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同人】-126大婚(下)
璇玑宫天妃 2019-11-30

拦不住的,无论是润玉还是旭凤,他们都太远了。

那一瞬间,仿佛天地都失去了颜色。就要这样结束了吗?可是她还没有做完!

锦觅的脑海里只来得及想到这一句话。

一声闷响,势不可挡的生死剑仿佛戳到了一处结界,距锦觅不过一指。可是它的确停住了!

呼吸仿佛停滞,众人眼睁睁看着那阻拦之处,一点点显出颜色。红色的渲染,露出其下浅淡的碧青色,熟悉的碧青色……

“彦佑哥哥!”

鲤儿的痛呼将众人唤回。

锦觅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彦佑,“你怎么,怎么会……岐黄仙官呢?岐黄仙官!”

“嘘!”彦佑做了个口型,冲着她笑了笑,露出一口招牌的白牙,“小锦觅,安静点。”

眼泪从眼眶中涌出来,模糊了锦觅的视线。锦觅抬手去擦,可是擦了还有,根本擦不干净。

彦佑拉了她的手,“别擦了,妆都花了。”

锦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连成串地往下落。

彦佑抬头看向润玉,润玉上前,抬手便为他灌输灵力。彦佑没有拒绝,他还有话没说。若是拒绝了他的灵力,只怕他顷刻便要消散了。

“润玉,锦觅,你俩终于大婚了。要是干娘能看到这一幕,一定很开心。”彦佑顿了顿,笑容越发灿烂了几分,“我也很开心。”

“彦佑~”锦觅卑微地看着他,“你坚持一下,你不能有事,你不能!”

“为什么啊?”彦佑轻问,带着点自嘲,“那么多人都死了,多我一个少我一个,又有什么区别?”

“因,因为,你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啊!”

彦佑的笑容敛了敛,冲着锦觅挪过去。

锦觅看着他,求着他。润玉默默输送着灵力,看着他离锦觅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可是我不想……”彦佑才刚够到锦觅的耳边,话说一半却再也支撑不住,骤然消散。

“彦佑哥哥!”鲤儿大哭出声。

扶着彦佑的锦觅手中一空,整个人就向着前方歪去,被润玉眼疾手快,一把捞起护在怀里。

“彦佑……”锦觅轻声念叨着,仿佛痛入骨髓。

光华散去,只剩下一地破碎。

居心破碎的凤长死了,为女不甘的太巳仙人死了,连润玉的义弟彦佑也死了。

这大婚的日子到底是怎么挑的?这是大喜还是大悲?

东华轻轻挥手,示意众仙散退。原本热闹拥挤的九霄云殿,不过片刻便空了出来。

良久,旭凤沙哑着嗓音开口,“你做到了。”

什么做到了?走在最后的东华身形微顿,回首一看,便眼睁睁见着殿内升起的结界。

“陛下!”东华迅速反应过来,然而还是慢了一步。他与众仙走得太早,此时都被挡在了结界之外。而结界之内,唯有锦觅、润玉、旭凤和鲤儿四人!

“旭凤你要干什么!”东华大惊。

旭凤垂手而立,目光平淡地看着前方被润玉护在怀里的锦觅。

锦觅目光微闪,回头,对上润玉的目光。

“彦佑也死了……”

润玉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锦觅有些苍凉地笑了一下,看着他,“润玉,吻吻我好吗?”

润玉定定地看着她良久,低头吻上她的红唇。一如既往的柔软,带着花香,和奔腾汹涌的气息!

铺天盖地的魔气从锦觅的身上涌出来,眨眼间就凝满了结界内!

众仙几乎要疯掉,眼睁睁看着被魔气充满的结界,却如何也破不开。

东华赤目血红,咬牙切齿,“原来,这才是开始!”

魔气,是心魔的滋养圣品。本就不稳定的润玉陡然被引爆了心底的心魔,快到他自己都无力阻止。当然,他其实也压根就没有阻止。

等魔气散尽,或者说被润玉吸收殆尽,结界中终于恢复清明。依旧是那几个人,只是,此时的锦觅站在了旭凤的身侧。而润玉,眼眸赤红,血色翻涌,周身魔气涌动,随时都可能爆发。

锦觅抬手,拉下头上的凤冠。一头青丝当即倾斜而下,妖娆而美丽。

“嫂嫂,你,你到底要干什么?”鲤儿已经被吓呆了,带着哭腔看着锦觅。

锦觅闻言,莞尔一笑,美目流转,巧笑嫣然,“小弟弟,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什么锦觅。”

鲤儿抖了一抖,越发绝望,“那,那你是谁?”

