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小花仙 《紫罗兰物语》
布奇 2020-03-02

chapter1

“来,小甜心,喝杯花茶吧。”露莎仙女笑盈盈地为面前的艾玛和雷克斯兄妹俩端上自己心爱的花茶,很快,屋子里充满了花朵甜蜜一般的味道。

艾玛时刻注意着露莎与哥哥之间的距离,生怕稍稍肢体上的接触就会让哥哥过敏。

“多谢露莎仙女,”雷克斯向露莎点头示谢,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香甜随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不过露莎仙女这次让我们兄妹俩登门拜访是有什么要事吗?”

基于雷克斯“对女性过敏”的特殊体质,缝纫店的对外接管都是由妹妹艾玛一手包揽,而露莎仙女点名让自己也跟来,雷克斯觉得可能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急不急,”露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花茶慢慢细品味起来,“还有一位甜心还没有到呢。”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话音未落,门外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雷克斯向门外瞥了两眼,粉色的秀发和樱色的眼睛让他眼前一亮,“南茜!”

“欸?雷克斯和艾玛,”南茜拢了拢因为飞奔过来而有些散乱的发丝,“好巧啊,你们也在。”

雷克斯上前为南茜拉开座位方便她坐下,露莎则为她也沏上了一杯花茶。

“谢谢你。”南茜向雷克斯吐了吐舌头,同时回敬露莎仙女一个甜美的微笑。

雷克斯见状挠了挠头,耳根和脸颊都浮上了红晕。

艾玛盯着哥哥红红的耳根,双手抱在前胸,腮帮子气得鼓鼓的,小声嘟囔:“一看到南茜就这样,没出息。”

“好了,”露莎拍拍手表示闲聊到此结束,“现在拉贝尔大陆最顶尖的服装设计大咖都在这里了,我就说说请你们来的原因。”


“仙历2019年11月,拉贝尔大陆第一次出现了暗影·花精灵王:暗影·椿,紧随其后又出现了暗影·山梦和暗影·玛格丽特,可以说黑暗势力在侵袭花神之灵之后又将魔爪伸向了花精灵王。花精灵王是拉贝尔大陆重要的存在,为了封印黑暗魔神和守护神秘力量,由古灵仙族和母亲推选出的各个花仙精灵王来镇守《花之法典》,以维系拉贝尔大陆的和平,而暗影·花精灵王的存在会打破平衡,拉贝尔大陆的和平曲纽已经松动。”露莎抿了抿花茶,注视着远方,“本以为暗影·花精灵王会就此止步,却没想到已经蠢蠢欲动。”

艾玛听完点了点头,“露莎仙女的意思是,第四只暗影·花精灵王已经出现了?”

露莎仙女缓缓地点了点头,“所以我找到了你们,希望你们可以帮助拉贝尔大陆度过难关。“

“可是,”南茜听明白了露莎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能够净化和消除暗影·花精灵王的应当是古灵族,三位仙女,西蒙王子的力量,我……”只会被黑暗的力量控制失去自主,妄想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雷克斯拍了拍南茜的肩,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露莎仙女喊我们过来自然也有我们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是的,”露莎点点头,“最近的拉贝尔大陆上出现了不少奇怪的现象,紫罗兰开花时间明显增长,花期变短,花朵即使在彩虹天产量也是少之又少,但空气中的花香却浓郁,安德鲁的水晶球以及各大花神之灵预测和估计,这次出现的极大可能是暗影·齐格飞。“

“紫罗兰花精灵王……”三人沉默了片刻。

“是的,紫罗兰花精灵王,永恒的美与爱,”露莎补充道,“暗影·齐格飞很有可能颠倒美与爱的定义,以恶为美,以丑为美,以爱为恨,以恨为爱,操控花仙的情感层次和审美观念让拉贝尔濒临崩坏。”

“所以我们这次能做的是……”南茜认真地问道。

“争取设计出最丑的时装,届时拉贝尔会举行选丑比赛,”露莎看着他们说,“引出暗影·齐格飞。”



chapter2

“啊啊啊,完全设计不出来!”南茜对着眼前的一堆稿纸呐喊道,一旁的星落落挪了过来眨巴着眼睛发出“唔唔”的声音。

南茜拍了拍它的脑袋,知道它是在鼓励自己,“谢谢你,星落落,我一向以设计最美时装作为突破自己的目标,没想到如今最丑的服饰把我难到了。”她深深叹了一口气。

“南茜,”门外传来雷克斯的声音,“要一起讨论讨论设计吗?”

