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十六章
- 九陌晴 - 2021-12-05

正当姚君思家中迎来不速之客时,玉茗在林中也遇上了一个老古怪。

其实就是只老黄芝精(黄芝既中药黄精,又称仙人余粮。明山黄芝大有来头,不过那是另一个故事,此不多做赘述。),草木类的精怪普遍温和友好,然而玉茗却差点揍了他一顿。

玉茗是在巡完结界准备回家的时候遇上他的。因为心心念念着姚君思今日做的饭菜,玉茗迫不及待地往回赶,忽然,脚下扫过的草丛里伸出一只枯手猛地抓住了她的脚踝,低头一看,就见地上厚厚的草叶堆里翻出一张狰狞的脸,着实把玉茗吓了一跳,当即抬脚就要踹去,就听得一个虚弱喑哑的声音幽幽传来:

“帮帮我——”

玉茗愣在原地,确认这声音是这张狰狞脸发出来的,于是蹲下身拨开草叶,就见一瘦骨嶙峋的老人被压在一截朽木之下。

“好心人,帮我把身上的断木移开吧。”

玉茗见那截朽木大概数尺长,断口有盘子那么大,还长了好些菌子在上头,上手抬了抬的确有些分量但还不至于重到一个老人推不开的地步。

想到最近闯结界的精怪变多了,玉茗留了个心眼。

“你是谁,怎么会被压在这下面?”

“我本是这大山深处的一株灵草,因数月前有精怪合化不成引起山中异象才被这截断木给压住了,伤了本体不说,数月未沐光浴雨,元神都快散了……”老人停下来喘了口气,哀求道,“小姑娘你人美定然心也善,就帮帮我吧。”

玉茗左右瞧了瞧,果然在断木之下找到了一大蓬萎靡的灵草,于是手一伸,四周聚来的灵气将朽木裹住,再一翻手朽木便被轻巧地抬开了。

玉茗将老人扶起来,老人立即闭目调息,只见林中的光仿佛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进了老人的身体中,原先还奄奄一息的老人肉眼可见地恢复了生气。

见老人无事了,玉茗便起身准备离开却又被老人给拉住了。

“多谢姑娘了,老头子我没什么可以报答的,就将这个赠你。”说着把一棵手指粗沾泥带土的草根塞进了玉茗手里。

“这能做什么?”玉茗不解地看着手中的草根。

“这是我根上的一点须子,虽比不得人参还魂续命的功效,但好歹也有近千年的修为,这一点须子有病即可治病,无病也能用来养身,对修炼更是大有益处。”

“什么病都能治吗?”

“当然。”

“那正好可以给姚君思用。”玉茗欢喜道。

“嗯?姚君思是谁?”

“一个对我很好很好的人。”

老人忽然脸色一变:“凡人?”

“对。”

“不行!你把须子还来!”

“为什么?”玉茗连忙护住手中的黄芝根须。

“你个傻姑娘,凡人要成仙比起我们轻而易举,还用得着你上赶着助他修炼?”

玉茗眨了眨眼,不解道:“什么是成仙?”

老人皱眉扭头看向玉茗,见她真真切切的一脸好奇困惑,确实没有跟他在开玩笑。

“你连成仙都不知道,那你这么辛苦修炼做什么?”

“修炼?我从未修炼过。”

老人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玉茗。

“那你刚刚对灵气的调动是怎么办到的?”

“就这样啊。”玉茗随手一挥又演示了一遍她如何调动灵气,“自我睁眼就会,不用修炼的。”

“你是谁?”

“我,我是玉茗。”

“我不是问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意思是你知道自己原身是什么吗?”

这可把玉茗问住了,想了想说:“彤云说我是灵识初开的山精。”

“你认得彤云?”老人有些吃惊。

“嗯。”

老头捻着自己的胡子沉吟起来:“不可能,一般精怪要将灵气吸纳入体方能使用,你刚刚直接调用了山间灵气,这修为怎么可能是灵识初开的精怪会有的?”

“你过来。”

老人朝玉茗招手,玉茗不明所以但还是小心靠过去。

老人并双指点在玉茗眉心将一道细细的光流注入其中,玉茗顿觉有东西在体内游走让她很不舒服,下意识地想躲开但看到老人相当严肃的神情她也就没有乱动。

过了一会儿老人收回手小声嘀咕:“彤云那家伙,是故意的还是又看走眼了……”随即跪伏在地,对玉茗郑重道:

“明山黄芝老精九真,在此恭迎明山幼主。”

这下玉茗更听不明白了:“什么幼主,一种竹子吗?”

