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同人】-138男未婚女未嫁
璇玑宫天妃 2020-02-22

鲤儿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他只是下凡来救个火而已,怎么把润玉的元神都给唤醒了!看现在这架势,润玉这是冲破了禁制了吧?

想到当初缘机仙子的叮嘱,鲤儿只觉得劫云罩顶,只怕下一秒就会有雷劈下来!就算是雷不劈下来,大哥哥也会劈死他吧!

正当鲤儿慌得不得了,疯狂想着该怎么跟大哥哥解释这一切的时候。周围的灵力一窒,忽然就散了。

鲤儿抬头一看,就见钟卿目光似有涣散。

“快补好陛下的禁制啊!”身边的小仙提醒了鲤儿一下。

鲤儿骤然回神,来不及思考就抬手修补了禁制。刹那间,钟卿的神魂便软软得歪向一边。鲤儿赶紧接住,然后手脚麻利地将人送回到床上钟卿的身体里。

眼看着一切重归原位,鲤儿这才后怕地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可算是送回去了,刚才的陛下实在是太可怕了!”

鲤儿嗤之以鼻,这就算是可怕了?他还没见过当年差点入魔的陛下!

只是稍微想一下,鲤儿都忍不住打寒战。要是再来一次,可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鲤儿不由得看向倒在床边的花锦,忍不住道:“嫂嫂啊嫂嫂,大哥哥能不能恢复正常,可就全靠你了!再来一次,我们可受不了啊!”

那小仙看不过去,“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刚才不是修复了禁制了?就算是水神仙上没用,再历劫几个轮回,也该差不多了!”

鲤儿呵呵冷笑,“你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看不起大哥哥?这可是感悟天道差点成圣的大哥哥啊,能被我禁制住?”

那小仙打了个冷战,忍不住抓住鲤儿的袖子,“你,你别吓我!”

鲤儿面露哀泣,当他想吗?嫂嫂,一定要给力啊!忽然想到什么,鲤儿从口袋里掏啊掏,掏了又掏,终于在口袋的底部掏出一节红绳。

“这是什么?”

“姻缘线啊!”鲤儿一边忙着给花锦和钟卿系起来,一边解释道:“不知道是哪个小仙女,趁着我睡着想给我系来着。结果被我发现了她就跑了。狐狸仙这都闭关多少年了,也不知道她哪里搞来的。”

鲤儿嘟嘟囔囔,一点没注意到身后那小仙怪异的表情。

“好了!全靠你了!”看着那红线隐没在两人的手腕上,鲤儿满意地点点头。

“看来,你这魅力不小,挺招人啊!”小仙凉凉地道。

鲤儿有些得意,“那是,除了我大哥哥,我可以天界仅剩的钻石王老五了,招人那不是应该的?哎,你走慢点啊,等等我啊!哎!”

花锦只觉得一阵聒噪,揉了揉额头爬起来,似乎看到两个消失的人影。但是很快想到还高热中的钟卿,赶紧查看钟卿的情况。

万幸,钟卿居然退热了!花锦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躺在床上的钟卿猛地睁开眼睛,眼中的凌厉仿佛利剑,差点将花锦射穿。但也只是刹那,那凌厉的光已经完全消散,快得仿佛刚才都是错觉。再仔细瞧,钟卿的确是醒了,但是目光软软乖乖的,像个小娃娃。

花锦的心也跟着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凑上去亲亲他的眼睛,又轻轻叹气,“你要是真的这么乖就好了。”

钟卿有些疲惫地眨了眨眼睛,仿佛才回归了理智。花锦赶紧让人进来查看钟卿的情况,而她自己也寸步不离,等着钟卿的情况。

而钟卿,却觉得脑袋里一片混沌。他仿佛记得似乎是做了一场梦,梦到了一个很深刻的故事,深入灵魂,痛入骨髓。然而此时却什么也不记得了,只隐约记得有花锦。

钟卿的目光不由落在花锦的身上。

花锦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大夫,转眼间对上了钟卿的目光,下意识便朝着他安抚地笑笑。

柔软纯净的笑容,一下子就闯进了钟卿的心里。那一瞬间,钟卿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他不由皱眉。

要不是看他病着,花锦真想将这个别扭的家伙狠狠蹂躏一把!想到这里,花锦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看到这一幕的钟卿,不由垂下了眼睛。

碍事的大夫终于诊断出了结果,激动地向花锦报喜,钟卿的烧终于退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休养就好了。

亲耳听到大夫们的诊断,花锦才彻底放下心来。摆手令他们下去拿药煎药,自己则重新坐在钟卿的床边。

伸手摸摸他的眉毛,钟卿有些无奈,“又怎么了?”

