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HIStory3圈套|飞唐】我们不像我们 7 大结局(上)
柠檬鱼🍋🐟 2019-11-24

这篇的副标题本来是另一个名字,后来想想,担心大家一看到副标题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所以改成了“明暗”,不知道小伙伴们知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我原本起的副标题又是什么呢?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留言哦~(不过这个问题好像要等下篇出来才能找到答案😁

************************************************************************ 

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少飞还没出现。往常少飞来接唐毅,他都会提前半小时到,今天居然迟到。唐毅左等右等不见人,干脆自己先回了家,可是也没见人。打电话给少飞,手机还关机了,越想越觉得蹊跷,于是报了警。得知少飞失踪,侦三队很是着急,先是在警局内部发布消息,结果从狱警那边得知少飞早上曾去探视严墨。

“阿飞今早来找过你对吗?”赵子看着严墨,紧张地问。

“是,怎么了吗?”

“他失踪了。”

“失踪??”严墨非常诧异。

“他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严墨陷入沉思,回想起少飞说的那些让他有些纳闷的话,一个念头闪过,焦急道,

“我想,我可能知道他在哪!”

 

少飞醒了,眼前的场景闪烁模糊,他用力眨了眨眼,视线聚焦之时,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

“...奇骏?”

那人坐在床边沉默地俯视自己,没有应声。少飞再次仔细地瞧他,这才察觉到那张熟悉面孔散发出的是一种陌生的气场,他顺着那张脸往下看去,注意到他放在床上的双手,十指的指甲很短,边缘凹凸不平整,像是被啃咬出来的。过往脑中积累的那些细节忽然变得清晰明朗,他猛然明白了一切,盯着他的双眼,轻唤了一声,

“严墨...”

听见少飞叫自己的名字,那双眼睛的主人脸上瞬间洋溢起一种兴奋,他笑地极为开心,过分上扬的嘴角甚至给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病态。

“少飞,你终于记起我啦~”

“你和奇骏是双胞胎...”

少飞无法抑制心上的震惊,小鹿眼比平时睁的更大,目不转睛地观察着眼前的人。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脚也被麻绳捆着,绑地极紧,不仅四肢难受,脑后还隐隐作疼。

“所以是你杀的人,奇骏是替你顶罪!”

严墨低头轻笑,无情道,

“那是他自愿的,与我无关。当年他离家出走,丢下我一个人被那个女人折磨…那是他欠我的!”

“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说着用手背抚摸少飞的脸颊,少飞本能地躲闪,严墨的手僵滞在半路,表情好像被刺痛一样,

“你为什么要躲??这次是,上次也是!”

严墨的语气和神态突然变得焦急,俯下身子想靠近少飞,少飞往后挪了挪身子,皱起眉头戒备地盯着他。

“上次给我下药的是你?”

“我只是想和你叙叙旧,毕竟我们已经有十六年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面对面聊聊了不是吗?”

“我永远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那样美好...那时的你对我特别温柔...”

那年的严墨16岁,在辗转了好几个寄养家庭之后,终究还是被抛弃,重新回到了福利院。那时的他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疏于打理,头发长的很长,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看起来很颓废阴郁。也是在那一年,警校组织大家去到花莲的一家福利院开展公益活动,少飞被分到和严墨一组,他手把手教严墨一起做手工。当少飞作为学生代表发表感言时,严墨在台下看着他,仿佛感到一束阳光照进了他阴冷残酷的世界,令他体会到久违的温暖。临行前,大家都在相互拥抱道别。少飞主动抱了抱严墨,那一刻,严墨的心跳的厉害,又有些庆幸自己的头发长到遮住了脸,不然一定会被少飞发现自己烧红的面颊。少飞爽朗地笑着对他说着“加油”。那画面他一辈子都记得。

严墨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跑到厅里的柜子里焦急地翻找,然后又迅速跑回少飞身边,双手颤抖地举着那副当年自己和他一起制作的沙画给他看,

“你看!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当年一起做的啊~啊?”

少飞看着画上的签名,的确是自己和“严墨”的名字。那次的活动他也大致记得一些,但他万万没想到严墨会将自己对他的关心曲解成一种私人的情感联结,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扩大,最终变成一种扭曲的爱慕。

“你知道吗少飞?我一直都爱着你,我真的很爱你。”

他将画放到一边,再次倾身下去,想要吻他,少飞迅速将脸撇过一边躲开了。他突然恼了,掐着他的下颌把他的脸用力转回来,却依旧在他的眼中看到仅有的排斥与抗拒。

他怔怔地松开手,喃喃自语道,

“为什么你不爱我...”

“...你为什么要选择他?”

那次下药事件之后,少飞失踪了,他着急地找遍整个新北,却始终找不到,他可怜兮兮地守在他的住处附近。一周后,少飞终于回来了,他欣喜若狂之时,却赫然发现一个男人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回了家。他恨的牙痒痒的,于是给警局打了举报电话,向他们透露了少飞的藏身之处。

“他有什么好??他有我爱你吗?!!”

