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十八章
- 止雨化晴 - 2021-12-07

亭子里,叶兰卿负手而立,看着院子里与上次截然不同的景致暗暗赞叹,也不知道姚君思花了多少心思才收拾出这一方小天地,看来他是真的想在这里定居,只是……天,总不遂人意。

姚君思这次没有在泡茶,而是一手放在垫枕上,看着对面那个中年人三指把着他的寸口脸色变了又变。

听叶兰卿说这位中年人是他专程请来的民间高医,精通岐黄,被他诊治过的患者无不药到病除。

望闻问切了好一阵,最后医师问姚君思:“姚公子近日可服用过什么药?”

姚君思整了整自己的袖子,回道:“前段时日遇到个游医,吃了他几贴散药便好转许多,具体什么药姚某也不知。”

医师点点头,提笔写方子:“此人定是高人,可惜不知高人用药几何,在下不敢乱开方子冲了药性,只能为姚公子配几副滋补的药帮着调养身子。”

姚君思一看药方上的药材,那哪是山野乡村能有的,而且先前喝过彤云那苦到舌头发麻的药姚君思是真的不想再碰了,所以想开口婉拒了却被叶兰卿按住,代答道:

“有劳了,这上头所需的药材叶某会代为准备。”

姚君思看了叶兰卿一眼便不作声默许了。

看完诊,二人闲聊了许久,姚君思从叶兰卿零零散散的话中得知新帝一登基就以雷霆手段处治了朝中一干奸佞,又平定了乘乱进犯的戎狄,之后颁布多道新政安内,短短数月便治内乱平外患,如今朝野内外都道是明君现世。

将叶兰卿和医师送出山居,姚君思仰头看见天上一队秋雁飞过,山中瑟瑟秋风吹着姚君思的衣角,风里带着桂花的香气。

“该做桂花酿了。”

姚君思喃喃自语了一句,卷起袖子继续做没做完的花架。

山林外,叶兰卿将医师恭送上马车后,自己则上了另一辆马车,随后两辆马车分道而驰。

叶兰卿看着车窗外飞驰而去的山色出神,他与姚君思时有书信往来,姚君思却从未在信中提及患病之事,直到皇帝命他带一位“民间高医”去探看才知他病重,慌忙带着人马不停蹄地赶来,心吊了一路,等看到人还活得精神奕奕后才放下来。

来之前叶兰卿对皇帝特地命自己带人来探病心生疑惑,但着急姚君思的病也就没细想,后来跟姚君思聊了才明白原来皇帝是在他这吃过闭门羹才会用这么迂回的方式来探他的病情。

叶兰卿也是服了两人,明明一个雄才大略,一个经天纬地,要是没有当年那件事,两人如今或许就可比肩桓公管仲,可惜姚君思是非曲直分得明白,而皇帝却是身处浑水步履薄冰,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就成了两人之间解不开的结。

既然皇帝下诏召姚君思回去已然是在向他示好,但是姚君思刚直不屈直接驳了皇帝面子,现在皇帝还能派人来探病,可往后皇帝要是哪天没了耐性……叶兰卿不敢想下去。

不管怎样,少念眼下无事便好。

另一辆车上,除了先前的那位医师,还坐着另一个人。

“太医令,姚郎官的病如何了?”

“姚郎官并非常侍所言呈死脉之相……”

“怎会,秦某人为他把脉不出半月,常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

“自然是不能,秦常侍且听卑职把话说完,姚郎官虽非死脉之象但卑职观其脉象却有些反常。”

“详细说来。”

“姚郎官的神、根皆平,唯独胃气细弱。胃气乃脉象统帅,胃气细弱按常理应是脏腑受损,气虚血弱之征,但瞧郎官精神面貌似乎又不是。”

“所以呢?”

“恕卑职才疏学浅,实在诊不出姚郎官为何病,但听郎官说他曾吃过一位游医的散药,兴许是那药有奇效吊住了姚郎官一条命,因此令他暂时无碍。”

“暂时无碍……”秦常侍沉吟起来,心中暗自揣摩。

自己伺候的那位主谋略深远,一上台便稳住了时局,但根基尚浅,少不得要拉拢势力。且不说姚氏乃地方豪门世家,单就姚君思此人在那些雅士中便颇有声望,想要收服士族人心召姚君思回朝是最省心的法子,岂料姚家小儿以患病为由推了诏命,主上若要彰显圣明最好的办法就是效仿蜀汉昭烈帝三顾茅庐的事迹,他要助主上成事就得……

“太医令。”

“秦常侍有何吩咐?”

“复命时告知主上姚郎已无碍便可。”

“卑职明白。”

之后又过了几日,叶兰卿把方子上的药材都寄给了姚君思,除了药还有好些吃的和过冬御寒用具在里头。其实里头有些药材凭叶兰卿的能力也未必能弄到,至于到底从哪儿弄来的姚君思不想去深究,之前那个“高医”的身份他早看出来了,没有戳破一来是不想让自己的好友为难,二来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害了无辜的人。

那些药材姚君思转送给了村里的行脚医,吃的则被玉茗和空空眨眼间分完了,姚君思只好在搭好的花架下写诗回赠聊表谢意。花架上缠着那天玉茗和空空从山中挖回来的紫藤,原先是让他们去找些种子或者枝条回来的,没想到两人直接连根挖了整株回来,让姚君思哭笑不得。

或许未来的日子不会平静,但现在的姚君思只想认真享受眼下闲云野鹤的时光,有一日算一日。

 

姚君思在明山的生活总的来说还算安逸,但偶尔也会有遇上些意料外的事让日子不那么寡淡,就比如当下,村中同他差不多年纪的二牛拿了一盘喜饼来,站在他面前跟他说他要娶亲了。

“明日就成亲?怎么那么仓促?”

