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1】子孙成林皆将相,马蹄北望取淮江
松铃 2022-02-16

       一夜无梦,冯文庙难得睡了个好觉,一抬头才见文英已经醒了,正盯着她看,觉外面天已微亮,忙锤他道,“还不起来?待会儿义父又要叫你过去呢。”

       文英一把将她箍住,笑道,“冯叔父刚从江西回来,义父一时还想不到我,怕是正跟冯叔父一起商量淮东的战事呢,”忽又轻声叹道,“只怕冯叔父离开江西后,我便很快要回广信了。”

        文庙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失落, “自然是以江淮战局为重。”她话音刚落,便觉身上一沉,忙推道,“你干什么?你不知道你很沉吗?”

       文英靠在文庙肩上,一双手不安分起来,撒娇道,“我怕又要一两年才能回家见到你了,庙儿。”文庙小脸一红,低声道,“昨夜已经两次了,你再要闹,这就是第三次了,圣人言,事不过三。”

       “昨天的是昨天的,今天的是今天的,这明明是今天的第一次。”文英打断了她的话,一下子抱起她坐在自己身上,笑道,“这样你就不会嫌我沉了,若是你还觉得我欺负你,你待会儿揍我就是了。”

       文庙一口咬在他肩上,留下一个红彤彤的牙印,狠狠道,“这是定金,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连本带利地都咬回来。”

        文英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小狸猫,只觉分外可爱,便伸手去挠她胳肢窝,文庙拿起枕头当盾牌就要躲开,终究还是不敌文英诡计多端,败下阵来,忙道,“我要去给春儿做饭了,不跟你闹了。”

       文英哪里肯放她,只箍住她耍起无赖来,文庙气恼道,“难道你在属下面前也是这般无赖?”文英轻嗅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吻住了她的肩膀,“那能一样吗?” 

       忽的文庙只觉头顶一片漆黑,原来是文英把被子盖了上来,忙道,“你是不是要在被窝里放屁?快滚出去!”文英笑而不答,一直到辰时才起身去军营。

       朱元璋今日早上忙着召见徐达和冯胜,倒是真的没想起文英。如今李伯升新败,冯胜和徐达一路攻下湖南、江西诸路,刚回应天,文忠在应天待得够久了,也该让他回浙东了。

       见冯胜和徐达一起走了进来,朱元璋盯着墙上的地图并未转身,沉声道,“如今张士诚杀了元浙丞相达识帖睦迩,自立为王,直和我军常州等地接壤。湖南战事稍定,决不可纵张士诚将淮东一带掌控住,否则难灭东吴。”

       “只是伯仁还在攻打襄阳,若欲攻下淮东诸地,还是等他回应天后再整顿兵马,制定策略的好。”徐达向来谋略深远,又极为谨慎周密,以应天现在的兵力,怕是不能全力攻下淮东。

       冯胜向来是个指哪儿打哪儿的性子,不如他兄长冯国用胸有韬略,见徐达和明公讨论战局,只站在身后听着,也插不上嘴,忽听朱元璋笑道,“你们两个都刚刚回来,也不急在这一时,先回家看看孩子们吧。”

       “宗异,你媳妇儿二月份刚刚又生下一个女孩儿,回去看看她吧。”朱元璋难得关心一下冯胜的私事,忽拍了拍他的肩膀揶揄道,“可要加把劲儿呀,女儿虽然贴心,但总归要有个男娃延续香火的。”

       冯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忙谢恩告退离开,徐达见他走了,也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忽听朱元璋笑道,“还是天德你好福气,当年刚成亲便有了长子允恭,前些年又有了一个闺女,上次我听秀英提起你家那小闺女粉雕玉琢的,可爱得紧,哎!你可不许私自给她定亲,我先给我儿子定下来了!”

       徐达一怔, “玉锦她才刚满三岁,我怎么会给她私自定亲。”

       “来,先敬咱未来的亲家一杯!”朱元璋难得好兴致,亲自倒了两杯大麦茶,给徐达递过去一杯。徐达连忙接住喝下,又跟朱元璋说起江西一带的战事。

       冯胜回家后,见侄子冯诚也在,未免又想起他大哥,大哥虽然早逝,却好歹留下了文庙和冯诚两个孩子,可他如今与妻子成婚多年,依旧无子,未免有些惆怅。

       可冯胜与妻子毕竟是多年伉俪,他和大哥一样又都是长情重意之人,也不爱沾花惹草,见妻子刚生产完身体还虚弱,心底一下子又软了,绝口不提纳妾之事。

       “爹爹!”冯怡不知何时跑了进来,如今她已经九岁,平日里又得文庙常常照管,倒是越发乖巧可爱了。冯胜伸出大手将她托起,笑道,“在家有没有听你娘的话?还常去找你文庙姐姐玩吗?”

