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说出吴哥窟的秘密
christiecctv 2019-09-07


                            曾经,不要害怕失去

吴哥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如果没有来过,总觉得因为它的名声显赫而偶尔熟悉,但却永远道不出它的原本。如果来过,总觉得因为眼见为实而恍惚熟悉,但却恰恰因害怕读不懂反而不敢启齿,唯有吐出个把字词:曾经,曾经,曾经...... 我们害怕沧桑,以为曾经就意味着失去,而吴哥窟,恰就是因为失去而珍贵,让每一个闯入它的人突然被拽进历史的漩涡,懵了,迷了,也就懂了。

Angkor,这是吴哥的英文名字,从一开始看到它,就觉得这是一个来自远古的名字,读音中充满触碰不到的神秘莫测。暹粒,吴哥窟所在城市的官方名字,一个被外国人占领的国际化小镇,却用来自一千年前的符号不由分说地占领着每个外国人的心灵。那是什么?对我来说,那是吴哥七世国王的微笑,是明明是恐惧却总想接近的七头蛇那伽,是明知是恶魔却偷走我心的阿修罗,是用死亡拯救爱情的公主西达。


第一次触碰吴哥,五天时间,从日出到日落跟着小吴哥同喜同悲,寻找属于我的城堡占山为王挑战国王的微笑,故意用性感与崩密列的狂野终极对抗,飘荡湄公河,情迷红钢琴酒吧。玩疯了,才能静下来写历史,告诉你它原本和现在的样子。

让我们先回到一千年以前吧。公元九世纪,高棉国王苏耶跋摩二世开始建造吴哥窟,七世国王造就了吴哥的盛世。而那以后,高棉在与暹罗的战争中惨败,王室被迫迁都金边。然而,战胜者并没有占领吴哥,失败者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王朝竟没有后代遗下。反倒是,这个昌盛一时的王国最终被热带雨林占领,成为了丛林深处的文明绝唱。 

1586年,一个名叫安东尼奥的旅行家无意中发现吴哥窟,回来后手舞足蹈地向人们描述那无以伦比的建筑,却被世人视为天外奇谈,一笑置之。直到1860年法国人亨利的发现才引起全世界的而关注。一代王朝,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没有被践踏,也没有传承,以一千年前的面貌坦然活在当下,还让万人来仰慕他的微笑,这不就是失而复得的珍贵吗?

很多人憧憬着和《花样年华》中的梁朝伟一样,在吴哥窟面前说出自己的秘密,从此尘封石海。我才不要!我要在吴哥窟面前说出他的秘密,让他最后的光芒,永远不会再被抹去。



               情陷国王的微笑  其实你爱上的是阿修罗

这世界上一定有一种微笑让你忍不住想去亲吻,一定有一种微笑让你想要触碰她上扬的嘴角,一定有一种微笑让你在万般纠结中突然释怀,一定有一种微笑让你在远远凝视中得到力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天神还是恶魔,我们似乎都无法抗拒某人的微笑。

所以,当我站在大吴哥巴戎寺中,面前豁然出现54座四面佛塔,216张巨大的国王的笑脸时,那种震撼,仿佛瞬间置身曼陀罗,一个小千世界的中心,被大千世界交错纵横地肆意扯拽着,都会无动于衷。


低垂眼帘,厚唇微启,似笑非笑,静观自在。略带忧伤,轻描淡写,玩世不恭,却又情深似海,这就是著名的“高棉的微笑”。他是谁?有人说他是佛,有人说他是高棉七世国王。我相信后者。这是人类的微笑,一个真实的人,一个有故事的人。

 “君王深心充满怜悯、造福世间之情,立下誓言‘愿以此功德,救拔投入轮回生死海的所有众生。愿后继高棉君王偕嫔妃、贵胄及亲友,得达无疾无患之解脱国土。”这是七世国王在一座医院的落成碑文上写的一段话。他应该是个悲天悯人的盖世英雄吧?他脸上的微笑混杂着狂野的征服欲和温柔的呵护。

