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依赖症,再见!
hdw2000 2019-11-25

国际知名童年创伤专家经典作品 畅销不衰30年,销量超过40万册

直击童年受伤给成年人带来的心理问题

带你走出依赖症,并避免将这些问题传给孩子

父母的错误养育方式,让我们长成了缺乏边界感、自尊过低或自大狂妄、难以接纳现实、有各种情绪和人际关系问题的成年人。国际知名童年创伤专家皮亚·梅洛蒂将这种问题命名为“共依赖”。

依赖症,再见!》的首要目的就是探索共依赖问题从何而来,如何发展,如何毁掉我们的生活,我们又如何将这种问题传给自己的孩子。

依赖症,再见!》教你如何从共依赖中康复:这非常像一个长大的过程——我们必须学会去做那些不健康的父母没有教给我们的事情:恰当地去尊重我们自己,建立健康实用边界感,觉察并承认我们的现实,照顾好我们成年人的需求和愿望,以适度的方式体验我们的现实。

依赖症,再见!》描述了孩子如何在不健康的养育下成长为共依赖的成年人,指出哪些我们认为正常的养育行为,却常常对孩子的成长有害,从而通过避免这些行为来避免将共依赖问题传递给自己的孩子。

【前言】

有些人的情绪,如羞耻、恐惧和愤怒,会特别强烈,而他们几乎总是处于一种焦虑的情绪状态,看起来毫无理智、不正常或像疯了一样。这样的人觉得他们要让身边的人快乐,而若做不到的话,他们多多少少会觉得自己有些不如别人。

他们常常会发现自己对周遭反应过度,对一个不是很大的事表现出比较过度的情绪。例如,当一个吓人的事情发生时,他们会觉得恐慌和异常焦虑,而不是正常的恐惧。这种情绪的侵袭常常发生得“毫无缘由”。当在生活中遇到一些不大不小的挫折时,他们可能会深深地陷入绝望、无助,或有自杀的想法或行为。一个只会让大多数人生气的事情,可能会让这些人怒发冲冠。在这些极端的情绪状态中,他们常常会想,“他为什么会这样对我”“他知道我这样有多痛苦吗”,但这些情绪的爆发是自己控制不了的,这也让他们很困惑。

生活中不那么大的事情常常会触发这些强烈的情绪,比如伴侣在去看什么电影或去哪儿旅游方面有不同的意见。面试失败而没有被录取也可能触发绝望或暴怒的情绪,一位好友搬家可能会让人极度地悲伤,邻居家的狗踩坏了花圃也会让人勃然大怒。上述任何一件事都会引发不适度的情绪—从强烈的爆发式情绪,到寡淡的甜蜜,以及没有丝毫情绪的表达。但这两个不受控制的情绪极端,都会破坏这些人的生活与人际关系。

已经有大量的研究证明,被压抑的或爆发式的情绪对身体带来的压力,与躯体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关节炎、头痛、癌症等都有联系。共依赖中的情绪因素对我们的身体健康和人际关系都有破坏性作用。

但是这些男男女女似乎相信,只有把万事做到完美或尽力讨好身边的人,才能将那些暴君式的、剧烈的、失控的和不理智的情绪平复下去。他们一直幻想着,如果自己能再“做得好一点”或获得重要人物的肯定,那些坏的感受(有时是非常强烈的)就能被平息。带着这种无意识的态度,那些重要人物的认可便成了他们幸福的负责人。当试图去取悦的人没有感恩图报且没给予肯定时,被情绪奴役的他们会暴怒起来,但是来自于重要人物的认可太重要了,因此这些暴怒会被压抑下去。虽然暴怒没有直接地表现出来,但它们却会以讽刺、遗忘、带有敌意的玩笑或其他被动攻击的形式表现出来。

他们常常会表现得很温和且友善。但是相处久了,我们会发现,他们有一种强烈地控制身边的人给予自己认可的需求,而他们觉得自己需要来自他人的认可来压抑过于强烈的情绪。从长远来看,这是白费力气的,因为没有人能帮他们消除那些强烈的情绪。他们也许会因此愈发绝望起来。

相比之下,其他一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却处于完全不同的情况。在他们身上,正常的人类情绪被压抑至最小,他们几乎体验不到任何情绪—没有恐惧,没有痛苦,没有愤怒,没有羞耻,当然也体会不到快乐和愉悦,更没有满足感。他们麻木地拖着自己,浑噩度日。

实际上,治疗中心的治疗师是在酗酒者和吸毒者的家人身上发现这两类症状的。这些家庭成员似乎都在与已成为家中焦点的成瘾者的关系中,被强烈的羞耻感、恐惧感、愤怒、痛苦所困扰着。但是,他们常常无法以健康的方式将这些情绪表达出来,而妨碍他们的正是去取悦并照顾成瘾者的强烈欲望。

