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风之归乡》作词回忆
云霞 2020-01-20

《风之归乡》是THONLY之前早就拟定的计划,除了作为会场曲之外,也会作为《风隐》系列单曲专辑的第一首发表。希望能够有机会一年制作一首,一直做到我退圈为止(笑)

《风之归乡》PV

整首曲子的作词时间在2019年的12月左右,彼时考试压身,情绪也很焦虑,因此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作词从何写起——不过左思右想,也终归是有了头绪

去写一个同龄人鼓起勇气毅然告别熟悉的一切的故事,这个同龄人,便是东风谷早苗

可怕的不是喜爱,而是习惯
当突然要告别所习惯的一切的时候,也是人最脆弱的时候
有时候我也常常问自己,作为同龄人的我是否有早苗的那种告别一切的勇气
这也许是我喜欢这个角色的原因

在这里,我也想把整个作词的灵感记述下来。尽管此时离词作定稿已经有一段日子,但总归是处女作,能够记下多少便记下多少,也权且当作日后的谈资。


おきその風に霧立ちわたる空夢はきょむ,漠然と世の中に信仰がある 

这两句原本是出自《古今和歌集》中的俳句。在起笔时,总觉得一个因为信仰衰落而迷失自我的风祝,应该会在神社的山顶眺望远方的。而那时的心情,也应该是目力所及之景尽皆荒凉吧,于是乎就想起来《古今和歌集》中的某句,也便把这句话拿来了。

shall we against our fate

尽管在歌词中插入双语本身已经很怪,但是我居然还要插入一句英文,虽然一开始觉得怪怪的,但是一想祖坚正庆尚且可以,我又为何不可。

不过,对抗命运吗……

不如说是改变命运吧(笑)

看 纷嚣繁世中 市井深巷的徒然空想

幕间 高台楼阁上 所谓信仰何时能归乡

啊 你可曾听说 天空下尚存那一方

那是被遗忘的 虚幻之人的乌托邦

「乌托邦」的概念,从古至今都是热议的话题,除了柏拉图,《礼记》也有「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的说法。在科学的时代,对于芸芸众生来说,他们距离乌托邦从未如此接近过

但是对于一介风祝呢?她正在离她的乌托邦渐行渐远

历遍漫长又无尽的流浪 我在回廊中依旧彷徨

终将辞别清秋的微凉 拥抱客星的光芒

《东方风神录》的故事发生在秋天,那么当现世的少女得知即将辞别时,也许正是初秋吧。「客星」的故事,大家也是耳熟能详了,不过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却是Rupert Chawner Brooke的十四行诗《1914 & other Poems》中的一句:

My night shall be remembered for a star

That outshone all the suns of all men's days.

组诗《1914 & other Poems》在1915年发表,随后他名声大振,然而也就是在这颗星星最为闪耀的那年,他病死在军舰的船舱上

不胜唏嘘

叹 残阳胜寒霜 神德不再又何妨

John Cena的《The Time Is Now》在更多的时候往往是作为meme的搞笑歌曲存在,在这里却给了我灵感:

See what happens when the ice age melt

有位朋友把这句翻译成了「你怎知融化亘古顽冰」,这让我想起我在长春的冬天见到过的情景,没膝的厚雪与斜照的夕阳,以及那零下二十度的气温。在这一点肌肤都不想暴露出来的天气下,即使不济如斜照的夕阳,也是严冬里人们唯一的慰藉。

在少女的眼里,这由水泥浇筑的钢铁森林里,信仰也许也是她唯一的慰藉。Vocal初代跟我说,她很喜欢「残阳胜寒霜」这一句。从废墟中捂着伤口爬起,继续前行的英雄,总是会获得尊重的。

也是为了那最后的尊严。

抛弃 思念 

触碰裂痕中的光

Leonard Norman Cohen的《Anthem》中有如此一句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对于少女来说,裂痕中的那道光,便是她要去接触,亲吻,拥抱的

她也正如诗词中所说

You can strike up the march,there is no drum.

Every heart to love will come but like a refugee.

的确,在这里她又是孤独的,却又是必须前行的

当事已至此时,她也只能不断前行

落叶 秋意渐浓 黄昏 模糊了归路

背靠 薄暮残阳 何处是归乡 路漫长

于是,少女踏上了漫漫长路

山 迷雾又重重 那是人心交织的罗网

雨天 石阶古道旁 翠色旅人流水遥望乡

虽说是长路,但是由现世遁入幻想,所差距的,也不过是一个隙间的距离

啊 你可曾听说 另一边世界的模样

那是被遗忘的 真实之众的乌托邦

真正的距离,在于人心

历遍漫长又无尽的迷茫 命运的风铃传出清响

终将迎来深秋的微凉 割海掀起这巨浪

而当她克服「心」所带来的隔阂时,她才真正踏入了幻想。——说起来,为何神道的风祝会和《出埃及记》的故事结合呢?先知摩西蒙神垂听,带领族人走出埃及而奔向应许之地。对于风祝来说,信仰归乡之地,才是她的应许之地。

叹 残阳胜寒霜 神德不再又何妨

一路 向前

亲吻裂痕中的光

落叶 秋意渐浓 晨曦 指明了归路

背靠 初升朝阳 此处是归乡 是归乡

于是,风归乡了,与少女一起。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苏轼《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我执笔的时候还没想好曲子的名字,当我定稿之后,开始思考曲目的名字的时候,脑子里便冒出这首词,于是便名之为《风之归乡》了

故事便是如此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