“是我先认识你的!!我爱了你这么多年,我才是最懂你的人,你为什么不能爱我?!?!”

他突然失控地大声咆哮起来,死死地掐着少飞的脖子。少飞感觉自己喘不过气,双手双脚被绑着,根本无力反抗,只能痛苦地五官都拧在了一起。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那人终于松了手,少飞剧烈地咳嗽,咳得眼泪都出来了,从脖子至上的皮肤都泛着红。可居高临下看着他的人依旧一脸冷漠,他幽幽地说着,

“你知道你的样子让我想起谁吗?”

“想起小时候我捡到的一只小狗”

“他窝在那个纸箱子里,是那么弱小、那么无助,于是我把它带回家,想说照顾它,我也能有个伴…”严墨的嘴角溢着温柔的笑。

“可是...”

下一秒,只见那个柔软的眼神变得狠戾猖狂,

“那个女人竟然狠心把它掐死了”

“我眼睁睁看着那只小狗挣扎、呜咽,却不敢救它,我害怕那个女人会像掐死它一样轻而易举地把我弄死...”

一滴酸楚从严墨的面颊滑落。

“所以你就杀了她?”

“对!我也要让她尝尝被人勒住脖子不能呼吸的滋味!”语气变得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她,我不会活得那么惨,一次又一次的被人遗弃,永远得不到快乐…全都是因为她!!”

他记得那年,阿姨抛弃他,跟着那个男人搬离了花莲,他以为自己解脱了,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幸福了。没曾想,他依然快乐不起来,多少个失眠的日日夜夜,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他时常局促地冒着虚汗,紧张到语无伦次,脑中空白想不起自己要表达什么,又会因为一些超出控制的小意外有一种末日将临的灾难感,在每个天气糟糕的日子觉得人生没有意义,而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被转送到福利院,却始终没有家。成年后,为了养活自己,他打过无数的零工,清洁工人、后厨帮工、司机、酒吧侍应、会所招待...却始终过着孤寂漂泊的日子。直到后来辗转来到新北,一次,他在集市上看到一个妇女,他看着她,比从前衰老了许多,但那副面容依旧让他觉得心惊胆战。妇女没有注意到他,与他擦肩而过。那一刻他终于找到他痛苦多年的元凶。他要永远结束这一切,这样他便可以自由了,他这样想着。

“那天,我找到她,假装说要和她叙叙旧,本来我想如果她变了,变得不那么令人讨厌,或许我会放过她,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老样子,一样的刻薄,一样的令人恶心…”

“严墨,过去的事无法改变,陈美清伤害了你,她错了,但暴力只会让你成为你最不想成为的那类人,你这么做是在惩罚你自己...就算你杀了她,如果你自己不能走出内心的枷锁,你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你明白吗?...”

“你闭嘴!!你不知道,当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心里有多痛快!那是她应得的报应!!”

“那潘毅琴呢?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也该死!”

“你不觉得吗?这么下贱的女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

“不杀人,我怎么能见到你?”

少飞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听着他那番骇人听闻地理论。

那日他杀了陈美清后,因为担心后续,徘徊在案发现场附近,却意外看到了赶来查案的少飞。他喜出望外,多年来的爱慕之情让他有一瞬真想立刻冲上去和他相认,但又克制住了。可他真的渴望见到他,所以他荒谬地认为只要命案发生,作为警察的少飞就会出现,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再次见到他。他选中了自己在会所打工时遇到的援交女潘毅琴,因为她时常出入风月场所,时间线也被他摸清,所以他动了手。他还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觉得那个方法可以令到少飞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自己无法触及的白月光,而是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枕边人。

“我把罪证嫁祸给你,让你身败名裂,这样你跟我才能变成一路人啊~一样的可怜、一样的只能躲在暗处过活。”

少飞幡然意识到,当初奇骏在墓园的那番告白,其实是在转述严墨的话。少飞拜托奇骏调查潘毅琴那日,严墨跟踪他。少飞走后,目送他离开的奇骏恍然发现附近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一刹那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他追了出去,长相一模一样的两人面对面站着,看着彼此,像是在这个世界发现了另一个自己,奇妙而发怵。那之后,严墨时不时会去哥哥那里。一天,他无意中看到少飞的短信,想约哥哥见面,他在哥哥看到手机留言前偷偷把那条消息删除。事发之后哥哥回家,发现满屋狼藉,还有抱着头痛哭流涕的严墨,知晓了一切。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口吻斥责弟弟的所做所为,却被他声嘶力竭地反过来控诉他当年抛下自己的事实。他心疼严墨遭遇的一切,自认为对他有所亏欠,也因为这份歉疚,让他得知少飞误认为自己是凶手后决定替弟弟顶罪。

“你为什么就是不能看看我…”

弟弟摸着少飞的唇,正要俯身亲吻。

少飞突然说道,

“严墨,我饿了,想吃东西,你可以去帮我买吗?”

眼神中的排斥不见了,一瞬间令严墨欣喜若狂,他开心到有些结巴,连声应喝着,

“好,好,我、我这就去买,你想吃什么?”

