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同人】-139皮囊
璇玑宫天妃 2020-02-23

远在江南的沈征,此时刚刚拿到飞鸽密信。看到上面熟悉又独特的标志,沈征不由带上几分笑容。

展开密信,确认了的确是自己一直期待的消息,脸上的笑容立马扩散开来。将密信烧毁,看着灿烂燃烧的火光,沈征低声呢喃,“殿下,终于要来了。”

正如花锦提前说的,这次启程,中途不再耽搁,将一路直奔江南。最难熬的便是钟卿,大病初愈来不及修养就要一路颠簸,整个人肉眼可见地瘦了下去。

花锦跟钟卿同乘一辆车,亲眼看着他逐渐憔悴,心疼得不得了。

“我觉得你说得对!”给喝完药的钟卿嘴里塞进去一个蜜饯,花锦说得有些忧郁。

钟卿似乎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略略沉吟,“你终于想通了?”

花锦,“……”

忽然笑起来,只是漂亮的眼睛里,咻咻射光,“那你是打算从善如流了?”

钟卿叹息一声。

“你做什么叹气?”明明该叹气的是自己,花锦有些郁闷。

钟卿正襟危坐,“之前让你先行,的确有几分撇清的意思。你先冷静!可是事到如今,我再撇清,还有意义吗?”

“怎么没有意义?”花锦哼笑,伸手摩挲他清隽的侧脸,“光是这副皮囊,就得吸引多少姑娘啊!”

钟卿一把拉下她的手,似喜似怒。

花锦噗嗤笑出来,安抚似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哎呀,我说个事实么!让不让人说实话了。”

钟卿依旧严肃,“做人如何能如此肤浅?皮囊不过父母恩赐,容颜也迟早老去,终究不过是虚妄。”

花锦吊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懒散地歪在他身上,难为他依旧坐姿挺拔,神情严肃,再这一番义正言辞,越发像个老学究,不由发笑,“你呀你呀,不是新科状元么?写得如此锦绣文章的人,内心为何如此迂腐啊~”

钟卿神色微动,脸色微沉,“所以,你也不过是……”后面却没有再说下去。

花锦疑惑,“不过是什么?你想说什么?”

看着她明艳的面庞,钟卿再也说不下去。说什么,说她也不过是看中他这副皮囊才对他如此的吗?然而便是不问,他却也……钟卿握紧了拳头,竟觉得有些悲哀。以豢养男宠而名震天下的公主殿下,所以他到底对她抱着什么样的幻想呢?

得不到回应,花锦也不恼,就看着他的脸色变来变去,隐忍愠怒,却始终不发一言。他不说,她才不要问。问那么多做什么?说得再多,也没有做来得实惠!

想到这里,花锦直接仰头吻上他的唇。

钟卿一惊,便要挣扎,“花锦,不要过了病气……”

“过了病气更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同行同止,休戚与共!”

花锦终究还是没有丢下钟卿一个人先行。便是晚了几日又如何?现在,什么也没有她纯情又迂腐的状元公可爱!

终于,在比原定时间迟了三日,而沈征也在城外空接了三日之后,第四日,公主殿下的仪仗队终于到达了城外。

沈征看着那熟悉的顶盖,冷峻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丝丝暖意的笑容。

此时花锦还靠在钟卿身上,而随着车架越来越近,钟卿的身体也越来越僵硬。按照正常的流程,此时钟卿该在外面的马上才是。便是考虑着他大病初愈的缘故,也该在后面的马车里。然而此时……

“你担心什么?外面能来接驾的,都是我的亲信。”花锦歪着脑袋靠在他的肩头,随着马车一晃一晃,神色慵懒,“你不必忧心。”

钟卿无声叹息,是不用忧心,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而且,恐怕这都是她早就安排好的。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钟卿拍了拍花锦的肩膀,“到了。”

花锦忍不住在钟卿肩头蹭了蹭,小声嘟囔,“这么快就到了~”

钟卿偏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花锦立马笑着仰头,一手拉着钟卿的脖子吻上去。

车子已然停稳,沈征为首的亲信们已经跪了满地,等着恭迎公主殿下。只是,车架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到底是梅香等不住了,赶紧走到车边,但是一路上的经验让她没有贸然撩帘子,而是恭敬道:“殿下,我们已经到了。”

片刻的安静。

梅香又走近了些许,“殿下?”

又过了一会,车上终于传来动静,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就是花锦略带沙哑的声音,“不下车了,就这么进城吧!”

