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5】旧臣如烟散,新王定九边
松铃 2022-05-06

       风风雨雨为谁愁,索处安知又失俦。

       辜负三时安入梦,空劳尽日草翻眸。

       思归那得依鸿渐,观化惟应向蝶游。

       憔悴人间今若此,惜春何必使春留。

       北平的初夏清晨依旧凉爽,今日一早朱棣便动身去北平城外巡视屯田,徐玉锦见他起身,也睡不下了,便去书房帮他收拾文书。

       “王妃,这是宫里送来的书信。”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一身素净的宦服,立于门口,恭敬道。

        徐玉锦回头,见是刚来北平府的小宦从郑和,忙点头道,“给我吧。”

       郑和正是前年跟着傅友德、蓝玉一起从云南回京的,后来依着回回历官郑阿黑的汉姓也赐了郑姓,此番因着徐达不能回防北平,皇上便派蓝玉暂驻北平。后来朱棣见这孩子可怜,便收进了燕王府,平日里一直跟在朱棣身边,不过最近徐玉锦快临盆了,朱棣便特意将手脚勤快的郑和留下,以防不测。

      朱棣与徐玉锦夫妻九年,宫中的书信、军中的文书一向交由她保管,徐玉锦见宫中来信,念着父亲的病情,便先拆开来看,不料看后神色大变,忽觉一阵下坠的腹痛。

      郑和见状,忙命人将王妃抬回内殿,一边嘱咐人去请产婆后,又忙策马出府告知朱棣。

      “爹!”徐玉锦撕心裂肺地喊道,她紧紧抓住床沿,脑海中不断浮现父亲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却依旧犹如窒息。

       “玉锦,别怕!”朱棣一路策马狂奔回府,再顾不得许多,直奔徐玉锦床前,紧紧握住她的手。

       他沉稳的嗓音总算给了徐玉锦一丝安定,可丧父之痛依旧让徐玉锦疼得如钻心般难受,不由得将指甲掐进了朱棣的手臂上。

      旁边的侍女见了,不禁担忧道,“王爷,您还是先出去吧。”

      “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朱棣见徐玉锦就要疼晕过去,急回头怒道,“要是王妃出了事,你们谁也别想跑!”说罢,朱棣忙帮徐玉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紧张地声音都开始颤抖,明明前面六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很顺利的,玉锦这次不会真的要出事吧?

       “玉锦,你坚持住,好不好?”

       “四哥哥,我疼……”徐玉锦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努力不哭出来,却还是忍不住喊道。

        朱棣忙把胳膊伸了过去,安慰道,“你要是疼得厉害,咬我就是了。”

        徐玉锦此时心中、腹下正是煎熬之时,见朱棣真的将胳膊伸了过来,一口露出小虎牙咬了上去。朱棣一愣,这才觉得胳膊上传来一阵刺痛,只是却动都不敢动,只转身向产婆问道,“怎么样了?”

       “头已经出来了,王爷放心,孩子没事。”那稳婆忙答道。

        “我问你王妃呢?!”朱棣吼道。

        “孩子都出来了,王妃也会没事的,殿下放心。”稳婆被吓了一跳,忙低下头去,再不敢言语。

        不知过了多久,徐玉锦已昏昏睡去,小郡主则被奶妈带下去喂养,见内殿已收拾整洁干净,朱棣微微松了口气,依旧陪在徐玉锦身边不敢离开,忽听郑和传报道,“殿下,袁道长求见。”

       朱棣点点头道,“你请他进来,正好帮王妃看一下。”

       自去年帮徐达治疗背疽之后,朱棣便常常去找袁珙,有时候跟他和道衍一起在庆寿寺讨论佛道之学,有时候也请他教自己一些养生之道。

      “王妃福运绵绵,此番生产并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见袁珙停了下来,朱棣急问道。

      “只是恐怕再难有孕了。”袁珙轻声叹道。

        朱棣总算松了口气,抬手命人赏袁珙银钞,缓缓道,“只要王妃没事就好,还劳烦道长开一些滋补之药,帮王妃调理身体了。”

