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二十一章
- 九陌晴 - 2021-12-10

“你这小娘,穿得如此光鲜,买东西怎的不付钱!”

“钱是什么?”

面对摊主的突然发难玉茗有些不知所措。

“嘿,还装起疯病了?管你真疯假疯,休想赖账,不然拉你去见官!”

“什么疯病,什么见官?”

“少来,要么拿钱出来,要么把东西放下!”说着摊主就去夺被玉茗紧紧护在手里的东西。

摊主说的玉茗无法理解,但她知道对方很生气,可她又不清楚对方为什么生气,再加之边上围了越来越多的人,玉茗不由得慌了起来,下意识想去找姚君思却被对方牢牢扯住。玉茗见挣脱不得越发着急,也顾不得会不会伤到人聚起灵气就要一掌挥过去。

“放开!”

玉茗忽然觉得手上一松,有人拍开了钳制住自己的手还挡在了自己面前,玉茗抬头一看,这人正是姚君思。

摊主上下打量了一眼姚君思,哼声道:“这是你家娘子?”

“是又如何?”

“闲话少讲,你娘子拿了我三个面人,赶紧付钱!”

姚君思看了眼摊位,摊上插了几排精巧可爱的面人,又回头看玉茗,玉茗怯生生地躲在自己身后,手里护着三个面人。

“你怎么能确定我夫人手上的面人就是你摊位上的?”

“哈?你去好好看看,整个庙市上就我一家卖面人,她手上的面人不是我家的还能是谁的?”

姚君思再看了眼玉茗手上的面人,一男一女再加一个小娃娃,形态材质都跟摊位上的同出一辙,明显是他家的了。

“多少钱?”

“一个百钱”摊主见姚君思穿得虽素但衣料上乘,人又来得个痛快,于是动起了歪脑筋。

摊主坐地起价引得周围看客议论纷纷,姚君思听见了但也懒得同他计较,他还得安抚受了惊吓的玉茗。

姚君思掏钱之际,那摊主见自己占了大便宜竟得意地耍起了嘴皮:

“我说这位郎君,往后可得管好你这傻婆娘,今日她想靠装疯卖傻赖了我这小本生意的帐,我亏事小,丢得可是你们大户人家的脸面,不看好了,来日指不定会给你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呢。”

姚君思停下手,面色不悦道:

“我夫人我自会教诲,何劳你操这份闲心?”

“怎么,还怕人说了?早干嘛去了,带个傻婆娘上街也不知看顾好,惹了事你怨得了人嚼你口舌?”

“好了,人郎君都付你钱了你就少说两句,做生意讲个和气生财。”看不下去站出来调和。

摊主一听有人给眼前的公子哥说好话更加不服气了,越发得理不饶人:

“有钱怎么了?有钱还不是做这等偷鸡摸狗的事!”

姚君思知道此人不过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同他胡搅蛮缠没甚好处,但对方若只是针对自己姚君思也就罢了,可他一口一个傻婆娘,玉茗即便不懂什么意思但也感觉出了对方的恶意,此刻不安地抓着姚君思的衣袖,这让姚君思如何能忍?

姚君思默默地掏出一粒明珠放在摊位上,摊主立马瞪大了眼,拿起珠子仔细端详,那珠子大如鱼眼,圆润饱满,表面亮的能照出人来,完全不是市面上那些米粒一样的散珠可比的。

“这珠子够买你摊上所有面人吗?”

“够,够!”

摊主连连点头,这珠子何止能买他摊上所有面人,都能换他半年的口粮了。

姚君思又转身问玉茗:“这些面人里还有哪个想要的?”

玉茗摇摇头,说只要手里三个。

“那好,你回去跟空空继续看戏吧。”

“你呢?”

“我一会儿就去找你们,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玉茗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围观的人以为事情就这么了了,没热闹看就准备散了,忽然姚君思拿起一个面人说:

“你这面人捏得倒真是不错。”

摊主没想到公子哥会夸他,立马鼻孔朝天牛了起来:“那是,但凡你在镇上打听面塑手艺,哪个不提我面人张?”

姚君思没有理会他的自吹,而是叹息了一句:“可惜。”

“可惜什么?”

姚君思不答话,直接拔下那几排面人随手扔到了大街上,那些面人顷刻就被过往的车马行人给碾地粉碎。

“你做什么?!不要就别买,糟蹋我东西干什么?”

