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果糖】糖分依赖
BTS_MagicShop 2020-01-25

·本文约7000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无脑小甜饼,不甜不要钱

·校园爱情,没啥逻辑,一见钟情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27

·官配狗横着走

·爷孙言论❌谢谢

·祝大家过年好


A.

田柾国把手伸进口袋捞出一颗糖。

他兼职出来送外卖的时间正好是中午订餐高峰,天气太热了,他有些发晕,急需糖分维持血糖水平。

没有人知道田柾国有低血糖的毛病。别人看他白白净净,眼睛又大又圆,颜值在传媒大学里也是名列前茅,一开始都以为他是个文弱的小兔子。直到他加入了校田径部,并在一次运动会上包揽了五个项目的冠军之后,人们才知道他本质上是个肌肉兔子。这样的运动健将怎么会低血糖呢?大家权当他是嗜甜才在口袋里随身带着糖果。

田柾国撕开包装纸,把糖塞到嘴里。柠檬糖的酸甜味道在嘴里融化开,让他眯了下眼睛,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滋味,几个女生跑了过来,问他是否是某家餐厅的外卖。田柾国点点头,用舌尖把糖推到口腔的一侧,核对了电话就把她们的外卖纸袋递过去,开口道:“祝您用餐愉快,请记得给好评哦。”

末了还附赠了一个略带腼腆的好看的微笑。

几个女生被这个微笑迷红了脸,嬉笑着转身离开,露出了站在她们身后的一个身影。田柾国的视线被吸引过去,他抿了下唇。

口中的柠檬糖化了一点,里面的柠檬夹心流了出来,刺激得田柾国双颊发酸。

无关血糖水平,田柾国又觉得有些发晕。

“您好,请问您订餐的电话尾号是多少?”

他故作镇静地问。

同样没有人知道,田柾国迷恋上了另外一个糖。


田柾国第一次送外卖是个雨天,刮着风又降温,虽然他穿着雨衣,但薄薄的一层防水材料也挡不住冷风把雨水刮到他的脸上和领子里。到了音乐大学的门口,田柾国把糊在额头上的刘海拨拉到一边,顾不得擦水就被取餐的学生包围了。

等学生们陆陆续续取过餐离开,才露出站在最后的男生。男生穿着件连帽风衣,兜帽遮住了半张脸,没有撑伞。他摘掉右边的耳机,报了串数字,然后直直地看着田柾国。后者低下头,从外卖箱里拿出最后一份,撕下收银条,把餐点递给他。

“久等了,祝您用餐愉快。”

那人接过餐点,沉默着点点头,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纸巾递过去。

“擦擦吧,别感冒了。”

田柾国傻愣愣地接过,惊讶到差点忘记道谢。那人似乎是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田柾国回过神。收银条被雨水打湿,又被他捏得皱皱巴巴,但他还是看清了上面的字。

订餐人:Suga


那次之后田柾国给音乐大学送餐的时候总能遇到这位Suga,但一直没能说上几句话。Suga似乎忘记了他,每次来取餐都是惜字如金,报电话说谢谢,然后转身就走,连一个眼神都不多给。

但即便是两人的交流几乎为零,田柾国也发现了Suga的几个小习惯。

比如他取餐时手里总是拿着一沓乐谱。有时是几页打印的名曲曲谱,有时是用铅笔写了乱七八糟的音符的乐谱纸,有时又是单纯的一本舒曼;比如他总是喜欢穿黑色的衣服,耳朵里永远塞着耳机;雨天从来不撑伞,只穿着防水的外套;有阳光的日子总是带着大大的渔夫帽,把整个脸埋在阴影里——难怪他白得吓人。

如此这般,田柾国觉得平时枯燥乏味的兼职开始变得有了新鲜感,他期待着每一次跟Suga的相遇,然后在视线交汇的瞬间到对方转身离开到十几秒钟之内发掘对方新的细节,向了解对方再迈出小小的一步。

这份工作真是有趣。田柾国在心里欢呼雀跃,把新买的可可糖放进嘴里。


田柾国又来音乐大学送餐了。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店家准备了玫瑰花放在田柾国的箱子里,让他送餐时当成小礼物送给女性顾客。

