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HIStory3圈套|飞唐】我们不像我们 6
柠檬鱼🍋🐟 2019-11-23

这篇的副标题指代了两件事情,小伙伴们发现了是哪两件事吗?感兴趣的话留言给我吧~

***************************************************************

朗韵阁举办7周年庆派对,Johnny邀请Andy、唐毅和少飞一同参加。少飞虽然讶异对方竟然也邀请了自己,但他一直想亲自感谢Johnny的帮助,现在正好有个机会,便欣然应允。另外,他也想看看这位唐毅口中朋友的朋友到底长什么样,不过这个小私心的原因,少飞是绝对不会告诉唐毅的。

“欢迎欢迎~”Johnny等在会所门口,热情地招呼大家。

“哟?这位就是?”

“Johnny哥,这是我老公,孟少飞。”

少飞看着眼前这个混血帅哥,露出一个爽朗的笑,

“Johnny哥,上次的事谢谢你。”

Johnny稍稍打量着眼前这个五官灵动的男子,一双清澈明亮的小鹿眼尤为勾人,难怪会将唐少主迷得神魂颠倒,令他牵肠挂肚了。

Johnny颇有深意的一笑,大方道,

“哎哟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乐意帮忙~!” 说完拍了拍少飞的肩膀。

“Johnny哥,一点心意,请笑纳。”

唐毅递过一瓶高级香槟,作为谢礼和周年庆的贺礼。

Johnny接过,端详着瓶身,欣喜道,

“你怎么知道Penfolds是我的最爱,还是最新发布的典藏版,有眼光~” Johnny边说,边把一只手搭在唐毅肩上,不易察觉地捏了捏。有些亲密的举动让少飞心里不大舒服,却又纠结自己是不是太过小心眼。所以还是礼貌地陪着笑,眼睛却时不时瞟着那只手。

“来快进来吧~Andy已经到了~”

 

不同于以往的会所设计,朗韵阁除了KTV包房、桑拿汗蒸美容SPA、运动娱乐这种基本设施配置,顶楼的露天平台还设置了时尚的酒吧区,这一设计在新北独此一家。一应俱全的服务令人眼花缭乱。Johnny带着飞唐简单的参观了一圈,整体简约大气的装修风格主体采用利落的流线弧度给人一种科技前卫的感觉,很能抓人眼球,少飞全程拿着手机拍拍拍。

“干杯~!”众人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纷纷点头对飞唐带来的酒予以肯定。Johnny积极地和唐毅搭话,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得相当热络,Johnny还凑到唐毅耳边说着什么悄悄话,唐毅则是一脸开心。少飞边看边喝着手里的酒,不一会儿台面上已经摆了四五个空酒杯。暗中观察的狐狸慢悠悠地挪了过来,出其不意地在少飞耳边喊了声,

“喂!”

吓了对方一跳。瞪大眼睛惊呼,

“你干嘛啊?!”

“我?没干嘛啊,过来跟你打个招呼而已,倒是你,心不在焉的在这干嘛?”语毕,Andy在少飞耳侧左嗅嗅,右闻闻,夸张道,

“哦~~~原来有人在这酿陈醋啊~!好浓的酸醋味哦!”

“你!...”少飞被激的很想反驳,却一时理亏到无言以对。

“喂孟少飞,坐以待毙不像你的风格啊~~~”Andy在少飞耳边幽幽地道了一句,一双微翘的凤眼眨了眨,闪着摄人心魄的神韵。

孟少飞紧盯着不远处的二人,握着酒杯的手不断收紧,蓦地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杯子往桌上一放,大步走到两人跟前。

余光注意到身边的动静,聊天的人同时回头,Johnny眼睛一眨一眨,有些搞不清状况地注视着面前这个喘着大气,看着有些怒气冲冲的家伙,他正直勾勾地盯着唐毅。

“唐毅,陪我跳舞。”没了平日里明朗健气的口吻,这也不是一句礼貌的邀请,更像是命令。

唐毅看着少飞,一秒不用便心领神会,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瞧他。少飞不由分说拉起他进了舞池。

