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梁山】重生的遗忘:(三十六)上门要人
水滴公主 2019-11-23

(三十六)上门要人

凌蓉一进病房就直接扑过去抱住了梁湾,情绪有些激动地哭了出来。

“湾湾,你怎么样了?都怪迟少瞒着我,我都不知道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

梁湾久未见到凌蓉,心里很高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傻丫头,别哭,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嘛。”

凌蓉抹了抹眼泪,咬牙怒道:“是谁伤的你?敢欺负我家湾湾,老娘跟他没完!”

梁湾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我真的没事了,你就别担心了。”

“先把你自己管好吧!就你那点斤两还不够添乱的!”

冷沉的男人声音自后方炸开,梁湾这才留意到跟着凌蓉一起进来的迟子瑞。

“门口的保镖怎么把你放进来了?”

迟子瑞脸色一黑,“靠!你就这么不待见本少?”

梁湾撇嘴,“我以为你怕张日山不敢再来见我了呢。”

迟子瑞闻言抬眸看着女人,嗤笑道:“我说你这个女人也太忘恩负义了吧?在张日山面前就是一只小白兔,在本少面前凶的很!”

梁湾轻哼一声,“我倒不知道迟少对我何来的恩?”

迟子瑞无奈,简单解释道:“这京都城里的风吹草动有哪一点能瞒得过本少的耳朵?要不是我暗中帮忙,你觉得单凭张日山一个人,又要照顾你、又要管理九门、又要调查真凶还要封锁你被绑架的消息,他就是再有本事,也不是神仙啊!”

“我不觉得我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劳动迟少帮我。”

迟子瑞眉梢止不住地突突直跳,这女人还真不把他当一回事!

终是忍住想上去敲她两下的冲动,迟子瑞皱着眉头回应,“就当本少吃饱了撑的爱管闲事好吧!让你和张日山欠我一个人情,反正以后要还,本少也不吃亏!”

“我是我,张日山是张日山,别把我们混在一起!他会不会搭理你我不知道,但你别指望从我身上讨到什么好处。你都说你是吃饱了撑的闲的,现在又想让我报答你,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

迟子瑞的脸更黑了。

这个女人打从刚认识的时候起就没给过他好脸色,老是把他怼得没脾气!

“梁湾!你够了啊!你是不是觉得本少爷贱啊?本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来管你,你说说你,模样这么……也就说得过去吧,就算长得漂亮,脾气也不能这么大啊!”

凌蓉的视线在迟子瑞脸上转了一圈,不知道是故意拆台还是真不明白,“那迟少,湾湾到底是长得说得过去呢?还是长得漂亮?你这前后矛盾啊!”

迟子瑞的嘴角抖了抖,白了她一眼,“行!行啊!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跟本少作对是吧?气死我了!”

男人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气结的插着腰远远的坐在了沙发上。

梁湾和凌蓉相视而笑,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湾湾,你真的没事了吗?迟少告诉我的时候都把我吓死了!都怪他,还故意让我出差,要不我早就过来看你了。”

“放心吧,真的没事了。我想他也是怕你担心。你呢,最近在迟氏怎么样?你俩有没有进展?”

凌蓉面上一红,有些羞涩,“我是来看你的,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梁湾瞟了一眼远处还在生闷气的迟子瑞,“蓉蓉,你当初可是为了他才从你最喜欢的记者转行进了迟氏,我还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凌蓉咬了咬唇,有些自嘲,“湾湾,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你的心思,要想让他喜欢我,哪儿有那么容易啊!”

梁湾眯了眯眼睛,“这么快就放弃了?拿出当年你吵着嚷着跟我说他是你未来男朋友的勇气来!我帮不了你什么,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做你自己!不要为了他委曲求全,凌蓉就是凌蓉,任何人无法取代!”