       冯怡点点头道,“文庙姐姐刚给我做了一双新鞋,阿娘说我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不用她帮忙做鞋,文庙姐姐说阿娘这些日子辛苦,怕照顾不到我,还是做了两双,上面还绣了一对儿青色的蝴蝶,可漂亮了。”

“那你可要听庙儿姐姐的话咯,爹不在的时候,照顾好你妹妹和春儿,也替你娘和庙儿姐姐分担些才是。”冯胜拿胡子蹭了蹭冯怡的小脸蛋,逗得她痒痒的,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朱元璋终究不放心浙东战局,见文忠已在应天待了好多天,便命他明日休整后即返回军中。朱元璋拿着湖广刚传回来的战报,见徐司马走了进来,边看战报边说道,“你后日跟文忠一起回浙江,下半年战事吃紧,要严防东吴反扑。”

       徐司马领命后,递交文书便欲告退,忽听朱元璋喊住他问道,“如今襄阳刚被攻克,湖北一带归属陈友谅日久,需派一人镇守襄阳,马儿,你觉得谁合适?”

       徐司马抬头望向义父,只见他神色如常,像是随口一问,心中思量片刻才道,“文辉兄长素来稳健,文英又多智谋,皆可镇守襄阳。”

       朱元璋微微叹了口气道,“文英不日便将奔赴江西广信,文辉此番要随左相国出征历练,倒是都不能去襄阳了,若是文逊和刚儿还在的话就好了。”说着说着,朱元璋眼圈微微泛红,想起当年文逊战死太平,后来文刚又被苗将所杀,不免有些难过。

       “还是让邓愈留在襄阳吧。” 朱元璋沉思片刻,复言道,“你去中书省拟旨,擢邓愈为湖广行省平章,镇守襄阳诸路。并,召常遇春平定湖广诸路后,回应天待命!”

       徐司马应声领命,才缓缓退了出去,刚过穿堂便见文庙来给义父送饭,笑道,“妹妹今日给义父做的什么好吃的?”

       “如今夏季炎热,我只做了一碗葛根粉和一叠绿豆酥饼,兄长要是喜欢,我改日多做让文英给你送去。”文庙许久未见徐司马,只觉他又黑了些,想来是常年在外奔波的缘故吧。

       徐司马微微一怔,这才记起文庙如今已经和文英成婚了,好久没回应天,自己竟然都忘了,见她比前些年更多了几分妩媚,顿时低下头去,“我还有事,小妹先过去吧。”

       文庙点点头,倒是未曾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心道改日还要多做两份绿豆糕,让文英给他送过去。

       如今已渐入盛夏,文庙只听树上的蝉吵闹得厉害,今日出门又来不及打伞,待给义父送完饭,她忙收拾好饭盒,一路沿着午后墙壁下的阴凉处走着,忽见朱橚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到她腿上,“姐姐救我!”

       文庙将饭盒放在地上,忙蹲下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橚儿?”珍妃五年前连着生下朱棣和朱橚之后,没多久便病逝了,他们前面的三个哥哥都是嫡出,朱橚性格又软,有时候不免受朱樉和朱棢两个淘气鬼欺负,文庙抬眼望去,果然见朱樉拿着一把小巧的弩箭站在拐角处,忙叫住他,“老二,站住!”

       文庙从小跟在马氏身边,朱标几个兄弟的衣服鞋子不少都是她做的,马氏每日除了管理偌大的吴王府,还要掌管各官宦内眷的日常事宜,又要整理保管义父的各类重要文书,因此他们兄弟几个倒是常常受文庙教导,也一直视文庙为长姐。

       朱樉见文庙姐姐看见他了,只好踱着步慢慢走了过来,斜眼看了看朱橚,撇了撇嘴,也不答话。文庙见状忙问道,“你怎么又欺负弟弟?还玩弩箭?哪里来的?”

       说罢文庙看向朱橚,只见他脸颊上已擦破了皮,红彤彤的一片,文庙忙拿手绢帮他擦了擦流出来的血,轻声道,“待会儿你去我那里,我给你拿药膏敷上。”

       朱樉不屑道,“受了那么点小儿伤还要麻烦庙儿姐姐,真没出息!”

       朱橚抿了抿嘴,微微抬头瞅了朱樉一眼,也不答话,只拽着文庙的裙角,见朱棣走了过来,才轻声喊道,“四哥!”

       “还不是你欺负邓右丞家的小敏被五弟撞见了?”朱棣见文庙也在,双手环于胸前,忽的冲朱樉喊道。

       朱樉冷笑一声, “臭小子,你懂什么?知道青梅竹马的典故吗?会背唐诗宋词吗?”

       忽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朱棢又不知道从哪里拿着一根粘树上知了的长杆,从一旁的竹林里窜了出来,文庙只觉一阵头疼,忙问朱樉道,“你怎么能去欺负邓敏呢?她还比你小两岁呢!”

