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张居正是明清的zz正确,古代耽美同人小说《小红袍》《大红袍》

书介绍:《海公小红袍全传〉是《海公大红袍全传》的续篇,是连贯地表现海瑞后半生72岁至100岁的讲史(?)公案小说作品。闲话不说,直接贴最高能的第二回全文引用:


第二回 杀亲王巧传御笔戏宫女假寐龙床

诗曰:

大家设镇重藩封,保障边疆赖赞勷。

本为幼君除弊政,权奸矫旨害贤王。

再讲张居正看见东辽王奏他专权误国等事,心中忿恨,道:“东辽王!你虽是金枝玉叶,但你职非言官,出位言事,分明欺主年幼;毁谤大臣,心怀不善,莫非要谋夺一江一 山么?”辽王大怒,骂道:“你这奸贼,欺主年幼,把持朝纲,杀害忠良。异日必有弑夺之祸。乞主上速将居正尽法,以免祸根。”居正忙代传旨意道:“辽王擅骂宰相,当殿欺君,候旨定夺。”遂将御笔塞在小主手中。原来居正要谋大事,只教小主写一个“斩”字。小主接笔在手,也不知甚么叫做斩,便顺手写个“斩”字。居正接上,大呼道:“奉圣旨,立拿辽王斩首!” 

两边校尉尚未动手,早被辽王趋至御座之前,将手把居正一持举起半天,大喝道:“奸贼!我王室至亲,并无不法,你乃假传圣旨杀我么?”说罢,将居正扯下一丢,跌得半死。朝臣见子,俱来相劝。那内侍恐惊了龙驾,忙传旨请退班,抱了幼主,退入后宫。诸臣只得退朝散班。

那居正回府,心中想道:“可恨辽王,今日在朝中把我这等羞辱,我必要把他排布。”心中沉吟半晌,道:“有了,我今点齐铁甲奇兵一千,围住他府第。用一个心腹官员,传旨将他满门取斩,方泄吾恨。左右,你去传兵部陈爷,叫他预先点一千铁甲奇兵,明日午门候旨。”左右领命去了。

次日五鼓,居正入朝,即将自己写的旨意呈上幼主。那幼主不知,又批一个“斩”字。居正捧了圣旨,传宣道:“圣上有旨:着兵部陈文,提御林军一千,围着镇东辽王府,满门斩首回奏。” 

陈文接了圣旨,来到王府,大叫道:“圣旨下,跪听宣读。”辽王忙穿衣冠,接入跪下。陈文开读诏书道:“镇东辽王,欺君慢上,实有反逆之心,应该满门取斩,以正国法。钦哉谢恩!”辽王听了,怒发冲冠,也不谢恩,站起来大叫道:“先帝呵!满朝多少忠良,你不付托他辅佐幼主,偏偏托奸贼。如今把幼主欺骗,把我一门抄斩。天使大人,待本藩回奏太后,然后就刑罢。”陈文道:“旨意已下,谁敢迟延?左右动手!”铁甲奇兵一刀将辽王斩了头下来。众人一齐动手,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两个;从辰时杀到午时,把一家千余人杀了罄空。陈文入朝缴旨。居正又着人抄没家产,抄出白银二百万两,居正命人搬入相府,将王府封锁。次日,陈文升为吏部尚书。居正每日朝罢,进宫教一习一 幼主,这些太监、宫娥,轮流伺候奉侍,日日在宫中饮宴,然后回去。

这一日,太后传旨说:“太师教太子有功,内宫赐宴。”居正谢恩入宫,吩咐不用太监服侍,只留宫娥斟酒。饮了多时,不觉大醉。见执壶的宫女,花容月貌,十分美色,不觉春心摇动。微微笑道:“你这宫娥过来,我太师问你,你叫什么名字?”那宫娥走到太师跟前,含笑答道:“奴名叫灵儿。”太师道:“好一个灵儿!我且问你,你是伺候太后娘娘的,还是伺候先帝的?”灵儿道:“是伺候先帝的。”太师道:“你年纪多少了?先帝可曾幸过了么?”灵儿见问此话,脸皮都涨红了,只得说道:“今年十八岁了,已被先帝幸过三年了。”太师见了,越觉姿容妖媚,一手把他搂着。灵儿春心亦觉摇动。两边宫女,俱各走开。太师色胆如天,两手抱住灵儿,便扯裤。灵儿道:“这个使不得。”太师道:“不妨,我与你干了此事,异日必另眼看视尔。”灵儿道:“妾虽经先帝一宠一 幸,未经大战,必须轻些,莫作残花看待。”太师道:“我自然晓得。”灵儿道:“这里恐有人来不便。”太师道:“不妨,我与你到龙床之上去。”两人来到龙床 ,正要行事,忽外面大叫:“太后娘娘驾到!”居正听了,大惊失色,慌假睡在龙床 之上。太后见居正睡在龙床 ,心中不悦,命太监传宣道:“太后娘娘有旨,张太师讲书饮酒,如何担搁许多?速即回府理事,毋得迟延。” 