“我是……”锦觅回头,与润玉目光相对,灿然一笑,“是霜花啊~”

“霜花……”润玉咀嚼着这两个字。

“小鱼仙倌~”霜花笑吟吟地看着他,一句话柔肠百转般,“你自己的魔气,滋味可还好?”

润玉看向她,“你是霜花?”

霜花美目一瞪,似有不悦。继而回身,如妖娆水蛇,攀附在旭凤身侧,声线柔媚,“旭凤,你说,我是谁?”

旭凤勾唇一笑,轻抬她的下巴,“自然是,我的霜花啊……”尾音消散在两人的唇齿间。

润玉眸色加深,其中的血色漩涡在翻滚。而结界外的人,已经看到天际骤然聚集的灰黑色雷云,气势汹汹朝着这边席卷而来,比之上次,还要沉重百倍!

东华心中一个咯噔,心里有些隐隐的轮廓清晰起来,他们,一直就在等待今日!

东华暴喝,上前一步,“众仙祝我一臂之力,务必将此结界打开!”

众仙骤然回神,纷纷跟在东华身后,助他开结界。

可是这结界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仿佛有磅礴的灵力支撑,饶是众仙齐力,竟也无法撼动分毫!

而结界内,润玉默默看着他们亲吻,再看着他们分开,只有眼中的漩涡可以泄露他此时的情绪。

“对了,还有一件事。”霜花似乎刚想起来一件事,忍不住咯咯笑出声,“你的继任者,你知道是谁杀的吗?”

润玉低低开口,“是你?”

霜花笑得开怀,“可不是我!是锦觅呀!”她上前一步,眼底带着兴奋,“是我操控着她的手,亲自杀了你的继任者!”

轰隆一声,雷声响彻天地,震动六界。润玉周身的魔气却越发内敛,只在核心处加深。

“她当时可难受了。”霜花皱皱鼻子,似乎有些感同身受的难过,“她多爱你啊!可是没办法,谁叫她控制不了自己呢?还以为是自己精神错乱呢!哈哈哈哈~”

润玉骤然伸手,一把握住霜花的脖子。

旭凤大惊,一把将角落的鲤儿控制在手中,威胁润玉,“润玉,你的义弟还在我手里,你若是敢伤她……”

“他不敢伤我的!”霜花依旧一脸吟吟笑意,带着嘲讽和怜悯,“不对,他舍不得伤我,对不对?”

润玉眼中的血色漩涡越来越深越来越快,可是面部表情却似冰冻住了,定定地看着霜花。

霜花还在继续,“还有你难忘的大婚,多甜蜜啊!天幕星河,美轮美奂,可是你知道,与你甜言蜜语的是谁么?与你翻云覆雨的又是谁么?”

润玉收紧了手,霜花的脸刷地涨红,可是她仍旧不死心,强忍着痛苦还在撑着笑意,看上去怪异又恐怖,几近癫狂。

“也是我啊!锦觅就在我的识海里眼睁睁地看着,犹如刮骨挖心,油烹火烧!”

润玉的眼睛已经被漩涡占满,天上的黑色雷云也已经拥挤到众人的头顶上。

庞大的灵力将东华的灵体挤得几乎爆裂,他青筋直跳,勉力呼唤,希望唤回润玉的一丝神志。

只是,“没用了。”老君目光苍凉,“那个妖女,她握住了陛下的命脉!”

霜花的声音断断续续,声声嘶哑,犹如地狱恶鬼,“你身边的每个人,都伤神诛心,不得好死!”

嘭!捆束的结界终于撑不住庞大灵力的攻击,仿佛泡沫,骤然爆裂。

而随着结界一起爆裂的,还有天际的雷云。

原本蠢蠢欲动的雷云仿佛受到了感召,纠结缠滚,仿佛一条黑色的雷龙,在云间穿梭,准备着俯冲下来。

“陛下!”众仙跌落在地,惊声齐呼。

润玉将霜花一把抓到身前,四目相对。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润玉的声音响起,明明一如既往的清隽雅致,却让所有人后背起了一层凛冽的汗毛。

霜花艰难地抬手,如同以往,环住他的脖颈,弯起嘴角,“你说呢?”

铺天盖地的威压骤然洒下,铺天盖地的魔气涌出来,直冲天际。而天际的雷龙也嗥叫一声,携着万钧气势俯冲而下。

冲击的核心之处,润玉眼中的血色已经达到鼎盛。

终于要结束了啊~

润玉松了手,霜花彻底扬起嘴角,在润玉脖颈后方用力一扣。

脚下忽然光芒大作。

“因果天机盘!”