凌蓉的心微微刺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隐忍和酸涩,她的确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迟子瑞,有一刻她曾经想过,哪怕那个男人把自己当成梁湾她也愿意,只要他能允许自己陪在他身边。可是她心里其实很清楚,这样的爱不会长久,也不是她想要的。正如梁湾所说,她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

凌蓉向前倾身,抱住了梁湾的脖颈,头枕在她的肩膀上,翘着唇撒娇道:“嗯,谢谢你湾湾。我会努力的,会让他看到我的。”

两个小姐妹腻歪了一会儿,凌蓉突然直起身子,饶有兴致地问:“对了,你和张日山还有韩学长怎么样了?你这一受伤,他俩还不得急死?”

“没那么严重,只是轻伤,我也在医院里休息好几天了,今天就打算出院了。”

“你这才住几天呀?这么快就要出院了,张日山能同意?”

梁湾有些心虚的飘闪了下眼神,淡淡回答:“他不同意又能怎样?我自己的事还要听他指挥?何况我自己就是医生,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我今天一定要出院!”

凌蓉眼里精光一闪,嬉笑着说:“大总裁不同意你还能出得了院?说得好听,到头来还不是得乖乖听人家张日山的!”

梁湾抿着唇,拧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最近发生了好多事,我一时也没法跟你解释,反正就觉得再这么纠缠下去只会越来越乱。”

“你想快刀斩乱麻,可是又放不下他对不对?”

在自己的好闺蜜前,梁湾不想撒谎,也不想隐瞒,好不容易能有个说知心话的人,可是她又不知道前世今生这样的事要怎么跟别人解释,估计大家都不会相信。

“以前他娶我是为了小婉,可是现在的他让我觉得很不一样,我有些不安,觉得很不真实,不知道以后要如何面对他。”

这些日子,梁湾见识到了一个对她温柔宠溺的张日山,她看不透他,猜不到他心里想什么,却总被吃得死死的,除了生气只有无可奈何。

凌蓉一副看戏的表情,“你家张日山可是标准的霸道总裁,他霸道起来你能控制得住?”

梁湾不说话了,她的确掌控不了他。很多时候,都是张日山制住她!

凌蓉拨弄了一下自己的丸子头,“湾湾,其实你也不要顾虑太多,或许他以前爱的是小婉,但现在发现爱的人是你,想重新追你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世上的男人都是犯贱,尤其像他这种闷骚型的,前面是一个劲的矫情,等他明白过来就死皮赖脸,也不奇怪。”

凌蓉并不知道梁湾与张日山之间的前世今生,只单纯的觉得小婉已经成为了张日山的过去式。

梁湾用怪异的眼光瞧了瞧她,“你是不是晚上没事又追韩剧了?”

“哈!”凌蓉气急,“什么样的韩剧有你俩这么狗血啊!我真的很想敲破你俩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什么!”

“你要敲谁的脑袋?”

伴随着一道低沉的男人声音,病房的门被张日山一把推开,颀长高大的身影阔步走了进来。凝结了一层深深雾气的眼眸看向了凌蓉,看的后者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呃……张总……”

男人的身后还跟着院长、韩倚沉和几个护士。

张日山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迟子瑞,仿佛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满心满眼的都是坐在病床上正在跟凌蓉说话的梁湾。

“张日山,你不是在开会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还带了院长、韩倚沉一行人一起进来,这阵仗是要干什么?

“是谁哭着喊着要出院的?必须要医生检查过后才行,光你自己说了不算。”

敢情这是不相信她,她也是个医生好吧!还是这所医院里的王牌医生!

再说了,她什么时候哭着喊着了?

要劳烦院长亲自给她检查,梁湾还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经过了几天的休息,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脑后的伤口并不深,手术后也结痂了,只不过……

“你是说,她后脑的伤可能会留疤?”

院长一把年纪,本来头顶上就没几根毛,此时看到张日山骇人的神色,额头汗水蹭蹭往外冒,“我只是说,也许……也有可能不会留疤。”

“没有也许,她身上不能留下任何疤痕!”

院长被吓坏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大总裁一发怒,整个医院都要抖三抖!

韩倚沉适时出面劝解,“其实小湾后脑的创口很小,有头发挡着,就算留疤也看不出来。”

张日山冰冷的声音道:“我说,她身上不可以留下任何疤痕,你没听到吗?如果你解决不了,我会请韩国的微创专家过来。”

敢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说有头发挡着也没关系这种话,真是找死!

