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梁山】《爱纵深,情已断》09为了一条项链值吗?
水滴公主 2019-11-28

09 为了一条项链值吗?

病床上的梁湾微微动了动睫毛,勉强挣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让她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

她终于醒了,懵懵地瞧了瞧四周,才发现这里是医院的病房。

梁湾只记得她在公司楼下的草丛里找项链,然后两眼一黑昏了过去,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咔擦……”病房门被打开。

霍秀秀提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进来,“湾湾,你终于醒了!你都已经昏迷一天了!”

一天?原来过了这么久了。

霍秀秀看着梁湾温温淡淡的样子没好气地说:“湾湾你怎么回事呀,高烧40度还来上班,还有你的脖子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一圈红印?”

梁湾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上面清晰的有一圈被勒过的痕迹。

“我的项链!”她明明记得自己昏倒前手里紧紧攥着项链的,怎么现在不见了?

“秀秀,你看到我的项链了吗?”梁湾翻身下床,在床上和被子里来回翻找。

“没有呀,你身上只有你的手机,没有看到项链啊!就是你男朋友送你的那条项链吗?我不是帮你戴在脖子上了吗?”

霍秀秀一听说梁湾的项链不见了,也赶忙帮着寻找。

两个人在病房里找了半天仍是一无所获。

“湾湾,你不是一直戴着项链的吗?怎么会不见了?要是你男朋友知道了会不会生气?这项链挺贵重的,而且还是他亲手设计的,这要是丢了……”

霍秀秀看着梁湾又愧疚又难过的样子没敢再往下说。

梁湾因为她的话变得越发自责,心里对张日山的怨恨更深了几分。她不能告诉霍秀秀来龙去脉,更加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张日山的过去。她一心只想赶紧找到项链。

正在此时,护士小姐走了进来,“梁小姐,试一下体温。”护士取了一只体温计想复查一下梁湾的体温。

“护士小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项链?”

“抱歉梁小姐,我没有看到,如果病人来医院的时候有随身携带的话我们会帮忙收起来,然后再退还给病人的。”护士小姐很真诚的解释。

这下梁湾彻底瘫坐在病床上,难道项链就这么丢了?可她昏倒前明明攥在手里的呀!

护士见她一脸的悲伤失望,想了想补充道:“要不你可以问问送你来医院的那位先生,说不定他看见了。”

送她来医院的先生?

护士不说她还以为自己是被霍秀秀送来的。

“先生?那请问送我来医院的先生是谁?”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位先生没有留下姓名。我只知道他是抱着你来医院的,还在急救室门外一直等到你脱离危险才离开的,看着很关心你的样子,我还以为是你的朋友呢!”

不知为何,在护士说出答案之前,梁湾的心底隐隐有着一丝期待。

毕竟在她昏倒之前,张日山和尹若萱已经看到了她。

不过,‘关心’二字完全和冷淡无情的大总裁沾不上边儿吧?

所以,她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自作多情?!

张日山那么淡漠,那么冷酷,何曾给过她希望?又怎么会抱着她来医院?!

也许只是路过的好心人看到她昏倒才出手救了她,她还是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了。

护士检查完毕,说是烧已经退了,为了病情不再反复还要继续观察和吃药。

霍秀秀小声嘀咕道:“不知道到底是谁送你来的医院,说不定是他拿了你的项链呢?现在的人都不知道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是说救我的人拿走了我的项链?应该不会吧,能出手相救应该不会是坏人。”

“湾湾你心眼太善良了,说不定那个人就是看到项链值钱所以顺手就拿走了,虽然救了你这点做的还不错,可是你丢掉的项链是你男朋友的定情信物啊!这可怎么交代呀!”霍秀秀越说越气,仿佛认定了出手相救的人就是小偷!

梁湾的眉眼黯淡了下去,难道说,项链的丢失寓意着她和黎簇注定无缘?

不会的!不可能!

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回项链!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打断了梁湾的思绪。她拿过手机一看,没料到是黎簇打来的,原本难看的脸色稍稍缓和,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礼物收到了吗?”

黎簇的声音听上去低沉魅惑,还有点疲倦。

想来他一个人在法国一定很辛苦,一边不断充实自己,一边又要费心为她准备礼物。

“收到了,谢谢你!”梁湾知道,这份礼物耗费了他多少心血和时间,每每想到这里她的鼻子就发酸,如果让他知道项链丢了……

“谢我干什么,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湾湾,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听着黎簇动情地说想她,梁湾的心很不好受。他在等她,他为了她付出了全部的感情,可是她呢?还在纠结着是不是张日山送自己来的医院,她太过分了,这样怎么对得起黎簇!

