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庆余年同人】余生有你--第3章 初入京都
小糖人 2019-12-10

更新啦(*╹▽╹*)

------   -------   -------

进了城门,滕梓荆便下了车。

滕梓荆来去如风,倒是让颜小苳对此人刮目相看。

“小闲,此人可交。”

范闲听了只是笑笑。

待掀开车帘,便看街道两侧人来人往,店铺摊位鳞次栉比,热闹非凡。

早便听闻京都繁华,今日一见的确如此。

范闲正与颜小苳说着话,颜小苳隐约间似是瞧见了五竹的身影。

“小闲,你瞧见了吗?”

范闲问“瞧见什么?你是不是想说,这太阳又大又圆?”

颜小苳却说:“我刚才好像看见五竹了。”

范闲仔细瞧去,不见五竹的踪迹。

“小苳啊,你是不是思忆成狂,出幻觉了?”

颜小苳哪里还坐的下去,对范闲说道:“你先去范府,我去找一找,晚些时候再去找你。”

范闲拉住颜小苳,说道:“万事小心,若是找不到便早些回来。”

颜小苳点点头,道了句“放心”,便带上帷帽下了车。

只是一边看一边找,却是没再瞧见五竹的身影。

今日街上人不知怎的,多的离谱。颜小苳只得靠着街边走,正走着,便被人生生撞在了身上。

低头看去,一七八岁的孩童跌倒在地。

颜小苳俯身将人扶起,见他并未摔伤,便安抚了几句转身离去。

待走了几步却发觉丢了物件。

颜小苳转身去寻,瞥见那孩童跑向一妇人,便疾步寻了过去。

那妇人见颜小苳追了过来,拉着孩子扭头便走,却被颜小苳拦住去路。

“这位夫人,我方才遗失了样东西,不知你可否瞧见?”

那妇人将颜小苳一推,便要跑。

颜小苳只一挥手,便让那妇人再难前行。

“你这小娘子,怎地这般无礼,莫不是看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竟是要当街打人?!”

那妇人声音尖锐高亢,霎时便引来了众人围观。

恰好是在酒楼前,聚集的人便更多了。

酒楼的人的也不听曲了,都瞧了过来。

颜小苳本无意生事,只道:“其它的你们可以不还,但有一样东西你们必须还来。”

那孩童见状,便要将怀里的东西交还回去,却被妇人一巴掌拍在背上,便低低地哭了起来。

“孩子秉性纯良,知错能改。你身为人母,本该以身作则,怎可如此?”

颜小苳见那孩子哭得可怜,便对那妇人说道。

那妇人却是铁了心不想认,只道:“你既说我儿拿了你的钱袋,便拿出证据来,不然便是鉴查院来了我也不怕!”

颜小苳轻笑道:“我几时说过是钱袋丢了?”

如此,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便都出声让那妇人将东西还回去。

妇人恼羞成怒,用力将颜小苳一推,那素色的帷帽便掉在地上。

那孩童也不顾妇人拉扯,只将怀里的东西交到颜小苳手里,便跑开了。

妇人只恨恨地剜了颜小苳一眼,便去寻那孩童。

众人见事已了,便就都散了去。

有眼尖的朝颜小苳那望去,想瞧瞧是什么比银钱还重要,待瞧见后却大失所望。

不过是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黑色绸带,瞧不出什么稀奇的,也不知她为何如此看重。

颜小苳却是将那绸带细细的折起收好,这才弯下腰捡起帷帽。

待到起身时恰有阵风扬起满地尘沙,便迷了眼。

颜小苳不自觉地仰起头,余光却瞧见那酒楼上有人影闪过,只是看不太清楚,隐隐约约像是看见了截青色的衣袖。

袖上似是有金线纹路,很是精细。

只是偶然瞧见,颜小苳并未放在心上。

戴上帷帽后,颜小苳便继续寻找五竹。

待颜小苳的身影淹没在人群之中后,那酒楼之上的人才又露了脸。

“殿下,那女子是与范闲一同从澹州来的。”

李承泽放下茶盏,拈了个橘子剥开尝了尝,却被酸倒了牙。

只含混地说了句:“这个范闲,艳福不浅。”

谢必安听后便道:“方才那边传来了信儿,东宫的美人计还没使出来,人便被杀净了。”

李承泽侧头问道:“范闲干的?”

谢必安摇摇头,道:“陛下亲自下的令。”

李承泽挑了挑眉,笑道:“看来父皇很看重范闲。”

虽是笑着,言语间更多的却像是无奈。

谢必安识趣的没说话,只是立在一侧。

末了,李承泽穿上鞋,将橘子仍在一旁,说道:“橘子酸,曲儿也不好听,茶更是难喝,人还吵闹的厉害。”

“那殿下的意思是…”

谢必安问道。

李承泽勾起唇角,说道。

“这酒楼,便关了吧。”

谢必安闻言应了句“是”。

待两人离去不久,便有人来酒楼寻衅,后又出了命案。虽说人没死,但却也是伤的不轻。

这酒楼既然摊上了人命官司,自然便只有歇业的份儿。

是以京都最大的酒楼,太子手下暗藏的铺子里最大的摇钱树,便这么被查封了。

事后太子知道了,很是不忿了几日。

再说那日颜小苳并未寻到五竹,便只得先去了范府。

到的时候范府已经掌灯,门口的守卫见到颜小苳后便立即将人迎了进去,说是小范大人早有嘱咐。

颜小苳见那守卫的模样便知范闲这一日没闲着。

进了府,恰好赶上晚饭。

饭桌上看着言笑晏晏的一家人以及傻傻愣愣的范思辙,颜小苳觉得怪异非常,以至于晚饭没用多少,不多时便饿了。

用过饭,拜别了范大人和柳妇人后,颜小苳又被范若若拉着说了好一会话。

虽说范若若问的事儿多了些,但好在那的点心果子管够,颜小苳吃够了这才抽出空去找范闲。

去的时候恰巧碰见范思辙出来。

“天儿这么晚了,你还来找范闲?”

颜小苳盯着范思辙道:“你不也找他了吗?”

范思辙说:“我这儿哪一样啊,我找他是因为他是我哥,我明儿要请他吃饭得先告诉他一声。”

“你,请他吃饭?”颜小苳笑着问。

范思辙点点头。

先前听闻这位范家二公子很是惜财,怎的一日的功夫便要给这刚见面的哥哥接风洗尘了?

颜小苳心中虽有疑惑,嘴上却只是随意问道。

“去哪?东西好吃吗?”

“那肯定是好吃,不是你问这做什么?”

颜小苳道:“没事儿,我看你说话有趣,随便问问。”

范思辙古怪的瞧了一眼颜小苳,扭头便走了。

颜小苳刚走两步,身后便传来范思辙的声音。

“那什么,你明儿也一块去吧,带你见见世面。”说完人便走了。

颜小苳想着范闲这个弟弟果真有趣,也算是放下心来。

待走到范闲房前,尚未推门,便听得里面有些声响。

待推开门,便瞧见滕梓荆擒住范闲的手,以腿将人压在桌上。

颜小苳脚步先是一顿,这才走了进来,将门关上。

三人六目,面面相觑。

“小闲,一日不见,你们…”

颜小苳斟酌一番后说道。

“你们的感情可真是,突飞猛进。”

推荐文章
评论(1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