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写在纳赛尔之后
图吧垃圾王 2021-12-16

我个人评价历史人物,有两个维度的考虑,纵轴是理想与道德,横轴是个人能力。

 
而按照我的评价标准,纳赛尔毫无疑问属于伟人。

对于这个结论,可能不少朋友会质疑。看完最新一期的节目,大家可能会由衷的发问——第三次中东战争埃及输的这么惨,这也能算伟人吗?


是的,即是第三次中东战争埃及输得一败涂地,但依然不影响纳赛尔是个伟人。

在后面的节目里,大家可以看到萨达特是如何收拾纳赛尔的烂摊子的。按照个人能力讲,萨达特绝对是中东最优秀的政治家之一,他是一个真正的政治高手,其有纵横捭阖的心智和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气。我甚至可以说,萨达特的能力胜过纳赛尔。然而,纳赛尔病逝后,五百万埃及人的哭声震撼了整个世界,萨达特横死阅兵场,埃及人却甚少有人来送葬,对于这位带领他们走向和平,收回失地的优秀领袖,埃及人并无感情。

而这种区别,恰恰就是他们在“纵轴”上差异的体现。

纳赛尔之所以比萨达特伟大,恰恰就在于他坚持了饱受大家非议的“民族主义”思想。

我要说明的是,民族主义是纳赛尔失败的“果”而不是“因”,站在当时纳赛尔的时代和立场上,坚持阿拉伯民族主义是唯一正确而且可行的选择。

之所以这是唯一的选择,是因为纳赛尔政权的先天不足。

纳赛尔政权是先天不足的,这是很多殖民地政权的通病,其最大的不足是——得江山太易。

在20世纪的非洲,绝大多数国家都是通过一场政变,一场选举就更迭了政权或者实现了国家独立。这样的情况自然有好的一面,因为这种快速简单的政权更迭让国家免于战乱,百姓不用遭受战火。但是这样也带来一个巨大的弊病——国家机器没有一个重塑的过程。

打个比方就是,一辆车,换了个驾驶员,但车还是那辆车,驾驶员可以掉头转向,但机器的性能是不会改变的。

这种局面最可怕的后果,就是纳赛尔的事业缺乏一个坚强的,团结的核心领导力量。

纳赛尔政权所依赖的组织就是帮助其革命成功的“自由军官同盟”,但是这个组织根本不具有接手国家政权的能力,它甚至都不是一个政党,因为其连共同的政治纲领都没有。在其组织内部,持有各种政见的人鱼龙混杂,有支持共产主义的,支持资本主义的,支持宗教势力的,也有单纯的野心家。这个组织没有体系没有理论,只有几条共同的基本原则。其更多的是类似于辛亥革命的状态,是反清(法鲁克王朝)让大家走到了一起,但其实很多人彼此之间不是同路人。

由于政变成功的太快太迅速,实际上,纳赛尔等人是根本没有做好接受国家政权的准备的。对于如何施政,如何改革国家他们内部没有统一意见。所以革命成立后经过了一段时间不断的混乱。革命后的埃及,国内各派势力纷繁复杂。宗教势力,官僚地主,自由军官和平民士兵各有各的政治立场。甚至在纳赛尔上台初期,宗教势力派出的刺客曾经在近距离对着纳赛尔连开八枪(全部脱靶)纳赛尔对着观众说:“就让他们除掉纳赛尔吧,我死以后,你们仍然是纳赛尔!”

后世很多政论家评价纳赛尔,这个人过度的重视实践而轻视理论。这一方面是他的个人取舍问题,另一方面是,他的确也找不到一个适合他的理论体系。在宗教氛围浓烈,贫富差距巨大的埃及,左转右转皆不适宜。更重要的是,纳赛尔也没有一群能够帮他彻底贯彻他个人理想的执政力量,所以怎么办呢?只能妥协。

而妥协,指的就是找一个国内国外各派势力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这个最大公约数就是阿拉伯民族主义。

只有这面旗帜,是埃及各方势力都能接受的。无论苏联怎么否认,民族主义都是客观存在并且将继续存在的。事实证明,自从法国大革命以后,民族主义就根植在了人类世界,比任何主义都顽强的多。

实际上,纳赛尔在最初并不是民族主义的拥趸。他对朋友说:“在我年轻时,谁对我提阿拉伯人这个概念,我会觉得是个笑话。”让纳赛尔走上阿拉伯民族主义道路的有两件事,其一是国内各派力量的逼迫,其二是苏伊士运河战争中阿拉伯人的团结触动了纳赛尔,让他看到了阿拉伯人拯救自己的路径。