“我……很快……”

酝酿在喉咙里想说出的话几番挣扎,最终还是全部咽下。

对不起,是我的错,让你这么无条件的等着我……

挂断电话,梁湾的心情愈加糟糕。

“湾湾,是不是你男朋友来的电话?你没告诉他项链弄丢的事?”

“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我会尽一切努力去把项链找回来,但如果找不到的话……”找不到,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霍秀秀拍了拍梁湾的肩膀,像是给她力量一样,“放心吧!一定会找回来的,不过你男朋友这么爱你,就算找不到他也不会生你气的!”

梁湾感激地点点头,除了项链之外,目前还有一件她更关心的事,“秀秀,你是总裁助理,对高层的一些决议比我清楚,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关于诺尔亚集团更换项目经理的事?”

对于金万堂被突然更换的事,她还是很介意。

“这个啊……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偶然听总裁和罗雀说什么‘不管是不是他做的,像他这样危险的人,决不能再出现在她身边’这样的话。我估计可能那个诺尔亚的金经理做了什么让总裁讨厌的事,所以总裁才向对方提出必须更换项目经理的要求。你也知道,大总裁发话了,合作方肯定不能置之不理的。”

霍秀秀并没有解释这句话中的“她”是谁,但听在梁湾耳中,她已经把这个“她”与自己联系到了一起。

难道说,张日山也在调查那晚她被下药的事?

所以说,并不是他和尹若萱联合起来害她?

并且,不管这件事是不是金万堂做的,张日山都不会放过他?

这算什么?在默默守护她?

她的心更乱了……

 

 

顺京的夜晚,万籁俱寂。

梁湾执意出了院。

一个人沿着夜晚的街道静静地走着,走着……

前方,一栋别墅,欧式的铁艺大门上写着四个熟悉的大字:浅湾别墅。

她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明明是坐着出租车想兜兜风舒缓一下沉闷的心情而已。

可是兜了一晚上还是无法释怀,于是下了车想一个人静一静。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里。

浅湾别墅,当年和张日山的婚房。

隔着铁艺大门,别墅里黑压压一片,久未打理的院落、阳台,像是被人遗忘的时光和记忆。在他们离婚之后,这里也理所当然的被他遗忘和丢弃了吧?

可是对梁湾来讲,这里有她痛并美好的三年时光,就算刻意不想想起,却仍旧埋藏在了记忆深处。

推开大门,梁湾走了进去。

她从包里拿出钥匙,虽然已经离婚一年多了,但这把钥匙她始终没有丢掉。

她还记得离婚的那一日,阳光格外刺眼,那一日的张日山格外冷漠,那一日的她,格外决绝。

梁湾将钥匙插入门锁,转动了两下。

本以为离婚了,张日山会把门锁换掉吧。

可是“咔嚓”一声,门开了。

梁湾的心再一次止不住的砰砰乱跳。不是她想自作多情,可为什么每一次总会有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发生,让她平静如水的心再次泛起涟漪?

屋里漆黑得不见一丝光亮。

梁湾熟练得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客厅和走廊里的灯全部点亮。

灯光将屋里的摆设映照得清清楚楚。

沙发、电视、茶几……就连盆景都跟过去一样,仿佛一切都未曾改变过。

心坎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击了一下,一股无法言说的情愫在涌动。

他们离婚了,难道男主人不该把陈设都更换掉吗?

还是像他手机的铃音和屏保一样,只是懒得换?

大脑陷入迷茫之际,突然听到一声“咔嚓……”

有人?

张日山穿着一套黑色的家居服从卧室里走出来。

他住在这里?

梁湾当场就愣了。

他不是应该和尹若萱在一起吗?他们是未婚夫妻,就算还没结婚,但以他们的亲密程度来说,婚前同居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吧,所以,他不是应该住在思南苑吗?

梁湾反应过来自己手中的钥匙,倏地藏在了身后。

可是,锐利如张日山,一眼就发现了她的小动作。

男人身上穿着家居服,一改往日穿西装时的刚毅,虽然没有平素的冷冽,但一身黑色的家居服仍然将他衬得格外深沉。

“来这里干什么?”他向她走来,每一步沉重稳健,犹如豹子缓慢逼近。

梁湾有些紧张,可仍不想在他面前示弱,“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的确,这是他家,他这话的意思是他一直把这里当家?把过去和她共同住在一起的地方当作家吗?

