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东方“名人”名言
云霞 2019-10-13

由贴吧用户end_realm创作,略有更改

存档自萌娘百科东方版第三代主持AYAegis的用户页

封面随手选的,来自《东方文化学刊》



“对异变的处理只可能有两种结果:要么黑幕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要么我们踏着黑幕的尸体过去!”——阿道夫·灵梦

“别人有的,我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也要有。魔导书要有,蘑菇也要有。”——毛雨·魔理沙

(在面对阴阳玉与弑神炮的围剿时)“天狗们,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我们身后就是妖怪山!”——八坂·维萨里奥诺维奇·神奈子

(对河城荷取)“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守矢电台”——妖怪山宣传部长,射命丸·约瑟夫·文

“幻想乡中唯有两件事物是无限的:那就是结界的大小与居民的蠢笨。然而结界的大小我却不能肯定。”——阿尔伯特·⑨

“不论凡人还是超自然生物皆无法隐瞒私情,尽管她的嘴可以保持缄默,但她的心却会多嘴多舌。”——著名心理医师,西格蒙德·觉

“我双翼能及之处有极限,我双目能看到的命运也有极限,但我从不知道我的威严有何极限!”——第一红魔帝国皇帝,蕾米莉亚·波拿巴

“幻想乡的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温斯顿·紫

“龙神死了!”——风见·威廉·幽香,特立独行作风颇受非议的虚无主义行动派哲学家

“该死,魔理沙,结婚是你的职责,你不能总是逍遥快活!”——爱丽丝·王尔德,唯美主义颓废派艺术家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并没有智慧,不论大的还是小的都没有。”——八意永琳Σωκράτης,曾亲历无数惊心动魄的波澜与沧桑,现在过着隐士简约而快乐的日子

(初遇芙兰朵露)“我们就像被遗弃的孩子,迷失在森林里。当你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时,你知道我心里的悲伤吗,你知道你自己心里的悲伤吗?”——弗兰兹·恋

“我厌倦了别人叫我天外来客UFO什么的。你知道,这很没有意义。如果外星人真的存在,它们会管我叫不明生物,因为我比它们牛B。”——“平安京的噩梦”玛丽莲·鵺

“我不是为失败而生的,我可以被消灭,但永远不会被打败。”——藤原·米勒尔·妹红

“月面居民的生命是荒诞的,地上居民的生活则是痛苦的。”——蓬莱山·保罗·辉夜

“知识(诺蕾姬)就是力量。”——弗兰西斯·诺蕾姬

“我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对咲夜小姐的爱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对咲夜小姐的追求]之中去!”——红师傅

“只要目的正确,可以不择手段。”——丰聪耳·马基亚维利

“朋友,要与有热血的人交;酒,要与有热血的人喝;恋爱,要与有热血的人谈;死,要为有热血的人死!”——伊吹萃香Gu Long

“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幽魂,回到这个世界来寻找它自己。”——“天衣无缝的亡灵”西行寺·爱玲

“一个合格的现人神应该具备的素质,用四个字就能表达,这三个字就是‘常识’……”——“我欲の巫女”东风谷·沃克·早苗,以不受常识束缚著称

“手段的不纯净,必然导致目的的不纯净。”——“勇往直前的僧侣”圣·卡拉姆昌德·白莲

“我可以把这个世界劈开,但我永远不会这么做。 我的主要目标是聆听涌现于自己心中的梦境,将它们的存在告知现实,并让从中发掘出无数可能未来的起点。”——“魔术师”尼古拉·赫恩

“我和疯子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没有疯。”——芙兰朵露·达利,别号【最终鬼畜】,深居简出的超现实主义画家

“智者说话,是因为她们有话要说;愚者说话,仅仅因为她们想说。”——铃仙·优昙华院·因幡Πλάτων


作者的话

突然有种“幻想乡整个一个五星级难民营”的感觉…好像一个各路失意者的集中营。而在进去之后,有些本来似乎已经输得挺干净的人又摸到了有望再雄起一把的好牌...不稳定啊不稳定


看看一些有影响力住民的成分——

无法再在外界呆下去从而选择避世隐遁的吸血鬼

在他人与自己恐惧和厌憎之下选择自我牺牲,之后忘掉前世记忆的亡灵

为了逃避罪责而叛逃地球并躲藏起来的月民

被人类以智谋驱逐的鬼...