韩倚沉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他不是不心疼梁湾,只是没想到张日山对梁湾的疼惜会如此这般强烈。

梁湾有些吃惊,“院长和学长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要这么激动。”

这屋里的人都被你吓坏了。

张日山脸上的愤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和,“你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痛?”

梁湾实在不知道怎么招架他的温柔,摇了摇头,“不疼了,我真的都好得差不多了,今天就让我出院好不好?”

他这么温柔,她也不知不觉变得乖顺起来,连说话的语调都娇软了好几度。

惹得远远坐在靠窗位置上的迟子瑞郁闷的叹了口气。这女人在张日山面前怎么能这么乖?!

好不好?好不好?

他的小妻子在撒娇,除了答应她还能怎么办?

“好,我让罗雀去办出院手续。”

院长抹了抹头上的冷汗,颤颤巍巍地道:“小梁啊,出了院多在家休息几天,不着急上班,病人你都别操心,就安心在家休养一阵子。”

这是九门集团的总裁夫人,医院未来的存亡全都系在张日山身上呢!他也看出来了,要想不让大总裁发火,只要把总裁夫人哄好就够了。

院长率先出去了,韩倚沉伸手想摸摸梁湾的头,可是终究没敢,他已经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好看的眉宇凝结着淡淡的哀伤,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小湾,伤虽然好了,但你失血过多,要多注意休息,医院里有我呢。你脑后的伤疤我会负责的,我说过有任何事我都会为你做的,相信我!”

他极快的看了一眼张日山,他知道就算梁湾出院,也轮不到他来送,“我还有病人,你出院也没办法送你了,等你休息好了咱们医院里再见。”

韩倚沉也离开了,梁湾垂着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好像对于学长,她总是有一份愧疚。

张日山双手未经她的同意便揽住了她的双肩,“饿了吗?一会儿出了院想吃点什么?在医院里吃了几天清淡的,不如带你去换换口味?”

在医院的这几天里,一直都是张日山吩咐人准备饭菜,与其说清淡不如说滋补更为贴切。

一来怀着对学长的愧疚,二来又因为目前关系的纠缠不清让梁湾觉得心里很矛盾,她并不想顺着张日山的意思,“不饿,蓉蓉和迟少来看我,既然你想请吃饭,不如请他们吧。”

张日山顺着梁湾的话看了一眼凌蓉和迟子瑞,握紧了女人的胳膊,温声道:“凌小姐是你朋友,当然要请,我可以替你请,但你这个主人都不在,我总不能替你陪吃吧?”

梁湾:“……”

凌蓉:“……”

陪吃?这大总裁说话还真会找湾湾的死穴,怪不得连这么强势的湾湾都拧不过张日山!

“我在路上看到一家店很不错,已经订了位置,现在就可以过去,其他的交给罗雀办就行。”张日山牵着梁湾的手不放,英俊的脸上绽放着温柔的笑意。

梁湾愣了愣,眼前原本遥远又陌生的男人近日来对她照顾得小心翼翼,不是在做戏,是真实的对她好。她心里的防线几近崩塌,她到底要不要原谅他、接受他?

她曾被他虐得遍体鳞伤,那份痛是说忘就能忘的吗?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吗?

不能!

至少……在她去华藏寺探明了前世发生的事之前,她不能对他释怀。

梁湾盯着张日山揽着自己的手看了几秒,轻轻笑了,“你这是用强吗?我还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她现在越来越觉得,他虽然对她很温柔、很宠溺,即便她发火他也不生气,但很多事都是他替她做主,依旧是强势的主宰着她的命运,只不过换了个方式,从过去的直接变成了间接,好像一个温柔的陷阱,等着她自己跳进去。

梁湾真的很恼,对于不受自己控制的事,她会心慌害怕,没有安全感,气他也气自己。

张日山仿佛早已看穿了女人的心思,他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仍旧揽着她,淡笑道:“我没有用强,我只是在照顾自己的妻子,而且你哥哥上次交代了要我好好看着你。”

梁湾:“……”

女人像是被噎了一下,沉着脸不说话。

“哎呀湾湾,就当庆祝你出院,张总也是好意,而且我都饿了,去吧去吧!”凌蓉摇了摇梁湾的手臂,明显是在帮张日山说话。

“那好吧。” 梁湾只得同意。

张日山牵着梁湾的手出门,后面跟着凌蓉。

“哎,我说你们怎么都没人搭理我?”一直坐在沙发上的迟子瑞见三人往外走无视他的存在,连忙站了起来。

三个人停下了脚步,张日山扭头扫了他一眼,“迟少应该开车来的吧,那慢走不送!”

