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网易轻博

珠峰东坡的羁绊
Joyous周游 2018-12-04

我是极影AX摄影师Joyous周游

引言

珠峰东坡的羁绊

早在2014年的10月我在8264户外网站AA约伴去珠峰东坡徒步,那时候珠峰东坡对户外和摄影都是鲜有人知,这一组照片得到了《环球人文地理》编辑的认可,和著名的风光摄影师阿戈老师的片子共同支撑了这一期的珠峰东坡专题。而且这一期的杂志封面就是我拍摄的《火烧旗云》,马卡鲁峰的帽子云,十分罕见。对于刚开始拍摄风光的我无疑是巨大的鼓励。

但2014年第一次珠峰东坡之行最大的遗憾就是由于天气原因,在最著名的措学人玛营地大雾弥漫,没有看到一连排的雪山倒影。由于那次是户外AA约伴,户外徒步的只在乎“我走过”,不在乎“我看过”,我本来想独自一人脱离队伍,在措学仁玛再等一天光影,可是队友们都反对,说我如果要坚持,就要留我家人电话,等他们出山后通知我的家人。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出山,一步一步含着眼泪,艰难的爬上琅玛拉垭口,站在垭口上,俯视措学仁玛星罗的小湖,我发誓:我还会回来,弥补这个遗憾。

《湖边问佛》使用B+W CPL拍摄

2018年我回来了,反穿越垭口,直接到达措学仁玛,看到了最美丽的雪山影,仿佛置身于水云间。温暖的阳光依次洒落在珠峰、洛子峰、马卡鲁峰、珠穆朗卓峰的上山尖。几天之后,这次行程结束前,我第三次站在措学仁玛的湖边,我才明白,人生就是由一个一个遗憾组成,当你弥补上次的遗憾,新的遗憾又会孕育而生,这时候我想起了仓央嘉措的《问佛》中的诗句:


我问佛 :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 

佛曰: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经意的夜晚 ? 

佛曰: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

佛曰: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



一、人文地理

当第一缕曙光来临,这个星球上的最高峰首先被点亮,它的左手边同为8000米级的洛子峰还处在黑暗之中!被染成橙红色就是珠穆朗玛,这是在它的东面看它的峰形和姿态。


嘎玛沟位于西藏定日县与定结县之间的嘎玛藏布江及其西侧谷地,北至卡达藏布与嘎玛藏布的分水岭,南抵尼泊尔巴润国家公园,东自陈塘,西抵珠峰东坡,是一条海拔从2000多米到5000多米的美丽山谷。整个山谷人迹罕至,发育着珠峰地区保存最好、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从谷底嘎玛河与朋曲河汇合处海拔仅2100米直至珠穆朗玛峰相对高差达6000余米。在上世纪被美国和英国探险家赞誉为“世界十大景观”之一, “世界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一”。酒香不怕巷子深,国际著名风光摄影师Marc Adamus也不远万里从美国远赴中国西藏拍摄。

在山谷中可以看到世界第一的珠峰(Everest, 8844)、世界第四的洛子峰(Lhotse, 8516)、世界第五的马卡鲁(Maklu, 8485)以及美丽的珠穆隆索(Chomo Lonzo, 7804)。由于角度距离的差异,在嘎玛沟内近观群峰,珠穆朗玛显得秀美,洛子峰显得娇柔,而马卡鲁和珠穆隆索则异常壮丽。

嘎玛沟为什么被称为珠峰东坡呢?

日喀则地区以珠峰闻名世界,除了珠峰,日喀则地区还有鲜为人知的五条沟,吉隆沟、樟木沟、嘎玛沟、陈塘沟和亚东沟。嘎玛沟这条美丽的山谷逐渐为外界所知,每年慕名来此徒步的人络绎不绝。由于珠峰名气太大,所以大家在介绍这条徒步路线的时候,基本都说成珠峰东坡了。其实珠峰东坡只是整条徒步线路中最著名的一部分而已。

措学仁玛大雾弥漫,红月亮从东方升起,一群夏尔巴人围坐在帐篷中点起篝火,喝着鸡爪谷酒。

嘎玛沟离陈塘沟很近,这里也有不少夏尔巴人,上天赐予了夏尔巴人登山的天赋,每年登山季节到来之前,夏尔巴人都要充当登山的先行者,冒着生命危险在8000米级的雪山上架路绳,插放路标,建设营地,以备登山者使用。夏尔巴人喜饮鸡爪谷酒,攀登珠峰的时候夏尔巴也喜欢喝鸡爪谷酒补充体力,或许这就是他们高山天赋的秘密吧。

2018年中秋的月亮与雪山

自从喜欢上了风光摄影几乎每一年的中秋节都是在外面过的,都没有和家人团聚。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起共饮这杯鸡爪谷酒吧!


