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光灿烂徐小凤
HammaryMinogue 2021-12-05

我又开始循环小凤姐的《顺流逆流》了。

高中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我毫不意外地喜欢上这位歌者。乐坛难得一见的女低音,醇厚温暖,像温热的太妃糖;中华传统乐的伴奏,上世纪浓重的港乐风,沉浮不惊的歌词,平稳的唱腔——这就是我对徐小凤此歌的全印象。

高中那时候,我实在是个“精神野人”,被学业占尽了精力和时间,至多也只能偷偷把手机带进寄宿学校,在与高考赛跑的空隙里听听音乐。听音乐是没有用的,从高考的角度看,没有学科和音乐挂钩;虽然语文作文可以引用所谓“美文美句”,那又与音乐何干呢?我若是能把歌词用进那些命题作文里,我甚至也不知道,究竟是歌词与命题犯冲,还是阅卷组会不屑一顾。当然,有的人会说:才人自有高招,用得好当然给作文锦上添花。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才人,我没有那勤奋的巧思当“意义的裁缝”。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是我听过为数不多可以无限循环的快板华语歌曲:

“天地悠悠 过客匆匆

潮起又潮落”

世间庸人自扰之,与我又何干?我抱手以观大家的闹剧就好,切不可弄脏母亲为我挑选的衣袍。 

即便在贫瘠的少年时代,我也绝不会向学业屈服,放弃掉自己的爱好。我就是喜欢听歌,歌曲就是我心灵所观之景。当我听到《顺流逆流》的时候,我热泪盈眶,我仿佛在听一位和蔼的老奶奶,坐在藤椅上给我唱歌谣,而我靠在磨得发光的旧木茶几旁,一边抠着零零落落的红漆,一边自言自语。她唱着:

“几多艰苦当天我默默接受,

几多辛酸也未放手,

故意挑剔今天我不在乎,

只跟心中意愿去走。”

我每听一次,都要在心里用力地赞同一下。我很少找我姥姥谈心,也很少向她寻求人生指导。我是她带大的,我很清楚她是实干的人:小时候母亲在厂里上班,父亲在外打工,她一人揽下几乎所有家务活,怨言自然有,但都被埋在心底。她像这首歌一样和蔼,邻里后辈都叫她“王姨”,从菜集西边的文化中心,到中间的肉铺,到东边的水果摊,她都认识,见面时,操着口汉中官话打招呼“你好!”。我印象里小时候她拉我上菜集买菜,阳光就照着她的棉衣,晒出一股温暖的香味。而每当有人夸她,她就笑呵呵,不说话。曾经,我早已忘记是什么场合,她对我说做人别那么争名逐利,为了个功劳抢破头,安安静静做事才是正道。所以当我了解到低调的萧沆拒绝掉诺贝尔奖、谢绝一切访谈时,我惊呼:真正的道理的的确确是共通的。我着实厌烦那些人,为了点小成就小进展,就要好好宣传一番,巴不得全世界都能夸他一句,或者是全世界都知道了他的功劳,就要记住他的好。我们真的缺这些名分吗?我们这么怕被忘记吗?可是我们不过沧海一粟,蜉蝣般朝生暮死,对最普遍的人儿来说,终究会被历史一个小浪,打进被遗忘的深渊。所以被遗忘很可怕吗?我倒要揪着这些人耳朵,好好质问一番:身上挂满了“勋章”你才肯还我们宁静吗?

 

今天室友问我有没有听过她唱的《风的季节》,我像个打点计时器一样使劲点头。平心而论,徐小凤留下了无数经典的现场。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一个是与梅艳芳合唱的现场,另一个是小凤姐首次露面春晚,唱了那首《明月千里寄相思》:

“回忆往事恍如梦,

重寻梦境何处求,

人隔千里路悠悠,

未曾遥问星已稀,

请明月带问候,

思念的人儿泪常流。”

我在KTV时常会点这首歌,奈何本人唱功太差,唱不出一丝韵味。但是正是这首歌,伴着我和一个又一个朋友分道扬镳。我一直觉得我有病,总是和曾经的好朋友闹到覆水难收的地步。我觉得她们自负又脆弱,无法沟通,我只能被动接受信息,而当我表达的时候时常会感到被忽略,若有冲突也多半是我们而不是她们道歉;可是当我细数和她们的友谊瞬间,她们帮助我很多,参与了我的人生,带着我成长,分享了无数喜怒哀乐,直到茶凉人散,我独自一人听着歌,回想她们的话:“我们肯定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我依然记得,每当我遇到这样的时刻,我都会尴尬得停住脚步,笑容僵硬,搜索我的词库,企图找出一句得体的回应,然后我就被洞察,被质问,气氛冷下来,最后切换话题。对那些我说再见的人们,我很抱歉,或许我真的有病,很严重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我没有办法永远保持友谊,我固执地注视着你们的缺点,它们刺痛我的心灵,我只能在远方,借着月亮的辉光,祝你们人生平安顺利。

借着这轮月亮,再回看《顺流逆流》,弹拨乐器似乎也被徐小凤的嗓音镀上了金,光亮闪闪——这也是我觉得无比惊异之处,明明是沉稳的女中低音,却丝毫不弱女高,能把《风的季节》唱出温暖如春般的歌声,在我的世界里留下金光灿烂的音符,一串串音符散在四处,照亮我记忆里的每一处阴霾:

“吹呀吹  让这风吹,

抹干眼眸里亮晶的眼泪,

吹呀吹  让这风吹,

哀伤通通带走  管风里是谁。”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