在姚君思的印象中,族中有嫁娶之事全族人早几个月就要开始忙活了,聘三书备六礼,定名单改菜单,大大小小的事情让族中长辈无暇顾及其他,因此这段时间是姚君思这群小孩子最快活的时间。

“这还仓促呢?我恨不得今日就完婚,好跟媳妇早点热炕头。”

“可娶亲是大事,那么多礼数章程一天怎么来得及?”

“吉日早前就定好了,该准备的平日空闲里也一点点置办好了,而且村里难得出件喜事,所有人都会来帮忙,不会来不及的。我们是乡里人,要跟大户人家那样大操大办的话一堆活就没法干了。”

姚君思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婚嫁对寻常人家而言只是跟一个愿意和自己共度余生的人一起过日子那么简单。

“真要我来写?”姚君思有些为难道,“要不还是请村里长辈写吧,我这资历不太合适。”

“无妨无妨,先生的字是十里八乡顶好的,能劳驾先生写这喜字喜联,是我二牛的福气。”

说着二牛已经把红纸铺在了姚君思面前,还殷勤地给姚君思磨起了墨。

盛情难却,姚君思只好应要求写了喜字喜联给二牛,本来还包了个红包随份子但是被二牛给拒了,说是请他帮忙写了字就不能收礼了。

“明日先生定要来吃喜酒啊。”二牛嘱咐了几遍才抱着红纸乐呵呵地走了。

等二牛走后,书房门口鬼鬼祟祟地探出两个脑袋。

“有话就说。”

“公子,喜宴上一定有很多还吃的吧?”

“姚君思,娶亲是什么?好玩吗?”

姚君思一看两人期待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想去?”

两个人点头如捣蒜。

空空去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玉茗让姚君思有些犹豫。

自从姚君思在明山住下就没见玉茗下过山,而且跟玉茗相处这么久,他发现被山中精怪忌惮的玉茗其实相当怕生。

起先,姚君思以为是彤云说的那样玉茗也是不太喜欢凡人的,但后来发现玉茗只是单纯的怕生,因为山居时常有来寻他讨要字画的访客,而那个时候玉茗就会提前避开,不过又会躲在暗处好奇观察,所以村里人从未在山中遇到过玉茗,而玉茗也从未接触过姚君思以外的人。

“你真的要去?山下可都是你不认识的凡人。”

“要去,有你陪着不要紧的。”

姚君思听了心头一暖,继而又问:“怎么突然想着去凑凡人的热闹了?”

玉茗抿了抿嘴,说:“我就是想看看书上写得那些人间烟火到底是什么样的?”

姚君思摸摸玉茗的发顶,柔声道:“好,那就去看看吧。”

第二天,姚君思给玉茗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拿衣带东绑西绑才将宽大的衣服改的稍显合身。之后,姚君思拿出上次买了没派上用场的黛石把玉茗化成了个“浓眉大眼”的俊俏少年,好在玉茗对美丑没什么概念,也就没在意这些细节。

    姚君思这么做有自己的考量,外人一直以为他独居明山,身边突然出现个女子必然惹人生疑,凭村里那些妇人的快嘴,隔天就能传出什么匪夷所思的谣言来,重要的是玉茗仙姿佚貌,直接出现在众人面前,新妇的风头绝对会被压过去不说,以后山居怕是要永无宁日了。权衡利弊,姚君思这才让玉茗女扮男装,化作来探亲的表弟跟自己前去赴宴。

到村里,正赶上接新娘,全村人都聚在新娘家门口,空空跟村里的孩子混得熟识就自顾自扎堆玩去了,姚君思和玉茗则在人群中看热闹。

第一次见这么多凡人,玉茗显然有些不适应,怯生生地躲在姚君思身后新奇地瞧着周边发生的一切。

等新娘出门姚君思才知道二牛娶的是同村的倩娘。

姚君思见过倩娘几面,虽远不及玉茗但人生得倒也着实水灵,在村里有一枝花的美誉,没想到这枝花竟被憨壮的二牛给折走了。

与都城那些达官富贵嫁女儿不同,这里没有十里红妆,没有香车宝马,连新娘身上的嫁衣都是从她开始学女红后为自己一针一线缝制的。

一切都都显得如此简陋,可给姚君思的感受却是那样的真实纯粹:所有人都在庆祝一对新人结成连理,都在为他们的终成眷属而高兴,都在真诚地祝福他们拥有美好的未来。

在这片喜气洋洋的氛围中,姚君思难免有些感慨,他转头看向玉茗,只见玉茗完全一副看呆了的样子,眼睛直直地盯着倩娘,她眼中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那位娇美的新娘。

这是姚君思第一次见玉茗露出这样的神情,想来话本上写的仙子思凡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