“炒面”

“好,好的,我这就去!”说着急忙出了门。

脚步声渐远后,少飞挣扎着坐起身,拼命移动到床边,四下寻找,用嘴叼起折叠矮桌上的一支笔,跳到窗边,观察楼下的动静。一个路人走过,他急忙将笔丢了下去,笔落在地上,发出声响,路人下意识地抬头张望,少飞忙喊,

“喂!喂!救命!报警!报警!”

这一区的路灯昏暗,路人仰着脸左顾右盼寻找着声源,

“救...”

一只手死死捂上少飞的嘴,求救声戛然而止。

严墨出门没多久,发现自己一时心急忘带了钱包,折返回家便听见少飞的呼救声,知道自己中计,他气急败坏地把少飞整个人摔回床上。少飞撞在褥子上,脑中有一秒的混沌,紧接着,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他脸上,这一掌用力之狠把他打的耳鸣,脸颊更是火辣辣的疼,昏了过去。

严墨疯了似的扯开他的外套,再到里面的衬衫,扣子崩落,白皙的胸膛敞露,他想要永远地占有少飞......

门被一脚踹开,

“警察!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严墨一惊,立刻起身,打开窗子跳了下去。

“追!”一行人跑下楼,却看见扬长而去的警车。

“靠!快上车追!俊伟你开车,赵子、赶快联络警局同事追踪PC8867的逃跑路线,让他们联系沿途的执勤警员在相应路段截住他。其他人回局里待命。”

“是长官!”

“长、长官...”一旁的程远突然怯生生道,

“严墨他不见了...”

“什么?!!”

 

“少飞,少飞,睁眼看看我啊...”唐毅声音极为焦急,带着微微的哭腔,他紧紧抱着少飞瘫软的身子,手轻轻拍着他的脸颊。少飞的左脸颊还留着巴掌的红印,脖子处有一圈青紫色的勒痕,唐毅看在眼里,心上狠命地疼着。

在不断地呼唤声中,终于,怀里的人缓缓睁开了眼,

“少飞,少飞,是我”

少飞看着他,吃力地笑了,

“唐毅...”声音微弱,他想抬起手揽着唐毅,却使不上力,从头到脚都是疲惫。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

唐毅把他护在怀里,一遍遍柔声说着。

 

天色已暗,严墨驾驶着车辆疾驰在市郊的小路上,唯有车前灯的那一块能将路面照的清楚,能见度很低,但车速依旧未减,副驾上的人一直胆战心惊地注视着他,忍不住劝道,

“小墨,收手吧,别再逃了。”

“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你漂泊受苦了,放下吧,这样你才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啊”

“我叫你闭嘴!不要再说了!!”

忽然,一道强光照进车内,后方传来扩音器内曲钒的声音,

“赶快停车!严墨,你逃不掉的,立即停车!”

“小墨...”

“少啰嗦!”

严墨猛地一踩油门,车子持续加速。突然,车前灯照到前方近处的扎胎器,严墨急忙打转方向盘想要闪避,但已经来不及了,车底传来一声巨响,右前胎被扎爆,车子顿时失去控制,开出了主路,顺着颠簸的大块石头直冲下坡底...

 

严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感觉胸口压着什么重物,他挣扎着抬起一只手打开车顶灯,灯亮起,眼前是哥哥的脸。他整个人挡在自己身前,背部被一根树枝刺穿了,鲜血从伤口大面积扩散,几乎沾湿了大半个背,看起来触目惊心。奇骏的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唯有微弱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严墨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利物扎穿了,那是一种久违的深入骨髓的痛感。他忍不住焦急地轻晃他的肩膀,

“喂,喂,醒醒啊,喂”

昏迷的人终于睁眼,但依旧虚弱,声音都有些哑了,第一句却是,

“你没事吧?”

严墨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大吼道,

“你是白痴吗?白痴到替我顶罪,现在还要为我死?!”

奇骏看着他,微微一笑,有气无力地说道,

“因为...我欠你的啊”

严墨一时语塞,盯着他没作答, 

“小墨,有些话我一直想对你说。”

“对不起,我当年抛下了你,我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我逃了...对不起,我没有保护你。”

严墨别过脸,不去看他,

“但,请你不要放弃你自己。我们都长大了不是么?不用再活在过去的回忆里了,要向前看...”

“你说的没错,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哥哥,可是,你说错了一点。”

严墨回过头看他,对上他温柔的视线,听见他一字一顿地说着,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人爱你...哥哥一直都爱你。”

“... ...”严墨的一滴泪夺眶而出。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一个互换身份的游戏么?我们最后再玩一次好么…我替你死,你为我活…从今往后,好好生活...”

“...我好想...好想...爸妈...”

说完,奇骏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喂...喂!”

这次,他的呼唤却怎么都得不到回应,泪水一颗接着一颗坠落,打湿了严墨的前襟,也淌湿了奇骏肩头的衣衫。

“喂...你醒醒啊......哥...不要死...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他慌乱地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

TO BE CONTINUED...

推荐文章
评论(38)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