“什么?不是说订了位子去吃饭吗?”

“迟少应该算不上湾湾的朋友吧?更算不上我的朋友。”言下之意,谁要请你吃饭了?有你什么事儿啊!

就算是迟子瑞吊儿郎当惯了,此刻也被气得直跳脚,“靠!我说你们夫妻俩太过份了吧!有必要这么针对我吗?我不就是对小湾儿……”

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就接收到了张日山冷沉的眼神。

“迟少还请注意一下称呼,论私也该称呼一声嫂子。其他乱七八糟的称呼我不想再听到。”

迟子瑞真是扎心了,迟家上几辈人跟张家私交甚好,怎么到了他这一辈跟张日山的关系就这么差呢!关系虽然不怎么样,但还得恭敬地称呼梁湾为嫂子,他真是郁闷到不行。

“小湾儿怎么了?我还没叫宝贝儿呢!巧了,我这人还就随心所欲惯了,我可不吃霸道总裁这一套,张总还是拿来对付女人吧,对付我还不够格!”

“哦?看来迟少是想试试怎么喂鱼?听说你不是对喂鱼的事很感兴趣吗?”张日山挑眉看着他,语气里是淡淡的讥讽。

梁湾和凌蓉并不理解他口中的“喂鱼”是什么意思,但迟子瑞很清楚,敢情自己再得寸进尺的话,张日山就要拿对付霍道夫那套手段来对付他了!

这人太黑了吧!他就亲密地叫了一声“小湾儿”,又没真把梁湾怎么样,至于吗?

病房里的气氛徒然紧张,两个男人对峙着,好似充满硝烟的战场。

梁湾和凌蓉对视了一眼,都感觉事态不秒。

凌蓉眼珠滴溜溜转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迟总吩咐我说今天给迟少安排了一场相亲,我光顾着来看湾湾,把这件事给忘了!那个……湾湾,可能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我得赶紧带着迟少过去了,不然迟总要着急了。”

“相亲?”梁湾带着探究的目光瞟了一眼迟子瑞,她真的不能想像迟子瑞这样的花心大少能跟相亲两个字沾上边。

凌蓉心虚地笑了笑,假装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忽然啊了一声,“都这么晚了,完了完了,迟总要生气了!我们就先走了,那个,张总,湾湾就交给你了。”

凌蓉上来拽住迟子瑞的衣服,生拉硬拽地把他往外扯。

“喂,你这女人……拽我干嘛?谁要相亲?老头子什么时候吩咐你干这种事了……”

凌蓉一边拽着迟子瑞,一边摆摆手,以最快的速度溜走了。

“哎,蓉蓉……”

梁湾不知该气还是该笑,这戏演的还能再浮夸一点吗?就这么扔下她跑了?还找了一个一听就是假的借口!

现在怎么办?又剩下她和张日山两个人独处,天知道每次独处她有多紧张!

梁湾刚想开口说什么,张日山的手机就响了。

听到声音,男人顺手接听了来电。

“喂。”

“……”

“现在吗?”

“……”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你们想要的解释我会给的。”

听到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梁湾就知道这是袁雅夫人打来的。算算时间,今天是袁雅夫人给她的最后一天期限,难道说因为她没有给出回应,所以袁雅夫人打算向张日山施压了?

“是你妈妈打来的?”