在现世被人遗忘,为逃避消失命运寻求新信仰源泉的神明

因为自身能力与特质被地上族群排斥的地下妖怪

越狱的背道僧侣…


还有貌似为[消音]不尊没正形的结界管理者,和手段简单粗暴一根筋的城管


相比其他的各位,神子的唯一遗憾也就是"作为万民膜拜的圣人高调复出"的打算落空而已……


灵梦是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能量的的很冲动的偏执狂类型


魔理沙是不受任何规矩束缚,无所不为,极其洒脱且天生具备领袖气质


紫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典范,虽然对别人尖刻但也喜欢自嘲,不拘小节但在大事上很靠的住


幽香则是大多数人眼中的疯子和怪物,但是其实感情丰富细腻,而且充满了生命的热情和能量


腐裸医德赶上了一个对“进步”和“文明”从希望到失望的巨变的大时代,无数受到各种身心创伤心灵破碎的社会各色人等都跑到他的小诊所诉苦,极大的增进了他对人类痛苦和心智本身的了悟。与之类似,古明地大夫也是一个幻想乡内外各种疯狂和不正常的见证人。


深藏不露的阿尔伯特·⑨主要是反差萌


波拿巴·蕾米莉亚那个是主要是看上了“身高威严不成正比”和“中国是睡狮”这两条


神妈和文没啥可说的,基本照搬


这里的小爱基本上是这么个意思:

看上去优雅可爱,但其实敏感到神经质,相当愤世嫉俗而且骨子里是悲观主义者,由于经历特殊言行往往有与年龄不符的老成,带有非主流式"精致的颓废"风格

那么大基佬王尔德除了"看上去优雅可爱"之外共鸣度还是很高的…


师匠那个基本上是笔者自己比较认同的一种状态,即:越强大的人,需要的其实越简单,越能按照自我的本愿去生活。绝顶的智者并不在乎自己在别人眼里是否生活的像一个傻瓜(天才冰精则仍在为自己的天才苦恼——这就是我说的“不是你拥有才能,而是才能拥有你”),也根本就懒得在别人勾心斗角的事情上动心眼。


狂气测漏的鵺,则是彻底摆脱了一般二设里又软又好推的形象,这样才不愧“第三最终鬼畜”之名不是么…不过最后“初遇莲妈”的对话依然暴露了口嫌体正直和坏小孩缺人疼属性…一个极富天分的特立独行的愤世嫉俗眼光颇为毒辣但在莲妈面前还是太嫩的叛逆中二少女,就这样


恋则是没有什么狂气或鬼畜的感觉,和卡夫卡一样,在过于敏感的心灵接触到了错乱且自己无力抗拒的世界之后感觉实在吃不消...卡夫卡选择的是通过写作来宣泄;二妹则是把自己封闭起来然后满世界到处做布朗运动…


从原设来看辉夜也不是把动脑子当成乐趣的人,尤其是和永琳在一起的话,就更没必要用自己的脑子解决问题了。不过任何人如果长时间被某个方面的问题所困扰,那么自然在该方面也容易会比旁人看的通透一些。对于同样的经历,也只有跟生命有共同体验的人谈得来,朝生暮死的蜉蝣和千年古树是很难找到共同语言的……于是虽然在其他人眼里辉夜是个说话干事都很不着调的家伙,不过在妹红面前却能难得的深沉一把。

过于漫长的岁月的承载在有限的心智之上,就如同把整个海洋塞进一个杯子里一般,杯子难免会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容纳无尽历史垃圾的[垃圾桶],于是坏掉,成为飞散的碎片,然后碎片又自发的从地上跳起来粘合成为完整的杯子,又碎掉,又粘合,反反复复……但所谓[永远]终究只是对永远的追忆与预想,不论对生死轮回之中的生命还是对于貌似被时间遗忘的长生者,存在的终究只有常新的[须臾]而已,而在这转瞬即逝的当下,实际上即无[垃圾]也无[桶]的容身之地,连那个反反复复碎了又拼好的[杯子]也仅仅是被真正自我所观察到的对象而非自我本身…于是释然。蓬莱人实际上可以跟其它任何生物一样是自由的,至少并不比其它生物更加不自由——同样都永远身为自己每个须臾行为的创造产物,自己的道路由自己铺就,并不受到任何预先设定绝对正确的标签所局限。

于是我想尼特鸡大概应该跟萨特挺来电的。


关于雷锋同志,据他身边的朋友描述,除了工作特别积极外,还是一个爱赶时髦,爱出风头爱自我表现,而且还颇具魔理沙属性的普通青年(boy♂next♂door)。只是因为时代和环境的特殊性,人人都得口是心非的装假,想干爱干的事情不能直说喜欢,于是在所谓[正式场合]或者日记里面,就非得把自己装扮成了没有七情六欲的螺丝钉。而在被树为典型之后,其宣传形象注定只会是一个干瘪的符号,而不可能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人心这种东西,说实话在所有时代都是差不多的。