 

“给,薇儿做的小甜品。”雷克斯递给南茜刚刚从烹饪点拿到的美味,他看了一眼托着下巴凝望远方的南茜,慢慢说道:“南茜,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

南茜接过蛋糕,看着奇异果园的景色,黄澄澄的美景,可以抚平很多烦恼,“谢谢你可以带我来这里,雷克斯。“

雷克斯在她身边坐下来,“拉贝尔大陆是多么美好啊,和平祥和,充满爱和希望。”

南茜点点头,突然她的思绪被魅力时装秀门口的小花仙吸引了。他们熙熙攘攘,挑选搭配着自己认为最美的时装站在台上,等待着他人的赞美和欣赏,活力四射,这让南茜感到欣慰,自己的设计能给别人带来美的体验,嘴角不禁上扬。

不同色调的服饰争相出现,不同风格的主题,混搭,宫廷,古典,优雅……南茜只觉得目不暇接,她脑海里又浮现出很多设计初稿。

突然,一个花仙的搭配引起了她的注意,女孩的服饰搭配很是奇怪,短上衣搭配着拖地的长裙,厚底的高跟鞋更是显得不搭,头上金灿灿的王冠像是要掉下来。周围参加搭配的花仙都笑了,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搭配简直是滑稽而又可笑。

雷克斯皱了皱眉,指出了花仙搭配的问题,“她的选择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一次性撞入眼界的太过于缭乱了。”

南茜沉默了,她突然有一丝的灵感,“雷克斯,你能再细致一点地评论一下她搭配的问题吗?”

雷克斯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开了腔:“她对审美可能存在一些误区,你可以看到她的所有部件都是极其华丽精致的,单看每件都有美感和惊喜,但是综合看来就是杂乱无章,让人抓不住重点,看到她精致的面饰就会被她的头饰吸引,每件搭配都是要强弱结合的,若都是喧宾夺主,也就没有美感了,美和美的组合不再是美了。”

南茜突然灵光一现,“对,你说的没错,”她扭过头看着雷克斯,“雷克斯你太棒了!”南茜一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南,南茜…….”雷克斯感受到身上一阵温暖,耳鼻间都是少女的芬芳和奇异果园甜甜的味道,脸颊和耳根不禁又染上了红色。

“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设计什么最丑的服装,只要把各种最美丽的配件组合在一起,便是最不完美的搭配了,”南茜看着雷克斯两眼发光,神采奕奕地说,“接下来只要去妮可和尤里那里拿到最美的配饰,再加上服装店和缝纫店里最美的上衣下装就可以了!”

 

“主人,拉贝尔大陆最近好像又是暗流涌动呢。”恶德花园里传出了不怀好意的声音。

“暗影·花精灵王的力量虽不及恶灵,”被唤作“主人”的男人邪魅地勾了勾嘴角,“但到底是黑暗的力量,魔王君临黑暗,邪恶归属魔王,这次,暗影·精灵王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净化了,拉贝尔的凡夫俗子也该见识见识黑暗的力量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露莎笑着看着南茜和雷克斯。

“是,已经准备好了。”雷克斯点点头,“选秀那天我和南茜会穿上搭配好的服饰,一定会惊艳全场的。”

“露莎仙女,我们会完成好选秀,保护好拉贝尔的。”南茜认真地看着露莎仙女,樱色的双眸闪现出坚定。

“南茜,我的小甜心,”露莎把眼前的可人儿抱入怀里,“我很高兴看见你的成长。”

 

 “计划就是这样,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听清楚了吧。”露娜仙女将自己和露莎的计划说了出来,她环视了四周,这次的参加计划参谋的除了三仙女还有古灵三人组以及西蒙王子。

“就是说,我们设置好选秀的诱饵让暗影·齐格飞主动现身?”爱德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这次出现的第四只暗影·精灵王是暗影·齐格飞的概率是......”