三月的天气并不热,但是田柾国早上走得急没吃饭,身上的糖也吃完了,他坚持了一上午已经有些发晕。中午这会儿又忙,田柾国被一大群取餐的顾客包围,嘴唇有点发白。

订餐的一个女生似乎看出了他脸色不好,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根棒棒糖给他。田柾国笑着说谢谢,把女生的餐递给她,还有店家送的玫瑰花。

女生拿了餐就走了。田柾国看着手上的棒棒糖陷入了纠结:工作还没做完,这糖吃了觉得不方便,不吃又难受。田柾国正天人交战,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

“取餐。”

田柾国猛兔抬头。Suga站在他面前,看着他手里的棒棒糖,眼神又回到他脸上,皱了皱眉。

“你不舒服?低血糖?”

田柾国没想到Suga会跟自己搭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Suga翻起自己的口袋,掏出一颗花花绿绿的东西递了过来。

“棒棒糖不方便,吃这个吧。”

田柾国接过,与Suga指尖的皮肤接触到的手指好像突然开始不听使唤起来。他笨拙地撕开包装,把糖塞进嘴里。

是一颗薄荷糖。甜味很淡,气味浓郁,田柾国用舌头把糖搅了个个儿,清凉立刻充斥了整个口腔。田柾国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来Suga还站在他面前等着取餐。

他手忙脚乱地把餐盒拿出来,习惯性地把玫瑰花放在餐盒上一并递过去。“抱歉,您久等了。”

Suga愣了一下,笑道。“这是什么,糖的回礼?”

田柾国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语无伦次解释:“没有没有,这是店家给女生们的……哎……因为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没等他说完Suga就爽快地接过了餐盒和玫瑰花,“我就当是回礼了,谢谢。”他对田柾国挥了挥手,说了声“低血糖就快点回去休息”就转身走了。

田柾国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没跟Suga道谢,一阵懊恼;又意识到这是自己跟他最长的一次对话,心里还有点小激动。田柾国抿起嘴,薄荷味在他口中弥漫,他举起手指,回想着那一瞬间Suga指尖的触感,连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笑得像只二百斤的傻兔子。


夏季学期总是比冬季学期过的快,一个一个半长不短的节日假期过后,毕业季来了。

田柾国辞掉兼职已经一个多月了,原因是他要参加微电影大赛,每天没课的时候都要去拍片剪视频。剧本是他自己写的,没找男女主角,他想着拍个定格动画,一切都是自己动手。毕业晚会前,田柾国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作为音乐协会的兄弟社团的田径部,理所当然地要在毕业晚会前帮音乐协会搬乐器。

只不过这次……

“毕业晚会改在隔壁音乐大学的大礼堂???”

田径部的部长是个身高181的汉子,平时也唱唱rap玩玩音乐,中气十足,怒吼起来很有几分震耳欲聋的效果。音乐协会的会长是个瘦高宽肩的眼镜帅哥,平时温柔得很,这时候站在田径部部长面前丝毫不腿软:“我们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实在没有办法。不过我们已经叫了车搬运乐器,但车进不来校园里,所以需要你们帮忙把大件乐器搬过去。到了音乐大学也一样,要搬进大礼堂去。”音乐协会会长推了推眼镜。“作为报酬,今晚结束之后的聚餐去吃自助,我们请客。”

音乐大学……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个Suga呢。田柾国想。

他也有一个多月没见到Suga了,停了兼职之后再也没去过音乐大学,对Suga迷一样的在意也浓缩进了Suga给他的同款薄荷糖里——田柾国买了一大堆屯着,似乎是要用吃薄荷糖的方式把自己对Suga的记忆全部吃掉。

事实证明正好相反,田柾国更想他了。


等他们搬好了乐器,距离音乐协会彩排也没多长时间了。由于田径部不是演职人员所以不能去后台休息,不过还好音乐协会的会长还有点良心,找了认识的人给田径部安排坐在观众席前面的位置上,并告知可以观看完整个毕业晚会。

田柾国兴致盎然地看完了音乐协会的彩排之后就开始犯困。他为了微电影大赛通了几个宵,舞台上的歌舞晚会对他来说当催眠曲还有余,咂巴咂巴嘴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了晚会快结束。田柾国醒的时候一伙跳舞的哥们刚好在舞台上谢幕,满场的女生都在整齐划一地叫嚷:“杰——厚!杰——厚!……”