迷炫的灯光让本就有些醉的少飞一下没站稳,唐毅伸手扶了他一把,他顺势抓着那人的手放在自己腰上,自己的两只手则搭在他后颈处,抚摸着那处的发梢。两人的身子贴的很近,或者说是少飞刻意为之,他毫不羞涩地注视着唐毅的双眼,好像是一种霸道的主权宣示。接收到信号的某人当然不会毫无回应。于是,唐毅揉捏着少飞的腰肢,甚至一路向上游走,拇指有意无意地拂过胸口的薄料。少飞自然地将头靠上唐毅的颈窝,眨眼的频率缓慢,两人随着魅幻的乐曲在舞池里贴身曼舞。

🎵怎么开始的,

转过头让自己,

回想当初倾心那一刻,

没料到后来竟刻出一道伤痕,

怎么开始的,

在不起眼的某个瞬间,

就突然又好了,

好像一切都只是

意外梦见的🎵

 

唐毅嗅到颈间有一股酒气,微微扭脸,唇轻触到了少飞的耳廓,

“你喝了不少,醉了?”

“才没有。”那人依旧嘴硬。事实上,少飞的整个身子都有些发软,有些不听使唤,几乎全部的重量都仪仗着唐毅。

他感受着唐毅在自己腰际时不时揉捏的力度,迷糊地问道,

“你在勾引我?”

“你看不出来吗?”没想到这人毫不避讳,直接承认。

少飞脑海浮现出方才的画面,突然有些恼,置气道,

“你是不是经常用这招撩人啊,上次在酒吧和Andy就是,现在又和那个Johnny眉来眼去的。我到底要赶跑多少在你身边嗡嗡乱飞的苍蝇才够啊...”某人难过地嘟起小嘴。

唐毅听着这人的抱怨,只觉得哭笑不得,忙说,

“我哪有跟Johnny眉来眼去啊?就是礼貌的交际而已。他问我关于你的事...”

“那Andy那次呢??你还亲他!!”少飞抬起脸,皱着眉讨要一个说法。

唐毅用拇指抚摩他粉嫩柔软的唇瓣,调侃,

“这种陈年老醋你都吃?!”

怀里的人重重地叹了口气,依旧显得闷闷不乐。

“那你上次和学妹跳舞也跳的很开心啊,你还抱她,怎么不说?”

“那是你先激我的!” 

当年在酒吧,唐毅和Andy说起这个冲动、固执、破坏力强又幼稚,但“还行”的小警官,回想起他明明受伤还要逞强去跟人干架的样子、滔滔不绝说着那套辣配可乐的‘懂吃’理论、主动帮自己夹菜的贴心举动以及其他种种,忍不住嘴角上扬。事实上,那次同在山上落难之后,他突然发觉这个家伙并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相反却是个懂得自省、极富同理心的人,他会因为发现四年来都误会了自己而主动道歉,也会为了坚守心中的原则而公私分明。那之后,他主动归还了自己珍视的唐爷遗物,虽然他当时还并不了解那个打火机背后的故事,但他目睹过唐毅对它的紧张,所以主动闯入都是小弟把守的唐宅,还无所畏惧的硬是赖着不走,只为把那件他重视的宝贝亲手交给他。两次的举动让他心底泛升出一些感动和温暖,促使他一反常态的答应了一起吃饭的要求。在那时的他眼中,孟少飞是个坦诚、直率又有趣的家伙,‘喜欢’和‘讨厌’在他身上都格外清晰明了。而敏感的他似乎隐约察觉到了少飞对自己的一些好感,而他,好像也因为对他一次次的改观变得并不讨厌他,甚至于...开始关注他的一举一动。然而,当他看见少飞搂着一个女孩跳舞,两人还穿着情侣装,这让自认为感觉到他们之间那些暧昧情愫的他一时间觉得有些发囧、有些气恼。于是,他挑衅式地在他面前对实为好友的Andy上下其手,他也没料到这家伙竟然不甘示弱地跟自己正面杠上了。即便是表面波澜不惊、游刃有余,唐毅的心里还是酸意颇甚,紧接着,他使出了杀手锏...

思绪从很多年前回到现在,此刻,那个冲动又幼稚的家伙再次为自己吃起了飞醋,软糯酸涩地控诉着自己不过是出于礼貌做出的寒暄之举。不过,现在的唐毅已经不再忍心用任何方式刺激他,而是轻吻了一下少飞的唇,想让他安心的同时尝到了那上面的一丝香甜。

少飞眯起眼看他,取笑道,

“唐毅你行不行啊,接吻应该是这样!”

