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的世界本应没有你
小七yuyu 2021-04-21

“叮叮叮”手机的闹钟在耳边响个不停,一只纤细白净的手从被窝内伸出来,终止了闹铃声。

白石半眯着眼,感觉自己还在家里的床上,正等着妈妈把卧室门打开,温柔的叫着自己的小名:“小石头,妈妈的小懒猪,快起床啦…”

忽然一个激灵,白石这才想起自己这是身处霓虹国,现在正躺在学校公寓的榻榻米上,教授和同学们都称呼自己:西酱,因为自己的中文名字可以直译为しらいし,所以语言学校的老师建议她不可以用罗马字来写名字,让当初的白石省了很多姓名上的麻烦。

拿起枕边的手机,时间显示5:01。白石吸了口气,飞快起身,一边洗漱一边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研究所的学员证等等一一收拾进背包里。

卫生间镜上印出了一张五官清秀、棱角分明的脸来,几年来的生活磨砺,这张脸上减掉了以前的甜美,却添加了几分果断坚毅。

洗漱用了十五分钟,“嗯,时间刚刚好!”白石心里想着,拿起桌上的背包,出门下楼左转往校园走去。

今天是周五,虽说是校园内的公寓区,路上已经有很多人在匆忙赶路。白石来霓虹已经六年了,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节奏。

想起六年前自己作为交换生来到JD大学就读医学传染病学和生物疫苗学专业,到现在从修士一直读到两个修士、两个博士证书到手,白石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起来的同学在三四年前陆续归国,或者在霓虹的其他城市找到了工作,唯有她一个人还在学校里坚持。

不过,白石心里觉得一种喜悦涌上心头,今天是要告别的日子了吧,而且还有他也在等着自己回去呢。

想到这里,白石的嘴角漾出一淡淡的笑,浅浅的酒窝让她显得有几分俏皮。

电车一路飞驰,白石看着窗外的景色,这个国家的太阳和城市都醒得早,初来乍到时白石总有时间错离的感觉,时间长了反而觉得挺好,越早起来,每天看书、做实验的时间就越多。

就是靠着这个想法,白石每天像个打了兴奋剂的工作狂一样上课、实习、做实验,还好她学的医学理论专业,并不需要去临床,要不大家都不敢想象,她会怎么挺过来。

学生们背地叫她西魔,教授们觉得终于让自己碰上了个千年难遇的学生,每次逮着她就恨不得把所有学业往她脑袋里挤。

外界对自己的评价,白石没放在心里,但只要一看见专业书籍和实验器材,她就两眼放光,几乎埋头不闻窗外事,早餐是在去学校路上的便利店里买,午餐、晚餐都是到学校食堂里应付两口。

她的轨迹基本就在教室——实验室——图书馆循环,很多时候到了公寓里时,街道两边的路灯不知什么时候已亮起。回到那个小小的屋子,她累得躺在榻榻米上,好想就这样一觉睡到天亮啊,可一想到爸爸,她又给自己在心里打气,鼓励自己起身,拿出书来认真学习。

就这样,白石每天从学校回到公寓里,都要继续看专业书,把重点和不太清楚的地方记在一个小本上,方便第二天问教授,也方便自己空闲时可以随时看看。

这样一天下来,白石基本上都是十二点以后才能安稳地躺在榻榻米上进入梦乡。虽然每天累得像条狗一样,但她身上的斗志却没被消磨一点。

凭着这个,白石在学校里很有名气,学生们背后议论她时,绝对是以“那个可怕的西魔…”来开头。

不过也有例外,每天早晨,白石首先走进的不是JD大学的的教室或研究室,而是舞蹈训练室。

妈妈是芭蕾舞演员,年轻时在芭蕾舞团里也是位于前一、二名的台柱子,舞蹈界属于残酷的行业,随着岁数的增长,妈妈慢慢开始转作指导和编舞。从白石五岁开始,妈妈就开始教她基本的舞蹈,每天带她早起练功。从小到大,妈妈就是她的老师和舞伴。白石十几岁时,妈妈编舞时就经常带着白石在舞团的舞蹈室大落地镜前,反复练习、修改舞蹈动作,后来读到高中,个子猛窜到175cm的白石,还会被妈妈拉去练习男伴的舞蹈动作。

