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火种少年篇之黑童话:18.幻想与现实
回头梦 2021-12-07

    当小美睁开那美丽的双眼醒来的时候,七个小矮人兴奋得手舞足蹈,不一会儿功夫就开始东奔西跑地忙活了起来。

    他们虽然个子小,但是毕竟是成年人了,懂得此时此刻要给王子和公主两个人单独相处的空间,所以一个个找着五花八门的借口钻入了外边的森林,这间原本属于他们七个人的房子,最后就只剩下了化身为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的小美和小安了。

    沉重的双眼睁开的那一刻,小美所看到的世界还是带点朦胧和模糊的。只是虽然看不大清楚这个世界了,她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真挚和灿烂的。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能够醒来,就一定有一位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来到了她的身边,然后用那温暖的双唇吻醒了她。

    只要想到这,她昏沉的大脑立马就被一朵呆萌着绽放的花朵,驱散了时间积攒下来的浓厚云雾。看着小美那副睡美人的姿态,小安顿时傻眼了。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小美。

    “在这个童话故事里待着真好。”他不由的这般想到,一时之间竟然不想回到现实世界里去了,就连他特别挂念的小虎和哑巴大叔,一时半会儿都浮现不出脑海了。

    那个时候,他不光眼睛里只有小美,就连脑海里都似乎被小美的美丽给占满了,几乎留不出一丁点儿缝隙,又哪里还装得下其他有分量的东西呢?

    小安的双眼傻傻的不知动弹,嘴巴也下意识地微张着,任凭带着小美身上特有体香的风在他的口齿间游荡,恣意妄为地想进就进,想出便出。

    尽管小安很舍不得那些特殊的香气,但是此时此刻,他就连想要留住这股香气的想法都没有了,似乎光是那般想想都觉得有些玷污了,此时此刻小美带给他的纯洁的无上之美。

    小美的双眼美丽地眨了两下,似乎美丽而又天然的睫毛上还沾染着一些细小的颗粒。只是小美此时却无心去拨弄它们,因为她需要适应有光的世界。

    眼前还是她睡前记忆中的模样,那屋顶上可爱又幼稚的图案依然映入了她的眼眸,在黑白分明间又添上了一些流离的五彩。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小颗粒就不见了,似乎在美的事物面前感到自惭形秽了,然后便寻找了几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躲了进去,只等待黑暗的降临,然后它们再慢慢滋生。

    只是它忘了一点,就是人还有双手。所以即使它们的势力越来越多,只要有光,只要有水,然后在手的帮助下,它们能够残留下来的恐怕就寥寥无几了。

    只是尽管如此,它们却依旧坚持不懈得等待着黑暗的来临,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滋生着自身的势力,虽然明知道黑暗终将逝去的那一刻,外界容不下它们的存在。

    有时候忍不住在想,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坚持?难道只是为了破坏美的存在吗?它们如果是可有可无之物,可能就不会这么执着了。然而正因为代表心灵的眼睛,缺少不了它们的存在和对比,所以它们便具有了无穷的生命。除非眼前全是一片光明,一点儿时间也不留给黑暗。

    为了更好的打量这个世界,最主要的是打量在床沿上坐着的白马王子。尽管颗粒已经所剩无几了,她还是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带着点儿矫饰的嫌疑放在了双眼处揉搓了起来。想到自己浑身上下蔓延的不自然,脸忍不住刷地一下变红了。这番美丽落在小安的眼中,立马就有了至上的魔力。

    “太美了!”小安忍不住由衷地一声赞。

    小美知道自己怎么着都得起来了,要不然任由这该死的不自在,在沉默氛围的推波助澜下肆无忌惮地在身体各处横行着,她恐怕就得生病和发疯了。

    她微眯着双眼,假装娇弱无力地用双手撑着床。小安见到了她的艰难,很奇怪地就从愣愣发呆中醒了过来,然后上前扶住了小美那柔若无骨的身子。

    感受着来自床沿处男子坚强的手臂处的温暖,小美的一颗心忍不住就醉了,然后带着满脸的潮红,醉眼熏熏地望了过来,才望了一眼,忍不住便呀地一声脱口说道:

    “怎么是你?”