居正一场没趣,忙出宫回府。心中想道:“我今日擅睡龙床 ,被太后娘娘知道,倘相传出宫,岂不被人评论?我想古来欲谋篡位者,手下必须有雄兵猛将,钱粮足备,方能成事。但在京时预备,恐露人耳目。荆州是我家乡,又离京甚远。叫四孩儿在家密密招集,若京师有个动静,只须一支令箭调来,便是钱粮兵饷,动费浩大,一时难以凑集。我想宋朝杨家将的子孙,聚集在岣屺山,田地甚多。宋朝以杨业有功于国,赐免粮额。我今差了尽腹官员,细细商量,照亩加粮,以备养兵之费。若遇外方兵起,我就将京中羽林军尽出,京师空虚,然后令四孩儿提兵入朝,那时取了天下,易如反掌。” 

居正正在思量,只见堂官禀道:“启太师爷;今有外邦使臣来京进贡,现番使候见。”居正一闻此言,心中大喜,道:“着他进来。”堂官引进使臣参见太师,命他坐下,问道:“贵使从贵国到此,有多少日子?”使臣道:“由海外而来,三月有余。所以进贡礼物,乞大人转奏万岁外,更有些微小礼,乞太师笑纳。”未知另送太师何物,下回分解。


其他片段摘录:

1  话说明朝有一位大臣,姓海名瑞,号刚峰者,因那时严嵩权奸当国,他便与严嵩作对,后竟扳倒严嵩,为国除奸去暴。又曾保全国母、太子,功在朝廷,中外悦服。嘉靖天子钦命南直操江之任,御赐飞龙旗两面,上写着:“逢龙截角,遇虎敲牙。”(23333333)

2 且讲隆庆皇爷龙体欠安,至四月甚至沉重。娘娘心中忧闷,叫—声:“万岁呵!太后寿高年迈,王儿又小,若有不测,叫四岁孩儿怎能治国?”皇爷道:“御妻呵!不必忧虑,只消把王儿托付一个忠臣,总理朝纲,便可无忧了。”

皇爷命内侍传到十位朝官见驾。内侍传出旨意,那十个大臣,即刻随宣进入寝宫朝见。皇爷道:“王儿你去择来。”那太子遍观,中意张居正,便跑身边,要他抱。居正抱起太子。皇爷道:“王儿可谓目下有珠。”(大概是张居正颜值高,万历是颜控。。。)

3 那居正抱了小主,端坐龙亭之上。居正心中暗想:“果是快活!难怪前朝臣子,多有谋位之意。且待我试他一试。”就把太子放在旁边,自己端坐。一霎时头眩目暗,一交跌坠下金交椅。只见殿中有数十个青面獠牙的天神,手执刀斧,走上前来,夹头夹脑乱砍。居正大叫,爬起来抱了太子,将身复坐龙亭之上,那一班神将忽然不见了。

居正抱太子乘辇退入寝宫,朝见隆庆皇爷,奏道:“臣奉旨抱太子登基,百官俱各悦服,洪福齐天。”(隆庆禅让给万历了)

4 过了残冬,会试场期又到,二人进场,又中了二名进士。三月殿试之期,居正俯伏金阶奏道:“臣华盖殿大学士张居正启奏:臣子茂修新中进士,乞皇上念臣犬马之劳,赐茂修状元及第。臣结草衔环,以报圣恩。”皇爷道:“依卿所奏。赐茂修状元,惠修榜眼,俱入翰林。”(这个算勉强符合历史?而且作者还知道他的状元儿子姓名发音MAO修)

