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康泰命丧高邮城,冯胜受责志更坚【42】
松铃 2022-02-18

冯胜跟徐达一路势如破竹,克海安坝,取泰州,数日后便来到了高邮城下。话说这高邮城,便是张士诚十二年前“十八扁担起义”后初次称王的地方。

当时张士诚年少气盛,刚刚在泰州打死捉拿私盐贩子、为祸乡里的盐警邱义,又将地主家的粮食分给了附近的乡亲,便在高邮自称“诚王”,国号“大周”,年号“天佑”。

结果不到一年的时间,元朝宰相脱脱便率领“百万”大军前来攻打高邮,见张士诚称王,脱脱势要屠城,以正元朝之威。张士诚没有投降的机会,只好拼死守城,怎料脱脱即将攻破高邮之时,元朝党争使得脱脱瞬间沦为了阶下囚,又在押往吐蕃的路上被毒死,至此高邮之危解除,高邮从此成为了张士诚的坚实后方。

冯胜跟在徐达身后,望着高高的城墙,不禁想起了往事,那时大哥还在,他还没有成亲,冯诚刚十岁左右,若是……若是文庙能早一点跟哥哥相认就好了,有一个贴心的女儿为他宽心,想来哥哥也不会那么早就劳累过度而病卒。

许是高邮的守将继承了当初张士诚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坚决,半个多月了,高邮城久攻不下,徐达站在城下只能望城兴叹。

“报!东吴吕珍率军正在攻打宜兴,吴王命总兵官徐达即刻前往宜兴支援,冯胜留守高邮。”忽听门外一士兵走来急报。

徐达心中一沉,如今高邮未克,又要分兵去对付宜兴敌军,真是头疼,但这是明公之命,不可违抗,便叮嘱冯胜道,“我今日便要赶往宜兴,你这些日子围攻高邮城,不急在一时,只要把运粮进城的队伍拦截住,且不让东吴援兵赶至高邮即可,我不日便回,切记!”

冯胜忙拱手应下,立刻出帐清点留在高邮的明军,拨出一批人去拦截粮道,再命康泰前去巡察是否有东吴军队驰援高邮。

这康泰乃是胡美的外甥,当初和胡美一起叛陈友谅而归附朱元璋后,便是康泰随徐达出征时率军复叛攻下洪都、搞得邓愈夺抚州门狼狈而逃的。不过因胡美深得朱元璋重视,也未曾怪罪康泰,只是杀了与他一起复叛的祝宗,仍命康泰在徐达帐下做事。

“辛苦活儿都让我干了,功劳都是他冯胜的,什么东西?!”这康泰本是纨绔子弟,学不得他舅舅胡美那般谨慎稳重、思虑深远,见冯胜派他巡察各道,不免抱怨。

旁边的小兵见状,连忙附和道,“就是,总兵官命我们只围不攻,他冯胜倒是乐得清闲,让您这般辛苦奔波。”

康泰见状,只是草草巡视了两遍路口,便返回了军中,一连数日,高邮城内外都安静得很,如果不是城墙上下竖着的旗帜不同,还以为这城下城上是一家。

这日冯胜又要派康泰去巡察,忽见门外使者传报,说高邮守将欲降,还请入城谈判。康泰不情不愿地刚要拿起马鞭出发,一听此言瞬间来了精神,忙道,“这是好事啊,冯院事,要不您派我去谈判吧?”

冯胜微微皱眉,只觉此事蹊跷,因着他也不知此时高邮城内的余粮是多少、可战兵力是多少,并不会易相信使者所言,便沉声向康泰道,“此事不妥,之后再议。”说罢便要让人去赶那使者回去。

康泰哪里肯放过这个立功的机会,当即拦下道,“还请使者留步,容我们商议片刻。”

说罢,康泰转身走进帐内看着冯胜,并无半点敬上之礼,高声道,“冯院事,我是尊重你,才称你一声冯院事的,我舅舅乃江西行省左丞,一齐出征淮东,你此番若因为自己的不作为,丧失高邮良机,我定要让舅舅狠狠参你一本!”