“杰伊厚是谁?”田柾国一脸茫然地问旁边田径部的小师弟。

“好像是音乐大学请来的一个很有名的舞团,的队长。”小师弟大声喊着,盖过了女生的呐喊。“据说得了很多奖,长得也很帅——”

田柾国没什么兴趣,摆摆手,小师弟识趣地闭嘴。正当田柾国准备打盹再睡一觉时,主持人上台报幕:“接下来请大家欣赏闵玧其带来的钢琴独奏。”

女生们不知道谁带头,又开始整齐划一地喊:“苏噶!苏噶!苏噶!……”

苏噶又是个啥。田柾国有点烦躁,在看到登台的人笼罩在昏暗灯光下的剪影时,突然福至心灵。

苏噶……苏噶……Suga?

田柾国猛地坐直,眯着眼睛盯着舞台上的人。那身影熟悉又陌生,裁剪精致的燕尾服将轮廓修饰得锐利笔直。舞台上的人在钢琴前站定,鞠躬,就坐。将燕尾甩到身后,调整琴椅,双手搭在琴键上。

这是他没听过的曲子,但即便是第一次听的人都能从第一个音节开始就瞬间被拉进钢琴曲所要表达的情绪中。田柾国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音符勾着跳动,随着琴键起伏,和弦从他的身侧滑过,让他全身紧绷,手指不自觉地敲打着节奏。一曲终了,场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鸦雀无声,随即便是如潮的掌声。田柾国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他盯着走到舞台前端接受观众喝彩的人,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

原来你叫闵玧其。


闵玧其下台后就是音乐协会的演奏,但田柾国完全没有心思听了,戴上耳机开始循环刚才那首钢琴曲,满脑子都是闵玧其跳动的手指和表情淡淡的脸。

谢幕时闵玧其出来了几秒钟就回到后台了,没有跟演职人员合影。田柾国跟田径部部长说了声“去去就来”,趁人不备溜进了后台。找遍了所有的化妆间和休息室也没找到闵玧其的身影,直到舞台上的演职人员熙熙攘攘地开始下台了,田柾国才看到一个身影从后门溜了出去。

他不顾得许多,找了支笔就在晚会节目单后面唰唰唰写了几行字,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后门。


田柾国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背影正在慢吞吞往前走。他顾不得许多,一个箭步冲上去。

“Suga?……闵玧其?”

前面的人站住回了头,正是Suga——现在应该叫闵玧其了。他摘掉耳机,先是皱眉,然后露出恍然大悟一般的表情:“你是那个……我想起你来了。有事?”

“我是隔壁传媒大学大二的田柾国……今年20岁,我学编导,成绩还可以,会做饭……”

田柾国语无伦次地说着,只见着面前的闵玧其脸色越来越坏。他连忙把手中的纸条递过去:“这是我的名字和电话,还有,半个月之后我有个比赛,时间地址写在上头了,我想……邀请你去看?”

田柾国越说越没底气。闵玧其接过纸条细细看了两遍,“田柾国是吧?我知道了,等我回去想想。”撂下这句话,闵玧其就走了,留下田柾国一个人站在原地,傻乎乎的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B.

闵玧其打开餐盒。

他吃学校食堂吃得发腻。今天点了份蔬菜沙拉的外卖换口味。室友推荐的那家沙拉餐厅倒是真不错,外卖送的很快,价格公道,菜品多样,非常适合他这种想吃蔬菜又不想纠结的懒人——顺着菜单点就可以了。

而且,闵玧其心里想着,送餐小哥长得好看。眼睛又大又圆,黑色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脸也是圆圆软软的,似乎手感不错的样子。