    是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男子竟然就是小安。

    “难道小安就是在这个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那刚才……也是他把我给吻醒的?”

    她的双眼大睁着,不置可否,对于眼前发生的事实,一时之间她真的很难接受。尽管这是个童话世界,但是她想要的也是童话故事里的纯粹。

    既然说了是白马王子吻醒自己的,那就不要与现实世界有任何的关联。把小安强行安插在这里,这算怎么回事啊?想着想着,她就满脸的委屈了起来。

    她并不是觉得小安不好,可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是这样的。尽管小安穿上了王子的衣服首饰之后,也的的确确称得上是英俊潇洒。但是只要她一看到小安那张稚嫩而又熟悉的脸,她就没办法心里不别扭起来。

    她在呀的一声惊呼之后,身子就已经离开了小安那隐藏在华丽的衣服之内的温暖胸膛,别着脸,抗拒式地拉开了与小安的距离,然后沉默着不说话,满腹的牢骚暗自酝酿发酵着,经久不散。

    小安看到小美前后判若两人的变化,一时之间愣住了。想到小美可能对于他的出现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就觉得这挺正常的,心里面也就放开了。

    他开始将身子凑近了一步,然后一脸灿烂地笑道:“小美,我是小安啊!你……你不认识我啦?”说着说着,人就有些着急了。

    “小美。”白雪公主喃喃念叨着,“好熟悉的名字啊,她是谁呀?”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犯起了这样的迷糊。不过也是,在这个童话故事里待了这么久,身边的人都称呼她为白雪公主,而且这个世界里又这般的美好,她哪里还能记住自己身为小美时,遭人白眼苦恼万分时候的样子呢?久而久之,就连小美这个名字都被她给淡忘了。当小安呼唤她的名字的时候,一时之间犯迷糊也属正常。

    她很不愿意清醒过来,但是这个童话世界已经掺入了现实世界的成分,再怎么逃避下去,也不可能再有多美好的享受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与其继续自欺欺人不无痛苦地活着,倒不如早点儿醒过来,省得到时间泥足深陷拔不出来了,然后两头都吃力不讨好,夹在中间的感觉,也着实够难受的。

    这般想着,她也就不再逃避了。她此时此刻呈现出来的不再是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的姿态,而是她的本来姿态,是那个小安口口声声称呼的小美的姿态。

    小美的脸上露出了美得令人窒息的微笑,那种笑里面带着无比的真实,一时之间竟然使得童话故事的整体氛围都有了一些动荡,让在森林深处潜藏着的黑衣人都有点担心起来了。

    忙暗中加持着力量,这才勉勉强强稳住了那欲倒的童话氛围。接着,便津津有味地看着小安和小美这两个小孩子接下来的发展。

    小美欣喜地问道:“你是小安吗?你怎么在这儿?”

    “还说呢,我在黑洞外面听到你的尖叫声,把我吓得心跳都快停了。然后小虎就进去找你们了。我也等得心急呀,见小虎进去有一段时间还没出来,我就忍不住也进去了,接着……接着就晕了过去。”小安一口气说完,微带着喘,但是双眼里透出的关怀神色,却一点儿也没变,还是那股熟悉的炙热感。

    小美笑了,旋即一脸担忧地问道:“可是,你没事吧?你的身子骨那么差,万一再昏迷了,那可怎么办呀?”

    小安嘟囔着个小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嗫努着说道:“我也知道,但是你叫得那么吓人,小虎他又进去了那么久都没出来,这叫我怎么能够坐得住嘛。”

    小安这般说着,内心深处涌现出了一丝伤感,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小美见状,也忍不住感动了起来,突然间就觉得童话故事里再好,也没有此时此刻小安对自己的真情流露好。

    尽管现实世界里有着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只要有小安这些小伙伴们陪着,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就这样,她的眼神坚定了。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浑身上下那股熟悉的气息又开始悄无声息地流淌了起来,而且渐渐变得浑厚有力。

    小美一把抓住小安稚嫩的小手,感动地说道:“小安,你对我真好。”

    说着,看着小安像小孩般(尽管他本身就是个小孩)哭着的脸,忍不住心疼地安慰道:“不哭啊。”

    边说边用手温柔地擦拭着,流淌在小安脸上还带着滑腻的盐分的眼泪。这待遇,让躲藏起来的眼屎都恨得咬牙切齿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眼泪可是洗涤净化眼睛的,而且能够见得了天日。哪像眼屎,正日里在眼皮的包裹下偷偷摸摸的,不遭人待见那也实属正常啊!