冯胜瞥了眼康泰,并不理睬他,此番高邮请降,事起突然,实在令他不解,还要多观察几日子才好。想到这里,冯胜转身坐下倒了碗水,翻看着其他地方寄过来的军报。

“你怕不是想着把我支将出去,然后自己去城内谈判,至此,此事的功劳便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是吧?”康泰见冯胜不理他,立即转用言语激他道。

康泰这几日屡屡出言挑衅,一点都不给冯胜这个如今最高将领一点面子,终于怒了,一下子将手中的水碗砸在了地上,“好!你不是想去立功吗?你去!你现在就去!我马上派给你五百亲兵,让你去高邮城内谈判!”

康泰一愣,顿时喜上眉梢,笑道,“那就多谢冯院事了。”

冯胜现在看见康泰就心烦,只命人拨给他五百亲兵,让他去城内谈判,也好一探城中虚实。

这边康泰正喜洋洋地带着手下五百士兵跟随使者前往城内,只见城门大开,使者言语之间又多恭维,不免心中得意,不曾注意到城中道路两边的店铺已空空荡荡。

高邮使者带着康泰穿过层层街道,那五百将士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街头巷尾,只可惜康泰依旧沉浸在自己建功立业的美梦之中,又遇转弯时,他突觉颈上一凉,未及反应便人头落地,想来倒是少受了很多罪。

朱文辉看见康泰等人进城后,忽的城中守卫又将城门吊起,不免心中一惊,立刻回去禀告冯胜道,“高邮守军忽将城门吊起,只恐城中有变。”

冯胜忙出帐前去城下查看,却见康泰的人头已被高高挂在了城墙之上,心中大喊不妙,“那五百亲兵……”

“想来已经被歼灭了!”朱文辉沉痛道。

原是高邮城粮道被拦,城内昨日已断粮,就连城中的老鼠也已经被官兵百姓捕食殆尽,高邮守将誓死不降,才想出这么一个招数,一进城就将被杀的五百亲兵剥骨吞肉,煮成人肉粥给城内兵民分食。

那城墙上的守将看着冯胜,手中还拿着一个刚煮好的大骨头,笑喊道,“这胡美的外甥,虽然脑子有点问题,不过肉是真的好吃,也算对得起他膏粱子弟的称号。”

冯胜看着只觉一阵恶心,早上刚吃的饭登时便要吐出来,他转身回了帐中,低头不语,不一会儿竟落下泪来,他是如今这里的最高将领,出了这样的事,不管有什么理由,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错。

朱文辉急忙道,“如今,只有将此事告知义父,让他处置了。”见冯胜依旧呆坐着,便起身回自己帐中写信。

朱元璋在应天闻此事更是勃然大怒,即刻命人快马加鞭召冯胜回应天听罪。

“你打仗十几年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还会犯?!连诈降这种招数都看不出来吗?!”朱元璋气得浑身直颤,如今正值淮东战局关键时刻,康泰死了,胡美作战必受影响,而五百将士陪着康泰那个废物一起送命,又让他何其痛心!

冯胜一言不发,不论康泰对他说过些什么,最终接受投降谈判、下达进城指令的人是他这个最高将领,只能跪下扣头,沉声道,“末将甘愿受罚!”

“好!念你还要领兵作战,那我就先打你十大杖。”朱元璋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冯胜道。

冯胜心想,这样的处罚是不是太轻了,他向来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此番的确错在自己,明公难道是念在自己往日战功的份上如此留情?

忽又听朱元璋跟旁边的亲兵缓缓道,“把冯胜回应天时的马给收了,打完十大杖之后,即刻徒步返回高邮!”

“明公!”冯胜震惊道,他乃率领数万精骑作战之将,如今被收坐骑,徒步走回高邮,他以后在众人面前还有何颜面?