时间一长,闵玧其觉得自己跟这个送餐小哥还真是有缘。先是在雨天给对方递了包纸巾擦脸,又是在某天给了块糖——还拿到了一朵玫瑰花当回礼。之后居然又在篮球场见到了。

隔壁传媒大学的篮球场配置比音乐大学好得多,闵玧其偶尔也去打打篮球。某个周末闵玧其跟朋友打完一场3V3,刚从球场出来就发现隔壁球场坐着个熟悉的身影。

头圆脸圆眼睛圆,哟,这不是那送餐小哥吗。

小哥穿着传媒大学的篮球服坐在场边,时不时为自己队的球员拍手叫好,没坐一会儿就被教练叫起来换人。他上了场之后闵玧其起了好奇心,索性不走了,靠在场边围观。

反应很快,爆发力也很强,投篮倒是不太准,难怪坐板凳。闵玧其边看边评价。

板凳小哥打了小半场就下了,换了另一位篮板很强的选手。闵玧其顿时没了兴趣,转身离开了球场。


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按部就班的生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在校门口看到熟悉的送餐小哥了,闵玧其也没放在心上,作为系里第一的他要参加期末的毕业晚会的演出,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这次的曲子不简单,闵玧其磨合了好多次才找到感觉,教授又是高标准严要求的人,他更是不敢松懈。

好在一切结束得很顺利。毕业晚会上他完美地表演了独奏,获得了全场的掌声。压了他小半个学期的担子终于放下,闵玧其拒绝了晚上的聚餐,换上自己的衣服就溜出了礼堂——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没想到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叫住,回头就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圆头圆脸圆眼睛。小哥好像十分紧张,话说的结结巴巴,邀请他来看比赛。闵玧其没心思多想,接下了纸条,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回到寝室就把这事儿忘到一边,睡了个昏天黑地。

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闵玧其吃过午饭才从衣服里掏出已经被自己揉得皱巴巴的纸条。他摩挲着纸上的名字,发呆想了半天,才给纸条上的电话发过去短信。

“那天我有空,会去的。”

末了又加了句。“比赛加油。”

过了半晌对方回了一个好,后面又发来一个表情,一只粉兔子夸张地爆出肌肉,一副很有干劲的样子。闵玧其突然就想起那小半场篮球赛。那小哥干劲满满地从场边的板凳上跳起来的样子还真像只精力旺盛的兔子,闵玧其笑了出来。


如果不是手机的日程表提醒他第二天的待办事项,半个月过后闵玧其差点要忘记他答应过田柾国去看他比赛的事。

他把平时穿的黑色衬衫拿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了件浅色T恤——去帮人家的比赛加油,虽然也不必盛装打扮,但穿一整套黑色像什么话?闵玧其又从衣柜里抽出来一条牛仔裤,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把这次看比赛的目的变成了“去帮田柾国加油”。

第二天难得凉爽了许多,闵玧其按时到了场馆,并给田柾国发去了短信。田柾国立刻就回了,“哥你稍等,我马上出去找你。”

“你安心在后台准备比赛,不用出来。”闵玧其也没介意田柾国什么时候把称呼改成了“哥”,反正自己确实比他大。“我自己入场找座位就行。”

田柾国也没坚持,跟他说已经跟工作人员打好招呼了,直接进去就行。

闵玧其入场之后找了个靠边的椅子就坐下了。他对这种跟自己专业没什么关系的比赛没什么兴趣,但比赛开始之后也渐渐被一些参赛选手的作品吸引。参赛作品的质量都很高,正当闵玧其对田柾国的作品开始有了好奇和期待时,主持人喊出了田柾国的名字。

闵玧其没见过这样的田柾国,穿着合身的浅色衣服,十分清爽,头发也好好打理了一番,露出了额头,脸部轮廓清晰又利落。闵玧其看得愣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灯光已经暗下,投影打在幕布上,一架钢琴的轮廓渐渐清晰。

故事剧情非常简单,但让闵玧其惊奇的是作品没有对白,贯穿整个作品的音乐正是自己在毕业晚会上演奏的曲子,简单的剧情和音乐配合得恰到好处,张弛有度。故事由钢琴开始,到主角互相交换糖果和玫瑰时,闵玧其看着糖果的包装,突然想起,这不就是自己当时给田柾国的那块糖的样子吗。

用糖交换玫瑰花,这桥段正是来源于自己和田柾国的亲身经历。闵玧其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惊讶的心情变得有些微妙。

故事进行到高潮,男主角进行了个人独奏音乐会回家的路上被女主角表白,二人在画面里相拥。最后镜头定格在摆着玫瑰的钢琴上,作为背景音乐的钢琴曲也到了尾声。

闵玧其默默站起来,离开了赛场。


C.

