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无相神女】第二十二章
- 九陌晴 - 2021-12-17

天如黑绸,唯有启明星在东方天际明灭闪烁。

镇子上已经有人开始在街上走动,他们借着星光赶往镇上规模最大的社稷庙,想要抢占个好位置。

社稷庙朱漆斑驳的大门紧闭,然而里头却灯火通明。

庙里前院,人们正围着一座足有两人高的金漆木雕大神龛打转,仔细检查各个部分是否牢固,红绸彩带是否扎紧。

后堂,参与仪仗队伍的人们正忙着乔装打扮。镇上被选中的年轻貌美的小娘子换上彩衣,描眉画目,转身变作侍奉社稷神的仙子,而被选中扮演仙童的孩子则一边打着瞌睡一边被自己的父母换上衣服,抹上两团胭脂,再在眉心点上一点红。

负责这次祭典的主祭带着五六个陪祭和一群副手在庙里四处走动,清点物品,核对祭典的流程,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各类大事小情,为祭典做最后的准备。

所有人都在忙碌,所有人都在等待。

庙里的铜壶刻漏里静静地滴着水,那个被众人紧张期待的刻度渐渐显明。

东方即白,鸡人唱晓。

一切就绪,主祭领着所有人在社稷神前进香祝祷,待祝祷完毕,主祭一声高呼:

“请神!”

几个腰缠黄绸,头戴红巾的青年壮汉上到神座将泥塑彩绘的社稷神像小心抬下,再由主祭庄重的披上红布。

“入龛!”

神像被小心地请入神龛,落定坐稳。

“迎神登程!”

社稷庙的大门缓缓打开,外头街道两旁站满了来看热闹的人,此刻纷纷探头伸脖想先睹为快。

鼓乐声随之而起,最前头的礼乐队伍吹吹打打先出了门,提着莲灯的小仙童跟在后面为神像开路,神龛随之被八个青年壮汉稳稳抬起抬出了社稷庙,而仙子们抱着花篮随侍左右,五彩旌旗一面接一面跟着竖起,与捧着供品的侍从一同走在队伍后头。

“羽銮从动,金驾时游。

教腾义镜,乐缀前修。

率先丹耦,躬遵绿畴。

灵之圣之,岁殷泽柔。”

在主祭的唱祷中,抬阁队伍将绕镇一圈,最后将社稷神送到在镇子中央的道场空地上,早在多日村里工匠就在那里搭好了壮观的神台,一直等着这一天。

 

    “姚君思,快来!”玉茗兴奋地跟被困在人群中的姚君思招手。

    姚君思艰难地扒开人群挤到玉茗的身边,直到牵住了玉茗的手才松了口气。

来之前姚君思还千叮万嘱地让玉茗跟牢自己,可一到地方玉茗手一挣就像条鱼一样混入了人流中,可把姚君思紧张坏了,眼睛一直盯着玉茗动向在人群中拼命拱。可明明就几步的距离,姚君思却怎么也无法靠近,这不禁令他心生恐慌,似乎玉茗会随时自己面前消失不见。所以在抓到玉茗的时候,姚君思跟她十指紧扣,生怕再一个不留意又会失去她。

姚君思抹了把汗,这才注意到刚才挤过来的时候鞋子差点别人踩掉,衣服上也不知道到被什么东西勾破了,弄得甚是狼狈。

原本姚君思是不用这么狼狈的,他和玉茗其实很早就起了,那时候来就可占到一个好位置,奈何空空叫了半天也不肯起,姚君思只能怨他没这个眼福,拜托守店的旅舍主人帮忙照看,等他跟玉茗到这里的时候便已经迟了。

姚君思没想到镇上的祭典比都城的还要挤,况且在都城姚君思也不用跟被人挤,总有人会帮他留好最好的位置,如今他挤在人群中和所有人一样伸长了脖子探看。

有模糊的乐声从远处传来,但仍不见抬阁队伍的影子。

虽然那尊社稷神平时去庙里就能见到,可似乎在这一天它会变得很不一样,于是人们焦急地等待着,期待能赶紧看到一年中只有今天才能看到的神圣的一眼。

“来啦!”不知谁喊了一声,人群顿时沸腾了。

为争抢这一眼,人们推来挤去,被吓坏的孩子大哭了起来,被哭声惊扰的人又破口大骂,而被骂的人又反击,不明所以的人又擅自加入对骂,导致整个场面吵吵嚷嚷,混乱不堪。

人群骚动刚起时姚君思便立马把玉茗护在怀里,心中隐隐担忧这么下去会不会出事情?

姚君思护着玉茗高声呼喝,企图维护现场秩序,但声音立刻被淹没,没有人理会他。

现场本来就因为庆典气氛高涨,如今有人挑衅一下子就点燃了怒火,顷刻间燎原。

抬阁的队伍越来越近,姚君思即便不用伸长脖子也能看见那高大瑰丽的神龛正在向他们靠近,然而周围却越来越混乱,甚至有人动起了手。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姚君思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当抬阁队伍经过他们时,已经没什么人关心了,打作一团的人堵住了抬阁队伍的去路,姚君思想带玉茗从人群中退出去却无路可退,被夹在人群中动弹不得。

在人群中殴斗的人相互推搡,一个不小心撞上了抬神龛的青年壮汉,青年壮汉一时不备被撞了个大趔趄,抬杆随即从手上滑脱,原本就摇摇晃晃的神龛顿时失去平衡,一副大厦将倾的样子,人们尖叫着四处躲闪,不幸的是姚君思和玉茗正好处在神龛之下,不管怎么躲都会被稳稳砸中。

眼看着神龛倾倒,神像都被甩了出来,姚君思想也没想转身将玉茗护在自己身下,紧闭双眼等着重物砸在自己身上。

然而姚君思等了半天也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重击,他小心睁开眼,发现周围的人把自己围成了一个圈,一个个目瞪口呆地仰视空中。

姚君思转头一看,就见社稷神的神像悬停在自己面前,而后面是飘在半空的巨大神龛。

那画面要说是神迹也不为过。

神像和神龛被一层流光托在半空,上头扎的彩绸批的红布以一种流水的状态缓慢招展,让神像的神性在此刻得到无限的放大。

周围的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姚君思再清楚不过,他去看玉茗,玉茗头上的帷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可以看见她双眼专注地看着空中的神像和神龛,而托住它们的那层流光正从玉茗的掌心中流出的。

“姚君思。”玉茗在姚君思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嗯?”姚君思回过神来。

“你让让。”

“哦,哦。”姚君思连忙起身。

玉茗一边起来一边翻动手掌,那流光就像从玉茗延伸出的一只大手,轻巧的将神像和神龛调整过来,玉茗手掌轻轻一按,神像和神龛就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玉茗身上。

玉茗看所有人的反应想起了昨日的场景,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事,慌忙躲到姚君思身后。

被众人包围,姚君思咽了咽口水。

怎么办?

既然都暴露,要不索性让玉茗带自己飞走吧?

可如此一来他也就没法在明山待了。

就在姚君思脑子快转出火来时,主祭从人群中一步步走出来,来到姚君思和玉茗面前。

姚君思戒备地看着对方,对方却突然跪了下去,敬畏地向姚君思,不,应该是向姚君思身后的玉茗高呼:“神女下凡了!”随即拜倒在地,周边的人见状纷纷拜倒,齐声高呼。

这场面,这架势,即便是朝堂上待过的姚君思也不曾见过,这比朝会时群臣见皇帝威严壮观的多了。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