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初试屯田待深究,芳姿消散归北邙【52】
松铃 2022-03-04

       朱元璋在扬州略停留了两日,听闻倭寇侵扰沿海,便和李文忠一起顺路巡视了福建等地,这日朱元璋兴致来了,和李文忠一起骑马向前,并不坐轿,见前面就是建宁,才想起来沐英就在建宁,笑道,“文英一年不曾回京,倒是我们先过来看他了。”

       李文忠听朱元璋提起沐英,忽问道,“庙儿这个时候怕已经生了吧?”朱元璋点点头道,“你义母写信说,庙儿是十月份中旬生的,那孩子正好是中午出生,如今已经两个月大了,等回去我见了,定要亲自给他取个名字!”

       李文忠“嗯”了一声,忽又听朱元璋笑道,“说起来,你们家老二也还没起名字吧?那我便一起给他们俩取了。”

       说话间,已然到了建宁城外,沐英听闻皇上驾到,忙出城相迎。朱元璋见沐英行礼,一把将他拉了起来,笑道,“这几天你收拾收拾,咱们一起回应天过年去。”沐英听闻自己今年可以回京,忙要谢恩,朱元璋一把拉住了他,“你这孩子!不许跟义父见外!”

       说罢,朱元璋不免又叹了口气道,“如今倭寇侵扰边境,是在令人心烦!你们两个说说,区区一个岛国,居然敢犯我大明边境,是何道理?”

       李文忠知道义父起了扫荡倭寇之心,忙劝道,“义父,如今大将军正率军平定山西一带,河南、山东诸地战火延续多年,且四川明玉珍势力仍在,云南段氏和元军残部仍存……”

       朱元璋知道他就会这么说,忙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朕知道,如今还不是出兵日本的时候。”李文忠心中一惊,原来义父比他想象的还要激进,不仅要扫荡倭寇,还要跨海出兵日本?!

       沐英见他俩又要吵起来了,忙笑道,“义父和兄长还没吃饭吧?前些日子我巡视三卫的时候,见农家种的莲子甚好。武夷山一带果蔬皆有风味,我便下令让军中将士在荒山上开垦出来种着,今日就请义父留在营中吃饭吧。”

       朱元璋点头道,“你这主意不错!如今天灾不断,老百姓自己能吃饱饭就不容易了,哪里有余粮交到军中?正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倒觉得,文英的这个法子,可以推广开来!”

       “只是如今边关战事紧急,只怕只能再推迟几年才能推行屯田了。”李文忠叹道。

       朱元璋见他说的有理,刚刚因屯田这法子激动了一半的心情又平静下来,喝了杯茶,便望着帐外沉思不语,忽道,“文忠,你明年跟着常遇春一起去攻打上都吧!等回去了,你去都督府整顿一下。”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沐英回京后,应天城忽然纷纷扬扬下起雪来,大片大片的雪花随北风从屋顶上卷下来,见缝插针地落入沐英的脖颈间,渗透着不同于福建沿海温湿的寒冷。

       “爹爹!”沐英一进门,便间沐春从走廊上跳下朝他奔来,忙张开双臂由着沐春抱着他的脖子胡乱亲着,“春儿好想你啊!明年爹爹带春儿一起去建宁吧!”

       沐英抱起他朝内院走去,不禁问道,“你娘最近身体还好吗?”沐春闻言摇了摇头道,“阿娘总是咳嗽,黄奶奶请太医帮忙看了两次也没用。”

       沐英知道文庙身子向来薄弱,这番产子不知又耗了她多少力气,在正屋门口略站了站,才走进去,脱了外套赶一赶身上的寒气,才小心翼翼地跨过屏风向里面走去。沐英只见文庙侧身躺在床上,身旁的被子里露出一个娃娃的小脑袋来,只见这娃娃正睁着眼睛握住拳头胡乱挥着,嘴里时不时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伴着床旁边火炉里偶尔噼里啪啦冒起的火星,倒显得别样温馨。

       冯文庙见有人推门进来,半眯着眼睛也不曾睁开,只喊道,“春儿,记得把外套脱了,换双鞋子再进来。”再一抬眼,却是沐英已站在了面前,文庙一时激动,嗓子又开始发痒,忍不住咳嗽起来,只是这一咳嗽,浑身上下都跟着一起疼了起来,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沐英见状,忙拿枕头垫在她身后,又从桌上倒了杯水,试试温度才递了过去,“温的,你抿两口吧。”文庙靠在枕头上费力地接过茶杯,只润了润喉咙,便又给沐英递了过去,叹道,“只可惜今年叔父在山西不能回来了。”

       沐英伸手帮她理了理发鬓,轻声道,“山西已经平定了,估计正月叔父和大将军他们就能回来,你别担心。皇上已经定下了明年在鸡笼山立功臣庙,到时候等你身子好些了,我便陪你一起去鸡笼山祭祀岳父。”

       文庙闻言又咳嗽了起来,叹道,“我这病,怕是不能好了……只是你常年在外,春儿和老二年纪都这么小,我便不能放心离去。”

       沐英听她这么说,整个心都跟着揪了起来,紧紧握住她的手,沉声道,“我不许你这般胡说!如今义父大朝初定,福建除了沿海偶有倭寇作乱,也算安定,我明日上朝便启奏义父不回建宁了,就在京中陪你!”