张日山冷着脸,心情明显变得不悦,嗓音低沉冷凝,“嗯,有点事,我要回老宅一趟,饭不能陪你吃了,我让罗雀和坎肩儿送你回爱婉小筑。”

梁湾眉心一紧,如果真的是袁雅夫人向张日山施压,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件事主要的核心在于她,必须由她自己解决。

“我跟你一起回去,我会亲自跟她说的。”

张日山笑了,这个小女人是在担心他吧。他宠溺地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笃定坚决地道:“别担心,不是那件事,是霍道夫的爷爷上门要人来了。”

霍道夫绑架了她,肯定被张日山修理了,但到底是什么下场梁湾并不知道。霍家人按理来说并不知道绑架的事,所以又是如何会找上张家要人?

不管什么原因,整件事中梁湾仍然是核心人物,所以她更不可能置身事外。张日山不让她一起回老宅的原因,多半是怕她受到霍家的刁难。

霍家,在京都虽然不比九门张家的势利,但与迟家不相上下,霍道夫更是京都城里有名的公子哥。

“张日山,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回去吧,这件事我最有发言权,如果霍家的人要为难你,我可以向他们解释的。”

张日山忍住心底的欢愉,这小女人虽然嘴上总是不饶人,对他貌似冷漠,但其实心里一直都有他,遇到事情想到的第一个就是他。

对于霍家,男人好像压根儿没把他当成什么大事儿,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柔美的脸蛋上摩挲,“你安心回爱婉小筑等我,我不会有事,我还要陪你去寻找答案呢,所以乖乖等着我。”

他的拒绝让她一下子慌了,他要独自一人去面对来自张家和霍家的双重压力,“张日山,你……”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罗雀拿着一叠单据走了进来,“总裁,夫人,出院手续办好了。”

罗雀走近了两步,附在张日山耳边低语了几句。

梁湾不知道罗雀说了什么,只知道听完罗雀的话,张日山沉沉凝视了自己几秒,忽然开口:“既然有人按奈不住想要兴风作浪,那就随了他们的心愿!”

男人说完,大手紧紧牵着女人无骨的小手,拉着她一起向医院外走去。

这是答应带她一起回张家老宅了?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梁湾发现四周聚集着一些人,戴着帽子、戴着墨镜,看打扮很像是偷拍的狗仔。

青天白日,在医院门口来往的人群本来就多,张日山是九门集团的总裁,在京都城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外界并不知道梁湾与张日山的夫妻关系,虽然上次在韩倚沉的生日聚会上张日山已经亲口承认了,但因为没有媒体,传播的范围只限制在了九门集团和医院同事之间。加上前一段时间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梁湾作风不正、勾人男人的不实报道,致使她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现在不仅张日山是名人,连梁湾也成了名人。

——“天哪!快看,那个是不是九门集团的总裁?”

——“这一男一女怎么看着这么眼熟?是不是那个……那个……”

——“那个男人好帅啊!我想拍一张照片!”

——“这不是网上爆出来的那个女医生!她跟张日山什么关系啊?怎么牵着手?”

三三两两的路人聚集过来,对着两个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

乔装打扮的狗仔们也跟着人群拿出拍照设备来偷拍。

罗雀将车停在门口,和坎肩儿恭敬地站在一旁等着两个人上车。

“湾湾。”声音低沉,极富诱惑力。

“嗯?”

突然叫她的名字,梁湾的心跳骤快,周围喧闹的氛围反而将眼前的男人衬托得更加危险。

他穿着西装,熨帖严肃,剑眉黑眸,嘴唇削薄,眉目深刻却又透着点寡淡,张日山像一尊完美的雕塑,与生俱来的傲气和霸气浑然天成,倨傲冷清,目下无尘,只在看她的时候眼中盛满柔情。

他猛然扣住她的下颚,低头将她抵在车身上重重吻了下去。

携着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阳刚气息缠上梁湾的唇舌,这个吻来得凶猛突然,像是某种隐忍许久的情绪得到发泄一般。

“唔……张……你、你放开!”

小嘴一张,给了某人可乘之机,张日山的舌尖探入更深的地方,啃咬她柔软的唇瓣,急切的与她纠缠共舞,浓烈的侵犯气息几乎要抑制她的呼吸。

梁湾有些吃惊的想推开他,奈何身体被他死死的抵在车身上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承受着他的掠夺。

“快点放开!”

