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封假情书
Ely Corvus 2018-02-14

 @RikaMello 

致Rika:

  有许多话想对你说,不只是今天……是从很久之前开始。希望这不会太突兀了。

  契机是,你看,明天是个对大部分中国人而言很重要的日子。我不是那“大部分”,但虽然不觉得它“很重要”,却也并不排斥。因为我家不是个“传统的中国式大家庭”,这也就意味着我并不需要在任何节日遭受其乐融融的热闹的折磨,而只需要与自己最密切的亲人一如往常一样度过这一天,没有任何损失。而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时候,我都乐得一人独处、在阴沟里仰望星空。

  于是又到了这种许多人面临着吵闹的纷扰的日子,我一如既往窃喜于自己的幸运,同时忍不住想起另一个人,她曾在一个不同的时间与地点说过一句与我最大的心声并无二致的话:真希望能一辈子一个人。

  我第一次见她,以为那是一面镜子。待我回过神来,又以为那是一幅壁画。


  我记得自己是作为一个死笔读者关注的你,因为眼球被那些精致的图片抓住所以鬼使神差按下了follow键。我有那种从头翻到尾的坏习惯,既然你是个如此优秀的画手,那么肯定我会仔细地读过你的每一篇文图……然后我发现了些超出了我的目的的东西。

  我发现了Rika有很多独特的地方。她与他人的目光从同一个角度出发,却能看到所视物的背面。还有她常专注地望着天空——我不称其为普通地望着天空,尽管注视天空是一项普通的活动,我却并不觉得普通情况下人们会真的注视天空。

  在蜜蜂的眼里,人的面孔都只是形状怪异的花朵,它们无法分辨不同的人的长相,反过来一般的人类也很难分辨两只蜜蜂的样貌有什么不同;只有相互近似的同类能够分辨彼此。就是这样的感觉……我在生活中看过太多人,他们各不相同,却又大同小异。于是我的视线就像深度近视那样逐渐变得十分模糊,很难再分辨他们了……我只能说“我们都是人类”,却无法说出“我们是同类”。

  她清冽而疏离的气质穿透过了她创作的每张画、每段文字,像烧红的烙铁一样刻印在视网膜、透过神经将这股炽热的疼痛传导至我的大脑。这是一种新鲜的感觉……透过模糊的视线,我看到她顶着平淡冷静的一张脸,眼中热泪盈眶。

  冬日的风在我麻木的后颈切割,关于“同类”的嗅觉神经反而罕有地产生了电流。

  “啊,她的心也不在体内……”第一时间,我如此想到。“虽然不知道她的心在哪里,但她的心也在更远的地方。”

  同时她体内的灵魂有着如此深沉的重量,强烈得我几乎能感觉到那四周的引力波。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关那个人什么事?”

  这句话我清晰地记得,是你说过的话。也许你并不乐意我提起,很抱歉,那么我就将它作为“我说过的话”来引用吧。不过,我的原话是:“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关那个人什么事?”

  你说这是一句“混账话”,我要纠正——其实,即使你去问一个在再普通不过的人,他也不会觉得这句话“没道理”。但“有道理”是一回事……

  人们会觉得这是一句“混账话”,可能是出于“无法反驳却难以遵循”的无力感。

  如同你的朋友所说,爱一个人会希望对方爱自己(我同样不能理解,但大部分人是这么说的)。她肯定知道,这里有不合逻辑之处。但出于一个人的本性,可能她无法避免这种愿望的产生。

  曾经我对我喜欢的人说我喜欢她,她手足无措:“我很开心,但是我还没有那么喜欢你……”

  “你不用担心,我没有别的企图,也不是要和你增加交往。只是我很喜欢你,很想告诉你。”

  她的无措不减分毫:“可是你喜欢我,我还没有那么喜欢你……”

  我并不很理解其中的意思。在我想象中,还以为只会有“你喜欢我,我很开心”那一部分。她为什么要困扰呢?

  之后便明白了:按照他们的思路换位思考,她以为我内心有着“希望喜欢的人喜欢自己”的愿望,于是怕我苦恼而手足无措了。这实在是太善良了,但我究竟该怎样努力解释才能让她明白我喜欢她和她无关?