九真坐直身体,正色道:“幼主且听老朽慢慢讲来——”


看到那个锦盒姚君思就猜到了秦常侍此番来意,不管诏书上写什么他都不会接受的,但要是直接回绝,恐怕那群侍卫就会立即以抗命之罪带走自己,自己现在一介布衣,若反抗就罪加一等。

只瞬息姚君思便权衡了利弊,想好了对策,举手深深作揖,俯首恭听。

空空见姚君思行礼听诏,也驾轻就熟地拜伏在地,而樵夫王叔这辈子头回见此等场面,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看了眼姚君思,又看了眼空空,最后也慌慌张张地拜伏在地。

一时间四下无声,唯有秦常侍宣读诏书的声音回响林间。

诏书不长,无非是新帝登基求贤若渴以及抬高姚君思的奉承话,听在姚君思耳中分外生厌。

诏书宣读完了,秦常侍又堆起那三分笑说:“主上曾言若得姚氏麒麟子倾力辅佐,江山可安,社稷长宁,所以这尚书郎的位置主上一直为姚郎官留着。”

姚君思不为所动。

秦常侍眉头皱了皱,继续笑着说:“姚郎官,快起身接诏书吧。”

“此诏,姚君思不能接。”

秦常侍一僵,缓缓收起笑脸凌然道:“郎官可知自己说的什么,老仆许是听差了?”

“姚某前些日忽染重疾,如今尚未痊愈,烦请秦常侍代为上呈,说姚某病残之躯无力任职公干,故主上诏命,姚君思无法承领,惟恳主上垂怜,容姚某在此荒山野岭苟存残喘。”

秦常侍眯起眼打量了一下姚君思,想起刚才见到他时确实瞧着气色不好,于是收起诏书,快步上前搀起姚君思殷勤过问,姚君思瞟了眼那只搭在自己脉搏上的手没有说话。

“姚郎官身体欠佳为何不早说,让郎官在屋外吹这些风,快快进屋去。”说着就要扶姚君思进屋。

姚君思一把按住,浅笑道:“多谢常侍关心,姚某近来一直卧床养病,好不容易下得床了到院里透口气,赶上常侍来访,可惜姚某抱恙在身抽不出精力招待,还望常侍莫怪罪。”

“怎会,姚郎官好生将养才是。”说着秦常侍四下瞧了两眼,又说,“看郎官身边也没个能打点的人,不如就将老仆的两个随从留给郎官使唤吧。”

“常侍好意心领了,空空虽小,但能干的活不少,何况姚某如今需静养,人多了怕惹得眼烦心急又要闹毛病。”

“可郎官……”

“啊,天色不早了,秦常侍再不起程恐怕要赶不上城门落锁了。”

姚君思送客的意思这么明显,秦常侍也不好逗留:

“那老仆这就告辞了,姚郎官的事老仆会向主上一一禀告的。”

“有劳了,秦常侍慢走,路上多加小心。”姚君思一拱手,不再多言。

见姚君思如此,秦常侍也只能叹气离去。

等秦常侍走了,姚君思回身去扶王叔,王叔却毕恭毕敬地给姚君思行礼:

“小民拜见姚郎官。”

姚君思笑出了声:“王叔是在打趣我吗?”

“小民岂敢?!”

“那就快起来吧,你这样可要折煞我了。”说着姚君思去搀人起来。

王叔连忙摆手,惶恐道:“郎官不必如此,小人可以自己起来。”

“别郎官郎官的叫我了,王叔你也听见了那任命诏书我没接,我还是明山的姚先生,现在是,以后也是。”

王叔有些为难地点点头,说:“知道姚先生非等闲之辈,没想到皇帝的诏命先生说不接就不接,姚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姚君思两手一摊,随意道:“闲人一个咯。”

“对了王叔,今日之事还请你切勿外传?”

“为何?那些贵人来过村里,村里人都知道的。”

“他们说是来拜访我的,不是吗?”姚君思笑着说。

王叔难以理解,但还是点头应下了。

等姚君思把王叔送走再回来时空空已经把小菜都洗完了,抱着菜篮子问他:

“公子,我们还能继续住在这里吗?”

“当然。”

“真的?”

“你公子打定主意的事谁也改不了,所以今后我们就跟茗儿安心在这儿住着。”

空空一想到玉茗就瘪着嘴嫌弃道:“可她老跟我抢东西。”

“那你到底想不想继续住?”

“想。”空空答得干脆利落。

“那就别去计较这种小事,今后也多让着她些,知道了吗?”

“哦。”

二人说着去了厨房,不一会儿袅袅炊烟从窗户飘出,飘出山林,在碧空下散去。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