 他爱上了一位名叫西达的美丽的公主,他用一场盛大的婚礼抱得美人归。公主的美貌让魔鬼阿修罗垂涎欲滴,阿修罗变身彩鹿晃过公主眼前,公主欢喜的想要抓住彩鹿。国王明知那彩鹿是魔鬼所变,为讨美人欢心还是执意要亲自去追捕彩鹿,临行前让侍卫死死守住公主。阿修罗在丛林中故意制造出国王遇袭的惨叫,公主大惊,命侍卫前去救驾,侍卫在地上画了一个圈,让公主千万不能出此有保护力量的圆圈,随后赶去救国王。阿修罗因为圆圈的魔力无法接近公主,只得施计骗公主走出圆圈。公主被魔鬼掳走,国王痛心万分。国王搬救兵,费劲千辛万苦打败阿修罗,救出公主,却发现公主怀孕了。那一刻起,国王不再信任美丽的公主。西达为了证明忠贞的爱情,纵身跃进火海。

 世界上最无法原谅的就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女人的猜忌,失去了爱情,他还在微笑吗?是的,无论女人的情怨在与不在,他的微笑都在那里,高深莫测,不曾改变。与其这样,倒不如说那就是魔鬼阿修罗的微笑,英雄与魔鬼的一线间距离就在于男人内心妒火的燃烧。

 可是,阿修罗明明万恶不赦,终究还是偷走了公主的心。在巴戎寺门口,为国王守卫的有两排雕像,一边是善良的山神修罗,一边是邪恶的魔鬼阿修罗。他们身形相貌相似,只是眉宇间的和善与狰狞泄露了彼此的身份。然而,你知道吗?每一个路过的女人,都鬼使神差地奔向阿修罗的怀抱。阿修罗列队合抱一条七头蛇身,其中一节断掉,愚蠢的女人们偏要挤到断点中拍照,就像是投进阿修罗的怀抱。女人啊!无论是在神话世界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会爱上那个偷走你心的魔鬼,那一刻,心神荡漾,而随后,就是万劫不复呀!


 这就是微笑国王的秘密,世俗与性灵,神性与人性的自然融合。他去世之后,高棉王国遭遇外敌入侵,轰然倒塌。高棉文明瞬间消失,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痕迹。只有他的微笑留了下来,凝望四方,凝成永恒。英雄也好,魔鬼也罢,国已不复存在,唯有穿越千年,守候还在燃烧的爱情。

                             

                        翻越“多情梯”才能到的的天堂

有些地方,邂逅之后,留驻在心的除了风景,还有刻骨的眷恋.... 

那一天,从日出到日落,跟着小吴哥同喜同悲。每一刻阳光的角度都会带来不同的心境,你以为那只是自己的情绪吗?不,那其实也是吴哥的心情,因为有一种领悟叫做感同身受。 


凌晨五点二十分,走进了小吴哥。那已不是第一次触碰吴哥窟了,但是黑暗中的心跳竟犹如人生之初见。那里原始得没有任何光线,一道厚重的门塔,有勇气走进去,就像是同样做好准备不再出来。黑色的千年石壁加重了夜的深邃,在黎明到来之前触碰它,仿佛真的能隐隐听到它曾经的辉煌,虽然遥远,但也映衬着夜的妄想。

走进门塔,踏上长长的石板路,尽头就是五座出水莲花般的圣塔,是吴哥的象征,也是柬埔寨国家的象征。晨曦已经开始努力挣脱黑云的缠绕,划出一道粉红的光亮,勾勒出高耸的塔尖的轮廓。席地而坐,等待第一道曙光的到来,把玩着自己曾经写下的一段文字。那时我说“人可以简单地分为两类,爱上日出的人和爱上日落的人。前者乐观开朗,后者感情丰富而细腻。日出那一刻是短暂而又满含激情的,而日落时分,看到的将是落寞和暗淡,滑落的美好既是失去的曾经。”现在看来,爱上日出的人也要先经历黑暗中的脆弱,才能等来太阳的力量,只不过,夜色中,没有人发觉她也曾经因为害怕面对而有所动摇过。 