5 万历忽忆那夜得了一梦:“恍然如在御花园饮酒,瞥见文班中走出一人,身极长大,手拿弓箭对朕面上射来。却见前面一派汪洋大海,船中一人,朕看那人满面瑞气,口称:‘万岁不必惊慌,有臣在此保驾。’忽然惊醒。不知长人弓箭是什么,红袍纱帽是什么人。“忽左班中闪出一人,俯伏金殿奏道:“臣吏科给事中孙成奏闻陛下:那长人手提弓箭者,乃是奸贼之姓,日后自知。大海有船,满面瑞气的臣子,据臣详解,一定姓海名瑞,字刚峰。”(好直白的谜语)

6那人道:“晚生周元表,山西太原府人氏,新科进士,殿试二甲二十八名。因张居正要见面银子,每一名要一千二百两。我等只得自家端正一本见驾。那奸贼就说我等初登仕籍,便目无国法,擅谈首相,律该斩首。幸亏万岁念我新进书生,开恩免死,发远边充军。(邹元标出场了)

7(海瑞如入无人之境从宫外走进了内阁值房)拿了笔,在墙上写道:“张居正,正而不正。欺幼主,卧龙床,黑心宰相。张茂修,修而不修。仗父势,不读书,白眼状元。”(好对联~~~~~)

那张居正入了朝房,抬头见海爷所写的字,勃然大怒道:“好大胆!谁敢在此动笔乱道!(太岳不管在正史野史还是小说里都是一张臭脸)

8 太师道:“我老夫当年左手抱了当今天子登基,御赐我左手上绣 一个五爪金龙;右手亲把御笔代天子判断批文,朝廷赐右手一个五爪金龙。”(纹身的张太师???)

海爷道:“放你娘的狗臭屁!圣上好一个朝纲,被你弄得七颠八倒。你这奸贼,我海瑞眼中实在容你不得!”海爷说罢,撩拳按掌,便要擒拿。居正见不是头路,思量移步要走,被海爷大踏步向前,持右手拖着袍袖,左手提起牙笏乱打,一时间朝房大乱。

状元张茂修入朝,闻说父亲与海瑞相争,说道:“呀呵,不好了!这个冤鬼来了,这便怎么处?”

9 海爷又奏道:“张居正私换国宝,欺君罔上,罪在不赦。”皇爷道:“若说私换国宝,更无凭据,焉可加罪!”海爷道:“万岁可拨钦差到荆州,围门查搜,便有证据了。”皇爷开口:“今有耳目官海瑞,保你二人往荆州张居正家中搜宝,回京之日另行升用。(连小说里的万历的抄家动机都是为了搜宝。。。贪财的万历)

10 周爷读诏曰:“今有耳目官海瑞奏,张居正原籍荆州家中,私存国宝。今差陈三枚、周元表同往张居正家中搜宝,来京缴旨。谢恩!”张嗣修惊得魂飞魄散。(作者还知道他儿子叫张嗣修)

11 海爷道:“我若扳不倒张居正,誓不为人。我要问你,不知陈三枚、周元表可曾出头吗?”(重要配角陈三枚就是陈三谟谐音,周元表就是邹元标的谐音)


接着我又去找了《小红袍》的前传《海公大红袍全传》,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严世蕃设计满足自己断袖之癖的各种故事,各种高能的细节描写。。。等一等,其中有两章讲到有个受害者是16岁的荆州秀才,貌比潘安,才高八斗,今年准备去应试举人,严世蕃对荆州秀才一见钟情,很上心,想做长久夫妻,足足磨了两个月没得手,才忍不住把荆州秀才灌醉了玷污(也有细节描写)。。。荆州秀才醒来大怒,用砚台砸了严世蕃,还写了一首七律感慨身世。后来书结尾杨继盛弹劾严世蕃,重要罪状之一就是”玷污荆州秀才“

如此说来,这两本书还有一以贯之的内在逻辑,荆州秀才被玷污以后,黑化,成了若干年以后的《小红袍》里面的张太师。。。


你们要看的那段荆州秀才的故事来了,原文太长是个完整的有起承转合的故事,摘录你们想看的那一部分,虽然作者给荆州秀才起了个化名,但看这段时还是不由自主想到了某个人……








推荐文章
评论(9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