“不说百分之一百也是十拿九稳。”安德鲁打断了他的话,“水晶球和花灵感应同时出错的概率很低。”

“南茜和雷克斯的安全也是需要考虑的呢。”戴薇薇补充道,露露也点点头表示赞成。

“是,的确......”露莎顿了顿,她看了看一旁一直沉默的西蒙,“西蒙王子,你有什么看法吗?”

西蒙好像没有听见露莎的问话,他依旧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

“西蒙王子?”

“啊,是,”西蒙回过神来,“抱歉,刚刚走神了。”

“不,无妨,”露莎认真地盯着他看,“是在想塔巴斯的事情吗?”

西蒙沉默了,随即沉重地点点头,“暗影·花精灵王的出现塔巴斯不可能没有任何察觉的,前几次净化未免太过于顺利,这次也会像以往一样安稳吗?”

“这么说来,”戴薇薇思索了一下,“这段时间恶德花园未免太过于安静了。”

“塔巴斯这次出手的概率很大,”西蒙叹了一口气,“到时候还希望各位尽最大努力!”

 



chapter3

“天哪,这么多人的吗?”南茜偷偷揭开台幕,声音有一些紧张,“暗影·齐格飞真的会出现吗?”

“放宽心好了,”雷克斯边说边带上沉甸甸的头饰,“我们做好分内的工作,其他的事情放心交给露莎仙女他们就好。”

南茜放下台幕,回头看了一眼雷克斯,不禁笑了出来,“哈哈,你这个造型真的超级......哈哈。”

雷克斯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忍不住反击,“你别笑,你和我没什么差别。”

 

“下面有请我们今天的重磅好戏登场!”

 

“雷克斯,”南茜戴上之前准备好的假面,向身边的雷克斯伸出了手,“加油!”

雷克斯呆呆地看着她,即使隔着假面,他也可以想象南茜现在的表情,他伸出手握住了她,幸好隔着假面,他满脸羞红的表情不会展现在大家面前。

巨幕拉开,舞台下是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的花仙们,从他们的尖叫声中就可以知道南茜和雷克斯的造型有多么雷人。

和预期的一样,舞台上的两个人做出各种pose和动作,一时得到广大的欢呼和喝彩。

 

“奇怪,”在评委席坐着的露露疑惑地嘟囔,“这已经是重头戏了,暗影·齐格飞怎么还没有出现?”

“放轻松,”露娜眼睛一直盯着舞台,“暗影·花精灵王绝对不会鲁莽行事的。”

 

突然一丝淡淡的紫罗兰香开始弥漫,爱德文吸了吸鼻子,眉头一皱,“大家注意!”

舞台的正中央突然出现几片飘散的紫罗兰花瓣,随即形成一阵花瓣龙卷,空气中形成一股暗流,暗影·齐格飞逐渐现形。

与齐格飞不同的是,暗影·齐格飞发色更加浅,肤色更加白皙,它的双眸不再是紧闭而是发出微弱的淡黄色,身上是紫色和黑色为主色调的衣服。

 

“雷克斯。”南茜慢慢向雷克斯靠近,“出现了。”

雷克斯抓住对方的手,这样近的距离,他们都可以感受到一股黑暗的压迫。

 

“哇,这,这是什么......”

“暗影·花精灵王!”

“快离开!”

地下的观众开始紧张,他们惊慌失措的叫喊无疑为现场增加了可怕的色彩。

“科本,带着安迪和凯奇尽快疏散群众。”西蒙早已做出了疏散计划,以避免无辜花仙卷入战斗,他环视四周,依旧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塔巴斯,难道这次你不会阻碍净化......

 

“哦呀,真是没想到,拉贝尔大陆是这么神奇的国度,”暗影·齐格飞缓缓开口,“没想到你们与我趣味相投,早知道就不和你们玩躲猫猫了。”他开始打量台下小花仙的服饰。

“暗影·精灵王,束手就擒吧。”

“快离开拉贝尔大陆!”

“这里没有你们的地盘!”

观众的不满和反对的声音开始响起。

暗影·齐格飞顿了顿,它的脸明显阴暗了很多,垂落在两侧的手默默握紧了,“果然还是这样,无论到哪里,对我的都是这种声音。”

它身上的低压很重,声音到了末尾已经是咬牙切齿。

“没有人疼爱,没有人关心,一个人承担所有,我的世界你们都不懂......批评声,反对声,讽刺声几乎充斥着我的生活,根本没有人会关心我!”

