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爱与死之告白和缺席的上帝

“I kiss thy mouth Iokannan,I kiss thy mouth······”许多台词在脑海中都褪色了,只有莎乐美那最后的告白像回旋的咏叹调,会时时响起在耳边。背诵着莎乐美的台词,脑海中甚至会浮现她的喃喃低语与深情凝视。

       篡夺兄长皇位的希律王觊觎着莎乐美公主的美貌,要求她为自己起舞。不可自拔地爱慕着施洗约翰的莎乐美,受到约翰的厌恶与无情拒绝陷入疯狂,遂要求以他的头颅作为酬劳:莫比乌斯环一样纠葛的关系。故事情节看似明朗,但若是深究下去,倒有许多值得玩味的细节。扮演了丑角的希律王的目的显而易见,一言一行莫不显示出令人厌恶的贪婪与丑陋。王后希罗底一方面以其不甚忠贞的本性依从于丈夫的弟弟,另一方面被嫉妒心驱使,利用了莎乐美的爱试图除去对她不利的施洗约翰。可以说二人无论有无分歧,仍旧停留在在同一层次的认知上。至于圣徒约翰是被虚化了的存在,他口口声声诉说对主的忠诚,他见到他的上帝了吗?他的上帝救他于水水火了吗?莎乐美的一见钟情也好,执著追求也罢,针对的似乎都是约翰红唇雪肤、乌发美目的形体,与圣徒约翰所强调的基督徒的禁欲的精神苦修背道而驰。因此在约翰口中,希罗底与莎乐美都成了极恶的代名词,他不仅极力攻击希罗底,更用无情的辱骂将莎乐美的爱与希望彻底粉碎。

       然而,作为主人公的莎乐美,遵从的却是另一套行为准则。尽管文中时时强调着她是“希罗底的女儿,犹太国的公主”,实际上她却是抽离的,众人的爱恨情仇都与她毫不相干。。能明显感受到的是,莎乐美不但与场景中频频出现的月光融为一体,甚至出现指代模糊的情况;月光成了暗示情节推进的意象,也营造了浓厚的神秘与唯美的气氛。从莎乐美的手中编制出的,是我们所熟知的,为后世反反复复使用的母题——杀美,或者说毁灭。因为求不得之苦,莎乐美毁灭了约翰,希律王毁灭了莎乐美,年轻的叙利亚军官毁灭了自己·····每个人都无可豁免地卷入这场集体审判,每个人都被判定有罪。篡位、不伦、不贞、欺骗、贪婪······连爱都成了罪。

      “爱本该如此,只是这个世界不理解罢了。这个世界明目张胆地嘲笑它,甚至让这爱中之人成了众人的笑柄。”这是王尔德在法庭上的辩词。辩词不仅是给他自己,也是给莎乐美们。当然他最终还是身陷囹圄,死于牢狱。这个并不虔诚的教徒笔下的教徒也有着某种程度的荒谬性。

       王尔德毕竟是王尔德,故事并不仅限于此。最终莎乐美手捧约翰之首亲吻的一幅插画名为climax,也的确成为了全剧的高潮,更是借助比亚兹莱之手成为了夺目的永恒瞬间。后世以此作为题材的音乐、绘画以及舞台剧等作品数不胜数,莎乐美俨然成了继圣母玛利亚与维纳斯之后的又一不朽女性形象。“爱情的神秘是死亡无法超越的。”这样说的莎乐美,不也像我们曾经读到的夜莺吗?夜莺面临死亡也要歌唱,歌唱在坟墓里也会不朽的爱。复读机一样说着“I kiss thy mouth”的莎乐美就是纯净的月光,意志与形体合而为一,最后的舞蹈是用她用美貌与青春做的赌注;最后的告白是她对爱和死的完美诠释。诡异也好,邪恶也罢,希律王、施洗约翰与希罗底的恩怨纠葛都与她不相干。莎乐美是个忠于美感而非道德的人物,在这场爱与罪的纠葛中,包括道德审判在内的其余要素在她这里都弱化了,只留下一个感官化的惊世骇俗的妖冶形象。


       不过其实,在这部作品里反复出现的死亡,并未全都具有实感,因此对于读者和观众倒也产生不了多少煽情效果。年轻叙利亚人的死以及约翰的死反而有些离奇又诗化的戏剧性,叙利亚人爱侍卫队长,侍卫队长和希律爱莎乐美,莎乐美爱约翰,约翰只爱上帝,而缺席的上帝不爱任何人·······仔细想来倒有些戏谑。不过王尔德的意图当然不是要教诲什么,这个毒舌又反叛的人也许也讨厌基督式的教诲。倒不如说,这部戏剧作为一种尝试呈现的音乐效果,以及那些转瞬即逝的短镜头才是王尔德的兴趣所在。《莎乐美》所呈现的,既是整体,也是不可复制的瞬间,是戏剧语言新的形态。想一想那些不厌其烦的预示、反复与倒装——标志性的语言风格,倒也可以理解了。

       “I kiss thy mouth,Iokannan,I kiss thy mouth.There was a bitter taste on thy lips.Was it the taste of blood?...Nay,but perchance it was the taste of Love.They say that Love hath a bitter taste,but what matter?What matter?……”

       莎乐美的故事可追溯到《圣经·新约·马太福音》。用法文写就的戏剧《莎乐美》于1893年首次出版,由比亚兹莱绘制插画,道格拉斯勋爵译为英语,王尔德使用了原故事的框架,又用自己的艺术理念赋予它新的内涵 。除了童话,也请读一读王尔德的戏剧吧!“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没有读过王尔德的人难以了解唯美主义,更是错过了整个十九世纪末,因为世纪末属于这个姓奥斯卡的早逝天才——也是一个囚犯,一个同性恋,一个曾经被一代人唾弃又被另一代奉上神坛的男人。


果然还是很违心很心虚地写完,又不好意思交这种东西当社团报告……罢了,还不如扔在这儿自生自灭-_-#(写于2018/11/12,小改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