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沐英回京笑稚子,千门万户迎新朝【47】
松铃 2022-02-25

“春儿,过来洗澡了。”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八,文庙烧好热水,便喊院子里的沐春过来洗澡,怎知沐春听到母亲喊他,转身就跑,“我不洗澡!”

沐春渐渐大了,文庙便给了他之前的奶妈二十两银子,送她回家去了,如今偌大的沐府,也不过只有两个负责洒扫看门的小仆人和一个年纪快六十岁的老嬷嬷,文庙刚将热水放好,袖子都来不及放下,便跨出去追这个淘气鬼。

沐春向来最怕冬天洗澡了,只觉冬天冷冷的,一脱衣服就浑身冰凉,如今沐府空旷人少,路上的枯枝落叶还来不及打扫干净,文庙竟渐渐追不上这个臭小子了,忽听沐春喊道,“爹爹!”再一抬头,竟是沐英抱着沐春回院中来了。

“我跟春儿一起洗吧。”沐英冲文庙笑道,“义父刚召我回来,这次没事的话可以待到元宵节再走。”文庙见他胡子拉碴的样子,眼眶微微泛红,“快进屋吧。”

文庙本来想着只给沐春一个人洗澡,只烧了三桶热水,见沐英一路风尘仆仆的,帮他找好换洗的干净衣裳,又忙去厨房烧了两大桶热水添上。沐春本来最怕洗澡的,见父亲回来了,只顾着高兴,一个不留神就被沐英丢进了澡桶里,连呛了两口水。沐春刚抬起头,又见父亲跳了进来,瞬间又被溅了一脸水花,一下子被父亲抓住道,“你在家是不是不听你娘的话了?”

沐春急忙摇摇头,“我没有!”沐英也就吓唬吓唬他,见他如今又长高了不少,心中也是开心,拿起搓澡巾就给沐春一顿搓。沐春瞬间哭爹喊娘的,“爹,别搓了,疼!”

“那下次你娘喊你洗澡,还躲吗?”沐春扒着澡盆边边涕泗横流,忙摇了摇头。

文庙将热水桶提进去的时候,只见沐春浑身通红,活像刚从太上老君的丹炉里蹦出来的孙猴子,忍不住笑出声,又忙添了一桶热水进去,“以后你不让我洗澡,便跟着你父亲洗吧!”

沐春咂咂小嘴,抱住沐英的脖子,不敢再说话,只拿可怜巴巴的眼神瞅着文庙。文庙见他洗的差不多了,便拿毛巾抱他出来,刚要抱他回房,便听沐英道,“你不来一起洗吗?”

“我早上就洗过了。”文庙怕沐春着凉,忙回房给他穿好衣服,才又拿了一条毛巾过来递给沐英。沐英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你陪我一起洗嘛。”两年未见,他只觉文庙又清减了不少,一件白绫长袄更显她身姿窈窕婀娜,顿时难耐心中澎湃之情。

文庙微微咬唇,白皙的脸颊一下变得红润起来,两弯翠眉轻蹙,“现在春儿的奶娘也不在,府里还没有使唤的人,我去做晚饭了,你待会儿洗完了记得把这里收拾收拾。”

沐英紧握着她的手臂不肯放,忽的将她拉了进去,文庙顿时浑身的衣服湿了一大半,头发也跟着散乱了起来,气得忙拿手去锤他。沐英顺势把她箍在怀里笑道,“你陪我洗完,我们晚上带着春儿一起去江东桥酒楼吃吧。”说罢便压身吻了下去。

文庙挣脱不得,只得一口咬在他唇上,终究还是舍不得咬出血来。沐英只觉她像是化在了这水里一般,柔若无骨,立即浑身燥热起来,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都不想我的吗?”文庙粉面含泪,低头不语,忽的惊呼一声,又忙忍住,轻轻环住沐英的脖子。

沐英见澡盆里水快凉了,便出来换好衣服,才那毛巾将文庙裹了抱走,文庙羞得整个人埋在毛巾里,再不肯出来。沐英逗她道,“成亲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沐春见父亲穿着干净衣服抱母亲回来,抬头问道,“阿娘不是早上刚洗了澡吗?”文庙本还蒙在毛巾里,听到沐春的声音,更心虚不已,沐英见状忙将沐春拎到了外间道,“你娘要换衣服呢,不许偷看!”见沐春扒拉着屏风还在回头,连忙又推了他一把,才去衣橱里帮文庙翻找干净衣服。