张日山冷眼看她,带着明显的不悦,好像她说了什么让人难以理解的话似的。

“没什么,只是……路过。”

“路过?”男人重复着她的话,轻蔑地一笑。

她的话的确很没有说服力。

他盯着她,双手随意地插在了裤兜里,菲薄的唇角刻出丝丝鄙夷,那双星眸也染上了轻视。

“为了一条项链,把自己折腾进医院,值吗?”

梁湾下意识里不想与这个男人有过多的接触,就算无意中在别墅里碰到,她也想着尽快离开,马上回避。

可是这个男人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嘲讽,让梁湾瞬间变成一只炸弹,一点即着。

他以为,把她折腾进医院的仅仅是那条项链吗?

如果不是他把她扔进了喷泉,如果不是他罚她抄写会议资料,如果不是他把她的项链丢下楼,她会进医院吗?!

全都是因为他!如果没有他,她又怎么会这么痛苦!

“值!当然值!张总不知道那是我未婚夫送我的定情信物吗?怎么不值!”

未婚夫?

定情信物?

区区一条项链就让她成为了别人的未婚妻?

这个女人还真是出息!

张日山的冷眸冒着丝丝冷气,如万年寒冰。可是梁湾没有表现出一丝惧怕,不屈不挠地迎上他的视线,她眼中的倔强像极了离婚的那一日。

手心里冷汗直冒,梁湾死死攥着钥匙。虽然单方面宣称黎簇为未婚夫让她很心虚,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她有的选择吗?她绝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丢脸!

何况,她的项链至今下落不明,梁湾心里的气堆积在一起,已经濒临爆炸的边缘。

“你扔了我的项链,不该向我道歉吗?”

张日山淡漠的表情没有一丝做错事后的懊悔,“我说过上班时间不准戴饰物。”

“张日山!你这是故意针对我!”

“你在质问我?你这是跟上司说话的态度吗?”

这男人!为什么总是一副霸道总裁的气势!

梁湾愤然回怼,“现在不是在公司,而且我是病人,我生病了!”

相较于梁湾的愤慨,男人表现得很平静,波澜不惊地回应:“出了医院就不是病人!在我的地方,就得听我的!”

梁湾咬着下唇,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一下子,心口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深深的委屈蔓延开来。

就冲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他抱着她来医院?他恨不得她再也不出现吧!

所以她还在奢望什么?!

见女人不说话,张日山烦躁地追问了一遍:“来这里到底干什么?”

正打算随便找个借口离开的时候,从卧室的浴室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哎呀!快来帮帮我,我内衣没拿……”

那道清脆的女声让梁湾的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

这不是尹若萱的声音,应该不是,因为隔着卧室的门和浴室的门,梁湾听得并不清晰,但她直觉这不是尹若萱,那个女人天生的高贵傲气,不可能住到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来,所以说或许是另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想问,又觉得没有立场开口。

现在她明白了,张日山没有跟尹若萱住在思南苑,是因为他还有另一个女人?

明显的,这个女人跟他的关系更亲密吧?

连内衣这样私密的东西都让张日山帮着拿,两人的关系可想而知。

“还没回答我,来这里干什么?”张日山问了第三遍。

梁湾看着他,感觉他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焦躁,是因为被她发现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吗?

收拾起心情,将自己伪装起来,脸上看不出半点介意,“张总,原来你喜欢金屋藏娇啊?不过作为员工,我要善意地提醒自己的上司一声,虽然你和尹小姐不是夫妻,但这样算不算出轨啊?传出去可有损你大总裁的英名啊!”

梁湾说得自自然然,脸上也看不出任何在意,仿佛真的是一名普通的员工在跟上司讲话。

张日山看着眼前不以为然的女人,心里竟然浮现出一股烦躁感,她怎么可以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她当真没把他放在眼里!

原本还算平和的面色骤然凝结层层寒霜,语气里尽是厌恶,“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没事别来这里!”

