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日本人不会说日语,新西兰华人司机道出了原因

出国工作,上外聘网,一家专门做海外招聘的平台

在奥克兰国际机场接到Y的时候,我没想到他是日本人,因为我在奥克兰遇到的东亚面孔基本都是中国人或韩国人。除非客人开口说中文,否则一般我不会轻易讲汉语,免得尴尬。之前一位开优步的朋友,就因为开口和客人主动讲了汉语,被一位中国女孩打了一分,他气得在我们华人优步群里骂了起来。

Y是中等身材,偏为瘦肖的身材,小分头配上嘴唇上的一抹胡子,有点像我曾经上海的一位同事,颇有儒雅之风。出机场等红灯时,我瞅了一下副驾,他专注看着外面的天空发呆。

从机场到市区不到半小时,但因为早高峰堵车,所以开了近40分钟。这种行程是最容易聊天的,时空切换最容易让一个人心生感慨,而这个行车距离,不是无聊到无话可聊,基本都能谈一谈。

虽然他是从奥克兰国际机场出来的,但只有一个小行李箱,看起来不像是游客,更像是出差的人。我只是不太拿得准他是来新西兰出差呢,还是刚回到新西兰。我从来不强聊,所以留了一个开放的问题。

您从哪里飞过来呢?

从美国飞过来

您看起来不像是过来过圣诞节的游客?
我住在奥克兰,刚从美国面试回来。

其实一个人愿不愿意聊天,很容易判断。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大概率就是不愿意和你聊,那就专心开车好了。但如果对方在问题之外,提供一些额外的信息给你,那大概率就代表他愿意和你聊。比如“面试”这个词,从他口里一出来,我就觉得有得聊了。

这么远面试,机票住宿不少钱了吧?

都是他们出,我只是抽时间过去而已。

看来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岗位!

是啊,之前已经面试过一轮了,有80多人。

车开过了Mt roskill的高速出口,远远已经看得到天空塔了。因为车流较大,又快到隧道口了,车速满了下来。我看了一眼副驾的他,等他把话说完,但他好一会没有说话,也许长途飞行的疲惫让他精力有些不济吧,但他眼神还是炯炯有神的,我想他只是做一下停顿。

这次是二面。还剩6个人。

那,希望看起来很大了!
我是倒数第二的面试人员,他们说圣诞节前通知结果。

我想猜猜他的身世,却第一次觉得特别难。如果是一代移民,他的口音又不像我接触过的华人,韩国人,东南亚华裔,或日本人。如果是本地出生的二代华人,那么KIWI口音我听得出来。他的英语听起来流利,但又有一种我不够熟悉的味道在里面。

你来新西兰多久了?

不到2年吧

那您从哪里过来?
Brasee

Brasee?

是的,Brasee

请问哪个洲?不好意思,我好像没听过

南美洲东部

Brazil?

对的,Brazil, 西班牙语是Brasil(备注:发音类似 bra see)

所以,你母语是西班牙语?

对的,西班牙语。

但您看起来是东亚人?

你说对了,我祖父是日本人。

说话间,车已经开过了Waterview隧道,正前方几公里远就是天空塔了。副驾的他看着左边的那片海湾,这会快满潮了,红树林快被潮水盖没了顶。这是奥克兰Tamaki harbour的最内湾部分,当初英国人就是看中了这里天然的深水良港选址奥克兰。

在我初中时爱上了足球,足球和亚马逊热带雨林,构成了我对巴西所有的认知。后来读书渐多,我知道了巴西殖民地政府曾因为急缺咖啡豆劳工,向清政府邀请外派劳工移民。在遭到拒绝后,巴西转向日本寻求外派劳工并得到了大力支持,所以今天在巴西生活着近150万日本移民后裔。

您会说日语吗?

完全不会,我会西班牙语,英语,葡萄牙语和德语,但我不会日语。

一句都不会?

完全不懂。

那你去过日本吗?

从来没有过哦......

你这么问,我倒是觉得我确实应该去一下才是。

车到了市区,Y下了车。我祝他一切顺利,希望他能顺利的拿到这个OFFER,成为6个人里的那个幸运儿。他说自己真要那样就得去美国了,那会有点舍不得新西兰,他这两年主要都在北岛徒步和旅行,还没怎么去过南岛呢。

做为一个移居新西兰的华人,我对来自东亚的邻居总是有一些特别的关注。朝鲜人,我没机会遇到,韩国人倒是很多。华人在新西兰的人口数大概在18-20万之间,韩国人的数据我没有;问过很多打车的韩国人,有的说2万,有的说3万,也有说5万的。但日本人真的很少,我开优步时只遇到过1次,另一次是New plymouth住民宿时的房东太太。

韩国人说爱国,但不妨碍他们移居世界各地。以韩国的人口规模来说,他们移民海外的真不算少。中国人其实和韩国人差不多,人移心不移,身在曹营心在汉至少是一代移民中的一种常见心理状态。但日本人和其他两位东亚邻居还真有点不一样,过去50年日本人移民海外(殖民地除外)的比例已经特别低。

但这并不代表日本人一直如此。至少在清末和二战结束初期,当日本经济和社会没有那么发达时,日本也出现过大量的海外移民现象,北美和南美是主要目的地。很多游客觉得奥克兰华人多,确实今天华人占新西兰第一大城市奥克兰人口的10%。但今天你如果你去夏威夷旅游,你千万别以为那满街的黄皮肤都是华人,他们更大可能是日本人,因为日裔占当地近15%的人口。

后来随着日本经济的恢复,从80年代开始,又出现了不少海外日裔移民的回流,今天的日本生活着近30万的日裔巴西移民,这也是亚洲国家里最大的葡语社群。这群移民紧紧联系着巴西和日本,让这两个国家有着无比亲密的关系,巴西世界杯上,日本队犹如主场一般。巴西裔归化球员也为日本足球队提供了强力的构成。

但我对Y不会说日语略有意外,但也不奇怪。其一,巴西虽然是日本海外第一大移民国,人口也有近150万,但占巴西总人口2亿多的不到1%,小族群是很难保留母体文化的。其二,二战期间巴西和日本分属不同战线,所以当时巴西有对本国的日本侨民限制使用日语,并关闭了日语学校,形成了文化断代。

随着时间的推移,做为移民后裔的身份和认同感,其实会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比如Y虽然看起来是日本人,但只有25%日本血统,拿的是巴西护照,讲着西班牙语,生活在英语世界里。移民是一群特殊的人群,他们的后代大概率会在几代以后因为混血成为了世界公民。而我们生活在一个人类前所未有的迁徙世界里,未来的世界会逐渐变得我们不再熟悉。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