就在此时,异象陡生,一条银白色的龙,随着霜花抬起的手,瞬间脱离魔气的桎梏,游荡一圈,便被因果天机盘巨大的引力吸纳进去!

而失去了银龙的魔气,仿佛失去了主心骨,脆弱不堪,被俯冲而下的雷龙一碰即散。而那巨大的雷龙也因为失去了狙击的对象,瞬间降下气势。可即便如此,也不是普通仙身能够承受的。

鲤儿只觉得自己飞起来。原来越高的视野中,看到旭凤朝着霜花冲过去,将霜花护在怀里,一起被雷龙的余韵冲击。

魔气消散,瑞气重生。

烟消云散后,是形容狼狈嘴角沁血的霜花和旭凤。

“锦觅!”旭凤先扶起锦觅。

众仙也回过神来,纷纷冲上前,将两人围在中间,剑指其中。

尽管有旭凤的分担,作为雷龙狙击中心的锦觅依旧神识碎裂,歪头吐出一口血。

目睹一切的东华,满面复杂,“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锦觅垂目看着自己的手,众目睽睽之下展开掌心。其中一块黑色的石头,隐隐还有纠缠在外表的雷电之气。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做到了。”锦觅笑了笑,却有更多的血涌出来。

“女娲石!”老君惊呼,“陛下魔气最鼎盛之时,你用女娲石将魔气吸纳与雷龙对抗。又打开了因果天机盘将陛下送入轮回!”

东华目光闪动,“所以,这意味着陛下心魔尽除?”

老君看了霜花一眼,神色犹豫,“不算是,所谓心魔,执念耳。女娲石和雷龙将陛下身上的魔气除尽。如今陛下又入轮回,或许历尽千帆,心魔尽除也说不定。便是不能心魔尽除,总归是有了喘息的机会。”重要的是,霜花亲手彻底抹去了锦觅的存在。千百年历劫之后,纵然陛下放不下,也不会再像如今这般执著了。

这是,挖出了陛下心底的毒瘤啊!

只是,“如今陛下入轮回渡劫,继任者又死了,这六界……”

重人的目光瞬间落在中间的旭凤身上,难道兜兜转转,还是要奉这位先天帝嫡子为帝吗?可是千百年后,陛下回归神位又当如何?岂不又是一番血雨腥风?

锦觅看向旭凤,旭凤对上她的目光,摇头,“我对天帝之位毫无兴趣,你们另请高明吧!”

众仙登时松了一口气。

东华有些犹豫,还未开口,倒是锦觅颤颤巍巍伸出一只手,掌心放着一个小小的珠子,艰难道:“继任者,在这里。”

继任者!

众人面露喜色,纷纷看向东华。

东华,却面色越发怪异。

锦觅殷切地看着他,手又艰难地往前递了递。

旭凤抬头,替她补充,“你们的继任者,在这里,没有死。”

东华没说话也没接过她手里的珠子,而是低头从身侧掏出一块玉,一阵口诀,在半空中幻化出一片虚幕,而那虚幕中分明是一片生活景象。这有什么?

然而定睛一看,“这,这不是继任天帝吗?”

旭凤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牙缝里挤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东华垂目,避开锦觅的眼睛,低声道:“陛下,早知鸟族有二心,也知道,二位在打继任者的主意,是以早做了安排。那凡间巷子里的,并非真正的继任者。”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知道。

所以,他最后问: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原来,他一直都看破了她的把戏。

原来,他其实已经不愿意相信她的爱了。

终究,他是要成圣的人啊!

“挺好的。”锦觅眼中的光彩逐渐散去。

“锦觅!”旭凤忽然低吼。

锦觅眼中的光华,终于彻底散去,直到……

“你们都让开!”鲤儿稚嫩又坚定的声音响起。只见中间大放光华,竟然是因果天机盘再次启动了!

“快把嫂嫂放下去!”

旭凤动作比思维更快,运起灵力护着她最后一丝神识,不舍却坚定地,将她投掷了进去……

天历九十三万八千五百二十年,天帝陛下渡劫不利堕入轮回;水神仙上为助陛下渡劫深受重伤,也入轮回休养生息;昔日火神旭凤灵力大损闭关修养。至此,天帝势力稍弱,玉帝陛下开始登入天宫,主持天界大局。然而天帝一脉至此,皆因情之一字,可惜可叹。玉帝陛下痛定思痛,制定天条法则,天界众仙不得谈情说爱,违者一律抽去仙根打入凡界!

                                             天历九十三万八千五百二十一年载


推荐文章
评论(1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