没过很久,田柾国发来短信:“哥你在哪里?”

闵玧其报了个赛场附近的咖啡店。还不到十分钟,田柾国就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看到闵玧其之后赶快刹住脚,整理了一下头发,才坐到闵玧其对面。“玧其哥。”

闵玧其点点头,看到田柾国手里拿着红色的证书:“恭喜啊,获奖了?”

“二等奖。”田柾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谢哥来看我的比赛。”

“客气了,谢谢你邀请我,让我开了眼界。参赛选手们的作品都很有趣。”

田柾国想问他自己的作品怎么样,但还没等开口,咖啡就上来了。

闵玧其给他点了一杯中规中矩的卡布奇诺,自己叼着冰美式的吸管有一口没一口地嗦着。田柾国看他不动,自己也不敢问,只好乖乖地坐在一边呷咖啡,心里头放了张鼓咚咚咚地敲。

闵玧其突然开口问的时候田柾国差点把咖啡吐出来。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田柾国心说这哥也太直接了,但还是乖乖答话:“记不清了……大概就是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在意哥很久了。真正发现自己……喜欢哥,应该是那天毕业晚会上吧。”田柾国脸红了。“哥真的好厉害,在舞台上的样子真的……”

闵玧其还想继续听,田柾国却不说话了。闵玧其等他开口等了半天,田柾国好像在跟他较劲似的不开口,低着头喝他的卡布奇诺。

突然闵玧其笑了,看着田柾国:“你再不跟我说那句话,我可就真的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田柾国猛地站起来。他呷了半天卡布奇诺,嘴巴周围沾了半圈奶泡,他顾不上擦,对着闵玧其大声说:

“闵玧其xi!请你和我交往!……”

说完这话自己耳朵先红了起来。还好这时咖啡店基本没人,不然被一堆人行注目礼,这小兔子怕是要连手指尖都红了。

“行了,赶快坐下。”闵玧其故作淡定。“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没说不答应。”


D.

田柾国毕业的时候,闵玧其已经毕业一年,找了份兼职教小朋友钢琴的工作,其余时间在家搞创作。所以田柾国提出毕设答辩当天让他去旁听的时候,闵玧其很爽快地答应了。

毕设答辩当天田柾国早早就走了,穿着衬衫和黑色长裤,把头发又梳成了三七分半露额头的样子,只不过这次是闵玧其帮忙梳的。等闵玧其慢吞吞地出门到了传媒大学,找到田柾国答辩的教室时,离预定的答辩时间只剩五分钟了。

闵玧其悄悄从教室后门溜进去,找了个靠后的座位坐下了。田柾国正坐在教室中间看自己准备的资料,仿佛跟他有心灵感应似的回头,正好跟他对上目光。闵玧其摆摆手示意他专心准备。

等到了田柾国答辩开始,闵玧其坐直了身子。答辩委员会的老师们没什么废话,开始播放田柾国的毕设。

田柾国的毕设从开始做到完成没有给闵玧其看过,对此闵玧其也理解,自己写的歌在完成之前也不愿意给人看。所以当自己的脸放大出现在投影上的时候,闵玧其吓得差点叫出来。

他仔细看了看,才发现田柾国录下的是毕业汇报演出时的自己。田柾国完全是按照音乐录像带的规格去剪辑和拼接素材,镜头非常优秀,编辑得也非常流畅到位。闵玧其看着自己的脸,居然觉得自己有点帅。

作品播放完成,答辩老师开始提问,闵玧其听不懂专业术语,也觉得田柾国的回答得滔滔不绝,非常自信。

答辩老师看起来也很满意,对田柾国的评价很不错。末了答辩老师问了一句:“你毕设里的那个人是谁啊?”

整场答辩都非常流利的田柾国居然卡壳了,愣了两秒才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是我的哥哥。”

答辩老师不疑有他。

闵玧其坐在下头失笑。小声地嘟囔:

“说的这是什么话,明明是男朋友。”


——END——

推荐文章
评论(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