但是,民族主义是一个目标,却并不是一个理论,它并不能指导埃及的建设,它既不是世界观也不是方法论。所以在纳赛尔时代,埃及政府的施政更多是缝缝补补,东拼西凑,看谁做的好就抄谁,缺乏一个科学的,成体系的世界观的指导。虽然经过多年建设,埃及成功成为了当时阿拉伯国家中工业化建设最好的国家,但也仅仅只能是在阿拉伯国家内如此了。

民族主义不能帮助埃及进行建设,相反反而让埃及负担了很多不应该负担的东西。

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纳赛尔在阿拉伯世界的声望如日中天。所以1958年叙利亚国内各派势力僵持不下的时候,大家想到的唯一解决方法就是请纳赛尔来当老大。但这件事是完全出乎纳赛尔意料之外的,他对某一天突然有个阿拉伯国家来要求合并这件事并没有明确的接收方案,但叙利亚人态度强硬,老子来了就不走,今天咱俩必须成为一个国家,否则你这个阿拉伯盟主就是假招子。

这就是走上神坛的代价,纳赛尔只得硬着头皮来接受叙利亚。但结局是,他的政权用管理埃及的方法来管理叙利亚,却没有考虑两国国情的巨大差异,最终导致这个新国家仅仅三年就宣告解体,埃及为叙利亚付出了大量成本,最终却一无所获,


比合并叙利亚更失败的,是干涉也门内战。也门革命党奉纳赛尔为盟主,在想要推翻当地封建教主的统治时,第一时间就来邀请纳赛尔的支援。作为阿拉伯人的盟主,纳赛尔对于推翻“反动的阿拉伯势力”非常支持,立刻表态支持。本来在他的设想里,这只不过是一次政变而已,结果没想到打成了全面内战。也门内战堪称埃及版的越南战争,埃及为也门革命党花费了无数的金钱,多达七万埃及军人常驻在也门,但最终也没有战胜也门封建势力,以一地鸡毛告终。

埃及的这些海外行动之所以失败,除了纳赛尔本人的计划不足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执政团队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忠诚度来执行他的命令。

纳赛尔的事业没有坚强的核心,政权建设有很多的不足。由于革命成功的太快,纳赛尔政权没有重塑国家机器,各个机构里所用的很多都是法鲁克时代的旧人,腐败和陋习根深蒂固,纳赛尔着力改正但效果有限。纳赛尔根本没有新的执政团队来全面接管政权,他所能依靠的唯一力量就是自由军官同盟。

所以,在整个纳赛尔时代,埃及的军人地位直线升高,国家花费了巨量的资金来供养军人,军队干涉进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了尾大不掉的利益集团,结果就是大笔的军费花了进去,埃及军队的战斗力却并没有直线升高。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前,埃及军队的实际掌控权在阿密尔元帅手里,此人是纳赛尔的战友,在掌权后迅速腐化掉了,连带着整个埃及军队腐化严重。纳赛尔想要削藩,但阿密尔已经成为了军队利益的代言人,想要切军队的蛋糕难度可想而知。实际上,阿密尔给埃及带来的伤害远不止输掉中东战争,他指挥的埃及军队在也门大肆走私,严重影响了埃军形象。他本人在叙利亚和埃及合并后在叙利亚胡搞乱搞,以太上皇自居,是叙利亚的独立的导火索。纳赛尔并非不知道阿密尔在拖他后腿,但除掉他很可能导致军队的反水,而那是纳赛尔最重要的支持力量。

所以,由于先天不足,纳赛尔只能选择民族主义,由于先天不足,他的民族主义实践屡遭失败。那么为什么纳赛尔政权会先天不足呢?因为法鲁克王朝……顺着这条逻辑链,你最终会推导出埃及人,甚至整个阿拉伯世界都是先天不足的。由于近代以来长久的封闭和落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现代化进程都是严重滞后的,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你根本无法要求纳赛尔做出什么超越社会发展现状的选择。

这种“伪现代化”的国家,如果和平发展的话,未尝没有逐渐变好的可能。但有一个前提——你不能去触碰真正的现代化力量。

不结盟运动的三巨头(铁托尼赫鲁纳赛尔)中的两个都碰上了这种情况,他们选择了唯一可行的民族主义来团结内部,也确实卓有成效,但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他既可以用来团结内部,却也会对外表现出不合时宜的攻击性,这就是“沙文主义”诞生的原因。

而当被民族主义裹挟的伪现代化国家去挑战真正的现代化国家时,其本质立刻就暴露了。纳赛尔要做到阿拉伯人的联合,尼赫鲁要做有声有色的大国,他们的结局我们都知道了。

其实复盘整个纳赛尔的执政史,你会发现纳赛尔政权的执行力和行动节奏都是很有问题的。所以在战场上一败涂地,国家局面濒临崩溃。

但是,这并不影响纳赛尔是个伟人。

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纳赛尔不顾苏联劝阻,很快就发动的为期三年消耗战。消耗战极大的耗费了埃及的国力,并且让埃及饱受轰炸,在弹幕里,大家嘲讽纳赛尔说他“又菜又爱玩”,不识时务。

