有喜事,但不是老叟一人的喜事,是全天下的喜事啊。”

“什么事呀?”

“前不久先皇退位了,新帝登基后立马下旨给减了徭役和赋税,还昭告天下普天同庆,不仅大赦天下还让各地设宴庆贺呢。下个月附近的大镇子上会举办庙会庆典,姚先生到时候可以去瞧瞧热闹。”

“好,谢谢刘伯。”姚君思笑着应下。

聊了没几句姚君思就同刘伯作别。转过身,笑容从姚君思脸上褪去,眼底升起几分踌躇之色。

 

跟彤云约定好的第七天,姚君思折腾了半天终于做出了一屉看着还算过得去的青团,专门把最好的几个挑出来装盘给彤云送去,余下的就给玉茗和空空他们自己分去了。

彤云坐在廊道上对着远山吹曲子,关键是翻来覆去就吹那一首,吹了很多遍还不见停的意思,姚君思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前辈歇歇如何?你要的青团我做好了。”

姚君思在彤云身边坐下,把盘子递过去。

彤云终于放下了瓷埙,转头看了一眼又闻了闻,随即摇头嫌弃道:“这哪是青团?你不会是不知道随便做来蒙我的吧?”

这话姚君思听了就来气,自己辛苦这半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上来就打击人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

可转念一想彤云并不是人,跟她谈人情怎么都觉得奇怪,而且自己也没有事先告知因陋就简的原因,理亏在先姚君思也不好争辩什么只能好声解释:

“前辈要是指艾草做的那种,得等来年清明才会有。”

“清明?我以前吃的时候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节。”

“那前辈过去尝的或许也是用其他食材做的。我专门问过,青团用料多样,我做的这个也算一种,前辈既然想吃很久了,不妨先尝尝,没准觉得还不错呢?”

“青团就青团,还分这分那的?”说着彤云随手拿起一个尝了尝,眉一挑,说,“虽然不一样,不过尚可。”

姚君思笑了笑,把盘子放在两人中间,自己也拿了一个吃。

“那前辈的恩情姚某就算是还了。”

“还了一半。”

“咳咳咳咳!”姚君思好不容易咽下差点噎住的那一口青团,困惑道:“怎么还有还一半之说?”

“你做的又不是我想吃的那种,看在你辛苦做的份上,所以算你一半。”

妖怪也会讨价还价啊,姚君思自道是长了见识。

“前辈这话姚某无法认同,即便是同一个厨子也未必能将一道菜每次都做出丝毫不差的味道来。”

“哈~你说的真君子原来就是这么报恩的?”彤云幽幽道。

姚君思再次被噎住:“我这就去重新做,一定让您满意为止。”

“算了,你不是他,再怎么做都不可能会一样的,是我自己抱了莫须有的期待。”

他?

姚君思好像抓到了什么重点。

“前辈说说是哪位高人,我好向他请教一番。”

“你要去他坟头问吗?”

“……抱歉。”

“无妨。”

说完彤云又拿起了她的瓷埙吹了起来,还是那首曲子。

姚君思听了一会儿有感而发道:“前辈还真是喜欢这曲子,也是‘他’教得吗?”

彤云没说话,姚君思就当是默认了。

“想来那个‘他’生前一定很喜欢前辈,不然也不会又是做青团给前辈吃,又是教前辈这首曲子。”

彤云突然停了下来,一脸严肃地看向姚君思,问:“你说什么?”

姚君思愣了愣,心想自己是说错什么了吗?可姚君思并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啊。

“前辈吹得如此熟练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

彤云眯起了眼:“是什么?”

“这曲子叫《浣溪沙》,是凡间传唱极广的一首吴歌小曲,下到垂髫小儿,上到耄耋老人都会哼唱。”

彤云没明白,蹙眉问他:“那又如何?”

姚君思眨了眨眼,有些不可思议地说:“看来那人并没有将这首曲子的唱词一同教给前辈啊,那由我代劳给前辈说说。

这《浣溪沙》的唱词是这样的:

妾浣素纱绿水边,忽闻渡子摇兰桨。

碧波漾漾携客来,君子谦谦倚舲舟。

悦兮悦兮,见公子;忺乎忺乎,遇萧郎。

岸柳垂金线,薄纱叠云影。

隔水两相望,脉脉不可语。

飞廉知吾意,但化青鸟行。”

“前辈可听明白了?”

彤云低眉沉思起来,脸上的复杂神色可谓精彩。

“据说这首小曲是一位美丽的浣纱女作的,她在湖边浣纱时遇见了一位翩翩佳公子乘渡船经过,暗生情愫,可少女怀春的浣纱女羞于开口于是随口哼唱起来,希望带着自己心意的曼妙歌声能借着风传到那位公子耳中,所以这曲子人们也常用来向恋人表达爱慕之意。”

“你再说一遍!”彤云猛然转头,满目震惊地看向姚君,。

姚君思见彤云双眼泛红,有些失措,缓缓重复道:“这曲子是向恋人表达爱慕之意的。”

“哼,”彤云嗤笑一声,随即眼泪夺眶而出,“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傻子。”

彤云忽然变成这副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样子把姚君思给看呆了,他这是把明山的大妖怪给说哭了吗?

姚君思是泥塑的心肠,最见不得有女子在自己面前落泪,心想自己怎么也得说两句安抚一下,可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什么都会显得敷衍。

怎么办?

总之先让彤云把眼泪擦一擦吧。

姚君思身上摸索来摸索去,发现身上连块帕子都没有,除了系在腰间擦手用的围布。

没办法,姚君思只好把挽起的袖子放下来,伸手到彤云眼前,彤云瞥了一眼抬手推开了,自己抹去了脸上的泪痕,轻声说了句:“谢谢。”

姚君思立马呆住,这位明山大妖竟然跟他说谢谢。这就让姚君思弄不明白了,彤云谢他什么呢?

“不客气!”姚君思正思索间,玉茗忽然在背后出声代答。

姚君思教过玉茗很多东西,不过大多左耳进右耳出,可听到谢谢就要说不客气这点玉茗意外地记得很牢。

姚君思回头,看见玉茗两手都抓着青团,嘴里还嚼个不停,空空则扒着她去夺她手里比较大的那个青团。

两个小朋友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发生了什么事,闹哄哄地在堂屋里跑来抢去。

“你俩别在屋里打闹,小心磕着了!”姚君思无奈地大声喝止,但没有效果。

等回过头来,姚君思眼珠子都要惊掉了,彤云不见了!

那么个大活妖,刚刚还坐在身边抹眼泪,一转眼,不见了?!

姚君思在山居里找了一圈,彤云确实不在了,什么时候离开的?

来得突然,去得也这么突然,倒真符合彤云我行我素的性格。

姚君思挠了挠头,弯腰端起那盘没吃完的青团进堂屋去分给空空他们。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