       袁珙起身行礼道,“贫道自当竭尽所能。”

       朱棣微微点头,只是想起岳父不过五十岁出头便病逝了,心中也感慨万分,又将宫中寄来的信件看了两遍,难免又叹气道,“乱糟糟的,一塌糊涂。”

       此时应天府正因为郭桓案闹得鸡飞狗跳,朱元璋令审刑司吴庸拷讯,牵连全国的十二个布政司,还包括礼部尚书赵瑁、刑部尚书王惠迪、兵部侍郎王志、工部侍郎麦至德等,已经杀了不知几千人。

       “六部左右侍郎以下,皆处死。”朱元璋冷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

       李景隆抬头看向皇上,刚想说些什么,又想起父亲那日在大殿上被押下侯斩的情景,抿了抿唇,低下头去不再言语。

       “景隆,你今年刚好二十四了,是吧?”朱元璋忽看向李景隆问道。

       见李景隆恭声应答,朱元璋满意道,“也是时候该让你承袭曹国公一爵了。”说罢,朱元璋便挥手示意身边的侍从上前宣旨,正式命李景隆承袭曹国公一爵。

        “如今思州、铜鼓卫诸蛮族叛乱,你便和汤和、周德兴一起随楚王出征吧。”朱元璋忽起身,亲自将圣旨交到李景隆手里,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汤和道,“这孩子还小,你好好带带他。”

       汤和忙点头道,“谨遵陛下教诲。”

       洪武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信国公汤和受封征虏将军,江夏侯周德兴为副将军,率军随楚王朱桢讨伐思州等地蛮叛。

       朱桢只比李景隆小两三岁,两人关系自小也十分要好,更兼楚王妃乃是沐英曾经麾下大将定远侯王弼之女,朱桢的军事实力也不容小觑,自就藩武昌后,已率军平定了张家界等地的诸多叛乱。

       见李景隆跟着汤和等人一起过来,朱桢不禁笑道,“倒是难得见你一面。”

       李景隆近来心情很差,并不同他玩笑,朱桢也知道李景隆还想着岐阳王去年突然病逝的事情,也不闹他,只请汤和、周德兴等人进帐商议平叛之策。

       汤和虽已征战三十余年,却也知道朱元璋此番是有意历练历练楚王,更何况他本身也不爱争功,见楚王谋略得当,不过从旁辅佐一二,见汤和如此,周德兴也对楚王俯首听命,不敢造次。

       不过两月,朱桢便率汤和大军扫平蛮叛,回京听训。

       朱元璋不禁喜道,“汤和说你有勇有谋,真不愧是朕的孩子!”想当初朱桢出生时,朱元璋刚刚攻克武昌,便料想他会是个出息的孩子,洪武二年便给他定了封地武昌,没想到如今果然不负父望,心中自是喜悦非常。

       朱桢忙答道,“都是父皇早年教得好,孩儿才能获胜,更何况此番出征,九江也出力不少。”

       朱元璋这才看向景隆,见他仍低着头一言不发,心中一软,唤他至身前温声道,“怎么回来了都不跟皇爷爷打个招呼?是不是还没见过太子呢?他这几日忙,待会儿就在宫里一起吃饭吧!”

       李景隆忽抬眼看向皇爷爷,眸中闪过一丝迷茫,皇爷爷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要在自己袭爵时说“你父亲当初虽然犯错了, 可若你老老实实的,朕必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他有好多个问题,可一个也不敢问出来,只点点头答道,“多谢陛下。”

       朱元璋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袋,轻声责道,“你和春儿一样,都是皇爷爷的好孩子,自家人一起不要陛下陛下的,知道了吗?”

推荐文章
评论(2)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22]1208-054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