二、徒步路线

常规路线“正穿越”,可以慢慢在山里适应海拔的抬升,避免高原反应,最后一天穿越本条线路最高点琅玛拉垭口(5400m)。最后一天海拔提升也不大,身体负担小。但是线路中最美的措学仁玛最后面才看到,前面几天景色略显一般。摄影人喜欢直达目的地,何况还是第二次来到珠峰东坡,轻车熟路,反穿琅玛拉,直接到达目的地,然后在汤湘、俄嘎等珠峰东坡景色核心区域驻守拍摄。很多人没去过珠峰东坡,建议第一次还是走常规路线,这样看到的景色也比较全面,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珠峰东坡。

Day0成都—拉萨

如果从成都转机到拉萨,可以做早上6点钟的航班,在飞机上欣赏蜀山日出,真正的航拍雪山。

Day1拉萨—日喀则(途径羊湖、卡若拉冰川)

可以说羊湖是去日喀则的必经之路,每一次路过羊湖的心情都不一样,湖水的颜色也不一样。使用ND1000+CPL 拍摄,既可以将水面拍成镜面又可以消除近处水面反光,让湖底的石头清晰可见。

Day2日喀则—曲当乡

天路 使用ND1000对云彩拉丝拍摄

嘉措拉山口,也称定日界,这里也是珠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山口,巨大的保护区标牌竖立在公路上,无数的经幡迎风飘扬。嘉措拉山口5248米,除了灰色的山路就是五彩的经幡。嘉措拉常常珠穆朗玛峰联系在一起,因为,凡是打算从珠峰北坡登顶者,他们前往这座世界第一峰的必经之路就是嘉措拉,因而,嘉措拉就是珠峰的门户。

Day3曲当乡—优帕村(3640米)—晓乌措营地(4677米)

在晓乌措,湖边的杜鹃花结上了霜花。远处的马卡鲁被染成红色倒影在湖水中。我发现马卡鲁的山间被一朵帽子云覆盖,可惜太远了,于是我换上70-200拍摄马卡鲁峰的局部特写,我最喜欢的马卡鲁的火烧旗云就这样拍摄成功了,这种小景风光总能与众不同和难以复制。

Day4晓乌措营地(4677米)—晓乌拉垭口(4900米)—卓湘营地(4030米)

翻上垭口俯瞰晓乌措与小乌措

Day5卓湘营地(4030米)—夏侬牧场(4320米)—汤湘营地(4510米)

拍摄于卓湘营地

Day6汤湘营地(4510米)—热嘎—大滑坡—俄嘎营地(4700米)

拍摄热嘎营地

Day7俄嘎营地(4700米)—白当营地(4950米)

《夜空中最亮的星》——摄于白当营地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孤”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白当营地非常的冷,清晨,草木结冰,

Day8白当营地(4950米)—珠峰东坡大本营(5300米)—巴当营地(4320米)

白当到珠峰东坡大本营是一段大缓坡往返路程,可以把行李和物资放在白当营地,带着水杯和路餐轻装徒步到珠峰东坡。在珠峰脚下的冰川破地上有一个玛尼堆的路标,那就是东坡大本营的徒步终点的标记了。返回到白当营地,将营地迁至巴当营地。

《蓝色妖姬》

使用B+W CPL强化倒影,让水底的水草看不见,拍摄于巴当营地附近的小湖。

Day9巴当营地(4320米)—措学仁玛营地(5013米)

从汤湘到措学仁玛营地会经过这个冰川大拐弯,连拍的雪山非常震撼,接片拍摄。

Day10措学仁玛营地(5013米)—朗玛拉垭口(5344米)- 轮竹林村(3990米)