黎明带来了真实的吴哥的样子:它的名字叫做“Vrah Vishnulok”,意为“毗湿奴的神殿”,公元十世纪,苏耶跋摩二世修建了这座吴哥时代艺术鼎盛时期的代表建筑,崇奉印度教主神之一毗湿奴。毗湿奴躺在大蛇的身体上沉睡,在混沌宇宙中漂浮,宇宙每43亿年出现一劫,这时他才会醒来,创造世界,然后又亲手毁灭世界,周而复始。

800米浮雕回廊,廊柱将阳光投射成为一缕缕的暖束,映照在廊壁上的石刻浮雕上,残破的石墙和苔藓可以将时光凝固,壁刻中从浪花中跃身而出仙女们又讲述着一个关于阿修罗的故事。这个故事叫做“搅拌乳海”:这是魔界和神界有史以来唯一的一次合作,天神和阿修罗都认为乳海里藏有不老甘露。他们以两条巨蛇为蔓绳,一边一头用力搅动乳海,千年之间,海中苍生俱被毁,唯有一些生命力顽强的生物得以逃出,其中就有那些美丽的仙女。仙女们跃出海面,她们惊艳的容貌立刻吸引住了蔓绳另一端的阿修罗。阿修罗放下绳子,想要靠近仙女,仙女故意将阿修罗引往远处。此时,不老甘露终于被搅动出水,天神们欢欣雀跃,谁知,阿修罗竟化身天神混入其中,趁众人不备,一把抢过甘露喝下去。太阳神赫月亮神马上告知大帝,大帝一把斧头向阿修罗飞过来,砍断了他的头颅,而那不老甘露正好滑到阿修罗的咽喉。阿修罗身首异处,喝下神水的头颅得以永生,而身体则落入乳海。从此,只剩头颅的阿修罗开始了漫长的追逐太阳神和月亮神报仇的旅程,每每追到,就把他俩吞入口中,可惜,太阳神和月亮神顺着阿修罗的咽喉滑到脖子之后,就从他那断口的身子中逃出来了——这也就是日食和月食的传说。

 


这是一个印度教的神话,我却是坐在一群佛教僧侣中听完的这个故事。身穿橘色僧袍的僧侣是吴哥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我和他们学会了坐下来寻找吴哥窟的灵感。

 那一个下午,竟发现在吴哥,可以找一个适合自己感觉的城堡,占山为王。茶胶寺,意为“古老的水晶”,被看做是建造吴哥寺的试金石。传说因神殿山遭雷击,当政者觉得不吉利,因此还未雕刻完成就被吴哥五世国王废弃了。神殿貌似金字塔式的山形建筑,代表着印度教和佛教中所信仰的须弥山,亦是宇宙的中心。既是曼陀罗,也便非一般人能爬上去。高大陡峭的连续性阶梯,藉仰高的角度呈现出神的威严,但它却还有个浪漫的名字“多情梯”,凹凸不平的台阶,恰好只能横放一只脚,天堂般的塔顶就在眼前,却四面都被古老的石阶围住,唯有情侣间的相互搀扶,方能抵达幸福的终点。


吴哥人喜欢把塔顶之地叫做天堂,爬上去看的确名不虚传。只有你一人的天堂,眼前没有任何遮拦,上是云端,下是人间。把自己镶嵌在仅容一人栖身的门框中,融进去了便能穿越千年,忘记今生烦扰,融不进去索性就当一个快乐神仙,俯瞰众人小。夕阳的浮光竟让天堂里弥漫着一种想念的味道,背靠的巨岩把暮日余晖深深吸进岩体内,光束由灿烂变为柔暖,穿过门框里我的身体,滤掉了浮夸和世俗,却滤不掉内心本真的呼唤。夕阳在晚风中不断下坠,我的天堂和我的真身都被染上了一层金色.....

还有一日在巴肯山等待日落。人们说那是世界上最美的日落之一,但我却没有等到,厚厚的云层早就把太阳包裹起来,就如那一日黎明苦苦等待日出,却只能将斑点彩霞留在心中。

怎能不留下些遗憾在吴哥呢?不然,下一次还有怎样的理由再回到天堂?不然,下一次还怎能有机会和心爱的人相拥在海枯石烂的沧桑?