“张……唔……”

喉咙被堵住,梁湾瞪大眼睛看着张日山那张双眼半阖英俊完美的脸,面朝阳光的那边轮廓,被淬上一层柔和的金色光泽。

为什么突然吻她?

还是在医院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梁湾根本无从思考,大脑一片空白,她紧拽着张日山的西装,小腿酥软的战栗,唇舌纠缠,呼吸紊乱,他的吻却越发深入,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任由怀里的女人挣扎着发出娇喘,梁湾最后直接放弃了抵抗。吻了很久,久到她几乎要失去全部呼吸,张日山才放开她,接住她虚软下滑的身子,任她倒在自己怀中。

脸蛋如霞绯红,双眸沁水潋滟,红肿的唇瓣此时更是血红欲滴,摄人心魂,他低眸望着她,喉结滚了滚,指尖轻轻摩挲,沙哑的道:“如你所愿,这下你可以跟我回去了。”

梁湾呆滞地看了他一会,又僵硬地转过脸看了看四周飘过来的目光,脸色一瞬间惨白了几度。

“你这是……?”

“他们这么辛苦地守在门外,不能让他们白来。是时候对全世界公开我们的关系了,这下你这个九门集团的总裁夫人想跑也跑不掉了!”

梁湾满脑子已经被疑惑、不安搅得一团乱,这是早就有人故意安排了媒体和狗仔,想借机大作文章。

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吻她啊!

这下她要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一跃成为京都城中的话题明星了!

张日山看着小女人苦恼的模样含笑撩唇,“老婆,还不上车?还想继续当模特让他们拍吗?”

老婆?

轰!

梁湾脑袋里炸开了一颗原子弹!

张日山刚刚叫她什么?

结婚快三年,她从来没有听到张日山这样叫过她!即便连“湾湾”这么亲密的称呼从男人的嘴里叫出来她都有些抗拒,何况是老婆二字!

她用惊诧的眼神看着他,缥缈恍惚间,全世界只剩下了张日山的脸。

那张脸沾染了绝世的魅惑,幽深的眸子里带着无尽的情愫,似乎前世的记忆里,封存着他所有的气质与高贵,延续到今生,再度让她领略。

小女人在发呆,眼睛直勾勾的。

张日山轻哂,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勾人,姣好的面容因为刚刚的深吻平添了一丝娇媚,绝色倾城,让他莫名有点心猿意马,还想吻她,总觉得怎么吻都不够。

他勾着她的腰,再度压上她的唇碾磨,这次的力度温柔了不少。

“还想要吗?”

“……”梁湾耳根发红,没来由的眩晕,觉得自己怕是要窒息而死了。

小老虎害羞的样子莫名可爱。

索性张日山也不敢太激进,在她唇边小啄了两下便撤开了身子,梁湾的头抵在他胸口,大口喘着气儿。

男人打开车门,和女人一起坐了进去。

“开车,去老宅。”

路上梁湾的脑子一直是懵的,唇上麻木的感觉若隐若现,缓冲了半晌,她舔了舔唇瓣,红肿的地方还带着微微的刺痛。

车子在张家老宅前停住,远远就能看到白色的欧式建筑门前停着几辆名贵的车子。

霍家人没有直接找张日山,而是跑到张家老宅来,梁湾想,想必霍道夫的爷爷是想用辈分来压制张日山。

罗雀打开车门,张日山先下了车。

梁湾忽然心里直打鼓,每一次到张家老宅来,都是一次不愉快的回忆,如果能够选择,她打死也不愿意再来!

何况今天,这里除了有张日山的父母,还有一个找上门来的霍家人。

张日山转身向她伸出一只手想牵着她,“来,下车。”

梁湾没伸手,掩饰住一丝窘迫,“你先进去吧,我等一会儿自己进去。”

男人憋着笑,意味深长的看她,好像在等着她做出解释。

“那个……就是我……腿有点……不舒服。”

尼玛不舒服,她其实就是接吻接到腿软了,不好意思说!