“糟糕,它身上的黑暗力量太重了,需要抓紧净化!”安德鲁提醒道。

 

台上的南茜和雷克斯一直保持沉默,雷克斯看了看身边的人,不知道是被暗影·齐格飞吓坏了还是怎样,他感觉到南茜的身子一直在抖,

“不,不是这样的......”突然南茜慢慢地说。

雷克斯俯下身,他没有听清楚,“南茜,你说什么?我们要不......”

“暗影·齐格飞,”南茜突然松开雷克斯的手,向暗影·齐格飞走了几步,“我理解你,我知道你的心酸和痛苦,因为我也曾经体会过!”当自己相信塔巴斯,自己宁愿活在“塔巴斯不是反派”的臆想中时,别人不理解自己,觉得自己是拉贝尔大陆的叛徒,恶德花园的卧底,负面声音也曾让自己崩溃,但是因为朋友的信任,小花仙的支持,她也成为拉贝尔不可缺失的一员,“我可以和你一起承担。”

 

可能是南茜的话有了作用,暗影·齐格飞的气压明显减弱,他回头看了看南茜,上下打量打量她的衣着,“lady,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吗?”

“当然,”南茜点点头,“没有真正的美与丑,只是各自观念的不同,我和你一样很喜欢这样的美,这种美很大胆,很自信。”

“太好了,lady,”暗影·齐格飞显得很兴奋,他慢慢放下了警惕,“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去另一片净土吗?”

“南茜......”雷克斯喊住了她,一把摘下了面具,他的表情极为痛苦,他知道她要做什么。

南茜回头看了一眼雷克斯,只是停顿了几秒,“当然,我很荣幸。”

暗影·齐格飞的身后出现巨大的黑色漩涡,“再见了拉贝尔,这边有请,lady。”

南茜没有迟疑,她脱下了面具,雷克斯在她脸上没有发现一点的迟疑和恐惧。她就这样像搞怪的淑女一样,穿着奇装异服,高傲地慢慢走进漩涡。

“不,不!”雷克斯大喊着,他突然从地上半蹲而起,扔掉手中的面具,一个箭步也冲进了漩涡之中。

 

漩涡很快消失,美丽湖西又恢复宁静,紫罗兰的香味也渐渐淡去。

 

“他们,”露露声音有些颤抖,她的瞳孔开始闪烁泪光,“消失了?”

“安德鲁,”露娜仙女焦急地说,“能找到他们的具体位置吗?”

安德鲁没有说话,他的水晶球只是隐隐约约闪现着不同的地点,很明显目前的他们无法确定暗影·齐格飞的具体坐标。

“别慌,露娜姐姐,”露莎轻轻拉住露娜的手,一手将露露拉到怀里,“以防万一,我已经告诉他们净化暗影·花精灵王的方法,南茜和雷克斯已经成长为保护拉贝尔的存在了。”

 



chapter4

“唔,这里是哪里?”南茜慢慢从昏厥中清醒过来,她摇了摇头,眼睛逐渐开始恢复聚焦,眼前赫然呈现的是花神的雕像,周围是悬浮的花精灵王的代表图案。

“是失落遗址。”雷克斯把她扶起来,“还好吗?”

“雷克斯?”南茜惊了,“你怎么......”

“没想到你也混进来了,小花仙,”暗影·齐格飞皱了皱眉头,“你不该来这里。”

“我也是真心实意的,我和南茜都很喜欢这种美丽。”雷克斯说道,他的眼睛正在四处张望周围,手里慢慢摸出露莎之前交给他的月辉石。

 

“即使计划现在看似缜密到时候实行也会有偏差,”露莎的话在耳边慢慢回响,“月辉石有净化的力量,虽然不能完全净化,但是也有不可逆转的功效,你们一人一颗,如果情况不妙,也请你们注意安全,可以使用月辉石的力量暂时削减暗影·齐格飞的实力。”

 

“罢了,”齐格飞摆摆手,“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lady。”

南茜摇摇头,她心里想的和雷克斯一样,月辉石已经被她紧紧握在手中,她慢慢挪动脚步,悄悄向暗影·齐格飞靠近,“我不知道。”

“镇守《花之宝典》的精灵王,黑暗势力并不能那么容易侵蚀,而这里的《远古花之宝典》以及《暗之法典》里的花精灵王会在我能力的释放下唤起黑暗的力量,拉贝尔大陆很快就会尝到应有的苦头。”暗影·齐格飞说到,“我的能力可以让爱变为恨,让美变为丑,没有永恒的爱与美只有永恒的恨与恶!”