                               崩密列 性感与狂野的终极对决

去了崩密列,突然明白女人的性感是把双刃剑——征服了英雄,也捍卫了自己。原本以为穿上盔甲就不会被荒芜与野性划伤,却发现内心的畏惧用再多衣服包裹都无法抹去。所以,当安吉丽娜赤裸着双臂穿梭在荆棘丛生的吴哥遗址,用最原始的力量面对这里的狂野时,无路可退便会绝地重生。如若不信,请尽量赤裸地去面对崩密列。

那一个烈日的下午,听说要去崩密列,我兴高采烈地换上了一条漂亮裙子。我那旅行中随心所欲,不喜欢提前做功课的坏毛病似乎是和七头蛇那伽商量好了,邪恶地把我推向了狂野之中。

它独自生存在距吴哥遗址群40公里之外的荒野,它是吴哥王朝的第一座神庙,却从未完工,所以人们索性也没有再修补它,让它成了吴哥中唯一一个完整保留原始风貌的遗址。崩密列,原名叫Beng Mealea,意为“荷花池”。

 


眼前是吴哥被发现之前在丛林中沉睡的样子,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环抱双肩。第一眼崩密列:废墟原来可以被“毁”得这样极致,曾经的辉煌可以和无情的毁灭相互较量千年,巨石乱砌,青苔纵横,坍塌的力量也许把历史定格在了毁灭的那一刻,但热带雨林的最终征服却用纠缠不清的根茎将本已心死的古石死死拖拽至今,躲过了适者生存的游戏规则,活了千年,便是震撼。

废墟中,一个头颅已被毁掉的七头蛇石雕强悍地竖立在那,身边没有守卫,也没有俘虏,大有置身何处都能自立为王的傲气。我最怕蛇,何况是七头蛇,但那时却有一种邪劲儿偏要拉着我的手伸向它那断掉的脖颈。


它是一千年的蛇神吧?是的,它叫那伽,印度教和吴哥文明中的重要角色。它浑身剧毒,掌管着世间生死,也是国土之主。供着吴哥水源的洞里萨湖里就住着蛇神那伽,蛇神女儿要嫁给印度王子,蛇神便大口一张吸干了洞里萨湖所有的水,转瞬间变出一块肥沃的土地,作为女儿的嫁妆,从此养育这一方人。

人类畏惧自然界的强大和凶险,所以偏偏选择最可怕最强大者作为崇拜对象加以亲近,这种原始的图腾信仰在今天看来依然那样强大,以至于触碰到蛇神真身的那一刹那间会不由得浑身一颤。

但是,如果你听说了那伽的另一个传说,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更加贴近它,甚至臆想和远古神力的肌肤接触的感应。

吴哥国王的金殿深处住着七头蛇那伽,国王拥有后宫三千,却要每夜侧卧那伽身旁,夜深之后方可离去临幸其他妻妾。有那伽随同国王身旁,其他妃嫔不得擅自闯入。王宫中流传着这样一个可怕的魔咒:若此蛇一夜不见,则国王死期至矣。若国王一夜不往,则必或灾祸。七头蛇被宫人唤作“蛇精”,而这“精”却乃一国之土地主也。

被七头蛇诱惑着,恍惚着在崩密列爬上爬下,没有路标,不知方向。古树参天,它们的根茎张扬地暴露在地面之上,抓住谁就把谁锁死在环围之中,一锁就是千年,还故意留出藤条让人们攀爬来拯救吴哥囚鸟。荡在藤条上,任凭生拉硬扯都不会让它有丝毫动摇,你才会发现,用几百年的文明智慧和几千年的原始力量抗衡,真是中了蛇吻之毒,头脑发昏。

临走之前,坐在倒塌的一座寺庙乱石中,心中没有那一日坐在小吴哥山顶上看日落的宁静,倒多了一份被附身的野性的力量。国王雄霸天下,最终逃不过七头蛇的魔咒。吴哥鬼斧神工,没有倒在敌人的刀剑下,却被热带雨林彻底征服。这真是个留给人类太多遐想的地方,众神起舞,拈花微笑。高棉蛇吻,是福是祸?唯有自知....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