“因为这些面人,我夫人不喜欢。”说着姚君思又掏出粒明珠丢给摊主,“另外,你这两天的生意我包了。”

摊主还没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就见姚君思一把掀了他的摊子,随后拍了拍手上的灰扬长而去,留下众人在原地瞠目结舌。

此事不到半日便在大街小巷传开了,其实这也算不得大事,奈何小地方人平日里出件芝麻绿豆的事也能津津乐道,像这种世家公子盛宠娇妻掷珠掀摊的事更成了绝佳的谈资,听得那些未出阁的姑娘个个艳羡不已。

当然姚君思他们是不知道这些后续的,在镇上游玩至天黑才回到旅舍歇下。

房间里,玉茗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盯着插在帷帽上的面人看,白日那事她知道应是自己犯了错才会让对方那般生气,甚至还连累了姚君思,虽然姚君思什么也没说却让玉茗更加懊恼自己怎么一来就惹出了麻烦。

要是那时自己能再从容一些就好了。

玉茗长叹了一声,想起那个摊主她还发慌,她没想到凡人还有这样的一面,前一刻对你喜笑颜开,一眨眼就能变得凶神恶煞,就跟带了好几张面具似的,这么善变要她怎么从容应对?

“扣扣——”房门被人敲响。

“茗儿,睡了吗?”

是姚君思的声音,玉茗跳起来去开门,只见姚君思拎着一只食盒站在门口。

“八宝羹,吃吗?”

“嗯。”

姚君思进屋放下食盒,看到桌子上那插着三个面人的帷帽笑了笑没有说话,坐下来看玉茗吃羹。

玉茗吃得心不在焉,姚君思看得出她对白天的事还有芥蒂。

白日那事后玉茗就格外安静,做什么都小心翼翼,连饭桌上也不跟空空争抢甚至还把自己那份让给了空空,所以姚君思借旅舍的厨房专门做了这碗羹给玉茗当宵夜,顺道来给她开解开解。

“姚君思,我们回去吧。”玉茗吃到一半突然开口说。 

“明日绎祭最是热闹,有抬阁,有万舞,你不想看看吗?”

“抬阁?万舞?”玉茗眼睛一亮转瞬又熄了下去,“算了,那么多人,我还是不要去了?”

姚君思挪了挪位置挨着玉茗坐:“怎么,是嫌人多太挤吗?那明日我们便找个人少的地方看”

“不是。”

“那就是还在生那个面人摊主的气吗?”

玉茗抿嘴不语。

姚君思拉过玉茗的手,直视她那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柔声说:“茗儿,那人说的话你不用听进去,为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生老半天气可不值。”

“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难受……”

姚君思从没见过如此受打击的玉茗,没想到面人摊的事会给玉茗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姚君思不禁责备自己当时怎么就自顾自地喝茶去了,明知道玉茗不熟悉凡人的世界他就应该寸步不离地陪在身边才是。

“那你到底在为什么不开心呢?告诉我好吗,茗儿?”

玉茗盯着姚君思看了一会儿突然搂住了姚君思的脖子,把脸埋在他颈窝委屈道:

“我要是没吵着让你带我来就好了,就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姚君思有些惊讶,玉茗说得跟他想的不一样,他还以为玉茗是听了那些夹枪带棒的话而难过,然而玉茗却是想着自己给他添了麻烦而失落。

姚君思心中欣慰,轻抚着玉茗的背打趣道:“你平日里给我添得麻烦还少啊?也不差这一件。”

“你是不是嫌弃我什么用都没有?”玉茗紧张地抬头看姚君思,看他是不是真的嫌弃自己。

姚君思看着玉茗那慌张的小模样就笑了,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说:“怎么会呢,明山上的精怪都怕你,你还能用仙术保护我,我的茗儿最厉害了。”

“这又有什么用,我对凡人一点都不了解,一不小心就会做错事。”

“不了解就慢慢去了解。你看,我也是凡人,你是一天就认识我的吗?”

看着玉茗眼睛慢慢亮起了光,姚君思知道她已经想通了,于是继续问:“明日的庆典还去看吗?”

“去!”

“那就把羹吃完赶紧洗漱休息,明天得起个大早呢。”

“好!”

玉茗开心地吃着剩下的半碗八宝跟,姚君思松了一口气,眼睛一瞟又看到了那三个面人,随口问道:

“那些面人里比这三个好看的有不少,你怎么只要了这三个?”

玉茗含糊不清地答话:“因为只有这三个长得像。”

“像什么?”

玉茗放下空碗,拿起那三个面人生给姚君思讲解:“这个是你,这个是我,这个小的就是空空。”

“像吗?”姚君思仔细看,除了衣着相似怎么都看不出哪里长得像。

“像。”

玉茗一脸肯定的样子让姚君思想起了挂在书房的那串“糖葫芦”人像写真图,点点头说:

“你说像就像吧。”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