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浅草神社背后的秘密
翛然 2020-02-11

 本文最早刊登于《看世界》杂志。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UMafSkIu6AtU6hM9paMw



坦白说,我想当巫女,纯属只是觉得巫女的衣服比较好看。

相信大部分九零后,可以说都是看着全国各大卫视引进的日本动漫长大的。如果你看过《美少女战士》、《犬夜叉》、《神无月的巫女》、《魔卡少女樱》之类的漫画,以及前两年大热的动画《你的名字》,那一定对其中的巫女一职并不陌生。

巫女就是动漫里降妖除魔的神职人员,一定是黑色的头发,白色的上衣和红色的裙裤。色彩搭配也好,职业赋予的特殊性也好,巫女这个职业怎么看都充满了萌点,因此也是不少漫展里争相Cos的角色。

2011年12月,知名旅日作家毛丹青老师,在自己的微博上记录了如何带着自己的学生去神社体验巫女生活,最后还被包括NHK等媒体报道。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在日本,外国人也是可以当巫女的,遂种下了这颗种子。2012年4月,当我背着行囊前往东京留学时,我最关心的事情不是如何学好日语,申请哪所学校,而是寻找如何能当上巫女的机会。

在雅虎日本上搜索“巫女”,有2470万条信息,搜索“巫女打工”能出来140万条相关的信息。不仅是在动漫的世界里,三次元的世界里巫女一样很受欢迎。那些介绍巫女打工的网站上,解释了巫女的工作性质,基本是围绕着日常清扫、神社运营和御守贩卖为主。而巫女也是作为一种普通的职业存在,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跟普通职业不一样的,可能就是仅面向年轻未婚女性的工作。一旦结婚生子,就不可能再继续做下去。而神社不仅招收全职的巫女,某些知名度高的神社在每年的12月还会招收临时工巫女填补人手不足。

而我毕竟是来留学的,做全职巫女不太可能,遂改变了想法,考虑做个兼职巫女也不错。笨鸟先飞,十月开始,我就操着三脚猫功夫的日语拜访了我家附近大大小小十几个神社,用最笨的方法挨个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巫女,免费帮忙也行,均被无情拒绝。后来遇到好心的神官解释,才明白不是所有的神社都需要巫女的。有些住宅区里的小型神社,基本没什么香火,神主只是最低限度的维持运营,更多的还是有自己其他的本职工作要做。

后来我转变方法,给东京都比较有名的几个知名神社打电话。也许是找对了方法,问到第二家浅草神社,对方就告诉我12月募集的时候可以递交履历来试试。

2

1月1日新年元旦,是日本最重要的节日,而日本人的新年都是从“初詣”开始的。公历的最后一天晚上,与家人或友人三五成群前往附近的寺庙或神社,在夜市上买些零食玩具,排着大长队去许新年的第一个愿,抽第一只签,期待新的一年一切顺利,健康平安,是日本人新年最重要的仪式感。

在这个重要的节日,五天法定假期里,前往浅草寺“初詣”的游客多达三百万,而这也带动了这一地区整个商业环境。同样的,也是浅草神社每年最大的挑战,届时来帮忙的人不仅是我这样的“临时巫女”,还会有从别的神社抽调来帮忙的人。第一次见到壮紫的时候,是在正月助勤动员会上。动员会那天所有人正襟危坐,听从分配工作,他却穿得像个视觉系的摇滚歌手,在会议室里格外显眼。

后来熟识后,壮紫告诉我,他家是蜡笔小新的故乡春日部市,尽管大部分时间他打扮的像个新宿牛郎,但他是实实在在的神主,而且他名下有十七家神社,而他名下之所以有这么多神社,主要原因是日本神教大都内部通婚,所以说白了,壮紫他全家都是神官,算是个妥妥的宗教N代。不过他家的神社,大都类似于上文中提及的小神社,在荒山僻野,没什么人气,所以他才有大把时间搞副业,开地下演唱会。

笔者也应邀去听过几次壮紫的演唱会,大都是在小酒吧里,叫些熟识的朋友来听。唱些情歌,或是热门流行音乐。后来不知怎的,这哥们儿终于活络了起来。知道自己在视觉系和情歌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发展前途,转而搞起了跨界。而他最大的卖点,便是号称“歌唱的神主”。

尤其是在前年《你的名字》大火,壮紫搭着神社的卖点,开始接受访谈,上节目,最后终于出了专辑。今年,他竟然还拉来了基督教的牧师和佛教的和尚友人,一起搞了个“三宗教大法要演唱会”。这种不正经而又跨界的组合,竟然也在东京地下乐团里闯出了一席之地。

3

在日本生活的六年,有五年的一月分,我都在浅草神社做助勤巫女。其实说是巫女,这更多的算一份打工。一天能赚到八千日元,在打工里算很是不错的,而且还能接触到各式各样有趣的人。

前两年,我的日语不够好,被分配在四百年历史的正殿里接待参拜的人。因为在那里不用说话,只负责给大家倒御神酒,在这里见到了政治家、演艺明星、甚至日本黑道组长来参拜,不同身份的人乞求的愿望也不同。空闲的时候躲在正殿旁边的小房子里做手工,可能你们猜不到,因为每个神社的御守都不同,而这些御守都是半成品,需要神社的工作人员人工完成组装。