  这种想法的无法传达所导致的沟壑愈发深而宽,终于让我对她的喜欢支离破碎了。

  或许她还要再反省是不是她对我的回应不得当,伤害了我的感情……

  你可以想象得到,最终我和她的想法也没能彼此传达。我懂了她的意思,她却觉得我的真诚吐露,只是一种照顾她感情的逞强——这一切都让人很疲惫。

  我不愿意别人以他自己的感情或其他什么目的侵扰我的生活,也正因为如此,我更不愿意自己以任何形式侵扰了别人的生活。人们说暗恋是辛苦的,我却不觉得,正因如此。只是没想到,连一个愿意只是听我说一句“我喜欢你”的人都这么难找。


  一个朋友举起我的收藏品:“你喜欢它吗?”

  “喜欢得不得了!”这问题让人嗤之以鼻。

  “是这么回事。我感觉你对人的喜欢和对这些漂亮玩意儿的喜欢不相上下。”

  我被他突然的发难吓到了:“不然呢?你什么意思?”

  “不求回应啊!你喜欢那么多人,没有希望他们喜欢你吗?”

  “有啊,但是人家不喜欢我,那就没办法咯。”

  “你这句话轻松得好像‘买不起就算了’。”

  ……他的话说得不算好听,但我不以为然。他无非想说,我将自己之外的人视作相同的存在,我对于一个人的爱慕、和对于一个无机质物品的喜爱,从性质到目的都没有太大区别。

  我只是比别人更缺乏克制,所以感到害怕!如果我放纵自己对于喜欢的人的占有欲,会引发怎样的局面?我没有那种权力。我可以通过展现自己不同的形象来影响别人对我的看法,却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私欲去妄想控制别人的心。

  我是一个两极分化、矫枉过正的人,身上没有任何“克制”可言。无论是缺点或优点,都是我的“不克制”造就的,是我近乎强迫地去不停做一件事的结果。所以我吃起来或像一个苦行僧,或像一个饿死鬼;可能运动非一个小时不可,也可能一整个月除了吃睡就坐在椅子上。

  艺术的世界里是稀缺“克制”和“边界”的,所以我会疯狂地和它坠入爱河;我不屑有标尺的“美”,我是绝对的混沌阵营。身上所谓“正面”的事物,只是我混乱的理智恰好逢迎世俗的一部分。

  再说回……感情的话题。我那种走火入魔的唯美主义,也许是因为没有太多其他事物吸引我投入那么多爱意。我会为断掉的指甲哭一个下午,却没办法为一个伤心欲绝的朋友多思考一刻钟。我那些本应该给别人的爱情全变成了自恋——因为对自己的爱不会伤害自己,也很难伤害到别人。


  诚然,我不以为自己“冷漠”。这是很俗气的形容词。也许我对感情的理解和身边的一些人不一样,或者我难以对人类产生“真正”的感情,但感情这种东西姑且是有的。

  你说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朋友的质问,不知如何回应身边人虚无的建议,那肯定的呀。你们的区别那样大,这也是常有的事。

  很多人都依靠着世人的评价存在。只要大家觉得他正确,依靠着别人的支持(哪怕满满都是亲情/友情加成),依靠着随波逐流的浮力,他也无需去思考自己有什么不对。虽然“普遍”不代表“正确”,“常态”不代表“正常”。

  肯定不是我有问题,世界上有那么多种人,我只是其中一种。历史上那么多对健康无影响的情况被称为病症,后来不也都去病理化了。或许只是走在别人前面了吧……

  抱歉,如标题,这是一封假情书,通篇都是我的内心戏。

  只是有些话,实在也想不到应该说给什么再其他的人听,希望你不要为我的私心太过愤怒。


  我对你并无非分之想,但我确实对你一见如故、一见钟情;而且,由于我是个毫无才华可言的人,目前为止,是的,我十分仰慕Rika。



                                                                                  Ely

                                                                                   2018.2.14


推荐文章
评论(3)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