《湖边问佛》拍摄于措学仁玛营地

新营地

除了常规路线这些风景,近些年珠峰东坡被户外大神们开发出不少新的营地,风景也非常的棒,比如朗木措、珠东措、晓乌措垭口等,相对于传统的观景平台,这些新的观景平台的视觉效果更加震撼。

《珠穆郎卓倒影》  

朗木措营地拍摄,拍摄珠穆郎卓的最佳角度。

结尾

最后的山杜鹃

珠峰东坡还有大片的原始森林和高山杜鹃,春夏相交之时鲜花雪山相映成趣,一半妖娆,一半圣洁。更鲜为人知的是嘎玛沟内也有洁白的冰川可以亲密接触的,这无疑为嘎玛沟内的风景锦上添花。珠峰东坡已渐渐入秋,杜鹃花也逐渐凋零,我站在悬崖上眺望远方,仿佛看到春天杜鹃花开满山坡的样子!这也就是我在湖边问佛中所提及的新的遗憾。

珠峰东坡我还会再来......



摄影器材

A7RIII +16-35GM、 A7RII+70-200 F4 G 、老蛙12、B+W 82mm ND8 ND1000 CPL、大疆 御2 PRO。相机、无人机的户外电量续航和存储卡的户外备份我会再单独出个教程介绍。摄影背包使用的是小鹰38L,配合象小野35L包的内胆。


番外篇 亲述

珠峰东坡“失踪”传闻!

很多人关心帐篷空着一夜未归到底去哪了?

其实这次进珠峰东坡拍摄在交通上我是蹭kaka团的车和牦牛把后援物资运送到山里。到了措学仁玛营地我们就分开了,我单独拍摄。每天白天就背着38L的小鹰背包在山里踩点,肯定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背在身上,我以热嘎营地为根据地,把帐篷扎在那里,在周边探索。有一天我出去探索,因为东坡现在有2G移动信号,我就没有带inreach户外神器。只带了一部手机(有人发现帐篷里还有手机,那是联通的号,没信号,没带,其实有两部手机)。移动那部手机提前就下载了google离线地图和GPS徒步轨迹,加上有移动信号基本可以满足户外需求。出去探索到下午四点多(8点日落天黑),到了朗木措营地,一个新开发的营地,我第一次珠峰东坡的时候还没有这个营地,这个营地在山上,山下的时候还有信号,到了营地刚刚好没有信号了!正好偶遇kaka的队伍在这,我一问正好有队员有多余的睡袋,就借了个睡袋,拼个帐篷,明早可以在这里拍摄日出。

但万万没想到....有队伍发现了热嘎营地我空着很久的帐篷,打开看了,发现身份证等个人物品,以为我发生意外,联系我的家人,并报了警。让各位朋友虚惊一场,实在惭愧。其实空帐对于我真的是常规操作,不信看下面我和thomas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露宿石头缝中的视频



我是怎么被找到的呢?


其实我是自己出现的……

第二天早上11点多kaka到远离朗木措营地的地方上大号(因为朗木措是湖,要保护水源),正好飘来一个短信信号,回到营地kaka一看手机是thomas的短信(都是汉语拼音),内容大概是说:我失踪了...我这一想肯定是我没带inreach,我媳妇着急了,昨晚没和家人报平安(之前每天都保持通信)。于是我赶快跑到山体边缘找信号,给我媳妇打电话,电话通了知道,有其他户外团队经过我的帐篷,发现空的帐篷很久,以为我出事了,报警了!完全是一个误会。我问我媳妇几点报的警?我媳妇说9点。现在时间12点,我赶快让我媳妇联系警察,告诉他们人没事,不用再担心了。

后来我当面致谢了该户外领队,虽然是一场乌龙,但我还是真切感受到了驴友的善良和关心!

寻人启事附图这个帐篷确实是我的,但这不是在热嘎营地,这是我把帐篷扎在汤湘营地附近的一个地方。估计是有几位徒步者路过我帐篷,因为这里没水源,很好奇看看我怎么把帐篷扎在这了。这个点离《最后的山杜鹃》的机位非常近。我选择营地的理由就是离机位近。然后这几位徒步者发现我是用小鹰的防水袋从远处打了很多水,解决水源问题。

End  记得关注我们哦~


极影AdventureX

极限挑战

极致影像

极客分享

http://www.theadventurex.com


推荐文章
评论(4)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浙ICP备16011220号-1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