说着捧着他的脸凑了上去,开始言传身教。唇瓣紧密相贴,软舌抵开了牙关,舌尖纠缠在一起,唇瓣裹着舌头的前端,吸吮上面遍布的敏感味蕾,摩挲舔舐让津液相互交融,碰撞出令人浮想联翩的情/欲声色。


“哎,伤心啦?都跟你说过他有主啦~”Andy把手臂搭在Johnny肩头,慢悠悠道。

“切~我一早就知道啦!已婚,还是个情痴,这种自讨苦吃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Johnny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漫不经心地回复,忆起几分钟前自己和唐毅的对话...

「Johnny凑到唐毅耳边,悄声道,

“你老公长这么帅,你不担心?这种有魅力且不自知的人可危险了~”

唐毅笑笑,悠悠地说,

“他不知道的事的确很多,比如、他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Johnny看着唐毅,他的视线下移,落在不知名的某处,似乎想到什么,嘴角扬着,一脸甜蜜的样子,淡淡地说,

“不过好在...他很爱我。所以,我不担心。”」

 

派对接近尾声,少飞从洗手间出来,准备跟唐毅回家。角落里两个服务生的对话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哎你听说了吗?那个严墨原来是个杀人犯哎!?”

“对啊,超猛的,居然一连做掉两个人!别看他平时不怎么说话,竟然会杀人。哎,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收工很晚那次,你不是还好心载他回家?还好他当时没有杀你灭口哈哈哈哈哈”

“矣~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怕...”

孟少飞走过去,那两人瞬间闭嘴。少飞亮出自己的警官证,其中一人立马认出了他, 

“又是你啊孟警官~这次又有何指教啊?”

“你们认识严墨?”

“对啊,他之前在这边当过两年服务生啊,前几个月才辞职的吧”

另一个人点头附和,“嗯,不过他性格好像蛮孤僻的,来这两年了,除了日常工作以外,也没人跟他有过什么私交。”

“但你刚才说你有送过他回家?”

“哦对啊,我回家会路过他家,那次下班太晚,捷运没了,我就主动说要载他回去。”

少飞觉得奇怪,自己还从来不知道严墨除了从事线人的工作,原来还在这家会所当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服务生...

 

因为不配合调查和妨碍公务,少飞被曲钒停职半个月。不过,这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相反,他心情大好。因为在复职之前,他可以毫无负担的缠着唐毅。周末当然大可以二人世界不说,就连工作日,少飞也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唐老板。送他去公司,跟他一起上下班,偶尔不能一起,也会去接他下班。世海上上下下的员工都议论着最近老板“夫人”现身的频率是不是有些太过频繁,要知道往时他可是在公司年会上都不曾出现的人物。

此时,少飞正双手托腮,坐在唐毅办公桌对面的矮桌前傻笑着观察他,唐毅正在认真地处理文件,在扫了无数眼之后,终于忍不住道:

“看够了没?”

少飞回神,

“啊?...哦,没有,永远都看不够哈哈~”

唐毅失笑,摇了摇头,拿他没办法。

少飞走到唐毅身旁,装腔作势道,

“请问唐老板有什么吩咐吗?”

“你在这边我没办法专心工作。”

少飞的眼珠滴溜转了会儿,俏皮地说,

“哦是哦,那...我出去等你啰~”

刚要转身,却被唐毅拉着手腕拽了回来,一下子跌坐在那人的大腿上,唐毅顺势圈住了他,

“一下要我走,一下又要我留,唐老板到底想怎样?”少飞纳闷。

唐毅定睛看了他几秒,依偎进少飞怀里,头枕着他的胸膛。

少飞没说话,笑着抚摸他的头。

半晌,唐毅慵懒地说,

“喂...你在摸猫吗?”

“对啊~!你是我养的大型猫科动物哈哈!”

唐毅想了想,露出一抹坏笑,话锋一转,

“是哦…猫科动物可是会…吃人的哦!