    在小美的安抚下,小安的心里好受了许多。看到小美一脸关心的样子,心里感到美滋滋的,感受着脸上的滑腻,忍不住脸便红了。

    双眼也不好意思地躲闪起来了,看在小美的眼里,立即就让小美破涕而笑了。这笑中带泪,泪中带笑的神情,不禁让小安看得傻呵呵地笑了起来,就连远在皇后寝宫的魔镜都忍不住啪啦一声碎裂了。

    魔镜知晓天下事,然而它在处事方面却很不公道。说实话,要不是它的诸多顾忌和阿谀奉承,恐怕白雪公主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要不是它这样的三番两次的告知,白雪公主也就不会遇到那么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小美也不会同失散许久的小安重遇。所以说啊,凡事都要看两面。至于魔镜的破碎,虽然心里有些惋惜,但转个念想思考一下,这难道不是魔镜最好的结局吗?

    小安和小美就这样会面了,两人秉烛夜谈,从农夫与蛇聊到了白雪公主,从白雪公主的宫殿聊到了白马王子的宫殿,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家了。

    关键的关键是,两个人开始想念起小虎和王珊珊了,而小安还想念他的哑巴大叔,而小美不知怎么的,竟然还想念起了她的母亲,那个在风尘中浮沉的女子。

    他们相拥而睡了,七个小矮人不想打扰他们,纷纷离开了自己的家,以天为被地为床地睡在了森林中,一个个都还颇为的兴奋,一个劲地念叨着:“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都住在我们那小房子过。从今往后啊,我们那小房子可就金贵多了。”

    这样想着,一个个美滋滋地在虫叮蚊咬的情况下睡得酣熟。想想也是,要不是小安和小美有了这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的称号,谁还会委屈自己受罪而让他们享受着相拥而睡的惬意、温情和舒适呢?

    而这,或许就是童话故事用美丽的外纱遮盖和想要隐藏的真相吧。童话故事原本带给人的是美好,而这也恰恰就是童话故事骗人的最强而有力的手段。

    两人一开始睡的时候还不太自然,毕竟一男一女就这样相拥躺着,四目相对,炙热的呼吸彼此交缠着,哪有不心跳加速的理儿?

    就连见多识广的小美都忍不住心砰砰乱跳了起来,一颗芳心小鹿般乱撞着,而小安的心就像打鼓式的,嗵嗵嗵响得剧烈,心里火烧火燎的,异常的煎熬。

    好在两人久别重逢后实在太过消耗,太累了,就这样煎熬了没多久,就被睡眠给打败了,一个个香甜入梦,因为睡得深沉,所以梦境也不便打扰他们。

    只是在他们睡梦中的脑海里,仍旧是不时地回想着在这片神秘的森林里发生的一切,以及即将到来破除童话世界回到现实世界的计划和安排。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闭一睁的功夫天就已经大亮了。在小安伸着懒腰醒来的时候,小美就已经不在身边了。一双眼睛猛寻着之后,看到在阳光照射下美丽的身影,整个人就傻乎乎地笑了。

    然后在小美的催促下洗刷整理了起来,接着便同七个小矮人告别,随后便以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的身份去往了王子的国度。在那里,他们将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也顺便将恶毒皇后给邀请了过来。

    看到白雪公主还活着,皇后整个人都快气炸了,然后便想迁怒于魔镜的该死沉默,气冲冲地回到皇宫,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寻找着魔镜的踪影。待看到魔镜碎裂的样子,恶毒皇后开始披头散发,彻彻底底地疯了。

    黑暗吞噬了她的灵魂,只留给她一具虽美丽却腐朽恶臭的躯壳,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死不掉,比掉入十八层地狱都要可怕。据说,这叫人世界的无间地狱,她是被嫉妒心给腐蚀殆尽的。可怜的蛇蝎美人啊!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