“我们的小石头要是个男孩子的话,那也是不错的跳芭蕾舞的料子!”妈妈说这话的时候,偏着头俏皮地望着白石的爸爸。

白石这个名字,是爸爸取的。那时白石还在妈妈的肚子里,爸爸一直想要个儿子接自己疫苗研制的班,因此就取了个男孩子的名字。

“要是生下来是女儿呢?”妈妈有些不解。“要是女儿还是叫白石,也得接我的班!”爸爸有点得意和霸道,他知道妈妈对他百依百顺。

后来因为白石的身体条件太好,妈妈做梦都想让她当舞蹈演员,可爸爸却坚持不同意,作为让步同意妈妈教白石练习舞蹈,但做为事业白石只能选择医学和疫苗。

爸爸本来在一家科研所工作,后来一个同学找到他,劝说他参加到自己的公司,作为条件公司专门给爸爸提供了一个设备精良的制剂室和丰厚的薪酬。因此爸爸辞职到了公司工作,如果不是那晚爸爸的车被一辆大货车撞得面目全非,白石还是在爸爸妈妈面前撒娇的乖乖女。

爸爸为了培养白石对疫苗研制的兴趣,从小就引导她去玩显微镜什么的。到白石上初中时,为了训练她的体力,百忙之中的爸爸每周都拉着白石去打篮球或者跑步。

“我经常练舞,体力已经够好的啦!”白石有时觉得自己快被爸妈两口子逼疯了。现在想来,爸爸这个可笑的举动,也许是担心她最终会爱上舞蹈,离开医学和疫苗这个枯燥的行业。后来随着白石个子猛长,爸爸还得意地说是自己带女儿打篮球的功劳。

妈妈那时也觉得爸爸莫名其妙,每个周六看着累得瘫倒在床一动不动的白石,她心疼得和爸爸低声在客厅里拌嘴。

想起妈妈,白石全身的痛就会让她不自觉到舞蹈训练室来寻求安慰,释放内心压抑的情绪。舞蹈已深深地刻入她的血液和灵魂里,似乎早与她心灵相交。只要一开始练功和跳舞,她就会将所有感情倾注进每一个动作里,忘记所有的烦恼、痛苦,只想在美好的弦律中、在律动的节奏中一直这样跳下去。

以前在国内,白石在大学里加入了舞蹈社,每天早上可以在大学里的舞蹈室里练功、跳舞,还参加过几次演出。

才到JD大学时,以为自己也可以像在大学里一样进入社团,然后每天到舞蹈室里训练、跳舞。没想到JD大学里的舞蹈部只招收大一到大四的学生,“修士以上…”,社团的一个貌似负责人的男生边说边用双手在胸前比了个“×”,这个动作明确表达了意思。

白石有点失落,心里正在想以后怎么度过早晨没有舞蹈的日子,这时有个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个…请问你是学过舞蹈的吗?”白石回头,看到一个娇小可爱、容貌秀丽甜美的女孩子,头发染成浅黄色,额前一排细密的刘海,打扮入时得体,两只眼睛圆溜溜的,满脸满眼都认真地看着白石。

白石轻轻的点了下头,用不太熟练的霓虹语说到:“是,练过几年芭蕾,既然这样的话…不好意思,打扰啦!”在国内上语言培训班时,老师就会经常教一些礼仪。白石对鞠躬什么的已经不陌生了,加上她样貌出众,练习舞蹈给她身上带来的气质,让这些简单的动作让人看起来也特别舒服自然。

“那…请先等一下!”女孩子有点迟疑,然后仿佛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下气:“可不可以平时教我们一些芭蕾动作,有时缺少一、两个人的时候,能不能替补一下?”

“嗯…”白石有点意外,女孩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连忙弯腰说道:“初次见面,我叫田中佳子,你也可以叫我佳子,请多关照!”

白石也随着弯腰回礼道:“初次见面,我叫白石。”

“啊,那前辈先等一下!”佳子和那个负责人似的男生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便走到一边语速极快的交流起来,两人商量了大概十来分钟,一起来到白石身边,那男生说道:“前辈,能不能到舞蹈室跳几个动作让我们看看?”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