如今应天府内繁华异常,后日便是除夕,城内已经开始张灯结彩,为上元节做准备了。沐春拉着文庙的手,一会儿跑到小摊附近看泥娃娃,一会儿又要让沐英抱着他买炮竹,逛得不亦乐乎,待回家后,刚吃的鸭血粉丝汤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文庙担心了他一路,生怕街上人多,一个不小心沐春就跑不见了。

沐英回府后,将书房里的军报拿来,边翻看边写着奏折,却见沐春从外间又拿了一个枕头进来,摆在里间卧床两个大枕头的旁边,一下蹬掉鞋坐在了床上,“今天我可以睡在阿娘和爹爹中间了。”

沐英翻着军报的手顿了顿,眉毛一跳,深呼一口气,“你今晚睡在外间吧,明天我去街上给你买梅花糕。”沐春歪着脑袋看着父亲道,“爹,你都不想跟春儿一起睡的吗?”

文庙刚热上水进屋,便见他二人这般僵持着,也不答话,只冲着沐英坏笑。沐英见文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反倒是微微笑道,“那你今天就睡在中间吧。”说罢依旧写着奏折。

只是第二日沐春醒来,忽觉自己睡在了外间,便赤着脚进里面去,揪起沐英的被子委屈道,“我昨晚明明是睡在这里的。”沐英也不生气,只缓缓答道,“许是你昨晚梦游了,做着梦就自己跑到外间了。”

一连数日,沐春每日晚上睡在里间,第二日醒来便总是在外间,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梦游了,正月初一去宫里拜年时,便趁机拉住景隆哥哥的手问道,“你会梦游吗?”

“景隆哥哥,我每日晚上都会梦游,做梦的时候,我就会一直跟着走,还不会摔着。”沐春附在李景隆耳朵旁边跟他说道。李景隆摇摇头道,“我不信,哪里有人会梦游的?”

沐春见状更是涨红了脸道,“你要是不信,我今天就跟你一起睡,让你看看是不是真的!”说罢就拉着景隆去找文庙道,“阿娘,我今天要去舅舅家睡觉,我跟景隆一起睡。”

文庙见沐春忽这么说,捏了捏他的耳朵道,“正月初一去舅舅家干什么?不许胡闹!”沐春见状更是不肯作罢。张氏笑道,“春儿想跟景隆一起睡,就让他晚上留在我们家吧,正好明日你再跟文英一起来接他。”

沐春听闻一下子扑到了张氏的怀里,撒娇道,“还是舅妈对春儿最好。”忽转身看见朱标叔叔,沐春连忙拽着景隆就跑了过去,“世子叔叔!”

朱元璋想着今天毕竟大过年的,见几个小孩子跳脱,也不曾责怪,只跟徐达商讨着开春后再次北征的事情,“左君弼还在河南吗?”

“我派人去劝降了两次,他并未回信,不过也没有为难使者。”徐达沉声道,“等今年三月出征后,想来元军退败之后,他不会不降的。如今元廷里党争不断,年后再次出征,定然能一举拿下河南和山东诸地,河北也有望一举攻下。”

朱元璋点了点头,年后还有比北征更重要的事情,缓缓道,“你先准备着吧。”

待出宫后,沐春便一直拽着文忠舅舅的大手,非要跟到府上跟景隆一起睡,文庙拗不过他,只见文忠说道,“你明早和文英一起来接他,再去你冯叔父家就是了,放心。”

文庙点点头,又嘱咐了沐春几句,才跟沐英一起回家。

沐英牵着文庙的手慢慢走在大街上,见她又咳嗽了起来,忙将她的衣领系紧了些,温声道,“是不是前两日着凉了?这倒都要怪我了。”

文庙摇了摇头,“如今我们刚刚分府别住,春儿奶娘前年冬天就被我遣走了,年底未免忙乱些,可能是这个缘故吧。”沐英握紧她的手道,“我听闻文忠兄长此次回应天的途中收养的不少孤儿,男孩女孩都有,若是男孩儿,留在军队里再过几年也可以为国尽忠,倒是一个出路,只是如今他那里还有不少女孩儿,正发愁呢。我们明日去兄长府上,便正好问他要些女孩子过来,调教几年,也好给他们寻个出路。”

文庙点点头道,“如此甚好,多的女孩儿也不用送往别府,只让我跟义母说一声就是了,让她带到宫里去,做七八年活计,年龄大了给银子散出去,或者配了军中的将士,也是一条出路,义母定然会妥善处理的。”沐英揽住她的纤腰,沉思道,“倒是也不能只选这些个女孩儿进府,她们什么都不懂,你还是辛苦。再过两日我去选些嬷嬷和管事的进来就好了,外院这块儿,我把青岚给你留下,想来就差不多了。”

文庙知道他这两年在外甚是辛苦,手下正是缺得力之人的时候,忙回道,“你从外面挑些管事的就好了,青岚好不容易跟着你有点出息,你让他回来跟着我,岂不是委屈了他?”