关于丰聪耳马基雅弗利子么,只能说人的想法在极大程度上是受其位置决定的,其作为更是如此。不论上层或下层,终究是历史舞台上不自知的演员,想做什么,会做什么,又做的了什么,永远是受自己舞台上的位置所决定和限制的。对于神子这样的枭雌来说,如果其行为的确与真心一至,那么道义角度上的谴责并无任何意义——当然这不妨碍有怨有仇的想揍她


嗯嗯,古龙笔下有很多极其洒脱的角色,而个人对这一类极其洒脱的角色实在是大爱(让咱想起了自己的某位忘年交)。

生则生,战则战,爱则爱,死则死,享受生命中每个刹那的酸甜苦辣,在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时可以豁出一切,即便面对最绝望的情形亦能笑的出来。想和这样的人交朋友首先要掂量自己的分量,但是这样的友谊关键时刻绝对顶事

“力量”,总是在二次创作中作者经常对幻想乡中强大妖怪们渲染的重点。然而我想,类似于西瓜(当然还有其它很多人)这样的家伙,即便在面对比自己更据压倒性优势的极其强大的敌人或是处在极端不利的处境下,也决不会只像个绝望的耗子般瑟缩发抖——正如她们不会倚势力量在弱者面前沾沾自得一般。

另外古龙的作品中多有突现浮世无常,命运奇诡,强大者终不免满身破绽,弱小者却亦身藏过人之处,而不论大小强弱,一切生命皆要为生存而战,投入一场又一场押上一切的赌局之中;亦如枝头繁花一般,盛放之刻永远只在须臾,枯荣终不由己。在这众生尔虞我诈,难免互相纠缠噬咬,彼此流下的血早已互相混淆无法澄清分辨的浊世之中:真正洒脱的人未必能够活的最长,也未必能在他人眼里活得更[成功],但却一定能活的最快乐。

而这都是我非常想在二次创作中加入幻想乡的元素,如果有机会的话


(东风谷早苗)高干子弟+宗教狂+无常识


(幽幽子)是张爱玲

本来我对其人无任何了解(其实现在依然无任何了解),但偶然看到了那句“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幽魂,回到这个世界来寻找它自己”…沃艹!碉堡!这个和吃货的同步率简直百分之一亿!

于是就她了…


这回梅莉的原型是著名穿越爱好者,相关各种神奇传闻多如牛毛的尼古拉斯.特斯拉先生。颇有意思的是,似乎不少科学奇才最终广为被人们所接受同时也铭记在历史之中的成就,与他们自己这辈子真正最想做成的事情之间,都存在有不小的距离。包括爱因斯坦亦是如此。如果此种概括能够成立,那么这背后或许存在某种必然性。

而磁暴步兵同志的一生,也验证了以下经验性规律——人在具备杰出创造性才能的同时,往往会在其它一些地方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同为穿越爱好者的梅莉,大概也同样在具备同行永远不可能通过后天训练获得的超然天分与洞察力的同时,却又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迷糊与莽撞——但这后一条并没能在上文中表现出来,因为原型的语录实在是太短了。这也是这“语录体”的文有时很难避免的问题。

在咱本来预定的设想中,秘封组两人大概是这样的特质——

梅莉:

具备先知一般的,超越了理智的准确直感,能在一瞥之间找出别人费心琢磨100年也察觉不到的正确道路,属于绝非后天训练所能造就的千年一遇的天才;而与专业和天赋领域内极度敏锐的才能相对,日常生活中则过于天然,像个笨拙的小孩子,就是说EQ很低的那种。

莲子:

表面的轻佻之下,是严谨认真的实际作风。比起直觉或灵感,永远更加依赖理性和精心制订并且执行的有条不紊的计划。具备世俗的精明,在梅莉不擅长的领域内游刃有余。属于脚踏实地的努力型。俩人正好互补。

(本来语录里宇佐见莲子的预定原型是曾和特斯拉合作过但最终反目的原.好基友爱迪生,但是后来看着感觉同步率实在不怎么高,就算了)


师傅是苏格拉底,于是徒弟就柏拉图了

尽管已经离开,比起地面来说月都仍然是铃仙的《理想国》——但对师傅的崇拜和认同并未因此而减少

这里试图营造一种人物内在的矛盾感,简单来说就是外柔内刚,总受的外表下有一颗猛兽的心,而且潜力会在明师的指导与自我探寻之下继续被挖掘出来——但这种感觉是否在文中有所体现,就天知道了

关于腹黑兔的形象请参照之前永琳的部分

⑨的形象也许与前文略有不符——不过谁说真正的天才就不能偶尔犯二呢

同样,第三方对NEET和灵梦的了解,也往往停留在“僵化的固定印象”上,而达不到她们身边更加知己者的程度——但毕竟亲疏有别,偏见能形成往往是因为它确实有真正成立的时候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