表面上他们在努力让成瘾者戒掉酒瘾或毒瘾,但在家人与成瘾者的关系中,也存在着一些常见的不理性因素。大多数成瘾者的家人都会有一个虚幻的愿望,那便是只要他们自己能够以一种“完美”的方式“理解”并“帮助”成瘾者,成瘾者便会把瘾戒掉—而他们自己,也就是成瘾者的家人,便会从可怕的羞耻、痛苦、恐惧和愤怒中解脱出来。

但是这从来都没有奏效过。甚至当成瘾者成功将瘾戒掉后,家人反而常常会延续一种不健康的关系,表现出对戒瘾者健康清醒状态的怨恨。有时候,他们会去破坏戒瘾的成果。这就好像是家人需要成瘾者继续挣扎在成瘾的症状中并依赖他们,这样一来,他们过分的负面的情绪便有了一个解释。

从某种角度来说,成瘾者直接或间接地用自私的行为虐待着家人。有时成瘾者的家人也会在身体、性或情绪上做出虐待行为,以致任何正常人都想离开这段关系,而这和家人与成瘾者关系中第二个不理性的因素有关:在与成瘾者的关系中,他们没有选择离开,并且看起来陷入了一种共同的疾病中。

尽管关系中存在虐待行为,尽管酗酒者无视酒精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家人依然会留在这样的关系中。所以显而易见的是,酗酒者需要依赖酒精来应付自己强烈的情绪,而他的家人也以一种病态的、类似成瘾的方式依赖于成瘾者。换句话说,酗酒者和共依赖者在尝试解决同一疾病的同一基本症状—成瘾者对酒精和毒品的瘾,以及共依赖者对关系的瘾。

这种对于成瘾者的依赖让治疗师意识到,一种令人痛苦的、对人造成伤害的心理疾病在作祟,而咨询师们随后发现,这种疾病也在美国无数不被成瘾问题困扰的家庭中存在着。

我们认为这些痛苦的人在被一种叫共依赖的疾病所折磨,而只有少数的人知道如何去改善上面所描述的那些折磨人的情况。然而处于共依赖中的人常常会陷入绝望或丧命其中,而在死亡证明书上,这种疾病的名字从不会被提起;而受害者的故事会提及的是绝望、自杀、“事故”、心血管疾病,与自我忽视、压力和被压抑的愤怒相关的致命疾病,以及与之相伴的抑郁。

外人很难将这种疾病辨认出来,因为被共依赖所折磨的人用成功与胜任作为自己的伪装,去赢得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的认可。但是他们犹如这些看起来毫无理由的却又难以压抑的情绪的奴隶,注定会面对一个接一个的挫折,以及羞耻感、痛苦、恐惧和被压抑的愤怒这些强烈的情绪。

实际上,许多努力从这些强烈情绪中逃脱的人,都找到了化学物品去使自己麻木。他们几乎注定会成为酗酒者或其他成瘾者。我们认为,共依赖是成瘾现象的内在原因。当酗酒者或其他成瘾者摆脱了令人上瘾的化学物品或行为后,他们所面对往往将会是各种共依赖的症状,而这是康复之路上的重要一步。

在过去的8年中,皮亚·梅洛蒂在位于亚利桑那州的梅多斯治疗中心已经发展出了一套针对共依赖的治疗方案。她本人作为治疗师,已经让数百位受共依赖折磨的人踏上了康复之路。本书的目的并非介绍共依赖这个概念的发展历史,也不是为了证明共依赖确实是一种疾病。本书的目的是,从几百名患者的角度,同样也是从皮亚·梅洛蒂的角度,从内部对共依赖加以描述。(虽然其他作者对本书均有贡献,但书中用第一人称对这种疾病的描述和治疗,是从皮亚·梅洛蒂的视角出发的。)

书中涉及的治疗概念、方法和整合取向的语言,都出自皮亚·梅洛蒂个人与这种疾病做斗争的个人体验,而非学院派的理论。而实际上,本书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某一理论概念的建立或辩护什么。准确地说,本书作者们的希望是:①从对日常生活与人际关系影响的角度,描述共依赖这种疾病的结构;②指出一个实用的、能够治愈挣扎于这些症状中的人的治疗模型。对于那些对共依赖这个概念在心理学领域的发展感兴趣的读者,我们在本书最后提供了相关附录。

本书中的许多概念,如童年被虐待的经历与共依赖之间的联系,以及对内在与外在边界感的描述,都是在数年前由皮亚·梅洛蒂提出的。通过她的课程和音像制品,这些概念为越来越多的治疗师和共依赖者所熟知和使用,而这其实是对皮亚的见解的一种礼赞。我们很高兴有机会在本书中用自己语言去呈现她对于共依赖的观点。

我希望那些被共依赖折磨的人,读毕此书,便能够直面这种疾病并开始走上康复之路,因为直面共依赖且不再逃避的我们才能在生活中重新找到希望和疗愈。

依赖症,再见!

PC端

http://product.china-pub.com/8064820

移动端

http://m.china-pub.com/touch/touchproduct.aspx?id=8064820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自营经营者信息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