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十九章
- 九陌晴 - 2021-12-08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玉茗坐在花架下轻声哼唱着,看着手中铜镜里的自己的长发被姚君思一缕一缕轻轻挽起。

这首《桃夭歌》是婚娶时必唱的,自打看了那日娶亲后玉茗就学会了,成天哼唱着,姚君思也没劝阻她的意思,毕竟玉茗的歌声确实好听。

听着玉茗哼了不知第几遍的《桃夭歌》,姚君思拿着檀木梳子细细梳理着玉茗的长发,随后用簪子将长发一点点挽起簪住。

簪子是之前买回来没用上的那些,至于为什么又被翻出来用了,还得从那天婚宴结束后说起。

农家人的婚宴不会闹到很晚,一般定昏时分就散了。姚君思带着玉茗和空空走在回家的山路上,空空趴在姚君思的背上睡着了,玉茗则提着灯笼哼着歌在前头蹦蹦跳跳地走着,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玉茗忽然停下来转身跟姚君思说:

“姚君思,我也要成亲。”

这出其不意的一句险些让姚君思绊倒。

抬头去看玉茗,烛火朦胧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姚君思心思转了几转,认为玉茗应该不明白凡人嫁娶的意义是什么,所以这话大概只是她正在兴头上一时的戏言罢了。

玉茗还在等姚君思的答复,静默半晌,姚君思说:“你是想当回新娘吧?”

“嗯!”

不出姚君思所料,玉茗果然是玩心上来了。

“新娘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这又不是过家家。”

自己满心期待的想法被姚君思一口否决让玉茗十分失落,但又不甘心地问:“那我要怎样才能当你的新娘?”

姚君思愣了一下,觉得玉茗话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她要当自己的新娘?

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又是一时的戏言?

还是……

姚君思心底那份情感有些蠢蠢欲动。

山路上很黑,只有玉茗提着的灯笼照出一圈浅淡的橙光,四周草丛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是秋虫在低语还是有其他兽物在窥视。

“你想当我的新娘,为什么?”姚君思问完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

“因为,”玉茗一脸认真地思索道,“跟你在一起很开心啊,你会做好吃的,会念书上的故事给我听,还会陪我玩,还会……”

“……”姚君思自嘲地笑了笑,打断她说,“小孩子可做不了我的新娘。”

“小孩子?我吗?”

“你说得那些空空也是这么想的。”

“我跟空空不一样!”

“嗯嗯。”姚君思敷衍着。

“我已经会写很多字了,会背的诗也比空空多!”

“哦,那可真是厉害。”姚君思继续敷衍。

“姚君思,我不是小孩子!”

“知道了,你别喊那么大声,空空一会儿该被你吵醒了。”

“哼!”玉茗气鼓鼓地提着灯跑了。

“茗儿,灯!这么黑,我没法走!”

第二天,姚君思正清扫紫藤落下的枯叶,玉茗忽然兴冲冲地跑过来朝他一伸手说:“姚君思给我戴这个!”                                                                                                                                              

姚君思低头一看,玉茗手里拿着一把簪子发钗,是之前买来她不肯戴的那些,不由得眉头一皱:

“你怎么找到的?”

因为怕两个小家伙把这些东西翻出来玩坏了,姚君思就放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一直没人动过,没想到竟然被玉茗给找出来了。

“我,打开一个箱子就找到了……”

见玉茗说话支支吾吾,眼中还有躲闪之色,姚君思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

“茗儿,你是不是又偷偷找我藏起来的金碧粉了?”(金碧粉:既青金石磨成的细粉,一种作画颜料,亦可入药炼丹,由西域商队引进,较为昂贵。)

“啊?”玉茗一时没反应过来。

“都同你们讲了几遍了,那东西不能玩,先前就被你们浪费了半罐,剩下的我还要拿来画图稿用呢,可经不起你们霍霍。”

“我没有。”

“没有?”姚君思有些怀疑,但转念一想玉茗不想说的事宁可闭口不说也不会撒谎,那么玉茗到底在翻找什么才会找出这些簪钗呢?