       冯文庙摇头笑道,“你如今已是正三品指挥使,东南向来是赋税重地,虽无战乱,亦需你帮义父安定民心,怎么能说起这种话来了?”沐英听文庙说话时已显吃力,喉中更觉哽咽,竟落下泪来,“庙儿!”

       冯文庙只觉头晕目眩,强撑着笑道,“你看看孩子吧,我本来想请刘先生给他算一算生辰八字再起名的,刘先生写信说这孩子命格贵重。后来义父说要亲自赐名,我也就放下了。”

       朱元璋回京后,听闻明玉珍在四川去世,便派人写信给他吊唁,只盼明升早识时务,举蜀地而降,不然等徐达平定完北方战乱,他便要发兵进军蜀地了。

       商讨完军国大事,朱元璋低头见沐英站在靠门的位置低头不语,下朝后便将他留下,见他神色哀愁,不禁心中也有些难过,“我问过皇后了,庙儿她身子近两个月虚的厉害,若是需要什么人参、冰片的,你这孩子一定要记得跟我说,庙儿是我唯一的义女,侍奉你阿娘多年,我怎能不疼她?”

       沐英听义父这么说,便知文庙的身子已经不好了,太医也无力回天,心中的防线一下子崩溃开来,跪下哭了起来,“义父!我舍不得庙儿!”

       朱元璋闻言,不禁又想起了英年早逝的冯国用,也落下泪来,“怎么这孩子跟她父亲一样,都这般命苦?”恰好李文忠和刚刚回京的冯诚一起进来回禀,见朱元璋和沐英两人在殿内哭得如泪人儿一般,心中一惊,这才知文庙的病,心中更如刀割般难过,转身看见冯诚,见他只愣愣地站着,想来还不敢相信。

       洪武二年正月初三,这日冯胜正好班师回京,刚从宫里出来,便听闻沐府的侄女儿没了,来不及回家,直接奔沐府而去。

       沐春被推出房间,回头只望见画枫在帮母亲换衣服,不禁问侍雪道,“阿娘这是怎么了?”侍雪自从去年进府,受文庙教导颇多,见沐春年纪尚小,不忍直说,只红着眼眶帮沐春戴好帽子道,“夫人病了。”

       “换上新衣服,娘的病就会好吗?”沐春眨了眨和母亲一样的灰色眼睛,轻声问道。忽见冯诚和李文忠一起进来院内,忙跑了过去,“舅舅!”

        冯诚步伐有些凝滞,李文忠见状忙一把拦住了沐春,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脑袋,问道,“你父亲呢?”

      “父亲在书房。”沐春蹭了蹭李文忠的胡子,噘着嘴喊道,今日父亲一直在书房,没有上朝,也不理他。

       李文忠闻言,放下沐春就往书房走去,果然见沐英一个人坐在书房内,不过一日不见,怎知他两鬓已生华发,明明只有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瞬间显得像四十岁一样沧桑。李文忠所有质问和责备的言语到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正午的阳光一寸一寸地移动着,透过窗子爬上沐英的肩头,却再也照不进他的心头,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他棕色眼睛下滚落的泪珠,只能听到泪水打在信笺上的声音。

       李文忠伫立在书房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任由眼泪滑落脸庞,他的痛苦又怎么会比沐英少一分?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沐英,你也要出去主事才是!我刚刚见冯诚抱着春儿,晟儿在偏院就奶妈跟两个小丫头片子看着,主屋里忙成一团,你不能躲在这里啊!”冯胜见沐英还在书房里呆坐着,直接进屋将他拽了起来,只胡乱给他擦了擦眼泪便要拖他出去。

       “她昨天还好好的!”沐英甩开冯胜的手喊道,“怎么我一上朝回来她就走了?她没死,她还没有死!她还没有见我最后一面!”说着说着,沐英便朝外面跑去,看见沐春和冯诚,也顾不上理,直奔里间把正在给文庙入殓的画枫扯开,死死地抱住了文庙,见她身子都有些冰凉了,心里害怕起来,贴着她的头发哭道,“庙儿,你快点回来,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画枫见沐英像疯了一般,也吓坏了,见李文忠跟着进来,才从桌角取出一封遗书来,跪下颤声道,“这是夫人今早强撑着写给大人的,还请大人节哀!”

      沐英一把夺过信纸,只见上面的字迹如水中游丝一般柔弱无力,上写道:


文英亲启,

       古人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遭本为劫,还请夫君不必伤怀。自八岁相逢,已十年有七,多的不必再言,惟念及春晟二子。忠兄与义父皆刚直不二,汝当时时劝和,为家为国。如忠兄惹父怒,但求夫君念旧情劝之。冯叔父不拘小节,时犯小法,劳夫君时时诫之,需使叔父仿徐将军为上。

       长兄如父,而文庙不孝,落草即丧母,居应天不认生父,劳诚兄待我侍奉榻前,小妹惭愧,特顿首谢之。幸得小妹今将去也,自当替兄为父母尽孝。

       天冷墨易凝,我手亦无力。幽冥日近,蓬莱路远。帕陈泪尽,梅香难寻。妾去后,夫君万不可零落孤影,悲恸伤身;自当另寻佳偶,举案齐眉,伉俪与共。能抚春晟二子至成人,则妾心愿足矣!

                                                                                                            沐冯氏       遗笔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