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庆余年同人】余生有你--第7章 流晶河畔
小糖人 2019-12-28

更新啦

------------------------------------

颜小苳瞧着流晶河畔烟火竞相绽放,一时间怔住了神。

虽然范闲不让她与范若若跟来,但颜小苳却仍是悄悄来了。

幸好来了,不然如何看得如此盛景。

只是人影绰绰,却是瞧不见那司理理姑娘的样貌。

远远瞧着她身形婀娜,该是位曼妙女子。

颜小苳见范闲同她一同上了花船,等到人群渐渐散去,她才转身离开。

白日间回去听闻滕梓荆离府,颜小苳便猜到他今晚要找那郭保坤寻仇。而范闲约靖王世子来此处,当着众人的面与司理理游湖,想来便是要所有的人做个见证。

即便今夜郭保坤出了什么事儿,那也是同他范闲毫无瓜葛。

只是范闲说此事过于冒险,才不让颜小苳跟着。

可到底是放心不下,才会一路跟随。

只是仔细想想,范闲虽然素日里瞧着不拘小节,但实则心思缜密,如此一想,颜小苳便不再担忧,原路折返回范府。

如今夜色已深,可巧颜小苳记不住路,走了许久都没找到范府。

也不知如今是何时候,倒是不见打更的,宽宽的街道上只听得见颜小苳一人的脚步声。

走过了长街,颜小苳却是被几人挡住了去路。

几人衣着华贵,虽然模样周正,可身上酒气逼人,颜小苳便要绕道走。

偏偏他们借着醉意欲行不轨,颜小苳被团团围住,一时间僵持不下。

见说不通,颜小苳微恼,便扬腿回身踢了过去。又捡了路边的长杆打在几人的膝盖处,趁机脱身。

待跑了两条街,确定没人追来,颜小苳才算松了口气。

只是看着眼前依旧空无一人的街道,心中不免有些慌乱。

这样的感觉,许多年不曾有过了,

“颜姑娘?”

循着声音瞧去,颜小苳看到了熟人。

“你怎会深夜独自在此处?”

他见颜小苳神色,复问道:“迷路了?”

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谢必安,颜小苳点点头。

“你呢,怎会在此处?”

谢必安眸光微沉,却是并未答话,只说道。

“我送你回范府。”

走着走着,颜小苳便借着月色便瞧见谢必安下颚处似有红痕,便问道。

“你那里可是划伤了?”

谢必安瞧了颜小苳一眼,便用手抹去下颚的血迹,也不言语。

颜小苳便未放在心上。

后来颜小苳几次欲言,却在看到谢必安的冷脸后将话吞了回去。

如此一路无言,待见到前面范府的灯笼后,谢必安停下了脚步。

“谢谢你。”

颜小苳想了想,道了谢。

谢必安只微点头,便转身离开。

“等一下。”

颜小苳却是叫住了谢必安。

见谢必安面露疑惑,颜小苳将一小巧的石头般大小的竹匣递给了谢必安。

“这里是我先前做的荷叶糖,提神润喉的,便当是你送我回来的谢礼了,莫嫌礼轻。”

谢必安瞧着嘴角带笑的颜小苳,又瞧了瞧那枚小小的竹匣,终于是接了过来。

回王府的路上,谢必安从那竹匣里倒了几粒糖出来,含在口中。

只是微微带些甜,很是清凉。

想了想,放进了怀里。

待李承泽听到谢必安说,他杀了几个世家子弟后,不禁微微挑眉。

“尸体如何处理的?”

对于谢必安因何杀人,李承泽却并未过问。

“一并扔后巷了。”

“斩草不除根,这可不像你。”

李承泽喝着碗里的茶,如此说道。

谢必安一顿,复说道:“那里时常有野狗出没。”

“呵,我说呢。”

谢必安不置可否。

李承泽放下茶碗,问道:“我那好姑姑让人传的什么话?”

谢必安想起方才燕小乙的话,才道:“燕统领说,长公主希望范闲好好活着。”

“哦?当真这么说?”

“没错。”

“我这个姑姑,果真是个疯的。”

见谢必安不解,李承泽便站起身说道:“她一向喜欢说反话,她说想让范闲活着,那便是希望他死,而且死的最好惨一些。”

谢必安挑眉,却并未接话,只想了想,问道。

“那殿下您是如何想的?”

李承泽赤脚踱步,说道:“范闲此人很有意思,如此死了,未免有些可惜。况且…”

“殿下可是有所顾忌?”

李承泽拍了拍谢必安的肩膀,道:“他的《红楼》可是还没写完呢,若是这么死了,母妃该伤心了。”

未曾想会得到如此答复,谢必安只是摇摇头。

“对了,必安,那个颜小苳你可喜欢?”

在谢必安转身准备退下的时候,李承泽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见李承泽虽面上带着笑,可眼里情绪却是晦涩不明,谢必安只道。

“必安不敢。”

若说是否有些许情愫,确实是有的。

只是刚刚萌生罢了,还不扎实。

既然他的殿下有此一问,那谢必安便不会再起什么心思。

“必安,你可是我身边最好的一柄剑。你使的又是快剑,剑若要快,便需心无旁骛。”

而感情,有可能成为最大的阻碍。

有了感情的剑,便不再锋利。

孰轻孰重,谢必安还是清楚的。

“殿下,必安明白。”

李承泽点点头,挥了挥手,谢必安便退下了。

待谢必安行至后院湖心亭,便将怀里的竹匣拿了出来,握了握,终是抛进了湖里。

看着那小小的竹匣跌入水中最终不见了踪影,谢必安才转身离去。

而回府的颜小苳,写完小记后,收整一番便合衣睡去。

第二日用早饭时,见范闲仍未归来,不禁心中疑惑。

“娘,你知道吗,范闲这一整夜都没回来!”

范大人刚一出门,范思辙便高声说道。

柳夫人蹙着眉,揪着范思辙的耳垂啐道。

“嚷嚷什么,你是想把屋顶掀翻不成!”

推荐文章
评论(7)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