一路行来风尘仆仆,可是天家威严不容亵渎。所以沈征早就安排了新的马车在郊外等着,只为了让公主殿下光鲜亮丽地入城。却不想,此时花锦竟然放弃了换马车。

梅香低低地应了一声,转身向着众人宣布了这个消息。众人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质疑,大部队重新启程。

沈征不放心,上前找梅香打探,“公主殿下,是不是不舒服?”

梅香含糊地回应,“没有,只是一路行来殿下已十分疲惫,不便再耽搁,还是赶快进城休息吧!”

闻言,沈征立即严肃了脸色,“多谢梅香,臣已经安排好了。”说完,主动与侍卫长一起调度,引领仪仗队入城。

而此时马车上,传闻中清冷疏离的状元公钟卿,顶着一张大红脸,十分不自在,目光更是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此时他真是后悔极了,早就知道这花锦是个……他怎么就妥协了愿意跟她一车!更想不到,这一路都过来了,眼看着就到地了,花锦居然才……

花锦更好不到哪里去,鬓发钗环已经彻底乱了,衣服也满是褶皱。此时更是一脸餍足地歪在钟卿的怀里,调笑他的红脸,“阿卿,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害羞!”

钟卿,“……”哪里是他爱害羞,分明是她太豪放!

“阿卿~”花锦眼神缠绵地看着他,“等我们到了江南,你就要去上任了,到时候我们相处的时间一定会很少。你不会把我忘了吧?”

“……你整天都在想什么,我怎么会把你忘记。”

“可是人家都说,江南多美女啊!”花锦翻身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仿佛闪现着泪光,“若是,你被那些繁花迷了眼~”

钟卿无奈又好笑,收紧了拥着她的手臂,“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花锦撇嘴,“我倒是想信任你!可是你看看,我们每次亲近,都好像是我在强迫你一样!说不准,你现在心里巴不得赶紧去了任上,就能远离我……唔!”

钟卿实在受不了,低头吻住她的唇。细细描绘,温柔缱绻,直到她泪光闪闪闪。

“这次满意了?”

花锦忙不迭点头,又满是遗憾,“难得阿卿主动一次,可惜马上就要下车了~”

钟卿,“……”

有的人,表面上看着是个公主,可是接触了就知道,这分明就是个小妖精!

车子穿过繁花的街市,终于到了下榻的府邸前。众人再次恭迎,花锦却先招呼了梅香上车帮助梳理仪态。

这也是人之常情,长途跋涉,定然免不了憔悴狼狈,是该简单整理一番再下来的。

这一整理就是小一刻钟,车上终于有了动静。众人赶紧跪伏下去,只有沈征,忍不住抬头,看向那许久未见的人。

梅香打开帘子,便见一身华服的花锦缓缓下车。然而下一秒,车上又出现了一袭青衫。然后那袭青衫从车上下来,沈征的目光瞬间幽深如寒潭。

花锦站在地上,坐了许久的马车,此时刚一落地,不由有些腿软,便忍不住向一边歪去。

沈征眸色惊恐,就想起身冲上前,然而才刚一动作,那青衫已然一把拖住花锦的手臂。沈征的目光凝结在他扶着花锦的手臂上,似有利剑。

花锦抬眸看向钟卿,总算是知道伸手,还以为他会避嫌,看着她跌倒呢。总算,朽木可雕。只是可惜,看着花锦站稳,钟卿就立马将手收回了。花锦瞥了他一眼,见他垂着眸眼观鼻鼻观心,暗暗嗔了一句呆子,这才对着众人说平身。

众人这才行礼起身,再抬头却见除了公主殿下,竟然还多了一个青衫男子!再想到坊间的传闻,公主殿下豢养男宠,原来都是真的啊!一时间,众人神色各异。

花锦舟车劳顿,自然是不可能给众人什么指示的。接完驾,便打发各人回去了。也只有如沈征之流的心腹被流了下来。

钟卿也离开了,其实花锦本想着让他在这府中休整一下再去的。无奈钟卿坚持,花锦想了想,反正该达到的目的也都达到了,自然挥手放他离开了。不过走之前,也又拉了拉他的手,虽然没说什么,可是神色亲昵的模样,也落入不少人的眼中。

钟卿的人跟着钟卿离开公主府,到了任职的府邸,看着这冷冷清清的模样,忍不住抱怨:“殿下都说让您在那边修整了,您干吗还非要坚持自己先过来啊!”

钟卿看了他一眼,小厮登时不敢说什么了,手脚麻利地收拾起来。

钟卿则看向窗外,想着这一路,只感叹,看来她当真是层层伪装算计。本以为高桂无忧的公主,实则步步惊心。

“只是花锦,你把我想得太弱了。”

忽然一阵眩晕,那洪荒般的旷远冲击而来,钟卿的目光有一瞬间的迷离~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