“他父母都在应天,我若是一直带着他在外地,才是委屈了他呢。”沐英伸手理了理文庙被风吹的微微凌乱的鬓丝,温柔笑道。

第二日,沐英和文庙带上准备的节礼,先去李文忠兄长的府上拜年,顺便把沐春带出来,见张氏又有身子了,文庙冲景隆笑道,“你看,你就要有弟弟了。”景隆只顾着跟沐春在院子里放鞭炮,去屋里吃了口点心又忙跑了出去,

张氏本要留沐英一家在府上吃午饭的,文庙回道,“嫂嫂厚爱,本不该辞,但今日还要去我叔父家里,下午再去难免失了礼数,我们本就亲如一家,不在这年节上的一两顿饭,改日再来拜访。”

张氏见状也不强留,只笑道,“春儿有空常来找景隆玩儿,他天天念叨你呢。”沐春收了舅舅和舅妈两个大红包,忙不迭地点头。

文庙见文忠哥哥面露疲色,还待说些什么,却见沐春已经跑远了,只能告辞,气道,“沐春!整日里跟个猴子似的招猫逗狗,就不能安生一会儿吗?”

沐春见母亲在后面追得紧,跑得更欢脱了,幸得下个路口一把被冯诚抱了起来,沐春忙甜甜喊道,“舅舅!”喊完就黏在冯诚身上胡乱亲他的胡子。

沐英拎着节礼刚刚赶过来,笑道,“我说了你不用追春儿,他认识路的。你看,核桃酥都颠碎了。”文庙一把将沐春拽了下来,气道,“整日里没大没小的,黏在舅舅身上做什么?”

“小妹,你什么时候这般正经了?”冯诚忙拉过沐春,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文庙见哥哥拆台,抿了抿嘴道,“快进去吧,叔父难得过年在家一次,一直在门口像什么样子?”

冯胜见侄子、侄女带着外孙儿、侄女婿一起过来了,也开心道,“快坐快坐,今天我让你们婶娘做了炙羊肉,中午一定要多吃一点儿。”

“堂姐好,堂姐夫好!”冯怡见文庙过来了,出来行礼道。看见沐春,便把自己新做的一个布娃娃送给了他,笑道,“小时候都是堂姐给我做鞋子衣裳的,如今我也可以做玩具送给春儿了。”

冯文庙见她如今正值金钗之年,渐渐地有了少女的娇媚,便从发髻上取下一支春意盎然的杏花琉璃金簪送给了她,笑道,“今天我来得急,只带了些吃的,这支簪子正是你这年纪该戴的。”冯怡向来跟堂姐亲厚,也不推辞,摇了摇文庙的胳膊笑道,“这支簪子赏我了,那姐姐要赏悦儿什么?”

文庙这才记起冯叔父家的小女儿冯悦这才刚四岁,幸得沐英提前备好了一个珍珠嵌红宝石软银璎珞,给文庙递了过去,笑道,“你姐姐她早就备好了。”沐春见小姑姑今年刚刚四岁,比他年纪还要小,更是一直跟着冯悦,见状忙帮冯悦带好璎珞。

说话间,厅堂的饭席已备好,文庙在叔父家吃过午饭,又陪沐英一起去拜访了宋濂先生的府邸,见他门庭热闹,只略呆了一会儿便走了,然后顺路去看了看何文辉和徐司马两个义兄,回家的路上,文庙忽道,“当初胡翰先生也曾教导我和哥哥写字读书,刘基先生也曾带着你读过书,不如再过去看看他们吧?”

沐英点点头,见沐春已经走不动路了,温声道,“要不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去看看就好,放心。”文庙点点头,毕竟胡先生和刘先生并非亲属,有沐英去拜访,也算是尽了礼数,便将荷包里的两块银子给他递了过去,“你顺路买点节礼吧,我先带着春儿回去。”

正道是,

天地风霜尽,乾坤气象和。

历添新岁月,春满旧山河。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