朱元璋不等他再言,随即命身边亲兵将冯胜架了下去,就在议事厅外面的大院中进行杖责,看着来来往往的将士,冯胜咬紧牙关闷声挨了十杖。

这点疼对他来讲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实在丢人,十杖打完,冯胜已经是羞愧得无地自容,系上长剑,拿上弓箭,随便背了几天的干粮,就要步行回高邮,哪里还有脸再待下去。

正好文庙此时来给朱元璋送饭,见外院挨打的那人很像叔父,心中不免疑惑,此时叔父不该正在高邮攻城吗?等走进屋内,见朱元璋一脸怒气,也不敢多问,忽见朱元璋拿了一瓶药膏给她,“把这瓶药给你叔父送过去,他应该刚出二门。”

文庙心中一惊,难道刚刚院外挨打的那人真的是叔父?她见义父一脸严肃,不敢多言,只点点头应下,忙跑了出去。

“叔父!”冯胜见文庙赶来,本想转身离去的,可见她跑得气喘吁吁,还是停下了等了等她,此时他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被秋风一吹,更觉头晕。

“义父让我把这瓶药膏给你!”文庙知道两兵相交之际,义父召叔父回来必有要事,见叔父面色不虞,不再多问,只把药瓶交给叔父,恭敬行礼道,“叔父在外辛苦,家中我会帮忙照顾好小怡和婶婶的,请放心。”

冯胜微微点头,即刻转身向外走去,一路尘土蒙面,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气势,想来步行走至高邮还需要些日子,就先让冯大将军慢慢走着。

朱元璋送走冯胜之后,随意吃了两口饭也没什么胃口,听闻吕珍又要驰援高邮,忙下令常遇春中途埋伏拦截,他则亲自率军驰援高邮,去前线督军。

常遇春听说高邮城守军诈降杀害数百明军之事,胸中怒火登时上来了,向来只有他杀降军的份儿,哪有降军这般大胆杀害明军的?领命后直将驰援高邮的东吴大军杀了个溃不成军。

冯胜经此一事,胸中一团惭愧与气愤之情结于心中,更是拼力作战,恰逢徐达驰援宜兴后返回高邮,终于一举攻下了给冯胜留下噩梦的高邮城。之后冯胜跟随常遇春一路攻克淮安、安丰,更是在旧馆马上一枪将东吴猛将吕珍生擒。

当初吕珍在浙江时跟胡大海对垒,屡屡挑衅嘲讽胡大海,如今物是人非,胡大海已惨死苗将之手,今被冯胜擒获,吕珍本欲自刎以忠东吴,没想到竟被常遇春拦了下来。

经过朱元璋无数次的耳提面命,常遇春总算是在兵法上有所长进,见吕珍被擒,冲冯胜笑道,“留他还有用。”

徐达忽至,见常遇春如今行事颇为稳重有章法,心中欣慰,看向冯胜道,“如今吕珍和东吴五太子被擒,湖州再无可求援军,何愁李伯升不降?”

第二日,天气微亮,李伯升在城上望见城下明军压城,心中一惊,忽听冯胜喊道,“李伯升,你可认识此人?”

李伯升眯了眯眼,才发现那人原是吕珍,只听吕珍喊道,“李伯升,你要是条好汉,便坚守城门,我也绝不苟活,誓死不负张公!”

李伯升眼见明军势盛,且吕珍被擒,再无援军,湖州城是守不住了,鼻子一酸,哭道,“张太尉对我恩重如山,我自当与他生死相随!怎肯叛他?!”说罢,李伯升站在城墙上便做挥刀自刎状。身旁的的两个亲卫连忙抱住他把刀夺去,也哭道,“大人,如今援军已绝,湖州势孤,不如投降,至少保城中兄弟们一条活命!”

李伯升想起自己去年刚刚率二十万大军被朱文忠打得落花流水,自己只身而逃,二十万大军尽数被朱文忠歼灭,如今湖州城自己也守不住了,顿感悲怆不已。他不愿意背叛张士诚投降,又不忍看着手下兄弟跟着自己一起困守湖州而全部丧命,只能仰天长叹,再不言语。

右丞张天琪见李伯升为难,连夜打开城门偷摸出去找徐达请降,只求他和常遇春等人放过降军,徐达见状,问道,“你能说服李伯升吗?”

“他如今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可大局已定,想他不会不降。”张天琪恭敬道,“左相国若不放心,我愿意先入城,劝他出城请降。”

徐达见他这么说,总算是放下心来,又嘱咐了他几句,才放他回城。

不久,张天琪果然跟着李伯升一起出城请降,张士诚在淮东的全部部署被拔除,下一步,东取杭州,围攻平江!


推荐文章
评论(1)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