难道……

“难不成你动了我的香料盒?那是每日要点来供奉老子像的,你可不能因为好闻就拿来玩啊。”

“那东西我也没碰,哎呀,你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快给我戴这个。”玉茗把簪钗一股脑儿塞进姚君思手里。

听玉茗如此言语让姚君思更加觉得有古怪,但是玉茗的行为有时候就是那么让人捉摸不透,或许她真的只是随便翻了翻就找到了吧。

姚君思不再多想,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转而调侃道:

“你以前不是嫌重不肯戴吗,怎么今天又想着要戴了?”

“新娘戴着好看,我也要戴。”玉茗说着就坐在了姚君思面前,仰起头一脸天真烂漫地看着他。

又是新娘?

姚君思也是想不明白了,玉茗去看了个热闹怎么回来就对新娘那么念念不忘?

“你不戴这些也很好看,学人间女子那般饰美反倒会让你失了本色。”

然而这些赞美的话玉茗压根没有听进去,她只听出来姚君思不肯给她戴这些簪钗,于是拽着他的衣服央求道:

“我就要戴嘛,给我戴上吧,姚君思给我戴嘛~”

姚君思最受不住玉茗同他撒娇,只得连连答应,不过玉茗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叫撒娇,她只知道只要这样做姚君思就会变得特别好说话。

“好好好,我给你戴,你先松手让我去拿梳子和镜子来。”

“快去快去!”刚还拽着姚君思不放的玉茗当即脱手,还顺手推了他一把。

姚君思好笑着摇摇头去了屋里,出来时看见玉茗坐在花架下喜滋滋地捋着自己的一缕长发玩,那小女儿家姿态不禁让他想起了族中那些姊妹,平日里一副竖眉叉腰不好惹的样子,可当她们有了心上人后也会露出这般含羞忸怩的姿态。当然,姚君思不认为玉茗心里头装的会是那种事。

新娘复杂的盘头髻姚君思是梳不来的,好在族中姊妹多,女子的及笄礼姚君思也在旁见了好几回,便以及笄的样式给玉茗束发,之后便有了前头恬淡悠然的一幕。

这边姚君思正给玉茗梳着头,那边空空忽然从院外奔入,一下子撞到姚君思身上抱着他的腰大喊:

“公子!”

“你又怎么了?”

这一个两个的没个消停,姚君思有些头疼地低头看向空空,见他一身灰土立即拉开他上下察看了一番,正色道:

“你跟人打架了?”

“没有。”

“那你这身土哪儿弄得?”

“我跟小五阿细他们扮檀季将军打胡羌,我当将军,带着我的兵躲在草垛里偷袭,一下就把阿细他们这些羌人打败了,公子我是不是很厉害。”

“行了,赶紧去把脏衣裳换了,三天两头土里滚树上蹭的,你都快没衣服穿了知不知道?”

“哦,”空空噘着嘴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说,“不对,我还有事没说呢。”

“什么事?”

“公子,阿细他们明天要去镇子上看庆典,我也想去!”

“庆典?”玉茗顿时来了兴致。

“对啊,到时候会有好多好吃的,还有好多好玩的,听说还能看到板凳龙呢,唔!”

姚君思一把捂住空空的嘴,庆典这事儿空空不提姚君思都忘了,都城那位新主设的天下宴他可不打算参加。

“姚君思!”

姚君思暗道不妙。

“我也要去!”

玉茗转身和空空两个人一起满眼期待地看着姚君思。

姚君思捏了捏眉心,想借故推辞:

“家里没人又有精怪闯空门怎么办?”

“不打紧,我早把结界换成我自己的了,我的结界绝对不会放任何一只精怪进来的。”

“可是,我还没完成我的画稿。”

“哎呀,公子你的画稿又不急着交,不差这两天的功夫。”

“但是……”

“去嘛,姚君思~”

“公子,我们就去看看吧~”

被玉茗和空空缠着吵着闹着要去看庆典,姚君思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他们,但前提是明天去之前必须把每日要做的功课都完成。

于是当日,姚君思难得度过了清净的一天。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