梁湾紧了紧握拳的手,掌中的钥匙将她细嫩的小手铬得生疼,疼痛感提醒她要保持冷静,不要再陷进去。

“这把钥匙还给你,原先想着已经离婚了,还不还无所谓,不过今天一看,既然这个婚房已经有了新的女主人,还是还给你比较好。”

梁湾从背后伸出手,五指摊开,上面有一把她一直保存的钥匙。

这个婚房如今都可以让其他女人住进来了,那么他们之间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吧?只要将这把钥匙归还,从今以后,他们就再没任何瓜葛了。

张日山没有去接,梁湾又向前走了一步,再次示意他。

男人始终没有伸手去接,他如同漩涡般的黑眸逼视着固执得一定要归还钥匙的梁湾,心里竟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没事的话就赶紧离开!”他下了逐客令,冷冽的视线狠狠在女人身上剜了一眼,转身欲走。

到头来,他也没有接过钥匙。

两个人谁都没有明说,但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这把钥匙一旦归还,就意味着他们之间仅存的一点联系也被扯断。

可此时,梁湾所有的思维都被浴室里那个陌生女人所占据。

想到曾经在一起的婚房里如今有了新人,这里不再属于自己,就连曾经的美好记忆都要被新人所替代,那种苦涩只能压在心底,这比丢了黎簇的项链还要让她难受!

虽然她的想法有点自私,但他想要女人就不能带到别的地方去吗?为什么非要在这里?非要在他们曾经在一起的地方?

这让梁湾感到他在羞辱她,也在羞辱他们过去的那段婚姻!

“我都说了是要还给你的!”梁湾用盛怒的眼神看着张日山,随后“唰”的一下,将手中的钥匙远远的抛了出去。钥匙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紧接着砸在茶几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反正我也没有继续留着的必要了,不如送给浴室里的那位,她应该很需要吧!”

语毕,梁湾转身去开门,准备离开。

走了几步,怎么想怎么不甘心,她火冒三丈地回头,“还有,我警告你,如果我找不到我的项链,我不会放过你的!”

身后的男人眸色暗沉……

一年不见,她比他想像中坚强了很多,棱角也锐利了很多,再不是那个天天围着他转,满眼都是爱慕之情的小丫头了,可是她越坚强,就越是激起他的征服欲。

他要拿她怎么办?明明第一眼就爱上了,明明现在也爱着,可是他和她的距离为什么越来越远?

目光最终落在茶几上的那把钥匙上,浓浓的戾气交融着晦暗,久久未散。

“日山哥,我说你怎么回事呀?我刚刚叫你,你怎么都不帮我一下?”

卧室里走出来一个女人,身上裹着一条大浴巾,头发上还滴着水珠,身上氤氲的水气还未消散。

张日山冷着脸,阴沉道:“这种事也要我帮你做吗?没规矩!”

“咦?这有什么呀,在家里都是这样啊,雨臣也经常帮我拿的!”霍秀秀就不懂了,帮她送个衣服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张日山莫名地烦躁,怒目相向,“那是在你家,解雨臣是你男朋友,我是你什么?”

“你是我哥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张日山的眼神徒然凌厉了几分,“穿上衣服现在就走,回你自己家!那么大了还玩什么失踪,叫雨臣来接你!”

霍秀秀一听这话,立马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大总裁突然犯什么病了?明明说好了她跟解雨臣吵架到穹祺来躲几天,他之前也是同意了的,因为使小性子从家里跑了出来没有地方住,所以躲到张日山家里来了,这两天一直住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突然变卦赶她走了?

“日山哥你怎么回事呀?不就是让你给我送个内衣吗?小时候我们还光着屁股一起洗澡呢!哼!都说了跟雨臣吵架来你这里躲几天,你现在又要赶我回去,亏我还日山哥日山哥的叫你!”噼里啪啦说了一堆,霍秀秀喘着粗气,觉得委屈极了。

因为张家没有女孩,尹若萱整日里又是规矩温婉的淑女形象,所以打小起,张家、尹家、霍家和解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活泼爽朗的霍秀秀颇得张日山的喜爱,一直把她当作自家妹妹,就算她再喜欢胡闹,张日山也不计较。

换作平常,哄哄这个孩子气的妹妹也未尝不可,可今日大总裁心里郁闷,又不能明讲,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

气鼓鼓的霍秀秀虽然还想再争辩几句,可看到叼着一支烟的张日山径自走进了书房,脸上是化不开的冰霜时,也不敢再多说话,只能苦逼的找出衣服换上,收拾行李走人……

现在只是叫她离开别墅,她还可以找个酒店住下,如果是亲自把她送回霍家,那才叫真的玩完了!

梁湾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是凌晨。

回想起刚刚在浅湾别墅的境遇,她心里就很不舒服。

那么晚了,浴室里还有一个女人,还是在他们过去的婚房里,他对他们的婚房当真这么无所谓吗?

随随便便一个女人都可以替代她住进去成为女主人吗?

算了,她到底在纠结什么!

他俩,一个是前夫,一个是前妻,都已成为过去式了!

推荐文章
评论(9)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