“这话该我问你吧!”花锦瞪眼。

钟卿沉默了一下,“那也得先问问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刚才舔嘴唇了!想到这里,钟卿有些不自在地垂了眼睛,然而还悄悄红了脸颊。

花锦笑着捧住他的脸,爱得不得了,“阿卿!老实交代,你刚才想什么呢?脸都红了!”

钟卿不堪其扰,忍不住咳嗽起来。

花锦遗憾地咂咂嘴,“算了,就先饶过你啦!好好养病。”倾身靠近他,眨眨眼,“等你好了,我再跟你算账!”

钟卿干脆闭上眼睛,不想理她!

花锦像块牛皮糖,粘上就甩不掉。钟卿看看此时外面的天色,再看看完全不像准备离开的花锦,神色犹豫。

花锦一瞧他这表情,就立马凑上来,眉目流转,语气温软,“这么看着我,想说什么?”

钟卿一手轻轻捻着太阳穴,“我有点疲惫,想安寝了。”所以,你该走了吧?

花锦一脸惊异,“你差不多一天都在睡,居然还困!你也不是属猪的呀!”

钟卿,“咳咳咳~”

花锦心里感叹,梅香说得果然不错,冷清疏离的状元公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她的热情如火!

钟卿是真的头疼了,“殿下~”

“你叫我什么?”

“花锦~”

花锦笑眯眯挨着他坐在一边,“你说!”

“……”

“花锦,天色晚了,你也忙了一天,该早点回去休息。”

“回去?”花锦眨眨眼,“我的东西都搬来了,你还让我去哪里休息?”

“殿下!”钟卿严肃了脸,“男女……”

“男女授受不亲嘛!你说过了。状元公就没有点新词吗?”

钟卿沉默一下,“是男未婚女未嫁!”

花锦抚掌,“这不刚好!若是男已婚女已嫁,那我们岂不成了奸夫淫妇!”

钟卿彻底黑了脸。

花锦赶紧讨好地笑笑,“只是举个例子,举个例子嘛!况且,我说得也没错呀!”

瞧着她的笑脸,钟卿的心跳立马不由急促了两分,这还怎么谈得下去?钟卿叹息一声,无奈道:“我是为你好啊!如此,总是对你的名声不好。”

花锦听笑了,“你觉得我还在乎名声吗?”

钟卿一僵,怎么忘记了,这可是最有名的风流公主,男宠遍府啊!钟卿的脸色又开始隐隐发黑。

花锦这才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个好话题。

可是说出去的话……

“阿卿!”花锦伸手环在钟卿的颈项上,目光缠绵,“你可要快一点好起来啊!我可担心死你了~”

钟卿想拉下她的手,花锦脸上挂着笑,就是不肯妥协。跟她的拉锯战,输的一定是自己,怎么这么多次,老是记不住!

“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嗯?”

花锦想了想,“那好吧。”

然而收手之前,还是又凑上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看着钟卿说不出是羞涩还是别扭还是喜悦的模样,花锦笑开了花。

本以为钟卿作为一个弱质书生,此番一病,要想痊愈,怎么也得修养个把月。就算是到能上路的程度,也得七八天。却不想,不过三天,大夫就说钟卿可以上路了!

“果然还是殿下有办法!”梅香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语气崇拜。

花锦笑而不语,可是心里,哼哼~

到底是被她的爱感化的,还是被她的爱吓得,那就不得而知了!虽然不想承认这个令人难过的事实,但是钟卿这两日看她打定主意与自己同行同止,当真是受不住了。果然,她看中的人,就是潜力无穷!

“我们在路上也耽搁了不少时间了,该上路了。不然,江南那帮人,只怕要顶不住了。对了,让他们散播的消息,已经散出去了吗?”

“散出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

梅香有些艰难,“沈大人也知道了。”

花锦似乎怔了一下,才笑笑道:“这消息通过他散步,他要是不知道才奇怪。”

梅香抽抽鼻子,“殿下,您受委屈了。”

“干嘛干嘛呀!”花锦点点梅香的鼻子,“本宫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你一个小丫头同情了?赶紧去收拾东西,明天上路,我们可就要全速往江南了!”

梅香点点头,赶紧去收拾东西。

第二日天还蒙蒙亮的时候车队便准备启程。花锦被梅香扶到马车前,抬头便看到已经坐在其中的钟卿。清冷的晨色中,安坐其中的钟卿仿佛一块美玉,散发着温润的光,照醒还有些混沌的花锦。

清早就看到美人的感觉可真好!

打开的车帘外,花锦朝着他伸出手。钟卿略略迟疑了一下,便伸出手来。看着那修长白皙的手掌伸向自己,笑容在花锦的唇边漾开。

扶着他的手上了马车,花锦趁机凑近钟卿的耳边低低说了一声什么。只见钟卿白皙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便被放下的车帘遮去。

哎,一定是殿下又欺负状元公了!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