       “我没有欺负她!我就亲了她一下,我告诉她,再过几年我就要娶她,跟她成亲,小敏同意了的。”朱樉恨恨地望向朱棣,大声反驳道。

       文庙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劝道,“那你以后也不能在这样做了,知道吗?你想娶她,便不要惹你父王生气。”

       “那姐姐你到时候记得跟我父王说,千万别让他把小敏嫁给别人了。”朱樉难得正经道。

       文庙笑着摸了摸朱樉的脑袋道,“我知道啦,不过你一定要乖一点哦,这样你父王才会喜欢你,才会把小敏嫁给你。”

       朱樉的眼眸陡然亮了几分,努力点了点头,倒是让文庙吃了一惊,这孩子不会当真了吧,见朱樉拽着朱棢一起走了,才牵起朱橚往自家小院走去,冲朱棣笑道,“我今天还做了凉粉,你们两个跟我回去吃一碗吧。”

       朱棣点点头,从地上提起饭盒,慢慢跟在文庙身后,仰头问道,“文英哥哥在吗?”

       “你文英哥哥这几日要回江西了,现在恐怕还在军中忙着,你应该见不到他了。”文庙笑道,“不过春儿在家呢,你俩有时间倒是可以找他去玩儿。”

       文庙回屋后,小心翼翼地朱橚敷上药膏,又给他们两人各盛了一碗冰粉,春儿也伸手要吃,文庙忙抱起他道,“你现在还不能吃这个,小心噎住了。”

       “姐姐,你刚刚给我敷的是什么药膏呀?怎么敷在脸上冰冰凉凉的,好舒服啊!”朱橚好奇道。

       文庙笑道,“这是我根据之前医书上的方子调的擦伤药,喏,方子还在桌上呢,不过得等你跟着先生再多认两年字才能看懂呢。”

       “一定是文英哥哥快要去江西了,庙儿姐姐才加急做出来的,小窝瓜,你这可要谢谢文英哥哥才是!”朱棣揉了揉朱橚头上的小揪揪,又给他递过去一小块绿豆糕。

       因朱橚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争不抢的,朱樉和朱棢两个便更喜欢招惹他,“小窝瓜”是朱棣对胞弟的特别爱称,若是老二和老三这么叫的话,他便要生气了。

       文庙想着今日还要帮文英收拾行李,便笑道,“你们两个早些回去吧,也该多跟着宋先生读书才是,标儿当初六岁便开始读五经了,有什么不认识的字,你们也可以去问他。”

       “世子哥哥他忙得很,没空理我们,也就二哥和三哥有空能去他书房。”朱橚小声道。

       忽见景隆提着一包药材跑了进来,外面太阳正毒,倒是跑出了一身的汗。“庙儿姑姑,我父亲让我把这包药给你,说是请大夫开的治咳疾的偏方,还说什么‘冬病夏治正当时’,要你一定按时喝完。”说罢便将药材放到桌上,小心翼翼地取出煎药的方子给文庙。

       “思本兄长还在家吗?”朱棣听说文忠在新城的那一战后,心里佩服得很,只是文忠回应天后一直忙于应酬,他去找了两次,都没见到。

       景隆这才点点头道,“我父亲过几日就要回浙江了,现在还一直在外面忙着,这才嘱咐我把药送过来的。”见朱橚也在,便搓搓手笑道,“我们一块儿去假山后边捉鱼吧,前几日下大雨,那里刚涨水,好多江里的鱼涌了进来。”

       说着他们三个便跑了出去,春儿嚷嚷着也要跟着去,文庙连忙拦住,“你等景隆哥哥捉鱼回来给你吃哦,等你再大两岁便可以跟他们一起玩了。”

       文英走后的几个月,文庙整日里跟张氏一起帮义母照料后院已是忙不过来了,这群孩子又刚好是淘气的时候,常常是刚骂完这个,那个又猴到树上去了,如此种种,细说便显繁琐,暂且不提。

       十月风霜欺客枕,五更鼓角满江天。

       散关清渭应如昨,回首功名一怆然。

       至正二十五年十月,朱元璋任命徐达为总兵官,率常遇春、冯胜等人挥师北上,势必拿下淮东一带。

       朱元璋的计划是这样的:第一步,先取淮东,剪除张士诚羽翼,攻克淮河水域的通州、泰州、高邮、安丰诸县,逼迫张士诚的势力收缩至长江以南,断其北上之路;第二步,扫荡浙西,切断其肘臂,形成合围平江之态,攻下湖州、杭州一带,令张士诚孤立无援;第三步,便是合围东吴首都平江,彻底消灭张士诚。

       想法是美好的,执行是有难度的,这也是朱元璋将手下各处兵力集中调至应天,命徐达为总兵官的原因。朱元璋拍了拍徐达的肩膀,深邃的眼眸中满是信任,一切战术皆已跟他在地图上过了不下三遍,如今,“就看你的了。”朱元璋沉声道。

      霜日明霄水蘸空,鸣鞘声里绣旗红。

      淡烟衰草有中无,万里中原烽火北。

       冯胜跟在徐达身后,眺望着远处连天衰草,只听徐达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北上淮东,直逼东吴北方门户。

       欲知后事如何,还请收藏点赞。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