但奇怪的是,这种言论多来自于外国人,对于埃及人本身,所有埃及人都承认消耗战给埃及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几乎没人说纳赛尔发动消耗战是错的。

其实说一句话大家就可以理解了,如果九一八事件东北沦陷以后,蒋介石不惜代价不问结果的向小鬼子发动进攻,拼命往东北塞游击队,那么无论鬼子的报复有多凶狠,蒋介石都绝对不是今天这个评价。

而这,就是纳赛尔伟大的原因。

实际上,纳赛尔对于反攻西奈半岛是有明确的时间线的,他在人生的最后几年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重建并加强埃及军队,后来埃及军队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表现,跟纳赛尔的工作是分不开的。但是哪怕在军队没重建完毕的时候,纳赛尔依然对以色列发动了进攻,哪怕毫无胜算,哪怕代价惨重。大家认为的应该先强大自己再收复国土,那个政策也有人执行过,我们称之为“攘外必先安内”,那个人在东北的国土沦陷后,把那些想要反攻东北的人称之为“不知羞耻,侈言抗日”,那么,这样一个稳重的人是不是比纳赛尔更像一个政治家呢?

人是需要气节的,国家也一样。没有气节和理想的国家跟咸鱼没有区别,论对埃及的贡献,萨达特可能比纳赛尔更大,他为埃及争取了和平的环境,使国家从战争的痛苦中解脱了出来。可大多数埃及人并不感谢萨达特,因为那是用埃及的理想来换的,是用埃及的气节来换的。萨达特以纳赛尔所创立的一切为代价,用背叛整个阿拉伯世界为代价换来了埃及的独善其身,你不能说萨达特是错的,但你必须接受,埃及人无法感谢他。

纳赛尔有很多缺点,他做事易冲动,考虑不长远,识人用人的能力也不是很强。但是直到今天,你看到所有的纪录片中埃及的普通百姓,提起纳赛尔时眉飞色舞,崇拜之情溢于言表。埃及人无法忘记纳赛尔,埃及今日能够作为一个国家继续存在,仰赖的就是纳赛尔的两大遗产——苏伊士运河和阿斯旺大坝,没有这两项万世基业,今日的埃及人连补贴大饼都吃不上。事实上,今日埃及人吃的廉价大饼(埃及最主要的福利,也是埃及人口爆炸的原因),也正是从纳赛尔时代开始的,他是第一个真正拿改善埃及百姓的生活当做使命的埃及领导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

当记者采访埃及的乡村百姓时,他们还会念起歌唱纳赛尔的民谣“回来吧,回来吧,穷人的父亲,没有你的日子我们不习惯”,在纳赛尔去世的五十年后,埃及人还是会怀念他,这就是对纳赛尔最好的评价。

一个国家是需要英雄的,但英雄往往不是完美的。评价一个人是不是英雄,能力并不是唯一的尺度,他的理想和情操更为重要。不是每一个英雄都有改天换地的能力,但这并不影响后人将他们视作英雄。阿连德,桑卡拉,他们都不是能力杰出的顶级政治家,但人们依然拿他们当做英雄来怀念。在我们中国孙中山先生的能力也很难称之为卓越,但在当年依然有人前赴后继的为之效命,在他身后,中山路依然遍布全中国,因为我们尊敬他是一个伟大的先行者,哪怕他没有自己所希望的那么成功。

历史已经证明了,一个没有纳赛尔的埃及会是怎么样——没有战乱,和平发展,在鸡零狗碎和不断内讧中跌跌撞撞的向前进。我们现在很少看到埃及的新闻,因为它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流国家而已,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可是,今日的世界看待埃及时,却依然心怀一丝敬畏。虽然如今的埃及已经一切以和平为纲,人口压力惊人,仰美国鼻息生活,但各大国在外交上却依然严肃的对待埃及,哪怕他已经很少发挥作用。因为人们永远记得这个国家曾经迸发出的影响力,他曾经领导过上亿人为自己的命运而斗争。只要阿拉伯民族仍然存在着一天,这段历史就将永远的留在人们的心里,后世无数的人提起埃及时,将永远记得那个非洲雄狮曾经为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发出的那声振聋发聩的怒吼。




我觉得蒋做得也挺好的,毕竟如果真要不计成本不顾一切不考虑后果的进攻凭日本人的尿性只会死更多老百姓,虽然但是,那样在座的很多人就不会存在了。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