南茜咬了咬嘴唇,暗影·齐格飞正背对着自己描述自己的蓝图,是一个机会!她一个箭步上前,“我不会让你破坏拉贝尔的美好的!”

“南茜!”雷克斯惊住了。

“什么?!”暗影·齐格飞看到南茜手里的月辉石离自己越来越近。

 

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南茜的手腕,月辉石也在离暗影·齐格飞一尺之远的地方停住了。

“你以为混进来的只有那个家伙吗?小鸟姑娘。”

红黑色的翅膀在失落遗址淡淡的光辉下冒着黑气,一头黑色的秀发和飘逸的红色眼罩,南茜一下就认出了对方,“塔,塔巴斯......”

塔巴斯夺过南茜手中的月辉石,将其粉碎,“暗影·齐格飞还不能净化,他要做的正是我所期盼的。”

雷克斯扶住南茜,他看到她的手腕浮现出被勒过的红印,但他在她的眼睛中只看到了掩饰不住的欣喜。

忽然,雷克斯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惆怅。

“塔巴斯,你不能这么做!”理了理思绪,雷克斯喊道,“西蒙王子不会想看的这样的你。”

“别和我提那个家伙,”塔巴斯摆摆手,“我在实现我的目的之前不会放手的。”随即又认真看了看雷克斯,“新来的花仙?不,我们应该见过几面......上次的舞会多谢你的邀请,现在我不欠拉贝尔大陆任何人的情了。”

“塔巴斯......”南茜愣愣地看着他,她觉得塔巴斯变得比以往更加得冷漠。

 

暗影·齐格飞身上的黑气在剧集,“又是欺骗,又是谎言,拉贝尔大陆的花仙没有一个值得信任!”

失落遗址开始动摇,花神像开始颤抖。

“那就让黑暗洗染整个拉贝尔吧,以恶为美,化爱为恨,曾经相亲相爱的花仙开始互相伤害!没有爱,拉贝尔自己便会消亡!”

黑气开始蔓延,慢慢扩散开,失落遗址开始被覆盖,花精灵王的代表图案开始破损,空灵的晶体内溢出了黑烟,暗之法典扉页慢慢打开......

“你们也会由爱生恨,互相厌恶!”

 

黑气涌上来,南茜只觉得呼吸困难,脑海里的记忆似乎开始改变......

“塔巴斯是恶人啊!”

“他是拉贝尔大陆的敌人!”

“拉贝尔大陆的灾难都是由他引起的!”

......

 

无数尖锐的话语开始涌进南茜的脑海中,不要,不要......

塔巴斯与自己的最后一支舞......

颠倒世界里陪自己看风景的塔巴斯......

第一次美仙节时舞会上出现的谜之王子......

一点点回忆像滴入清水中的墨开始扩散消逝,刺耳的话快要将南茜的理智淹没。

为什么?为什么连自己对塔巴斯最后的一点残念都要扼杀,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不,不是的,他有自己的苦衷,塔巴斯,塔巴斯他不是恶人!”

 

 “叮”,国家花园十二花神柱闪烁光芒,代表勇气和爱情的虚空守护者和爱情守护者突然消失,他们的虚影出现在失落遗址的上空。

 

“南茜...南茜...”虚空守护者慢慢低语,“我曾说过,你身上有纯洁无暇的感情......那是不会被玷污的真挚的感情......我冰冷的心也会因此感到温暖,我赐予你勇气的力量......”

 

“你的爱,很深沉,”爱情守护者呢喃,“我愿意帮助你守护爱情......”