男人弓着腰,探进半个身子到车里,“你是不是腿软了走不了路?”

梁湾睫毛一颤,脸通红。“才没有!”

张日山有点腹黑的坏笑,“用我抱你出来吗?”

他的气息吹在她脸上,热热的。

“不、不用!你拉我一把就行。”她偏头缩了一下,躲开一点距离。

张日山勾着唇角,低低笑道:“不是让我拉你吗?你躲什么。”

男人果然如她所说伸手拉了她一把,将她从车厢里拉了出来。

可是下一秒,顺着拉她的劲,一把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

梁湾同一时间急忙勾住了他的脖子,惊叫道:“你抱我做什么?我只是让你拉我一把,我自己能走。”

她刚说完,从副驾上下来的坎肩儿便提示道:“总裁,远处有记者在偷拍,需要过去阻止吗?”

“什、什么?”梁湾脑袋一炸,眼神慌忙向后方扫视过去,果见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车窗摇下,有一台摄像机正对着她。

“张日山,快放我下来!”

这男人故意的吧?凭他的心思,一定一早就发现了有车在跟踪。

他是嫌刚才医院门口的一幕还不够劲爆吗?

九门集团总裁和女医生当街热吻,这新闻分分钟能上头条!

就算知道她是九门集团总裁夫人,那当众拥吻也够让人感到羞耻的!

梁湾在张日山怀里不住的折腾,“张日山,你快点放我下来啊!”

张日山失笑,这个小女人的脸皮也太薄了。

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合法妻子,怕什么!

男人抱着她一步一步往老宅里走去。

梁湾气得满脸通红,扭动着腰肢想要挣脱。

“你听到没有,我说让你放我下来!”

张日山的脚步一顿,低头,压着她的耳朵,“不放。”

梁湾气得咬牙。

尺寸之地,方寸之间,她窝在他怀里,近得连呼吸都紧密贴合着。

“那你要怎样才肯放我下来?”

张日山的唇边擦着她的耳垂,看着她耳朵迅速充血泛红,害羞又可爱。

他低低笑着,“叫声好听的我就放。”

声音嘶哑,低沉蛊惑。

好听的?老公?

不行不行!

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张……”梁湾努力仰着头,往后躲了躲。

张日山双手用力,把她往怀里紧了紧,仍旧是禁锢她的姿势,不过分寸把握得很好,克制又不失暧昧,他的鼻尖轻轻蹭着她小巧的耳垂,诱哄着,“不叫的话就一直抱到屋里去。”

湿热的气息吹在梁湾耳边。

烫得她心口酥酥麻麻。

外面有人在偷拍,这种时刻居然还有闲情来威胁她!

一把年纪,好不要脸!

又不是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小孩子!

梁湾气得死死拧着他的衣服,拧出一片皱褶。

实在没办法,挣又挣不开,逃又逃不掉,梁湾只好吞了吞口水,柔软的唇猝不及防压在他耳侧……

“山……山山。”

这是她能叫出的最亲密的称呼了。

小女人的声音轻柔软糯,比出谷的黄莺还好听,唇瓣微微抖着,叫得有点不情愿还有点委屈。

虽然不是他期待的那声“老公”,但能让倔强的小老虎喊出亲密的称呼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张日山不再逗弄梁湾,抱着她迈开步子,穿过开满木芙蓉的院落,离客厅的门越来越近。

“张日山!不是说我叫了就会放我下来吗?”这怎么还一直抱着不放?

“我有这么说过吗?我只是说不叫的话就一直抱到屋里去,可没说叫了就不抱啊!”

“……!”

梁湾简直要气疯了!

张日山什么时候学得这么狡猾了?

“好玩吗?”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恨不得撕了他!就这么喜欢耍着她玩吗?

“玩?”张日山靠过来,一股温热的气流划过梁湾白嫩的脖颈,带着男人的雄性气息,侵入她的敏感神经。

“你想玩,等回了爱婉小筑再陪你好好玩。”男人深深望着她,似笑非笑,口吻轻佻。

“……”

梁湾觉得她真不该跟着来!这下任由男人摆布了吧!

推荐文章
评论(14)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