后来日语好了,我就被分配到外面贩卖御守。这几年来日旅游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国人,我这个外国巫女就排上了用场,渐渐成了浅草神社的半个对外讲解员。

如果你拉住一个前来参拜的日本人询问他的宗教信仰,你可能听到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甚至是伊斯兰教,都不会有一个人觉得自己信神教。神社在日本只是个传统文化的象征。神社的神职人员会过圣诞节,会在卡拉OK里大唱圣诞颂歌。

4

矢野幸士是浅草神社的神主,四十多岁,个子不高,是一位性格开朗的大叔,他的这种跟任何人都能侃侃而谈的性格在日本人里并不多见。在浅草观光联盟里,他被大家称为“三社祭之王”。他告诉我,其实他原姓高桥,是矢野家的养子。

在日本,无论是神社还是寺庙,都是世袭的。日本人认为,运营神社的家族,是有义务世世代代供奉神明的,所以必须要结婚生子,让家族一直保持后继有人,要代代守护下去。所以,当年矢野家后继无人,便选中了远亲高桥家的儿子幸士。

少年时期的幸士对神社毫无兴趣,他说他喜欢看《三国志》,欣赏刘备。梦想是去丰田工作,遂高中毕业,早早考去了丰田技术学校,为自己计划好了一条进入丰田的道路。

矢野家第一次询问他是否愿意继承神社是在他上初中的时候,那时他直接了当的拒绝,毕竟对一个少年来说,继承神社一点也不酷;第二次是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拿到了丰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要知道考上这里,并不比考个一般的大学容易;第三次则是他已经在丰田汽车电子研究所工作的时候了。幸士大叔说,这一行为让他想到了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矢野家三次邀约足矣表明诚意,幸士大叔便答应了下来。

但成为神社继承人,并不只是过继成人家养子那么容易。在一个各行各业各种职业都要考去执照的国家,成为神官自然也有相对应的考试。而要称为神主,是必须要上相应的神教大学才行。遂幸士大叔不得不重新参加高考,考上日本仅有的两所教授神道的大学,才有资格拿到“明阶”的资格。(在日本,神官分为五级,分别是:净阶、明阶、正阶、权正阶、直阶)

而去过东京旅游的人,都听说过浅草寺的大名。台东区有许多观光景点,最有名的建筑是天空树;最有名的风景是夏日隅田川的花火大会;最有江户风情的是仲见世商店街,而最具代表的是浅草寺的正门:“雷门”。

而浅草神社紧邻浅草寺,贴着这样一座全国最具盛名的寺院,浅草神社的存在很是尴尬。即便是台东区当地的居民也鲜有人知,浅草寺里供奉的那座举国闻名的观音像,是浅草神社里的三位神明,曾经的渔夫偶然在隅田川里打捞上来的。而浅草寺,便是这三人为观音像修建的。

1868年的日本全国“神佛分离”运动,才让浅草寺和浅草神社分离开来。直到1873年,浅草神社才改名,独立成神社。某种意义上说,没有浅草神社,就没有浅草寺。

浅草神社的正殿,是江户时代第三代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指名于1649年修建的。在大都是木制建筑的日本,打仗基本靠火烧。近四百年的动荡历史里,浅草神社的正殿躲过了火灾,躲过了东京大轰炸,也躲过了311地震,至今还屹立在那里,是真正的历史文物。

而幸士大叔接手后,于1996年修葺了它,然后对外开放,迎接愿意在这里举办婚礼的新人。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现在每年平均举办三百多场婚礼,成为了东京的人气婚礼举办场所。

而在此之前,浅草神社在东京的知名度,都是围绕着东京规模最大的“浅草三社祭”存在的。大部分听说过“三社祭”的日本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三社”有浅草寺、浅草神社,而另一个“社”是谁?而实际上,“三社祭”的“三社”指的是浅草神社里供奉的发现观音像的“神”。

幸士大叔认为,现代社会里的神社,更大的责任是弘扬日本传统文化。他在利用台东区的地域优势,在神社举办了许多活动,每月一号的“社子屋”,免费教市民制作一些传统的日本手工艺品;有每周四针对小孩子的举行的巫女舞教室;每月两次的歌舞伎教室;日本书法、川柳教室、和服教室,等等,都让浅草神社从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神社变得越来越具有知名度。

2016年,幸士大叔借由自己的影响力,在日本神教界发起了“夏詣”这个新节日。意在呼应“初詣”,在年中感谢神明前半年的庇佑,期待后半年继续平顺安康。“夏詣”举行的日子是夏天,结合了中国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在每年的7月7日举行,号召女性穿着浴衣过节。搭配着日本特有的夏日花火大会,想必未来更是一日本传统文化的风景线。

也是这样一个力图弘扬日本传统文化的神主,觉得我这个外国人也可以当巫女,然后我就成为了浅草神社历史上的第一个外国巫女。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