 

两大花神柱现身失落遗址,它们的身姿开始由透明散去,黑色的气体开始被驱散,南茜和雷克斯被浅色的光辉映照着,耳边嘈杂的声音开始减少。

雷克斯双眸开始变得清醒,逐渐恢复理智,他抬头看见薄雾中捂住头的暗影·齐格飞,它的身体开始褪色,深紫和浅蓝重影开始争夺它的人格,身边的黑色气息已经开始减少。

“月辉石,月辉石......”雷克斯掏出月辉石,他看了看闪闪发光的石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让你毁灭拉贝尔的!”他用尽全力,将月辉石扔向了暗影·齐格飞。

“不...”塔巴斯想再次击毁月辉石,但已经来不及了。

 

小小的石头靠近暗影·齐格飞的瞬间,有一种冲击力将它体内的黑气驱散,失落遗址周围的黑气开始聚集于一体,然后重重地消散。

以失落遗址为中心,拉贝尔大陆发生了一次小小的震动,光圈由花神像开始向外蔓延......

“南茜!”雷克斯拉着失去力气像落叶飘零般的南茜,身体弯成弓形护住她。

“哗--”白光笼罩拉贝尔上空。

 

雷克斯睁开眼睛时只觉得浑身像散架一般不能动弹,他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的南茜,似乎只是昏了过去没有什么大碍,他拿手擦了擦她脸颊上的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暗影·齐格飞也已经不见踪影,一柱光慢慢飘入《暗之法典》,随即书重重关上,第四只暗影·花精灵王——暗影·齐格飞归位。

 

“主人,您没事吧!”小丑突然现身失落遗址,搀扶着受到光波影响的塔巴斯。

塔巴斯甩开了她的手,慢慢支撑起自己,他转过身看着地上躺着的雷克斯,“这次让你得逞了,但是没有下一次了,新花仙。”

他身后缓缓出现黑色漩涡,小丑和塔巴斯消失在失落遗址。

 

刹那间,失落遗址内竟飘起了紫罗兰的花瓣,雷克斯躺在地上看着漫天的紫色花瓣飞舞,真的很美,此时的紫罗兰闻起来竟是这样迷人的香甜。

他伸出手接过天上飞下来的半朵紫罗兰,偏过头,将花别在南茜粉色的秀发上,默默看着她。他知道在南茜心理塔巴斯的地位很难动摇,他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遇见南茜,一切说不定可以改变。

 

“雷克斯,南茜!”他听见三仙女和其他花仙的声音,刚刚的震动让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这里。

“你们没事吧,”露莎跑过来问道,琳恩则在一旁帮他们包扎一些皮外伤口,“谢谢你们,拉贝尔大陆没有受到黑暗的影响。”露莎摸了摸南茜的脸,“你已经成长为能保护拉贝尔的勇士了,小南茜。”

“雷克斯,你个大笨蛋!”艾玛慌慌张张跑过来,“为了南茜你不要命了?”

雷克斯只能说着笑话安慰妹妹,他很好,真的很好。

“大家没事就好。”露露仙女揉了揉发红的眼眶,“你们看,紫罗兰真的好美啊。”

 

众人都抬起头看着天际,漫天的紫罗兰飘下来,就像是在说拉贝尔大陆永远充满爱与美,永恒的爱与美永远守护着这片大地。



chapter5:后日谈

南茜一早就就去琳恩那里买了些药草,之后又去了园艺店。

“早上好南茜,今天想买些什么?”塞拉抱着一盆向日葵,乐呵呵地向她打招呼。

“早上好,”南茜回复一个甜美的微笑,“有什么适合带去看望病人的花束吗?”

“病人?”塞拉有些疑惑,“哦,你是要给雷克斯上药吗?”

南茜点点头,“他的‘女性过敏’有些令人头疼。”

“雷克斯的话,不如送束紫罗兰?”塞拉提议,“暗影·精灵王之后他好像很喜欢紫罗兰。”

 

“艾玛,我进来了,”南茜在门外轻轻说道,进屋却发现屋里没有艾玛的身影,“奇怪,艾玛不在吗?”她放下紫罗兰四处转了转。

“南茜?”雷克斯的声音响起,看到是她,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来给你上药的,”南茜笑盈盈地说,“坐下吧,这束紫罗兰送给你。”

 

缝纫店里,紫罗兰的花香很浓很浓,永恒的爱与美笼罩着一切。

                                                                                                       END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