说完朝少飞的脖子啃去,啃咬最后变成了吸吻,弄的少飞好痒,一直笑着躲闪,

最后还是抵不过某人的猛攻,连声求饶,

“好了好了好了,我认输我认输,我不逗你了,出去等你~”

说完双手捧着唐毅的脸,用力亲了一下,神采奕奕地离开了。

 

幸福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不知不觉‘假期’也快要结束。这天早上,少飞还赖在被窝里,唐毅已经穿戴整齐准备上班。他走到床边坐下,大手抚摸着少飞半露在棉被外的脑袋,蓬松的被褥只露出他的一边眼睛,修长的睫毛偶尔微颤着,看起来还在熟睡。

“少飞,我要走啰~”唐毅温柔道,

似乎是本能反应,少飞眼睛都还没睁开,两只手臂已经伸出被子,大剌剌地张开,等待一个惯例的晨间拥抱。唐毅俯下身搂着他,软软地问,

“今天不送我上班啦?”

“嗯...”

“... ...”突然有些不舍。

“都怪你啦,昨晚把我折腾的不行,今早都起不来床送你上班了...”少飞趁机控诉某人的过分行径。

唐毅哑然失笑,

“谢谢夸奖~”

“晚上接你下班啊~”

“好~”

烙下一个早安吻,唐毅起身去上班。

 

一番收拾后,少飞去监狱探视严墨。狱警把人带出来,少飞看着他。他瘦了,理了短寸,不过精神看起来还算不错。

“还好吗?”少飞微笑着问他。

严墨点头,同样以微笑回应,

“嗯,还行,最近有在看一些书打发时间。没有很难熬。”

“那就好...”少飞放下心来。

少飞的视线落在严墨的寸头上,笑道,

“新发型不错啊~”

严墨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自嘲道,

“哈哈是啊,洗起来也方便~”

少飞笑着笑着,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笑容突然僵住。

“怎么了?”留意到他的变化,严墨关问道。

少飞看着他,笑了笑,

“哦,没什么。”

少飞寻思了一会儿,掏出手机,对严墨说道,

“对了,最近我有一朋友打算开一家会所,正在设计装修,让我给点意见。那我哪懂啊,想说你可能比较了解,你帮我看看他这样设计怎么样?”说着将手机里的照片摆在严墨面前。

严墨一张张看着,最后一张图吸引了他的注意,

“会所里搞屋顶酒吧?”

“嗯,你觉得如何?”

“想法很新颖啊,我还是第一次见。蛮好的~”严墨毫不吝啬地称赞。

少飞似乎若有所思...

探视时间到,狱警走了过来,严墨和少飞笑着道别。正欲离开,少飞突然叫住了他,问出了一个令他奇怪的问题:

“奇骏,你知道鱼藤是什么吗?”

... ...

 

少飞来到会所服务生提供的地址。那是一栋陈旧的出租屋,隔壁就是上次那对吵架的年轻夫妻所在的居民楼。少飞上到二楼,正要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走进去,屋内的摆设陈旧简陋,除了餐桌、沙发和一个木质的小柜子没有太多家具,连煮饭的地方都没有,虽然东西不多,但由于空间有限的关系,摆设都显得有些拥挤。除了客厅、洗手间外,还有一个小房间。少飞走了进去,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矮的折叠小桌。房间背阳,仅有一扇中等大小的窗户,光线很暗,少飞拉开了遮窗的布帘。

“咻”的一声,屋内应声变亮。

他扭头,赫然看见满墙的照片。

他走进细看,发现每一张竟然都是自己。大大小小、密密麻麻遍布了整个墙面。有一些是报刊杂志里的文章报道,是他曾经立功、接受采访时的内容,有一些已经是很早以前的。那些照片中,有些是从出版刊物上剪下来拼贴的,但最多的还是一些类似躲在暗处偷拍他的照片,其中一些竟是最近所发生的:有陈美清一案当天他带领侦三队在案发现场附近排查的照片,有他倒在潘毅琴家中的面部特写、他在捷运站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场景......

少飞感到头皮发麻,一颗心因震惊、迷惑和紧张扑通直跳,他走到窗边角落里的一处,看见一张已经泛黄的旧照。那是他还在警校时,有一次学校组织大家去福利院探望孩子们的公益活动、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时的照片。少飞紧盯着那张图,大脑高速旋转想要弄清楚状况,但只觉得心绪纷乱,呼吸急促。迷惘之际,他猝然感觉到身后的动静,但还没来得及转身,脑后就被硬物猛击了一下,失去了意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O BE CONTINUED...

 


推荐文章
评论(39)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